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江烽火》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在海的那一边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7/[/size][/URL] 杨芸来到红花山已经有些日子了,在这段时间里妻子杨芸给了丈夫陈启亮最真挚的爱和无限的温情。陈启亮在感受到妻子爱的同时,对妻子的爱有些依依不舍了。 这天早上在屋里,妻子杨芸对陈启亮说自己马上就要走了,告诉陈启亮不能在你身边陪伴左右了,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要让我牵挂,担心,好吗?说着,眼泪不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7/



杨芸来到红花山已经有些日子了,在这段时间里妻子杨芸给了丈夫陈启亮最真挚的爱和无限的温情。陈启亮在感受到妻子爱的同时,对妻子的爱有些依依不舍了。

这天早上在屋里,妻子杨芸对陈启亮说自己马上就要走了,告诉陈启亮不能在你身边陪伴左右了,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要让我牵挂,担心,好吗?说着,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听着妻子爱抚的话语,以及凄凉的神情,陈启亮沉沉地点点头,然后,一把将杨芸搂在怀里。

没有宴席,没有热闹的场面。杨芸在两名警卫员的护送下,悄悄地下向山下走去。一步一回头,妻子杨芸不住地向陈启亮挥手,挥手…..清晨的风在山林中荡起,大地一片绿色,树枝上的鸟儿在不停地歌唱,跳跃。鸟儿在唱着离别的歌,唱着对美好未来向往的歌。

望着妻子渐渐远去的身影,陈启亮的心如刀割一般疼痛,他强忍着泪水,转身向团部方向走去。团指挥所里,政委张彪副团长陈老虎,以及参谋长都在里面。一回到团部指挥所陈启亮就靠在椅子上,闭着眼,像是在低头沉思。这时,政委走到了陈启亮的身边推了推他的肩膀。“怎么,人一走就没了精神?你看你像霜打似的整个人都变形了,这样怎么行了。”说着,政委递了一根香烟给陈启亮。

“你不是不知道,我是不抽烟的。”陈启亮疑惑地看着政委。

“我当然知道,抽一口,提提神。”见政委非要自己抽烟,陈启亮也没说什么,接过递过来的烟往嘴里一塞。政委给陈启亮点燃了烟,陈启亮还没抽一口就被烟呛的直叫唤。

“你这是在害我呀。”此时,陈启亮感到十分的难受。

“第一次都是这样,习惯就好了。”说着,政委和几位在场的人都大笑起来。

“抽烟难道比打鬼子还难吗?”参谋长也笑了起来。

“我说陈启亮,嫂子陪你这几天会不会过段时间给我们团生下个胖小子呀?”说着,引起了哄堂大笑。

“你小子从来都没真经过,无聊!”陈启亮话一出口,接着在场的人又是哈哈大笑。这时,陈启亮想到外面走了走,散散心思。刚一抬脚,政委急忙阻止说:“唉,唉,别走,别走,你一走这里就不热闹了。别出去了,就在这里陪我们聊聊天,不是很好么?”说着,笑嘻嘻地硬是拉着陈启亮坐了下来。

“报告!”这时,一名勤务兵从门外走了进来,然后径直走到团长陈启亮的旁边递上一封电报。

这是一封三支队司令部发来的电报。陈启亮看完电报举起手中的电报笑着说:“哈哈,没想到国民党竟然要求我们新四军独立团配合他们攻打鬼子,这可是头条新闻呀!”说着,站起来走到政委的身边,把电报递了过去。这时,副团长,参谋长都围在政委的身边看起电报来。

“这真是怪事,怪事年年有,今天可是真的不一样呀。”参谋长也觉得非常奇怪。

“这对我们新四军来说是一件好事,这是他们第一次主动邀请我们新四军参战的,我们一定要打好这场战,让国民党看看我们新四军是如何打鬼子的!”政委对此事进行了分析。

“这个机会不能错过呀,只要我们打好这场战,我们就可以提高新四军在国民党部队中的地位。这战必须打,而且必须打好!”副团长态度坚定地说。

“打是肯定要打的,司令部也是这样要求我们的。国民党第三战区指定要我们新四军独立团配合他们的战斗,这也的对我们新四军独立团的信任和肯定,充分说明了新四军独立团在国民党心中的位置。另外,我看国民党这次要求我们新四军配合他们作战,一定是报复鬼子把他们的一个团给吃掉的缘故,否则国民党那有这么大的决心和魄力和鬼子干。”陈启亮说着向桌子上摆放着的军事地图走去。

“你们看,电报上所指的鬼子驻扎的地点位于猫儿山一带。这里地形较为复杂,鬼子的碉堡很多,易守难攻。在这里驻守着鬼子一个联队,联队长叫山本大郎,是一个诡计多端的家伙。我们不可轻敌呀!”

