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刘帅------听来的故事 zt

朱湘儿 收藏 5 562
导读: 很小的时候,就常听父亲说,刘伯承是我党我军(当然既不是我的党也不是我的军)的第一军事家。小学时就爱看毛选,最爱看第四部的小字注释,因为那里面有好多大战役的详细解释。 稍大的时候,每当父亲再说,我就丢出句话噎他:那林彪呢?父亲沉默,然后摇头。现在想想其实也好理解,父亲当的是二野的兵。 那时候还没说到粟裕,对粟裕印象不象现在这么深。也难怪,老粟的军事才华是从苏中七站七捷开始展现的,然后就一发不可收,豫东战役、孟良崮战役、莱芜战役。以至后来的淮海动线指挥,老粟的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很小的时候,就常听父亲说,刘伯承是我党我军(当然既不是我的党也不是我的军)的第一军事家。小学时就爱看毛选,最爱看第四部的小字注释,因为那里面有好多大战役的详细解释。


稍大的时候,每当父亲再说,我就丢出句话噎他:那林彪呢?父亲沉默,然后摇头。现在想想其实也好理解,父亲当的是二野的兵。


那时候还没说到粟裕,对粟裕印象不象现在这么深。也难怪,老粟的军事才华是从苏中七站七捷开始展现的,然后就一发不可收,豫东战役、孟良崮战役、莱芜战役。以至后来的淮海动线指挥,老粟的军事才华如泉水一样喷射。老毛不愧为用人的大师,把陈毅调到中野,一可以让老粟尽情挥洒其军事才华,二可以让老陈调动华东的部队装备和财力(当时华东最富,西柏坡吃的用的都是华东饶漱石体格的银子),利于中野、华野两大集团的协同,如果老陈还呆在华野,粟裕放不开。1943年老陈在黄花塘被小饶(他仗着少奇罩着)逼得走麦城,离开新四军去延安整风。整了一年多把思想整通,一通百通(毛泽东语)后,和毛也消除了长期的芥蒂,心情大为愉快。统帅新四军和山东,豪情勃发,不管是资历还是声望,老陈从头到脚盖着粟裕。


说到老粟的军事才华如泉水一样喷射,正喷得起劲的时候,没大仗打了,天可怜见,这就象一只股票连拉涨停板儿拉得正欢的时候,休市了。


后来的抗美援朝和解决台湾,老粟都是第一人选,阴差阳错都没搞成,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以俺现在的智识,说到我军的军事家,愚以为有四个最为出色。毛泽东,那是大战略家大谋略家(在他赴重庆谈判期间,刘少奇布置哄抢东北也展现出大谋略家的素质,不多表);林总主要是走的老毛一路,人民战争,攻心,风格阴鸷而锐利;刘帅呢,学贯中西,中学为体,洋为中用,就象他操着流利的俄语,但也喜欢用四川话说歇后语一样,路数端严,时正时奇。老粟呢,巨星一闪,来不及总结,拉幕布了,反正,他的指挥艺术,用现在的话说,酷毙了。


有好事者曾经打过一个比方,当时的四个战略集团的总部,战役期间,一野总是听到老彭炸雷样的声言;二野参谋进进出出,气氛井然气象端然;三野总听到老陈豪放的四川话和玩笑声;四野鸦雀无声,针掉地上也能听见,林总把自己关在四壁都是地图的屋子捕捉“活思想”,一坐就一整天,一个“活思想”就是给老蒋一刀......唉,可怜的大儒老蒋。


父亲说过,四野三野......军阀作风到处都是。四野最厉害,当时不理解,后来大了,看了不少资料,于是明白。讲个看来的故事:


大别山时期,一次刘帅路过某连,看到连长在骂警卫,一问,原来是警卫打洗脚水慢了,该连属于陈锡联纵队。于是到纵队部,陈锡联跑过来,立正敬礼,刘问:陈锡联,你的洗脚水谁打?陈锡联答曰:报告司令员,我不洗脚!又问:你总洗脸吧?当陈锡联知道事情原委后,勃然大怒要处分连长,被刘制止。于是全军以此开始清除军阀作风教育。


看过激情燃烧的岁月都知道,就石光荣那芝麻官都那么牛气,更不用说纵队首长黄永胜钟伟击鼓冲锋、鸣金玩妓的荒唐事了。这些事老林不管,揩屁股的事一律留给罗荣桓。据说东北三年,老林除了看地图,就爱看两本书,一本是本草纲目,一本是曾胡用兵录。三野方面,新四军的江南兵悄悄和驻地大姑娘谈恋爱是常事,山东的部队不少是伪军土匪改编,军阀作风更烈,盖如此。


淮海和渡江之后,二野扫平大西南,刘邓坐镇重庆。此时毛派贺龙(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十大元帅中,只有他和老彭当面不尿林总那壶,此是后话,暂不表)从北面入川,同时任西南军区司令员,钳制味道已经出来。刘帅遂提出去办军校,自释兵权。毛立即答允,纵观十帅后来经历,刘帅乃最具大智慧者。


1958年军委搞了一场反教条主义运动,主要打击刘帅,同时打击粟裕。始作俑者乃林彪和彭德怀,当然是得到毛的支持。现在看来,不能不说这是人民军队正规化建设的一大挫折。自此之后,就中断了刚刚开始的军队正规化建设,片面突出政治,在林的推波助澜下,把毛泽东军事思想庸俗化,此不单是刘粟的悲剧,也是林乃至毛的悲剧.


