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酒店风云 第一节 抢银行的歹徒~!

cnkhtd163 收藏 5 3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2005年6月13日中午14:30分,Z国某省省会城市建设路工商银行的营业厅内。

漂亮的营业员王晓娜,刚刚上班,那一脸睡意胧胧的睡意还挂在脸上,都怪王朋,这个家伙,睡个午觉还不老实,一个午觉一个半小时,竟然做了两次,搞得都没法睡觉,“唉!谁叫人家是市行行长的儿子呢,要不然自己的这个饭碗还不早就砸了啊!”想到这里王晓娜也感觉不到睡意了,要不是家中住在山区,父亲和母亲的身体不太好,还有两个要上学的弟妹,她早就考研究生了,也不至于本科毕业拿了一个学士学位就草草的找工作了,本来到这家银行来上班就是奔着能混个正式工的身份来的,可是就在事情快要办成的时候,突然杀出来了王朋,这个人物可是一个花花公子,仗着自己的老子是市行的行长,就来要和自己谈恋爱,哼!谈恋爱他那里会谈什么恋爱啊,只是顺从不成改强奸的家伙,长得别提有多么的恶心了,实话说王晓娜对他一点性趣也没有,还不如大学同学杨一呢,哼!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思绪还在王晓娜的心里围绕,但是王晓娜的手头上的工作确一点也没有放下,开卡数款,准备上岗,正在这时一辆白色的面包车从东边路上下道,停到了银行的门口。

“嗨!他妈滴!这车开的真是飞快,在市区还敢开那么快,不怕被交警查啊!摔死你!”银行旁边的天浴大酒店的保安小张在心里骂道。因为刚才的那一辆车差一点就把值外勒的小张给撞到了,这个天浴大酒店是市一家四星级的酒店。位置和这家工商银行的在一幢楼内,只是大部分都属于天浴大酒店,只有这一小块的地方是属于银行的。

“呼!啦啦!”那一辆白色的面包车,车门拉开了,一下子从车里跳下了五个黑色的身影,直步向银行里冲去,仿佛这五个人每一个人的手里还拿着什么长长的东西,这是小张看到的情景,也是他的感觉,但是那东西是什么东西呢?操!是枪,那五个人也都是蒙着黑色的面罩的,手里拿着是枪,什么枪不知道,但是在电视上没少看到,小张一下子就被吓征了。

王晓娜一抬头,眼前看到的只是几个黑色的脸面,然后就听到“彭!~”的一声,就感觉自己像是飞起来似的,然后就重重得摔在了一边的钱柜上。当然,她的前额上绽开了一朵美丽的血花,王晓娜的鲜血顺着衣服流到了那一张张的人民币上。按说银行都有防爆玻璃的,但是这颗子弹是从防爆玻璃的那一分米取钱的缝中射过来的,可见这位仁兄的枪法了。

“不许动,谁动打死谁。”一个声音从一个黑面罩中传出,声音很是沉稳,没有一点慌张的意思。

其他的几个黑面罩也都是动作麻利的人,一看就知道,没有多余的动作,全是重点,一个人控制几个在柜台外的内个人,另一个用枪指着柜台外的保安,还有两个人包括那个说话的人用枪指着柜台内的几个工作人员,王晓娜的死是为了震慑住其他的人,当然这一点的效果很是明显,王晓娜被杀,其他人也跟着害怕,于是就都很配合歹徒的行动,而另一个人迅速的从自己背的背包中拿出几个包包一样的东西,一下子就粘在了保险门上,然后就见歹徒几个人迅速的背对了一下,“轰!!!”的一声,进入银行后台的保险门给炸开了,但是除了门给炸开了以外,别的什么东西都没有损坏,连离保险门很近的水仙花都没有一点被炸的痕迹,可见这几个歹徒的技术了。

两名挟枪的歹徒一在烟雾还没有散落的情况之下就冲进了银行的后台,那动作真可谓是麻利得很,拿起钱就向腰部系着的大袋子里装,一看就是动作麻利没有一丝的无用动作,一手持枪指着工作人员,另一只手从钱柜里拿钱出来,“啪!啪!”两声枪响,在银行内台的两部摄像机都被子弹给打飞了,而那个开枪的歹徒的另一只手还是不停的在向钱袋内装钱。

王朋,一个市行行长的儿子,一个公子哥,也可以在一定的程度上说是一个流氓。这家伙正在回想中午的那一段美好的时光,实话说王晓娜的身材真是不错,那种令所有男人都禁不住想上的骚劲,还有那小腰,还有那叫床的声音,回想起来,王朋的心里就有一种成就感,想到这里连王朋脸上的麻子都泛着油光儿。此时的王朋正开着一辆桑它纳,车内放着流行了《江南》,他此时正是开着这辆车去看一下王晓娜,因为中午那种疯狂的感觉,使他有了上着班还想看一下她的想法,想着想着,下体那个不听话的东西就大了起来,前边就是路口了,唉呀!刚才没有注意,红灯啊!与他左右的车都涌了上来,他左出右进,交警他不怕,被人扣了找个人还得让交警给送回家,要是出了车祸那可就不好办了,当务之急还是先冲出这车流为妙。就在他冲出路口车流的那一瞬间看到了一辆白色的面包车,我的妈啊!还是停在路边的,这一带不是不让停车的吗?!我靠!这是谁啊那么不长眼,“彭!”的一声,王朋的那一辆桑它纳就亲在了那辆白色面包的后屁股上,虽然人没事,可是车子的鼻子完了,光他妈的整形就得上千元,想到这里王朋就不由的怒火中烧,于是,打开车门就跳了下去,直扑那辆白色的面包车,完全就和是人家的错一样,他把他车头撞人家车屁股的事记到人家的头上去了。