接着说道:“根据国民党军驻扎的情况来分析,他们应该从这个方向采取进攻,而我们新四军必须从这里进攻。战斗一打响,鬼子势必要增援这里的鬼子,因此我们必须派出一部分兵力阻击前来增援的鬼子。”陈启亮用手在地图上比划着,并重点指出进攻的位置和进攻方向。

“我看这个方案不错,就按照团长的部署采取行动!”这时,参谋长对陈启亮的作战方案表示赞同。

“好!就按照这个作战方案执行!”大家异口同声。

作战方案定下来了,但采取何种进攻方式却不得而知。具体地说是在夜间,还是白天发动进攻,这对于陈启亮来说非常重要。新四军由于没有进攻所需的火力支援,如:大炮,飞机等重火力支援,一般情况下采取的进攻大多数都是在夜间以出其不意的方式进行的,这也是不得已的选择。擅长夜间作战是新四军的特点,因而采取这种手段对于新四军来说也是最有效的方式。最后,陈启亮把这一想法通过电台司令部作了汇报。然而,接到的回电是一切按照国民党部队的计划实施,也就是说在当天的白天发动对日军的进攻。

接到司令部发来的电报令陈启亮大吃一惊,心想完了,这次进攻肯定要吃亏的。没有办法,陈启亮只好硬着头皮照办。然而心里一直再想;也许这是一次失败的进攻!

在第三战区司令部,副司令长官笑着对各位前来的长官说:“此次进攻猫儿山一带驻守日军,我军是有十足把握的。我已命令114师张军所部,以及新四军独立团协同作战,这也是国军和共军共同进行的首次联合战役。大家知道,我军有较为强大的火力和兵力优势,再加上新四军的穿插能力,以及勇猛顽强的作战作风,我们一定会打败日军的!”说完,在座的国民党军官热烈地鼓起掌来。台下一起说道:“司令高见!妙计,妙计呀!”副司令含笑着与台下的军官一起鼓起掌来。

“诸位,刚才我接到一份电报,新四军要求我们把进攻时间改在夜间,我没有同意。我告诉他们不要害怕,有国军的大炮轰击新四军还怕什么?”

“新四军是一群毛猴,是山里的猴子,一群土匪,他们根本就不懂的战术。”

“唉,你们也不要小看这群毛猴子,关键时候还是能起到作用的,否则我要他们配合国军干什么。”

“司令说的是!,说的极是!”一旁的军官纷纷应承着。

按照约定的计划开始行动了。因为是白天,为了不暴露目标新四军分成三组展开行动,并于指定的时间赶到了猫儿山地区。此时,国民党部队也已集结于猫儿山地区的南部地区。猫儿山城外到处都是一片庄稼地,庄稼长势喜人。国民党部队114师进入这一区域后,为了避免目标暴露所有人员都钻进了庄稼地里。此时,进攻的时间即将临近。国民党114师指挥官张军指示炮兵立刻做好炮击准备,随时向驻扎在城里的鬼子发动炮击。

“瞄准目标准备开……”炮兵指挥官的炮声还没有叫出口,就听见鬼子的炮弹呼啸地飞来了。顿时,114师炮兵阵地已经成了一片火海。

听见炮声的新四军独立团意识到国民党部队开始进攻了,陈启亮于是命令部队以小组方式向城里发起进攻。然而,战士们刚跑出几步远,城墙上鬼子的机枪就响个不停,鬼子强大的火力压得战士们根本无法抬头来,战士们根本无法进入城墙一步。同时,陈启亮发现城内的鬼子向城外出动了。于是,陈启亮命令部队停止进攻。

