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 辽东攻略 新式学堂

eagledragon 收藏 3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size][/URL] 二月的辽东,春天的气息似乎还没到来,天气还是非常寒冷,屋顶上的积雪化化停停, 道路也随之时而坚硬如铁、时而泥泞难行。间谍从后金传来后金方面粮食短缺的消息,以此看来,不到夏收,后金暂时难有大的动静。袁崇焕享受着难得的闲暇,偶尔检查一下训练的情况,更多的时间则是在兵器图纸前琢磨着,到底该如何提升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


二月的辽东,春天的气息似乎还没到来,天气还是非常寒冷,屋顶上的积雪化化停停, 道路也随之时而坚硬如铁、时而泥泞难行。间谍从后金传来后金方面粮食短缺的消息,以此看来,不到夏收,后金暂时难有大的动静。袁崇焕享受着难得的闲暇,偶尔检查一下训练的情况,更多的时间则是在兵器图纸前琢磨着,到底该如何提升钢材性能与硝化棉的产量,想来想去也没有太多的办法。科技水平的提升,单靠袁崇焕、宋应星、利玛窦这几个人,所起的作用毕竟有限,毕竟术有专攻,每个人都不可能是全才。要想大幅度提升科技水平,必须要一大批科技开拓者,在这个儒家思想占绝对统治地位、视科技为奇巧淫技的年代,确实不是适合科技开拓者生存发展的土壤。不过宋应星以奇巧淫技而位居四品,也说明这块土壤并非铁板一块。房山的学堂不知道怎么样了,这样的学堂以后能在全国推广吗,又该有多少满腹经纶而百无一用的卫道士们的口水仗。袁崇焕漫无边际地胡乱思考着。

“报告!”,黄福生打断了袁崇焕的思绪。进来的黄福生递上了孙承宗的一封信,袁崇焕抽出信细看起来。看完信,袁崇焕苦笑了一下,看来又得跑一趟了,“福生,你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出发,走陆路。”,黄福生似乎已经习惯了东奔西忙得袁崇焕,也不问去哪里,直接就去准备马车了。叶芸问道:“难得消停几天,怎么又要出去?”,袁崇焕拍了拍叶芸的肩膀,笑着说:“我是属猴子的,坐不住啊!”,叶芸噗嗤笑了一下,也不再问,转身去帮袁崇焕收拾行李。

北京、房山,一路泥泞之下,马车走了一天的时间才到达。得到守卫通报的孙承宗走出来迎接:“元素,路上还顺利吧?”,袁崇焕笑着回答:“骨头快给颠散架了!”,孙承宗大笑起来:“路确实难走,如果不是学堂明天开始上课,我也不想把你叫来”。原来年前袁崇焕要求在房山开办学堂的事情,经过孙承宗的筹划,首批三十八名学子和二十名年轻工匠被挑选出来,作为学堂的第一批学生。孙承宗请袁崇焕过来,就是为了让袁崇焕在开学前给学生讲讲话。毕竟对于从四书五经中滚打出来的孙承宗,并不是完全认同袁崇焕的观点,所以给学生们发表开学演讲的事情,就必然落在袁崇焕的身上。另外还有一件事,则是关于新式火药与枪管的问题。

次日清晨,临时搭建的教室里,五十八名学生端坐在课桌前,等待着学堂的第一堂课。

“何家俊、邓敏骢、方济慈、。。。”,随着宋应星的点名声,学生一个个起立,向坐在讲台上的孙承宗、袁崇焕、利玛窦鞠躬行礼。点完名,五十八人全部到齐,随着宋应星的一句“有请兵部尚书、蓟辽督师袁崇焕袁大人训话”,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袁崇焕站起来走到讲台中间,看到台下青年才俊们热切期盼的眼神,想到这些人将来会成为中华这个古老帝国的首批科技先驱,成为中华帝国复兴的有力推动者,不由得心潮澎湃。好一阵,台下的掌声才停了下来,袁崇焕开始了知己的演讲。

“同学们:

很高兴,今天能和大家在一起。首先,我要更正宋大人刚才的话,我站在这里,不是来给大家训话的,而是来和大家探讨两个词语,一个叫科技,一个叫学习。

同学们可能很奇怪,袁某,既是一个文人,又是一个军人,怎么又会不务正业地搞起了新式学堂。要回答这个问题,大家先看看我手中有两把枪,这把是火龙枪,是目前大明士兵的一种装备;这把是新制成的霰弹枪。我给大家示范一下两种枪的装火药、装弹、射击的过程。相信大家都看到了,火龙枪操作非常繁琐,火药量也不容易把握;而霰弹枪则不同,装弹时间不到火龙枪的五分之一。战场上时间就是生命,势均力敌的时候,快与慢就能决定战役的成功与失败。这就是科技的力量!还有,大家看,这是黑火药,和过年时放的烟花、爆竹里面的火药差不多,爆炸的威力有限。那么有没有必黑火药威力更大的火药呢?可以告诉大家,有!还有很多,有待于我们去发现。这是枪管,看上去很简单,可是这里面的学问更是大得惊人,枪管为什么要这么长,为什么要这么厚,为什么看上去一样的枪管有些会炸膛,制造枪管用什么材料,材料如何制造,增加或是减少什么成分能给给枪管带来什么好处和坏处,枪管为什么会生锈,如何能不生锈,发射的弹丸用什么材料,做成什么形状,有效射程多少。。。所有这些,曾经都被称为‘奇巧淫技’,似乎是登不上大雅之堂的东西。可就是这些为自以为是的人所不耻的‘奇巧淫技’,使得汉武帝漠北逐鹿,凭铁制兵器的优势和铁制农具带来的农耕繁荣,逐匈奴于千里之外;使得岳武穆以钩连枪杀得金兀术丢盔卸甲;郑和船队的威武强大,令四夷臣服;辽东城池上的红衣大炮,让后金望而却步。所有这些,都是‘奇巧淫技’的功劳。正是这些所谓的‘奇巧淫技’,极大地推动了国力的强盛与时代的发展。我们还能说,这些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奇巧淫技’吗?不能!今天我在这里,要为‘奇巧淫技’来个正名,这些不叫‘奇巧淫技’,而是科技,推动国力强盛、时代发展的科技。你们都很幸运,能坐在这里学习科技,将来成为让华夏民族崛起的科技先驱,我很羡慕你们。

道可道、非常道。这个‘道’,就是世间万事万物都蕴含着的规律。学习科技,就是要探寻其中的规律和道理,只有掌握了其中的道理,才能进行更深层次的探寻与研究,才能将更多的道理应用到我们的实际需要中去。

孔圣人有句话,‘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这是我要讲的第二个词,学习。所谓‘学习’,拆开来看就是‘学’与‘习’。‘学’就是学会你们要学的知识,‘习’就是把学到的知识加以练习,用到实际中,去检验‘学’的效果,去验证所‘学’东西的正确性。只‘学’不‘习’,只能是百无一用的书呆子;只‘习’不‘学’,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也只能是一个永远的工匠。所以,‘学’与‘习’同样重要,不可偏废。

在你们中间,有不少在私塾读过些书的学子,我要提醒你们,儒家典籍只能教会你们一些做人和做事的道理,而科学则需要你们从头学起,需要你们的刻苦钻研,需要你们既劳心,又劳力。科学博大精深,是一条极其艰苦的道路,你们或者能成为一代宗师,也者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一辈子的时间都没有太大的成就。做学问如同造酒,酒越陈越香,做学问更要能耐得住寂寞,‘学而优则仕’在这里是没有用的,所以,在座的同学中,如果有想升官发财的,我劝你趁早离开。

在座的,也有一些年轻而富有潜质的工匠。这个学堂给你们学习文化的机会,把经验与学到的知识向印证的机会,把‘习’与‘学’融会贯通起来,我相信你们会好好珍惜。中国传统的师父教徒弟,有个‘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的说法,所以都喜欢留一手,你也留,我也留,正是这种自私心理,导致很多绝活都失传了,这是传统师徒模式的悲哀。我希望你们不要继承这种悲哀的传统,而是要把绝活相互交流并传承下去,让徒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代胜过一代,这样,我们的民族才能更有希望。

此外,我还要提醒大家两件事,一个是术有专攻,没有人是全才,面面俱到的结果是样样都不精通,当你们完成基础的课程的学习后,你们要选择符合自己个性和兴趣的项目,作为钻研的重点,这样才能真正发挥你们自己的潜能;二是“老师不一定是对的”,尊重老师并不代表老师永远是对的,老师也是人,也可能有他片面的地方,科学不相信权威,相信的是经过实践检验的真理。

作为学堂的第一批学生,你们将是科学先驱,光自己学好还不够,我还希望你们能成为种子,去生根发芽,把你们所学的知识传承下去,成就中华民族崛起的一大批栋梁之材!”