王朋一把打开驾驶室的车门,就感到有一股冷气插入了自己的身体,是从右下肋骨插进来的,方位在下面,是斜插上来的,然后,王朋自己就感觉到一种寒意涌了上来,想抬手抓一下那人的脸,但是手没有一点劲,想大声的叫一声,自己的嘴确如何的也张不开,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他看到那个人的脸,是一张没有一点表情的脸,但是看得出来,那个人身上的杀气高得吓人,当他倒下的那一瞬间,插在他身上的那一个东西也从他的身体内抽了出来,正好就在他的眼前,这是一把三棱的军刺,上面还有几个字“保家卫国”,这是王朋生命的那一瞬间看到的影相。

那人从王朋身上抽出军刺,回到驾驶室中,发动着面包车,但是一看由于桑它纳的冲击力,与面包车已经合为一体了,相互勾在了一起,一开动面包车,那一定要带上桑它纳,“他妈的!”那人骂了一句。

一辆警车很快的赶到了这里,因为事发地在路口,所以交警的摄像头拍到了两车相撞的过程,但是王朋的倒地没有看到,因为在面包车的那一面,要不然来的可就得是武警战士了!

一个交警刚走下车,“啪!”一声,那位交警倒下去了,刚下车的副队长王森立时的蹲了下去,因为他当过兵,这一声不是别的声音,那绝对的是81杠的声音,本能使他蹲下,就在车的那一边,跟着自己出这一趟勒的那一名交警,确倒在了地上,头部太阳穴上有两个穿过去的弹洞,身体一抽一抽的。王森马上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接通了总部。因为对讲机还在车内,对方要是一个高手的话那么在他钻入车里的那一瞬间绝对的能给自己一个致命的子弹,而自己的手中没有枪。

“总部!总部!我是32号车,我们受到枪击,我们受到枪击!”

“请速来支援!请速来支援!我们的位置在。。。。。。。”

“啪!”又是一颗子弹打了过来,就打在王森的上面,要不是这辆车,王森就交待在这里了,子弹是贴着王森的头皮擦过去的,子弹运行的轨迹要是再向下一公分,王森不敢想下去的,蹲下的位置更低了,当然他把手机也关了,因为那一枪决对是奔着他的声音来的,这一枪只是自己走运没有打到自己,谁知道下一枪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五分钟后,一支特警队全副武装的从公安特警大队的驻地驶出,队长杨军在车上给大家做着任务布置,要说杨军那可是一个人物,他是97年越南战场下来的老兵,因为立了一个二等功,所以退伍时虽然是士兵身份,但是还是按连长的级别转业的,先是在公安局刑警队当个副科级的队员,后来又调来组建市里的第一支特警队,也别说工作成绩还真不错,参过战的就是不错,带特警就像在带兵。

“据上面的通报说,这是一伙手中持有枪支的歹徒,目的是抢劫银行,和治安警察还有交警发生了激烈的交火,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在他们逃走之前,抓住他们,他们手中有枪,必要时可以就地击毙这些歹徒。。。。。。。”王森用了三分钟布置任务,但是他所知道的也不多,因为那边的情况的确是很复杂,敌人的火力如何,敌人有多少人,敌人如果挟持人质怎么办?他们手中是不是已经有了人质了?这些他们都不知道。对此,不知道最好是不要说,因为他带出来的这一批特警,大部分都不是当兵出身,有几个也只是没有上过战场的兵。这一回呢,面对的竟然是不知道情况的敌人,如果这些人的火力很大呢,虽然他们的手中都配有先进的微冲,但是他还是对他训练出的这一批特警没有信心,因为这些人虽然都很年青,但是没有真正的见过血,真正的战士不是吼出来的,是从血与火中走出来的。

“队长!你才二十六岁就是国家的二等功臣了,真了不起。”队员小赵在一边和杨军说道,小赵也是看着大家都不说话,为了调节一下气氛才和队长搭讪的。

“哈哈!你才看到我一个二等功就眼红了,你要是看到我的老连长的功勋章那你还不眼里出火啊!”杨军笑道。

“你们老连长,他得有多少军功章啊!”小赵向杨军问道。

“他特等功两次,一等功四次,二等功七次,三等功五次,你说说他得多少章章啊,还有一个“特级战斗英雄”称号。”杨军侃侃的说道。

“那他得有多大?”

“比我小两岁,现在应当是二十四了吧。”说到这里杨军的表情难看了一下。

“那可真够年青的。”小赵说道。当他看到在杨军的眼中有一丝泪水的时候,他不敢再说话了,他知道这触动到了队长的痛处,每每队长都不愿意谈起在越南战场上的种种往事,大家都知道他是想起了在战场上的那些生死战友。

“他妈的!你小子是怎么搞的,车走不了,怎么办!”那个在银行内说话沉稳的黑面罩说道。口气中也有了急躁的语气。

“大哥!我也没办法,那个王八蛋非向我们的车上撞,我已经杀了他。”那个守车的人说道。

这伙黑面罩强完了银行的钱马上就出来了,前后不过十分钟的样子,可是在车的问题上确没有了辙,因为车开不走了。

“大哥!那些警察上来了,我看了一下,左右两个路口都被封死了,打吧!冲出去。”另一个黑面罩问道。

“准备战斗!黑子你选个窗口的位置阻击第一辆警车的司机,然后马上换位置,小东你和小斌准备手雷,其他的人和我组织火力网,不行就向旁边的酒店撤,那里人多,警察不会轻意就开枪的,再一个酒店后面有后门,不行就翻墙,那一片都是居民区。”为首的黑面罩说道。

“是!!!”全体黑面罩以一种军人的口气回答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