1、高句丽历史


春秋战国时期,朝鲜半岛没有像样的政权,战国的燕长城是穿过鸭绿江,箕子朝鲜是周朝的地方诸侯,进入汉代之后为卫氏朝鲜取代,但依然是汉朝的藩属。 公元前108年(元封三年)汉灭卫氏朝鲜设置乐浪等四郡,在包括朝鲜半岛中部以北地区实行了和中原地区相同的统治方式。


高句丽是中国古代边疆的少数民族政权,汉元帝建昭二年(公元前37年)由扶余人朱蒙在西汉玄菟郡高句丽县(今辽宁省新宾县境内)建国,后建都于纥升骨城(今辽宁省桓仁县境内五女山城)。西汉元始三年(公元3年),迁都国内城,同时筑尉那岩城(均在今吉林省集安境内),至北魏始光四年(公元427年)迁都平壤。公元668年,高句丽政权被唐与朝鲜半岛的新罗联军所灭。此时整个北朝鲜和韩国西部是唐朝的,为安东护府,此时的吉林和黑龙江为靺羯部落,新罗土地仅仅为韩国的东部。


2、高丽


唐朝东北一带,自高句丽、百济灭亡后,新罗亦渐衰。唐末,复分为高丽、后百济及新罗三国,新罗末年,朝政腐败,土地兼并盛行,农民起义连绵不断。892年梁吉领导的江原道起义,规模较大。901年,新罗王族出身的弓裔篡夺起义军领导权称王,国号摩寰,后改泰封。918年,弓裔部将王建杀裔称王,定都开城(松岳),改国号高丽,建立高丽王朝(918—1392年)。936年,重新统一朝鲜半岛。


3、高句丽与高丽的区别


公元918年,在朝鲜半岛出现了一个名为“高丽”的政权,因其统治者姓王,故学界以“王氏高丽”称之。尽管王氏高丽袭用了高句丽的称号,但二者没有直接继承关系。


首先是两个政权建立的时间悬殊、历史发展归属不同。高句丽建立于公元前37年,最初为西汉玄菟郡高句丽县管辖,后逐渐强盛,但并没有断绝和中央王朝的臣属关系。进入隋唐时期,高句丽奉行扩张政策,并阻塞朝鲜半岛其他政权入贡中原王朝的道路,导致了隋唐两朝的征讨。公元668年,高句丽终于为唐朝统一。高句丽的辖境最初完全由唐朝安东都护府(治所最早在今平壤)管辖,几十年后有一部分辖境为我国历史上的另一个地方政权渤海占据,一部分划归了兴起于朝鲜半岛南部的新罗政权,一部分仍然由安东都护府管辖。高句丽族则绝大部分被唐朝迁徙到了内地,后与汉族融合,小部分融入周围各族之中,后其王族也绝嗣,立国7个世纪之久的高句丽最终消失在了中国历史发展的长河中。


王氏高丽立国于高句丽灭亡250多年之后的公元918年,935年取代了朝鲜半岛的另一个政权新罗,翌年又灭亡了后百济国,统一了半岛中南部大部地区。至公元1392年,王氏高丽的大臣李成桂废王自立,并在1393年以“朝鲜、和宁等国号奏请”明朝,明赐李成桂为朝鲜王,王氏高丽遂改号朝鲜,学界一般称之为李氏朝鲜或简称李朝。此即我国明清时期的朝鲜国。


其次是辖境内居民构成不同。高句丽辖境内的居民以高句丽族为主。高句丽族的族源是我国上古时期古老民族秽貊人东迁后的夫余、高夷、沃沮、小水貊、东秽等,后又融合了卫氏朝鲜遗民的后裔、汉人、鲜卑人等。这些来自于不同民族的成员在长期的共同生活中逐渐融合一体,史书和学界一般以高句丽族称之。王氏高丽辖境内的居民以新罗人为主。王氏高丽兼并新罗和后百济之后,新罗人和百济人成为了王氏高丽的主要居民。新罗人主要是源于朝鲜半岛南部地区的辰韩和弁韩人,高句丽灭亡后虽然有一部分高句丽人加入其中,但不是新罗人的主源。百济则主要是源于朝鲜半岛南部的马韩人。也就是说王氏高丽的主要居民以来源于朝鲜半岛南部的“三韩”人为主,大量的史书记载也表明,王氏高丽人和我国古人是把王氏高丽看作“三韩之旧”的。在王氏高丽数百年的历史发展中,这些成员逐渐融合为一族,史书和学界一般称之为高丽族。王氏高丽为李氏朝鲜取代后,朝鲜也因此取代高丽,成为其族称,并沿用至今。


