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江烽火》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7/



遵照团长陈启亮的部署,各营按预定方案进入阵地。此刻,鬼子的炮弹呼啸地向山头上倾斜,炸弹掀起的层土足有数十米多高,阵地上到处是一片火海。树木在炮弹的爆炸声中倒塌,树枝四处乱飞。为了躲避鬼子炮弹的疯狂轰击,战士们迅速躲进了早已挖掘好的单兵掩体内。鬼子的炮弹太猛烈了,不少炮弹还是击中一些掩体,许多战士被泥土深深地埋在了掩体下,欲罢不能。

借着炮弹的掩护,黑压压的鬼子分成三路一窝蜂地向山顶发起了猛烈地进攻。乘着炮弹停息的瞬间,战士们纷纷从掩体内钻了出来。此时,鬼子的飞机又来了袭击了。数十架飞机在阵地空中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接着,飞机上扔下了成排成排的炸弹。然后是飞机俯冲,扫射…..刚从掩体内钻出来的战士还没来得及进入阵地就被飞机扔下来的炸弹和射出的子弹击中,损失惨重。眼看二营二连的阵地就要被鬼子突破,这时,从泥土中钻出来的二连长大声地叫喊:“同志们,赶快进入阵地,鬼子就要上来了!”

在鬼子炮火和飞机的猛烈轰炸下,二连的大部分战士已经牺牲,剩下的战士不到二十人,还有几个战士已经身负重伤。一连长喊完话后,端起机枪脚踏在一块石头上朝着冲上来的鬼子猛烈扫射。一边扫射,一边大喊,同时变换不同的射击角度。此刻从地上,泥土里钻出来的战士纷纷拿起枪依托阵地上的石块,和残余的阵地向鬼子射击,投掷手榴弹。此刻,各种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组成一个猛烈的火力网。在战士们巨大的火力面前,冲在前面的鬼子一个个仰天朝地倒在了地上。此刻,鬼子纷纷向上下后撤。利用鬼子暂停的冲击,二连长对战士们说:“同志们,现在阵地上虽然就剩下我们几个人了,但我们一定要守住阵地,坚决完成阻击任务!”说话的同时,二连长紧紧地握着拳头。

“连长,你放心,有我们在,就有阵地在,我们要与阵地共存亡!”

“连长,我已受伤不能亲手打鬼子,但我可以给你们压子弹,递手榴弹…..”望着战士们的坚定的目光,连长深受感动,然后紧紧和身边的几个战士抱在一起。

“连长,鬼子又上来了。”

“同志们,节约子弹,等鬼子靠近了在打!”

此时,南面一营一连的阵地上火光冲天,阵地上倒下的树木在剧烈地燃烧着。鬼子的两挺机枪从组成交叉火力二个方向向一连的阵地上扫射,同时还伴有鬼子小钢炮的轰击。一连阵地前面躺着许多鬼子的尸体,鬼子还在不断发起冲锋。手榴弹在鬼子中间爆炸,一个倒下了,接着后面鬼子又冲上来了。冲锋的队伍里,一名鬼子指挥官手挥着指挥刀叫喊着直指一连阵地,鬼子嚎叫的向阵地冲锋。

“干掉那个拿指挥刀的鬼子!”一连长对战士们大声地喊道。这时,一名战士举起手中的枪瞄上这名鬼子指挥官。“叭”的一声,子弹击中了指挥官的头部。只见这家伙头一歪倒在了地上,手中的指挥刀扔出了很远。鬼子见指挥官被打死了并没有后退,而是继续朝着一连阵地疯狂冲锋。此时战士们已经打退了鬼子多次进攻,阵地上到处都是鬼子的尸体,还有牺牲的战友。事实上,战士们与鬼子展开了拉锯式的阵地争夺战,并最终守住了阵地。战斗依然在激烈地进行着。忽然,鬼子的一发炮弹呼啸着向阵地袭来。