“这是怎么回事,还没出门就撞见鬼了?”陈启亮感到非常的疑惑。这时,鬼子的飞机从天而降,扔下几颗炸弹之后,接着向南飞去。此时陈启亮明白了,鬼子的飞机是冲着国民党部队去的,看样子国民党部队的处境和我们遇到的情况一样。此刻,团长陈启亮见无法继续进攻,立刻命令部队撤退,不可恋战。说完,带着部队向上山转移。

团长陈启亮没有估计错,此刻鬼子的飞机正向国民党部队飞去。隆隆的炮声之后,飞机又前往轰炸。此刻,国民党部队已经无心恋战,纷纷向后撤退。见此情景,张军也感到大事不妙,急忙命令部队赶紧撤退。

在鬼子炮火的猛烈攻击下,国民党部队的114师已溃不成军,丢亏卸甲,士兵们纷纷向庄稼的深处隐藏,或者躲避起来。不料,此刻鬼子数十架飞机又来侵扰,扔下的炸弹只炸得庄稼地里是火海一片。地面上的国民党士兵在爆炸声是鬼哭狼嚎,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站在城墙上的山本大郎拿着望远镜看着眼前的情景,却没有丝毫的快意,而是表情严肃地对身边的鬼子命令道:“立即命令部队迅速出击消灭国民党部队!”

“嗨!”鬼子得令后,立即用电台进行呼叫。

这时,隐蔽在城墙外的鬼子立刻向国民党逃窜的部队发起了猛烈的攻击。看着眼前溃不成军的部队,张军心如刀割,伤心地流出了酸楚的眼泪,心里非常的痛苦。此时,他怎么也不明白这到底是这么回事。张军面对如此情景,一边组织反击,同时命令部队迅速撤离这一区域。尽管部队作出了全力的反击,但还是没有阻止鬼子进攻的部队,因此部队人员遭到巨大的损失。许多士兵不是死鬼子的枪口下,而是死在了鬼子的炮火和飞机扔下的炸弹中身亡的。庄稼地里到处都是国民党士兵的尸体,到处是断了身躯的腿和胳膊,还有的尸体在火中燃烧,现场惨不忍睹。

忽然,鬼子的一刻子弹击中了张军的胳膊,他捂住伤口,鲜血在不住地往外渗透。此时,他撕下衣服的衣角包扎好伤口准备和鬼子决一死战。这时,一旁的警卫员赶抱住张军,哀求道:“师座,我们还是赶紧撤退吧。”

“要走,你走,别管我!”张军猛地推开警卫员,就要上前与鬼子拼命。此时,另外一名警卫员见再不走谁也活不成了,于是狠下心来,朝着张军的脑袋就是一拳。然后,迅速背起张军往山上飞奔而去。

陈启亮率领部队在撤退的过程中,虽然也遭到了鬼子的追击,但鬼子似乎无心恋战。见新四军走远了,并没有追赶而是匆匆收兵回城里去了。

此次战斗国民党114师死伤过半,副师长张军也受伤在身。躺在师部的医院里,国民党第三战区一个高级参谋以战区最高司令部的名义到医院看望张军的受伤情况,并表示慰问。

“张副师长,这是怎么一回事呀?怎么会成了这个结果呢?”这名高级参谋对此次作战感到疑惑不解。这时,张军从病床上坐了起来,面带苦涩的说:“谢谢高参能来看我,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从来都没有打过这样的窝囊仗呀。”接着说道:“我们死了这么多好兄弟,我心里真的好难过呀。”说着,流出了伤心的眼泪。最后,张军擦了擦眼泪,愤怒地说:“我感觉这里面一定出现问题,否则我们绝对不会遭受如此巨大的损失,一定有内奸出卖了我们。”

“我也是这样想,这到底是谁出卖了我们呢?”此时,高参的脸上露出了满脸的愁思。接着对张军说:“一定要查清内部的奸细,否则我们还要吃大亏的!”最后,高参对张军说:“你好好养伤,等你上好后再细细地查,一定要查个个水落石出!”说着和随行人员走出了病房。

此刻,躺在病床上的张军脑子里是一片混乱,他想来想去怎么也理不出一点头绪来。心里总是再想;这是谁出卖了这次行动的机密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