最后是王氏高丽非高句丽后裔,王氏高丽的王族也并非是高句丽的后裔。关于王氏高丽建国者王建的族属,《高丽史》的作者认为“高丽之先,史阙未详”。但据我国学者考证,王建极有可能是西汉乐浪郡汉人的后裔,因为王氏是当时乐浪郡的望族,且人户很多。王建在临死时亲授的《十训要》中,并未言自己是高句丽后裔,而是说自己出身平民,同时称“赖三韩山川阴佑”,统一了马韩、辰韩和弁韩“三韩”,其后代也多以拥有“三韩”自居。以常理分析,如果王建是高句丽后裔,出于统治的需要,定当会大肆宣传。也可反证王氏不是高句丽的后裔。


因此,王氏高丽并不是高句丽的继承者。汉代兴起于朝鲜半岛的马韩、辰韩、弁韩发展为新罗、百济;百济为唐朝灭亡,新罗又为王氏高丽取代;后李朝取代王氏高丽,最终发展为李氏朝鲜(李氏朝鲜经过中国明清两朝逐渐发展为现代朝鲜和韩国),这些政权的疆域从来就没有超出过朝鲜半岛。


高句丽生来死去都没有一天归属过韩国


高句丽(公元前37年-公元668年)生前是中国的属国,亡后被唐朝大军全盘接收,生来死去没有一天归属过韩国。高句丽往后中韩边界在汉江,公元748年唐玄宗下诏,同意中韩边界从汉江北移到大同江元山湾,公元1392年明太祖下诏同意边界再次北移到鸭绿江图们江。两次诏书佐证韩国只是在高句丽灭亡以后的一段相当长的历史岁月里,分批从中国人手中接过至今还是少部分的高句丽遗址而已。特别是朱元璋下诏前,大同江以北原是女真人的地盘,棒子自古排外仇外的民族性格,无法对女真人实行怀有包容,而是上演了一场对这些半岛北部的原住民,也是半岛北部的高句丽人的后代实行大规模的武力驱赶的人伦悲剧,满韩从此变为世仇.非常有讽刺意义的事,当年占地赶人,把半岛北部原高句丽人的后代全部赶到鸭绿江以北,现在居然还有脸来抢夺高句丽历史?这些已经载入史册的历史事实不是今天的韩国把现代韩剧里的“高句丽人”穿上韩服,跳韩舞就能改变的了的。无论从哪一个历史史实的角度,高句丽都绝不是韩国的历史。


韩国现正全国上下愤怒控诉“隋唐"侵略"高句丽,企图以此来凸现高句丽不是中国而是韩国的历史”。在韩网上大量的一幅幅巨型油画详细描述隋唐“侵略”高句丽的可恶细节。这可是韩国编造的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可笑的笑话,根本不堪一驳。


高句丽时代,韩国的国号叫新罗, 新罗与百济位于半岛的中南部,高句丽则占据满洲大陆的辽东和半岛的北部。唐朝开国后,高句丽首先联合百济攻打唐朝在半岛的盟友新罗,新罗向唐呼救,唐太宗派二人到高句丽讲和,但高句丽反把二和平使者关起来,唐太宗大怒亲自御驾亲征攻打高句丽,遭到高的顽强抵抗战事延长,唐军因出兵紧急草粮不足而退兵。公元668大唐军百万,新罗军26万共同毁灭了高句丽,大唐军全盘接收了高句丽。由这些已载入史册的史实可见,全世界的人都有权指责唐朝“侵略”高句丽,唯独韩国人没有这种权利,因为唐朝大军第一次“侵略”高句丽的始作俑者正是韩国;第二次“侵略”高句丽的罪恶帮凶更是韩国。今天的韩国学界以割裂历史,不提前因后果,专门挑选唐太宗攻打高句丽,恶意隐瞒韩国本身在高句丽灭亡过程中始作俑者和罪恶帮凶的关键作用,不断的煽动国内的民众对中国“侵略”高句丽的所谓悲情,韩国的大中小学教师都捶胸顿足泪流满面向学生发誓:“你们长大后一定要收回高句丽的故土”。中国留学生开始还想和韩国人辩论,后来唯有不去课堂。如此大规模的愚民洗脑简直就是以伪造的历史来煽动民族仇恨诱惑领土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