“一连,卧倒!”说着向连长扑了过去,同时炮弹发出了剧烈的爆炸声,阵地上的泥土掀起了一丈多高。此时的连长端着机枪正在地向冲上来的鬼子猛烈扫射,没有听见炮弹的声音。连长获救了。当连长从地上爬起来,抱起这名战士大声呼唤着:“小东东,小东东。”这时,他睁开眼睛断断续续地说:“连长,我……打死了一名鬼子,我…..还想跟团长学习大…..刀……”话还没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东东,东东,我的好战友,好同志呀!”连长大声地呼唤着战友的名字。连长欲哭无泪,眼中喷出愤怒的火焰,紧紧地握紧拳头高声地对阵地上的战友大声地说:“同志们,为牺牲的战友报仇,为东东报仇!狠狠地打鬼子呀!”与此同时,阵地上响起了激烈的爆炸声和子弹的穿梭声。在连长的呐喊声中,战友们擦干了眼泪以更加勇猛的精神与鬼子战斗。

牺牲的这名战士不是别人,正是想要和团长学习大刀技战法的“矮子——东东”这一幕被在望远镜里观察敌情的陈启亮清晰地看在了眼里。此时,陈启亮放下手中的望远镜使劲地用拳头击打着桌子,桌子的上的杯子掉在了地上摔的粉碎。咬着牙,暗自说道:“好样的!矮子,你的血不会白流,我们一定要让鬼子偿还这笔血债!”

“通讯员,通知各营立即撤退到第二道防线。”团长陈启亮见一刀防线已经失去了防守的意义,若再继续坚守下去势必做成更多的战士牺牲,于是命令通讯员。接到命令后,各营,连射击间隙迅速向后撤退快并很快进入第二道防线。此时,团长陈启亮有下了一条命令:“预备队分组增援一营,二营阵地,坚决打退鬼子进攻!”

“是!保证完成任务!”然后朝着已经等的不耐烦的战士一挥手。

独立团进入第二道防线后,鬼子便很快占领了第一道防线,接着继续向新四军防守的第二道防线发起猛烈的进攻。此时,双方的战斗异常激烈,独立团面临着更加严峻的考验。

“师座,新四军独立团遭遇日军3倍数量的进攻,目前情况非常危险,我们是否应该考虑增援一下新四军独立团?”身旁的参谋长悄悄地对身旁的副师长张军试探性地问道。参谋长知晓张军和陈启亮之间的情感纠葛,也深知张军的为人和个性,他不会见死不救的。张军现在是国民党第115师师长兼54团团长了,他知道自己职务上的升迁是陈启亮帮了大忙,否则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将会如何,因此对陈启亮心存感激,想过一定要在恰当的时候报答陈启亮搭救之恩,否则自己的良心会受到谴责。

“是呀,我也知道独立团陈启亮目前的处境,若再不增援后果严重。”此时,张军心里在思考着如何增援独立团。见张军还在犹豫,心里有些着急,于是说:“日军是国军和新四军共同的敌人,目前不管怎样都是国共合作时期,我们即使伸手别人也没有什么理由找我们的茬,更何况你还欠着陈启亮一个人情,这时候还,岂不是更好?”

“参谋长你说的问题我不是没有考虑过,不过…..?”

“不过什么,赶快派部队增援吧,否则就来不急了!”

“还有,这次攻击新四军独立团的部队中除了日军之外,还有你的冤家对头王怀水也在其中!”

“好呀,这家伙也在?好!命令部队立即向红花山一带开进,要快!”这时,115师师长从门外进来了,于是张军把自己增援新四军的计划向师长作了报告。

“只要是打鬼子你不用向我回报,尽管采取行动。我现在已经老了,不想动脑子,你还很年轻,而且才华横溢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这个师的指挥权交给你,我放心!”师长对张军的人品和才能非常信任。

“谢谢师长!”张军立即给师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115师一路紧急向红花山开进。在开进途中,张军一再对各级指挥官说:“这次一定要给我打出国军的威望来,让鬼子也尝尝我们的厉害,另外,见到王怀水的部队给我往死里打!,狠狠地打!”

