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事是军嫂

zhao2365192 收藏 2 221
导读:河调水调沙前,我随单位领导去小朱家看望她的婆婆。她的婆婆是五月底从东北老家来豫的,老太太是想上四川灾区看望正在抗震救灾的儿子。在小朱的耐心劝说下,老太太总算是放弃了去灾区看望儿子的念头。老太太本打算回东北老家,听说在黄河河务部门工作的儿媳即将进入防汛临战状态时,就决定暂时留下来照顾自己的孙女,为儿媳解除后顾之忧。 郑少校自随部队入川抗震救灾后,还没有回来过。据小朱介绍,郑少校所属部队在灾区不仅要抗震救灾,还要参与灾区的重建工作,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回来。郑少校是学防化专业的,而灾区防疫工作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河调水调沙前,我随单位领导去小朱家看望她的婆婆。她的婆婆是五月底从东北老家来豫的,老太太是想上四川灾区看望正在抗震救灾的儿子。在小朱的耐心劝说下,老太太总算是放弃了去灾区看望儿子的念头。老太太本打算回东北老家,听说在黄河河务部门工作的儿媳即将进入防汛临战状态时,就决定暂时留下来照顾自己的孙女,为儿媳解除后顾之忧。



郑少校自随部队入川抗震救灾后,还没有回来过。据小朱介绍,郑少校所属部队在灾区不仅要抗震救灾,还要参与灾区的重建工作,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回来。郑少校是学防化专业的,而灾区防疫工作在救灾和重建工作中是重中之重,可想而知这些将士们肩上的担子有多重。记得小朱谈到过,在十年前,她与郑少校刚认识时,防化连的战士们所穿的防化服有多重,布料像帆布,加上氧气瓶等其它装备,少说也有十几公斤重,每次训练下来,战士流的汗,能从胶靴里往外倒出几升来,弄不好还有中暑的可能。现在好了,随着部队装备的提升,战士们所穿的防化服都是超轻薄型的,即轻又透气性好;而氧气瓶等装备也很轻巧,减少了战士们的负重量。尽管如此,我们也清楚,在这盛夏酷暑难耐的季节,从事防化工作的将士们将为灾区留下多少辛勤的汗水。



黄河调水调沙期间,小朱和机关的全体同事一样,都要到黄河大堤巡视,她还要负责向大堤附近村民收购荆条等防汛物质。在大堤上风吹日晒,半个月下来,每个人都变了样,皮肤又黑又粗糙,特别是女同事,小朱也一样。回到机关,小朱开玩笑地说:“一年的美容养护让这半个月给毁了,还得从头再来。”没办法,汛期就是命令,谁让我们是护黄儿女呢!正如同郑少校一样,当军令下来,都要无条件地去执行。



黄河调水调沙结束后,她婆婆回东北去啦,每天又见她匆匆忙忙的,但心情不错。因学校放暑假,上小学的女儿没地方去,她只好每天把女儿带单位来。因单位有规定上班时间不允许带小孩。为此,他只好把女儿藏在办公室里间写作业。有时也寄存在机关外的熟人开得复印部里。同事们也理解她的难处,也就相互打掩护。



前几天,有位同事半开玩笑的问她:“小郑也走这么长时间了,每天见你笑哈哈的,你不想吗?”“想,有什么用?还是那句话,谁让我找当兵的呢!既然找了当兵的,这点牺牲精神还是有的。”“你就不担心他吗?”“当然担心了。他刚进四川时,那地方的确很危险,自然担心他的安全;现在好了,起码不用担心他的安全问题。”“你一个人带着小孩也够难的!”“习惯了,只要他在灾区平安,再苦再难,俺娘俩的心也是甜的。”



这就是新时期的军嫂!



在我们称赞抗震英雄的广大官兵时,我们千万不要忘记他们身后的军嫂们。她们不仅在支持着丈夫安心服役、报效祖国、为人民立新功,还要努力干好自已的本职工作和照顾好家庭的双重负担。为此,在我们称赞子弟兵是当代最可爱的人时,也不要忘记当代军嫂这个群体,她们同样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