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兵OVER[血狼]

新兵OVER

又一个冬天来了,冷冷的,可是我的心情却不似以往那样低沉,反而是越来越轻松,呵呵…… 原因只有一个, 老兵都要走完了。 其实这两个(一个是队长通信员一个是炊事班做饭的)走不走都已经没什么意义。

我们的新兵生涯早在夏天的时候就算结束了,就在我们的煎熬几近极致的时候,突然,一纸命令,我们被收编了。事情是这样的,原本我所在的部队是隶属于武警总队,而工作任务又由警卫局负责,对于总队,我们的人和物都是他们的,可他们却管不着用不上,而对于警卫局来说,我们实际是归他管也归他用,可是没一样东西属于他,我们的称呼也是两个(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XX省总队警卫队、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XX省公安厅警卫局警卫队),听起来有些复杂,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我只关心我的去向,警卫局的收编名额有限,只有15个(5个干部10个战士),剩下的都由总队收回,去总队的下一个落脚点是第四支队,全训单位而且担负的是机动处突任务,老兵去了都得掉层皮,新兵去了一定"死"的很惨,我的新兵连就是在那儿熬的,什么情况我都历历在目,我也想过的舒服点儿,所以,最好还是能留下。

30个战士里,这10个名额到底能轮到谁呢?班长们也不知道,同样很心虚……

幸运女神这次算是眷顾了我一回,听到点我的名,激动的“到!”,很大声,前面被点到的都是新兵,我是第二个,心中一阵窃喜,最后留下的十个战士八个是新兵。哈哈......爽喽!老天爷呀!我的新兵生涯就此结束,梦都梦不到,老兵会这么突然就消失。在我们的折磨快要崩溃时,这种突然有些让人不知所措,于是当晚我们就豪不矜持的开始了放肆……

我和王毅守在闹钟旁,等到8:30的铃声响起,便狠狠的把这丧钟似的劳什子给砸了,以后我再也不想听它叫了。然后是冲向电视房,这间平日里我们望而却步的地方。抢着遥控器,望着久违的电视,不对,还缺点儿什么?对,要更嚣张,一人再点根烟,虽然我很少抽,管它电视里演什么。此刻,重要的是看电视的心情,而不是演什么节目。心里想的是昨天的此时,我们都还爬在地上做俯卧撑呢,今天我甚至可以把脚搭到桌子上去。冰火两重天,简直是天与地般的落差, 我现在就在天堂里,让那些去总队的苦命人叫屈去吧……

熄灯前王毅跟我商量,晚上要不要贺一下,好主意。熄灯后,我俩面前的桌子上摆好了啤酒、花生、烟和方便面。

往常我们只有看的份,偶尔还喝班长吃剩的方便面。黑暗中,闪烁的烟头和弥漫的烟雾,让人觉得很舒服 平静

下午装模作样的给班长收拾完铺盖,我们就已经不顾那么多了,绷了大半年的弦儿松开了,想起刚下连时,班里一共8个新兵,一张通铺,从这个墙边睡到那个墙边,每个夜晚都是昏暗的,台灯下总有我们几个“挥汗如雨”地做“辅助”练习的身影,两个班长正抽着烟,给我们数数,偶尔还会用竹棍抽打谁两下,我们都把这样的生活叫“炼狱”,夸张是有点儿,可意境差不多,当时我们确实是在受折磨。可现在走的走逃的逃,只剩了我俩了……

而那些戏剧般的过去已在我心中烙得很深很深……具体表现比如:晚上十点熄灯号后,人虽然已钻在被窝里,可难以入眠;早饭前要是不去双杠上撑几下,感觉这一天都使不上劲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其实是习惯了,所以,现在没有多余的消耗反而精力过剩。晚上不做“辅助”照样十二点才睡,早上依然不到六点半起床整理内务、出早操、白天正常出操,还要执勤,但心里没有了压力,所有这些不会觉得累,训练因此也都成了一种乐趣。更有放肆的是,有一次的最后一班哨(半夜),在第二天早上我们出早操的时候竟然找不见他的人了,按理他该负责叫醒早晨头班,可是头班却也没见人,跑了?不可能啊!结果等我们收操回来时,却看见他人正从院子里一辆车上下来?原来这家伙上哨时在车里睡着了,如果不是我们的操练声给吵醒了,恐怕还梦周公呢。结果是没轮到班长收拾他,却让区队长给踹趴下了......

幸好“关二爷”今早不在 不然他可得去听那气势如虹 震天动地的教训了......

这个冬天,我们留下的这些新兵是相当幸福的,对于那些同一时期的其他部队的新兵我们无疑是最幸福的了。

部队的日常训练已经进入到了冬歇期,幻想着在不训练的日子接到个任务,比如去“两会”(省人代会、省政协会)执勤什么的,畅想着冬天来临意味着又要过年了。

梦想终于实现了,部队接到任务能出趟“远门”了。从来队里到现在一年了,最远就去过后门的小卖部。这次可是直接住进了国宾馆,“关二爷”说:你们要见大世面了。果然,接到任务的前一天,队长就拿着各种资料介绍,这个是X省长,那个是X书记......他的车是XXXXX号......秘书.......司机......厅长、市长、秘书长......看得我头晕眼花的。但愿明天别记错了哪个,我们的规矩只有一个,认证不认人。当然像什么省长书记这些大人物就另当别论了。从这一天开始半个月内,我们就吃住在宾馆里,没有操课、没有早操、没有夜哨,爽啊!

队长这次专门挑了我们四个跟着他,笔挺的礼宾服穿在身上显得精神抖擞。

但是头次面对这么重要的任务,想必谁也不敢马虎。虽然自己觉得傻乎乎的, 可还是得按规矩走路,梗着脖子、合着步调、甩着胳膊。幸亏穿的是军装,不然真要把我们当傻子。走在宾馆的大院里,还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过往的人都要注视很久,那个兴奋劲就别提了……按捺着兴奋的心情,等不着进房关门,帽子已经从门口甩到了床头柜上,四仰八叉的往床上躺,啊! 让舒服来得更猛烈些吧!让我们这些刚结束折磨的新兵们尽情得享受吧。

在那里,我第一次吃到了西式自助早餐,吃得那叫痛快;第一次体会到了大场面军姿的神圣和威严;第一次有权拦住任何不顺眼的人和不顺眼的车。警车都没我牛,敢不听我指挥我就有权扇你。而在执行任务的期间也没让自己闲着,这不认识了两个MM,可毕竟是在部队,还是没敢去约会。稳当点儿吧,兵都当一年了,不能再把自己当管不住自己的男孩儿,该是当“男人”的时候喽。

“两会”的任务结束归队后,我们“四人小组”(黑子 小任 赵旭 我)也被拆散了,小任去给离休的书记当了警卫员,一个月也见不了两次,王毅去给队长当通讯员。剩下的我们三个大个子成天厮混在一起,琢磨着自己怎么就要当班长了,还没感觉呢。就像是自己还没长大,怎么就要当爹了。要不要像班长整我时那样呢?军事训练没问题,可是其他的呢?困惑啊……

日子趋于平淡翻过99年的头。春节后,又一茬新兵即将来队,我的新兵生涯真的要画句号了。老兵不多,可班长也只有两个人能当,我合格吗?先让他们给我的新兵生活OVER了再说吧。[/size][size][/size]

本文内容于 2008-9-16 9:42:41 被单骑临风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