勿庸讳言,中国革命战争实践,毛泽东军事思想是主干。但那是在当时中国特定的历史阶段的最佳解决方案。当夺取政权成功以后,再不承认军事的一般原理和科学法则,就是不正确的了,这是毛的悲剧之一。


毛自始至终都对刘存有成见。一方面,刘很早就被党内外誉为名将,毛颇不以为然;另一方面,刘属于周恩来的老军事班底,不象林彭那样根红苗正,而且刘乃海归,科班出身,将心比心,俺这种土包子也常常脾睨张嘴就是洋文的海龟,何况雄才大略的老毛。其实,象刘这种人,本乃站立在中国土地上的军事天才,早就把理论读通读透变成他那四川话的歇后语了,哪里是什么教条主义者。


从129师开始,毛给刘配的政委,一直是很强势的。开始张浩,后来小平。而120师关向应一直是贺龙的助手兼哥们,至于115师老林那里,基本上要看老林脸色。别说聂荣臻、罗荣桓,就是后来到东北以政治局委员东北局第一书记出任政委的彭真,也被老林挤走了。在中原局的时候,刘帅连幅书记都不是,只给了个常委。


在我军里,刘帅是最具理论修养的战略家和战术家。红军时期,他就为军队最基本的正规化建设作出贡献。把伙夫改称为炊事员,把伙夫头改称为司务长,把司令官改称为司令员,把护兵改称为通信员或警卫员,等等,一直沿袭至今。


他翻译校订过合同战术,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据后来做了海军副司令员的杨国宇回忆,挺进大别山,过黄泛区的时候,一天刘帅审订合同战术的时候讲,翻译把“混成旅”翻成了“杂种旅”,引为笑谈。


看大决战,里面有个镜头,黄维仗着其精锐兵团,一路疾进,掉进刘帅的口袋,刘帅对陈邓说,苏沃洛夫元帅在谈到拿破仑的时候说,这个孩子总是走得太快,现在可以用在黄维身上。盖如此。


挺进大别山的时候,12万主力。出来仅仅剩下7万,除了战死负伤掉队,就是开小差的。战略任务完成,前指后指和华东回合的时候,中野部队穿着象叫花子,过冬的棉衣从司令员政委到战士,都是自己缝的,有的是黄布花布,用稻草灰染成军灰,一下雨,脸上也灰了。


对毛泽东千里跃进大别山的战略,当时许多人不理解,包括陈毅。认为把那里好的主力弄到国统区拖瘦拖垮,太可惜。后来在小河会议后,老陈和老毛碰头,毛说,那么多部队,那么多俘虏,如果不把战火引到国统区,单是吃饭就会把解放区吃垮台。贺胡子在一旁说,大帅的意思是用老蒋的骨头熬油,最后还把老蒋放进油里炸死,老陈方翻然醒悟。


淮海战役第二阶段,北边华野在陈官庄一带围住了杜律明集团三十万人,内有国民党五大主力之第5军;南面中野在双堆集一带围住了黄维十几万人,内有国民党五大主力之整编11师(18军)。黄维兵团是淮海战役中战斗力最强美式机械化的兵团。开始一段时间,就这么僵持着,里边的无法突围,外边的吃不下来。老毛和刘陈邓万分焦虑。后来决心先打掉黄维。


在总攻黄维兵团的会议上,开始所有纵队(相当于军)首长,如陈庚、杨勇、陈锡联、秦基伟、王近山、苏振华、杜义德等都不吭声,大家都明白,大别山把中野拖瘦得厉害,部队严重缺乏重武器,弹药补充也不够,要一口吃掉黄维兵团,谈何容易。



刘帅站起来说,“今天是一次安卵子的会。我们有些干部缺乏勇气,没有卵子,不像个男子汉。怎么办呢?只好开个会,给你安上一副!”


刘伯承用手在空中写了一个大大的“勇”字,接着说道:“这个勇敢的‘勇’字,就是‘男’字头上有一顶光荣的花冠。也就是说,‘勇’是男子汉的事。没有花冠就像男子汉没了卵子,还称什么‘勇’呢?!”


