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美尔这个人,名声很大,缺点是不少的。


他缺乏指挥大兵团作战的经验。这要从两个方面看,第一他主要的军事生涯是在北非,而在北非他手下的德军部队从两个装甲师到两个装甲师两个轻装师,而且由于其作战过于大胆的缘故,这几个师从来就没在齐装满员的情况下打过仗。而他麾下的意大利部队,则指挥关系过于复杂,这就牵扯到第二个方面。隆美尔的官场定位。


一般来看,隆美尔是属于“佞幸”一流,当然这里没有诋毁陆军元帅的意思在里面。隆美尔从一个小连长升到陆军元帅,起因就是戈培尔对其青眼有加,想提拔他这类人去抵消一点容克们的影响。所以隆美尔才有机会做希特勒青年团的军事督导官,进波茨坦做教官,当希特勒的贴身侍卫长——所谓“佞幸”正是指的这段经历。隆美尔进装甲部队是靠的希特勒的亲自影响,在法兰西之战中隆美尔少将多少有点恃宠而骄,跟他的装甲师同僚们关系不是太好,尤其是同属一军的第五装甲师师长哈特利伯。他到北非以后,恫吓下级、欺骗上级、跟哈尔德对着干,无所不为,这边跟总部通完电话得知总部不希望他扩大北非战事,放下电话就告诉加里波尔蒂“元首给了他绝对的行动自由”。托卜鲁格易手之后,轴心国本来决定先拿下马耳他,然后再进军埃及,可是隆美尔元帅拒绝等待,拿着缴获的英军补给直入埃及,结果在阿拉曼遭遇山穷水尽,一度只有36辆坦克可用。


这种干法,绝对不是高级将领应有的做派。约德尔对伦斯德说隆美尔是个勇敢的战士,不是没道理的,其实在马特鲁,英军已经有了战胜的机会,不过奥金莱克失败主义倾向太重。而蒙哥马利的长处,就是他是个有足够意志力进行抵抗的英军将领。


其实在他千里大撤退到达突尼斯之后,这个毛病就表现出来。德军的指挥体系稍稍复杂,隆美尔就吃不消了,甭说阿尼姆和梅塞,就是凯赛林也跟隆美尔有过争吵。他最后被调离北非,大部分原因都是他的人格缺点。在法国同伦斯德和克鲁格钩心斗角,不过是情形严重一点而已。


在法国,德军面临的困境是:不能让盟军上陆,上陆则没有足够兵力进行陆战,这就无法进行弹性防御。而支撑点防御同样没有足够兵力去实现,不然还猜什么猜,诺曼底和加莱一起布防。


因此隆美尔对于西线的最终结局没有多大责任,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也是隆美尔追求政治解决的背景。


在政治解决的问题上,隆美尔、甚至戈培尔都没有希特勒认识的那么清楚。在共同的敌人没有被消灭之前,盟军是不会分裂的。隆美尔以政治发迹,却没有足够的政治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