“副师长,您放心,我们一定不会给您和国军丢脸的!”众军官说。自从张军调到115师出任副师长以来,在张军的带领和训练下,部队的军事素质和作战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因而师长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对张军更是刮目相看。心想,这个师将来只有交给这样的年轻人部队才有希望。

经过几个小时的急行军,115师终于赶到了红花山一带。此时,红花山上是炮声隆隆,枪声不断,山上俨然成了一片火海。张军带领部队来到一座上山。张军趴在地上远远望去,大批的鬼子正在向山上冲击。山下还有鬼子的炮兵阵地,数十门大炮排成一线。

“迅速占领阵地,炮兵团瞄准好鬼子的炮兵阵地,先轰击鬼子的炮兵阵地,然后延伸至鬼子冲击的表面阵地,给我狠狠地打!”张军命令道。

此时,鬼子已经占领了第二道防线,继续向新四军独立团的第三道防线冲击。如果鬼子再冲入第三道防线,独立团真的危在旦夕了。见此情景,团长陈启亮在指挥部再也坐不住了,不顾别人的劝阻硬是上了前沿阵地,和战士们一起并肩战斗。

“同志们你们幸苦了,一定要坚守阵地,拿出我们的勇气来狠狠地打击鬼子!”团长陈启亮的到来给了战士们极大的鼓舞。

忽然,陈启亮听见山下响起了剧烈的爆炸声,紧接着,鬼子的表面阵地是爆炸声此起彼伏。

“打得好!打得好!”战士们拍着手惊喜地叫喊起来。显然这是炮击声,这是谁打的跑呢?陈启亮感到非常意外,同时也很惊喜。在猛烈炮火的打击下,冲击的鬼子个个抱头鼠窜,丢盔卸甲。经过数分钟的炮火打击之火,炮声终于停止了。见鬼子纷纷向山下逃窜,陈启亮命令部队立即向山下冲击。随着冲锋号角的响起,战士们个个身先士卒跃出战壕,挥舞着大刀向鬼子冲去。

刚跑到山下的鬼子还没来得及喘息,就遭到了对面的山上机枪火力,以及子弹的射击。此时的鬼子乱作一团,惊恐万状。稍作镇定之后,日军军官指挥鬼子又向张军所部发起进攻,其中就又王怀水指挥的伪军部队。尽管鬼子和伪军在人数上占据一点优势,但还是经不住新四军和国民党部队居高临下的两头夹击,再者;失去大炮的鬼子就像少了一条推,进攻十分缓慢。冲击的鬼子和伪军死伤无数,地上到处都是鬼子和伪军的尸体。这时,新四军独立团在陈启亮团长的带领下已经冲到了山下。在山顶,张军从望远镜中清楚的看见了陈启亮挥舞着大刀的身影。

“是陈启亮,一个团长居然亲自操刀追赶鬼子,可敬,可佩呀!”然后,说命令到:“一定要保护好新四军的人不受鬼子的偷袭,只要看见鬼子瞄准新四军就立即开枪!”张军是想保护陈启亮不受鬼子冷枪的袭击。陈启亮率领的部队与鬼子展开了肉搏战。新四军手中的大刀,寒光闪闪,手起刀落,鬼子在一声声惨叫声中倒地身亡。见新四军冲了下来,伪军几乎纷纷举手投降。此时,日军指挥官拿着话筒大声疾呼要求空军前来增援。天色已晚,飞机是不敢再来了。听完鬼子空军的会话,鬼子指挥官像是一只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地上。

进攻红花山的鬼子大部分被歼灭了,剩下的鬼子狼狈逃地逃窜了。这时,陈启亮提着刀向山上望去,他想知道是谁在这个关键时刻帮了自己大忙的人。远远地,陈启亮看见一个人从山上径直向山下走来,身边还有几个人跟随着。这些人穿的全部都是国民党的军服,难道是……陈启亮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来人走进了,陈启亮顶眼一看,是他!急忙走向前去紧紧与之拥抱。

“陈团长还好吗?”此时,陈启亮激动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张团长,不!应该叫张副师长。这次你可是帮了新四军的大忙了,我代表新四军独立团向你,并向115师全体官兵表示最诚挚的感谢!”说着,陈启亮给张军敬一个标准的军礼。一旁的115师参谋长面含微笑地朝着陈启亮点点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