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对着姐姐叫声妈

庐山王 收藏 4 1560
导读: 幸福镇小学教师娟子不幸病逝了,死时才41岁。娟子一生没结过婚,她是在劳累和忧伤中死去的。她的死使人们深感悲痛。 与娟子感情最深的弟弟来宝大学毕业后参了军,现在是某武警部队的军官。他得到噩耗后,从千里之外的军营日夜兼程赶回了幸福镇,扑在姐姐的坟头放声大哭:“姐姐呀,你怎么不等等我呀!姐姐呀,我来晚了呀......” 这时候,有一个人来到了来宝的身边,他是娟子生前所在的学校的校长王红喜。威望校长望着悲痛欲绝的来宝,不无悲伤地说:“来宝呀,你是应该多磕几个头啊!”来宝泪流满面,

幸福镇小学教师娟子不幸病逝了,死时才41岁。娟子一生没结过婚,她是在劳累和忧伤中死去的。她的死使人们深感悲痛。

与娟子感情最深的弟弟来宝大学毕业后参了军,现在是某武警部队的军官。他得到噩耗后,从千里之外的军营日夜兼程赶回了幸福镇,扑在姐姐的坟头放声大哭:“姐姐呀,你怎么不等等我呀!姐姐呀,我来晚了呀......”

这时候,有一个人来到了来宝的身边,他是娟子生前所在的学校的校长王红喜。威望校长望着悲痛欲绝的来宝,不无悲伤地说:“来宝呀,你是应该多磕几个头啊!”来宝泪流满面,说:“是呀!姐姐对我恩重如山,我......”王校长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唉!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其实她不是你的姐姐,而是你的亲娘!”“你,你说什么?”来宝吃惊地瞪大眼睛,不解地望着王校长,说:“这怎么可能呢?王校长,你是不是弄错了?”王校长说:“孩子,这是千真万确的,今天我该把一切都告诉你了......”

故事要追溯到30年前,当时李华林复员回到家乡,安排在幸福区任区长。李区长复员时带回了妻子张美华和一对儿女,大儿子叫李根生,小女儿就是娟子。他们一家都住在区委大院,同住在大院内达到还有一位区领导的儿子王红喜。三个小伙伴非常要好,常在一起玩耍,后来又一起上学。因娟子最小,哥哥李根生处处呵护她,娟子从小就对哥哥心存感激,把哥哥视为保护神。

一年又一年,随着年龄增长,也难免生出一些儿女情长的事来。王红喜特别喜欢娟子,可娟子总觉得她和王红喜之间只是友情而不是爱情。她跟哥哥李根生更贴心,兄妹之情更深。

后来,王红喜参加了工作,娟子也考进了师范学校读书。也就是这一年的秋天,李根生报名参了军。从小形影相随的哥哥要离开自己了,娟子顿时有一种失落感。李根生安慰她说:“娟子,哥哥走后,你要好好学习,将来跟红喜一样,做一位受人尊敬的人民教师。”他把妹妹托付给王红喜,要红喜好好照顾娟子。王红喜高兴地答应了。

两年之后,娟子从师范学校毕业,分配在王红喜所在的学校当老师。

又过了一年。这有天,哥哥李根生身穿军装,突然风尘仆仆地回到家乡探亲。娟子见了久别的哥哥,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她打趣地说:“哥哥呀!你也舍得回来呀?我还以为你把我们都给忘了哩”哥说,“唉!没办法,是爸妈要我回来的。”娟子问,“是爸妈想你啦?”哥说,“爸妈要我回来结婚。”“是吗?”娟子大感意外,高兴地问:“嫂子是谁呀?我怎么一直都不知道呢?”哥说:“嫂子是谁,等一会儿爸妈准会告诉你的。”李根生没有明说,留给娟子一个谜。

晚上,李区长和张美华把娟子叫到跟前,张美华笑容满面地对娟子说:“娟子,妈告诉你一件事,你哥这次是请假回来结婚的。”娟子说:“那太好了!嫂子是谁呀?”张美华说:“嫂子就是你!”“我?嘻嘻!”娟子以为妈在 逗她,笑着说:“这怎么可能呢?我是他妹妹呀!”

李区长严肃地说:“娟子,你长大了,有些事也该告诉年了。你不是根生的亲妹妹,你本姓欧阳......”

原来,娟子不是李区长亲生的,而是烈士的遗孤。她的亲娘死于难产,父亲欧阳明在一次执行任务时牺牲了,是李华林和张美华把她收留下来并抚养成人的。因娟子还小,怕她思想山产生不必要的负担,所以一直没有告诉她。

娟子一听,真是又惊又喜,惊的是自己竟然不是李区长亲生女儿,而是烈士的后代;喜的是她终于可以跟深爱着的哥哥永远在一起了。她满含热泪地说:“爸妈,娟子永远是你们的女儿。”

张美华说:“好孩子,难得你有这片孝心,爸妈也知道,你跟你哥感情最深,一定能相亲相爱,美满幸福。你哥刚回来,你去多陪陪他。”

娟子来到哥哥的房间,李根生笑着对娟子说:“娟子,爸妈告诉你嫂子是谁了吧?”娟子脸上飞起两朵红云,羞哒哒地说:“还说哩,你好坏呀!你早就知道,怎么不告诉我呀?”“为了你也是为了我们这个家,爸爸不准任何人说的。”

李根生深情地望着娟子说:“娟子,你不怪我吧?”娟子扑在李根生的怀里,捶打李根生宽阔的胸膛,说:“怪你!怪你!”她禁不住喜极而泣。

这对年轻人突然由“兄妹”变成了情人,双双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之中。两人相依相偎,说不完的知心话,叙不尽的儿女情。这一晚,娟子一直没有离开哥哥的房间。

以后的几天,李家一直在忙忙碌碌,准备儿女的婚事,李根生和娟子也是双进双出,爱慕有加,尤其是娟子,兴奋,激动,幸福之情更是溢言于表。

正当一家人都在为婚事奔忙的时候,李根生突然接到部队的一份加急电报:“火速归队,”这太出人以外了!

