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那年“9.13事件”,我们部队正在大规模军事演习之中。

那年“9.13事件”,我们部队正在大规模军事演习之中

今天是“9.13”,明天就该是碧月冰轮的中秋节了。中午,突然收到老战友的一条短信:“老兄,还记得那年中秋我们在部队时那场红石山大演习吗?还记得‘9.13’粉碎‘571政变工程’吗?还记得我们吃野猪肉饺子庆祝胜利吗?”

瞬间,好多往事随着这条短信涌上心头,把我一下子从今天推回了那个风云诡黠,激情变幻的年代,那么多尘封多年的经历又展现在眼前,历历如新,仿佛就是昨天~~~~~

1971年,是中国人政治生活中一个变幻如谜的年月,也是我当兵第三年。那年初秋,我当兵所在的部队进行了一次大规模军事演习----多兵种协同步兵团进攻作战演习。这在当时正处“文革中期”,全国上下一片红,全军“突出政治”的时代环境下是极其罕见的一次大型军事演习,参加演习的除了我们一个野战步兵团以外,还有军区重炮团、榴炮团、加农炮团、火箭炮团和一个坦克团。更让人开眼的是,当时还安排了一个战斗机中队作为空中打击力量参与演习。说实话,在捞不着上战场和“苏修”真刀真枪实干的情况下,能够参加这样大规模的军演实在让我们这些年轻小兵热血沸腾一阵子了。

还记得部队向演习区域开进的场景:公路上,炮兵部队的战车沿着公路跑成了一条钢铁巨龙,公路边已经收割的田野里,隆隆开进的坦克部队卷起漫天尘土,大地都在震动。步兵连队沿着山脚土路徒步前进,师卫生营的女兵啦啦队在路边唱着快板给大家鼓劲,不时有首长们的指挥车三三两两很威风的超越部队,鸣着喇叭开往前方~~~~~

进入演习战区以后,我们野战步兵的任务主要就是熟悉演习地域,构筑反坦克阵地,训练与炮兵、坦克和航空兵部队的协同配合。虽然是演习,但所有部队使用的全部都是实弹,从首长到每一个士兵都不敢有一点大意,特别是步坦、步炮协同进攻的时间、线路更不能有一点差错----如果步兵和炮群、坦克和航空兵的协同上出现一点“时间差”,光是四个炮团的集群覆盖火力就足以把地面的参演部队炸成肉泥!

白天的土工作业和训练很累,但晚上的政治学习是少不了的。只不过是学习的内容多了一些军事方面的东西,红太阳的亲密战友“林副主席”的“一点两面、四快一慢、三三制”肯定是少不了的内容。是啊,在当时那个年月里,全党全国全军谁敢对“林副主席”的权威有半点怀疑呢?连“党章”里都已经明确规定了他作为毛主席接班人的绝对地位!

那年的秋天就在我们整天忙碌的训练中来临了,难得的休息日里,弟兄们没事可做,就钻到山里去搞“小秋收”,挖药材,寻“棒槌”(人参),收松子,套野鸡,打野猪,猎狍子,日子虽然紧张倒也还有趣。

9月11日,连以上干部都到演习指挥部去开会,师首长传达了军区关于正式开始演习的命令。会议结束后,参演的各兵种都进行了传达并正式向部队配发了实弹,我当时在一个步兵连队,每个班的班长副班长用的是“56式自动枪”,每人配发了两个弹匣共60发子弹,其他7个使用“56式半自动”的战士每人配发了20发子弹。我和另外三个班长只配发了一个弹匣30发子弹,因为我们还担任了更“艰巨”的任务:每个人要用“40火箭筒”打两发反坦克火箭,保证摧毁“敌人”的一个“坦克目标”----这实在是让人又担心又兴奋:担心自己打不好给连队丢脸,还担心火箭筒在自己耳边那震耳欲聋的巨响。兴奋的是,好多老兵入伍4、5年都捞不着打一发,而我们几人在这次演习中一个人就可以打两发火箭弹,想起来都让人高兴得心头发颤啊!

然而,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就在人们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突然降临!