台下学生全部站起来,掌声经久不息,连台上本来有所保留的孙承宗也不得不认同袁崇焕演讲中的观点,一起鼓起了掌。

新式学堂开学后,袁崇焕回到办公室,开始和孙承宗、宋应星研究起兵器的进展。当得知火炮的开花弹以及特制枪管试制出来后,袁崇焕坐不住了,拉着二人直奔试验场,看看实际的效果。

开花炮弹采用是引线点火,引线巧妙地藏在炮弹壳体内,又与炮弹内的火药隔开,引线的长度固定在炮弹的最远射程,在未达最大射程的情况下,发出的炮弹落地后会等几秒钟才爆炸。这种开花弹的点火方式可以算是在目前科技条件下所能达到的最好效果,袁崇焕提出的唯一改进是在铸造炮弹壳体的内模具上加上预制破片的效果。袁崇焕满意地拍了拍沉重的大炮,开花弹用于守城,无异于攻城大部队的恶梦;如果用于攻城,则必然事半功倍。可惜的是限于目前的炼钢技术,铸造的红衣大炮太重,运输起来确实不方便。

宋应星拿着一支枪走了过来,“袁大人,您看,这是反复锻打、回炉后制造出的枪管,装上新式火药的子弹,可试射的射程虽然远了一倍,但远距离射击的精度更差了,体现不出射程的优势”。袁崇焕接过枪和子弹,枪管和霰弹枪的枪管已经截然不同,不再是铁管,而是钢管了。不过枪管没有膛线,子弹的发射药用的是硝化棉,装药比霰弹少了不少,弹头还是普通的圆形钢珠弹头,口径比枪管明显小一圈,无法最大限度利用新式火药的推力,而圆形钢珠弹头在飞行时空气阻力大,加上射程比霰弹枪远,误差也就越大,射击精度也就更达不到要求了。

袁崇焕拿过一张纸,画出现代子弹及枪管膛线的示意图,“宋大人,你看,子弹发射出去后,主要有两个力影响子弹的飞行,一个是空气的阻力,还有一个是子弹自身的重力,子弹的射程范围内,空气阻力的影响最大,要想提高射程,必须采用飞行阻力最小的形状,又要方便发射。这样的子弹形状比钢珠在空气中的阻力小许多,能飞的更远。但这样的形状又又一个问题,这样的子弹飞出去后不稳定,容易翻转,射程反而更不理想。解决这种子弹的飞行稳定性,就需要在枪管上做文章,这个文章就是膛线,枪管要是又几条膛线,子弹在枪管里被膛线带动,高速旋转,这样,打出去的子弹飞得更远,也打得更准!”。宋应星听得目瞪口呆,好一会才明白过来,问道:“那子弹该用什么材料?枪管膛线该怎么加工?”,袁崇焕笑着回答,“子弹可以用黄铜包铅,相对于钢来说,铜要软一些,也好加工一些,也不会像铅留下太多的粉末。至于膛线的加工,我也不知道,要靠你们琢磨。你和工匠们多试验几次,应该能找到办法的。还有,新式火药和钢制枪管都还是无法大量生产吧?”。“是的,只能少量制作”。“宋大人,我给你一个任务,在半年之内给我制作三五支我刚才所说的新式枪支和一小批子弹,我知道有很大的难度,希望你能努力达成!”,“袁大人,下官尽力而为!”,“好!我等着你的好消息!有件事情,你们一定要主意,火药的威力大了,危险性也大增,你们试验的时候要绝对注意安全,你们、还有那些工匠、学生都是大明的宝贝啊,可不能出安全事故”。“是,谢谢袁大人关心,我们会注意的。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去忙其它的了”,“去吧!”

袁崇焕、孙承宗边走边聊,孙承宗说道:“元素,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你在开学典礼上给那些学生的讲话,也算是说服了我。有些话,本来不该说,不过我也一直在想,难道你我从小学的孔孟之道真的是百无一用吗?”,袁崇焕笑着回答:“是啊,现在不该说这种话的时候。孔孟之道,也不是百无一用,起码教化书生,教会了我们很多做人的道理。只是儒家思想被神话了,用条条框框把人的思想圈住了,才有这样的局面。其实诸子百家,也都是各有长短,关键是如何各取所长,而不是一棍子打死!”,“你的说法很有道理,算了,别扯这个话题,再扯下去,让人听到,那可真成了惊世骇俗的异端了!”,二人大笑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