军令如山啊!李根生还来不及与娟子举行婚礼,就要返回部队。他宽慰娟子说:“娟子,别难过,我一执行完任务就会回来的,到时我们砸爱热热闹闹地举行婚礼。”娟子与他难舍难分,说:“哥,你快点回来呀,妹妹等着你!”

李根生带着遗憾,带着思念返回了部队。娟子日夜祈祷,日夜盼望远去的亲人早日归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娟子在苦盼中熬过了一个多月。她每天都站在大门口望着车水马龙的大道,渴望着邮递员的到来,给她捎来哥哥的历来信,可每才都让她失望。哥呀!你在哪里,你怎么还不回来啊?

谁也没有料到,娟子日思夜盼的却是几位双手捧着烈士骨灰的军人。

原来,在一次执行任务中,李根生为营救战友而英勇牺牲了,部队授予他“舍己为人”的英雄称号。

娟子承受不住如此沉重的打击,当时就昏了过去。待她苏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三天了。他痴痴地望着站在床前的妈妈和王红喜,欲哭无泪。实指望白头到老,又谁知竟成永别呢?

尤其让娟子感到震惊的是不久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她不知道究竟是喜还是忧,于是就悄悄地告诉了妈妈,张美华大喜过望:咱李家有后了!张美华急忙把喜讯告诉了丈夫,不料李区长却突然板下脸来,说:“有这样的事?这孩子我们不能要!”

“你说是?”这太出张美华的意外了。李区长说:“你应该知道,未婚先孕是违反军纪的,如果传出去,对我们革命家庭的声誉,,对儿子的英雄称号,会产生多坏的影响?”“难道为了你说的声誉,就连儿子留下的血脉都不要了吗?你还有没有一点儿人情味?”“我讲的是革命原则,英雄的称号是不允许玷污的,这孩子绝对不能要!”李区长态度坚决,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

张美华气极了,想不到自己的丈夫竟是这么一个不通情打理的人。娟子更不愿把孩子打掉,这是哥哥留下的血脉呀!我要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哥哥!可是,母女俩又说不过李区长,这个家还是李区长一个人说的算。眼看娟子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了,母女俩思来想去,终于在一个晚上收拾好衣物,悄悄地离开了幸福镇。

第二天,李区长发现母女俩突然内不辞而别,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又不好声张,只能暗暗打听,但始终未找到母女俩的下落。

张美华和娟子跑到外地意义个亲戚家去了,并跟这位亲戚订立“攻守同盟”,“严守秘密”。当李区长打来电话时,那位亲戚总是回答说:“没来,没见着。”为母女俩打掩护。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娟子生下来一个胖小子,就是来宝。张美华想,孩子既已生下,想必自己的丈夫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于是她便打电话告诉李区长。李区长当时就在电话里把她训一顿,说她只求传宗接代,竟不顾革命原则。张美华气不过,就跟他吵了起来。最终,李区长总算作了让步,不过他要维护儿子的荣誉,来宝只能算他跟张美华的儿子,跟娟子只能以姐弟想称,,否则就不要进李家的门。

碰到这样的老顽固有什么办法呢?张美华只好劝娟子,不论怎么称呼,,总归是你的儿子,而且来宝也交给你带,和你日夜在一起,你就依了你爸吧。娟子也没有别的办法,想想事已至此,也只好这样了,只要把来北边宝带大,也就对得起九泉之下的根生哥了。

就这样,张美华和娟子带着小来宝回到了幸福镇,对外只说张美华又生贵子。那时候张美华也只有40多岁,因而也没有人去怀疑,不少人还到李家来道喜。

从此,娟子便悉心照料小来宝,心里也算一种安慰。为了孩子,也出于对根生哥的怀念,她一次又一次谢绝好心人的提亲。可是,随着来宝一天天长大,慢慢地懂事以后,娟子再也不能和他在一起,只能违心地喊他“弟弟”。她当“姐姐”整整18年。

每每想起明明是自己的孩子而不能叫他孩子,明明是他的亲妈而又听不到孩子喊她妈,娟子的心像刀割似的,涌起一阵阵哭楚。多少个夜晚,她都暗暗哭泣,泪湿枕巾,她连哭也不敢哭出声来。再大的苦楚,也只能强压在心里,长期的痛苦,压抑,终于使她一蹶不起,才41岁就离开了人世......

王校长讲得热泪盈眶,来宝也听得呆了:“这,这是真的?”王校长说:“是真的,孩子,你还可以去问你妈妈——不!是你奶奶,你奶奶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

来宝的心都碎了,18年啊!我都把亲娘叫做“姐姐”,从来没喊过一声妈妈。他再一次跪在娟子的坟前,号啕大哭:“妈,是儿子不孝啊!18年来都没喊你一声妈妈!妈妈呀!你的儿子来宝在喊你,你能听到吗?妈妈呀——

儿子一声声发自肺腑的深情呼唤,久久地在小山岭间回响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