枪弹在手,万事具备。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演习,连队在9月13日上午买来了猪肉准备让大家好好吃一顿饺子。想着明天就可以好好的吃上一顿,大家都乐滋滋的按时钻进了被窝休息。可是就在14日凌晨3点多,连部方向突然“啪!啪!啪~~~”连续三声枪响,然后是一阵紧急集合号声在静夜中急促的响起,和以往不同的是,连长、指导员和通讯员们都在分头跑向各排,还大声喊着“只带枪支弹药、战斗装备~~~不带背包~~~动作要快!”大家一阵紧急忙活,随着连长的口令向驻地以外的公路跑去,到了公路边才发现已经有几辆大解放卡车在那里等我们,团里的副参谋长和几个作战参谋都站在路边,显得非常焦急。大家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车上的开进途中瞎糊乱猜:今晚是不是临时演习变化?是有什么紧急任务?怎么只带枪支弹药不带背包?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但大家都感觉到今天的汽车开得比往常快,也颠簸得很利害,好象驾驶员也在着急~~~~~

大约不到一个小时,车停了,大家都楞住了:车队停在了一个军用机场边上!副参谋长的命令是:占领机场附近的几个制高点,以各排火力控制机场跑道,构筑作战工事,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怎么回事?难道演习增加了“机场控制”的内容?大家心里虽然迷糊,但看到副参谋长一脸紧张、如临大敌的样子,大家一点也不敢马虎。就这样,我们在机场连续守了3天,白天趴在工事里,晚上不准脱衣服,抱着枪睡觉,连吃饭都是炊事班送到工事里来吃。直到3天后师警卫连来接班,我们才走出工事。不过,在这几天里,大家也看到了,整个机场没有一个穿空军服的人员出来走动,战斗机都被拉进“机窝”封盖起来,飞行员都被关在宿舍里,机场跑道两端架上了高射机枪,连机场指挥塔上都只有站在那里进行警卫的陆军战士和带班干部。后来,大家风言风语的在传说:空军出大事了,咱们内部出大事了~~~~

可惜啊,返回驻地帐篷后,炊事班准备的饺子馅都臭了,饺子也没吃上。大家收拾了背包又马上被拉到了山上,整整10天都守在战壕里,枪弹不离身,不准脱衣睡觉,不准下山。后来,连长指导员到师里开了一次会,听说会议的警卫级别非常高,所有参会的人都先在会场外交了武器才准进入,连长指导员回来后,也显得非常神秘,什么会议精神也不传达,演习的事也好象被首长们遗忘了,再没有人提起,但唯一和军事任务有关的是:所有连队每个战士都按一级战备配足了全部弹药!

国庆节就在部队紧张的一级战备状态中过去了。10月23日傍晚,连队集合被拉到了驻地不远的一个小山坡上,说是等团首长来传达中央重要文件。眼望着黛色苍茫中夕阳西下,远山如血,大家在等待中都怀着许多猜测和紧张。直到临近黄昏的时候,两辆北京吉普才从山脚下的小公路上一直斜斜的冲上了山坡,二号首长和几个参谋干事来到我们面前。从二号首长紧张而又兴奋的传达中,我们终于知道,前几天部队的反常状态是因为咱们国家确实出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可靠接班人”林彪和老婆叶群、儿子林立果等人发动“571政变”未成,于9月13日乘坐“三叉戟”飞机从山海关强行起飞,叛国投敌,在外蒙温都尔汗荒原“折戟沉沙”,坠机身亡!

听完传达,大家都吓出了一身冷汗----原来,我们前几天竟然面临的是党和国家生死攸关的一场政治危机!

经过几天的学习整顿,在“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保卫党中央”的誓师大会后,演习仍然按原来的方案进行,但是取消了战斗机群参加演习的内容。

直到今天,我还能回忆起几个炮团向“敌人”阵地进行炮火覆盖的情景:密集的炮弹“呋~~呋~~”的嘶叫着从我们的“冲击出发阵地”上飞过,把前边的山头炸得硝烟弥漫;坦克就在我们身边向敌方目标射击;我们全团官兵分波次向预定目标发起攻击,占领敌阵;我发射两发火箭弹准确消灭“目标”,耳朵被震得聋了半月。演习结束后,我们在“敌人”阵地上发现了几头被炮弹炸死的野猪,估计是在火箭炮团第一次炮火覆盖中被“消灭”的。大家把野猪抬回驻地,剔出好肉剁成馅子包了一顿野猪肉饺子,庆祝我们党成功粉碎林彪和黄、吴、叶、李、邱反党集团,庆祝我们多兵种协同进攻作战演习胜利完成!

本文内容于 2008-12-2 23:15:58 被风声水影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