于是各纵队首长全站起来表态没有问题,坚决消灭黄维兵团。毕竟,大家都有卵子。


上午醒来,无事。躺在窗上翻着地图磨蹭了好一会,就想,做一件事,不论大小,就说中国革命吧,好比煎中药,几十味要一起熬。最后这副药见了效果,那么,什么东西最重要?是价格最贵的那一味药最重要?是用量最大的那一味药最重要?很难讲的。一定要说,俺说熬药的那个人,那双手最重要。谁熬药?老毛是代表。还有就是熬药用的水重要,水是嘛?老百姓,或者说是苏区根据地解放区的老百姓。一方面军、二方面军、四方面军,陕北的志丹子长高岗,115师、120师、129师、新四,后来的一野、二野、三野、四野、华北,都是其中的一味,少一味都不行。


非要比,当然不是不可以。但有的的确不好说。就说说长征,一方面军到陕北时6000条破枪,6000条叫花子一样的汉子。人老贺的二六军团(到草地跟张总政委汇合时改称二放面军),从桑植出发时一万多人,带到陕北时还是上万。就您毛大帅能?何以减员那么多(俺就从遵义会议算起吧)?谁都爬了雪山过了草地。


再比如说,谁都说林总NB,东北干的漂亮。可45年各地去了东北多少精锐?山东的70%精锐,新四军黄克诚的3师,晋冀鲁豫的杨得志部分(后来走到晋察冀,让别去了,于是留给聂荣臻,不多表)。那时东北是真空,老林捡了多少洋捞?数也数不清。土八路从山上下来的时候,有的主力还做不到一人一枪,除了不怕死,什么都缺。操嘛?操俩土手榴弹,再不就杆子鬼头刀。有好枪好炮,哪个不NB?哪个成不了主力?


45年一共去关外十三万精华,还有几万干部。刚到的时候,的确乱了一阵。小日本刚完蛋。国民党军还没到,苏军集结在若干城市,偌大东北处于标准的无政府状态。老林的招兵委员就象现在的保险推销员,遍地都是,一张桌子一摆,一张横幅一扯,一天就是一个营,甚至一个团。辽沈战役之前,老林打了几仗?四平?当然那是老毛非让打的,大败仗。秀水河子?三下江南,四保临江?多数乏善可陈,就是辽沈,有三分之一是卫立惶帮着打的,仔细看辽沈的战史,愣是不明白卫立惶干嘛那么弱智。


父亲在世的最后几年,我曾经和他谈论过刘伯承和林彪熟长熟短。他说,林在辽沈,就打了三个仗,四平、锦州、塔山,两胜一败;平津战役,就打了个天津,张家口新保安是华北打的,后来还打了个衡宝,把白崇禧筋骨伤了,哪一仗都是绝对优势兵力。刘帅打的漂亮仗大小无数,从上党、平汉开始,到后来的双堆集灭黄维,哪一仗都在兵力上没有绝对优势。


还有,林彪有几本军事著作?


我无言以对。


或许二野的人大都这么看的。


1942年,刘伯承五十寿辰,延安和太行山军民为其祝寿。朱德发表文章称:“……护国、护法两役,伯承同志虽然尚为青年军人,但已以骁勇善战、足智多谋,成为川中名将。......伯承同志在红军万里长征中,伯承同志指挥五军团,有时任先遣,有时作殿后,所负任务,无不完成,尤以乌江、金沙江、大渡河诸役为著,更表现了艰苦卓绝,坚决执行命令的精神和军事奇才。……而且在军事理论上造诣很深,创造很多。具有仁、信、智、勇、严的军人品质,有古名将风,为国家不可多得的将材……”陈老总发来贺诗赞扬道:


将军老益壮,戎马三十年。

论兵新孙吴,守土古范韩。

苦学入梦寐,劳生历艰难。

弹触一目眇,枪伤遍体瘢。

斗争更坚决,冬青耐岁寒。

君在黄河北,我在淮泗南。

军前专征伐,敌后拯黎元。

举杯祝远道,康强慎食眠。


刘伯承身为军事家,旧学底子极厚。军事著作颇丰,但日常战斗生活中却是四川歇后语连连,处处深入浅出。待兵如慈父,从不拿地位资望战功才学压人。当年《苏联军事百科全书》刘伯承条目将其称为“军事家”,《苏联军事百科全书》出版前请他校订时,他改为“革命军人”。其谦虚盖如此。


在洛川会议之前,从未真正打开局面。十几年的奋斗,也只是有过局部的成就。


洛川会议到1949,路线完全正确,除了有过局部的挫折外,甚至基本上买底抛顶做出了波段。


关键在于,策略对头,即实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这个策略是张浩从共产国际带回来的,不是毛发明的,可是毛在第一时间领悟了它的实质并加以丰富发展。除了毛,这一策略的创造性实行者还有胡服、恩来、刘帅、陈毅、罗荣桓等,王明不懂也不想搞懂,彭总是真的不懂,到死也没完全弄懂。


出益州(一九一四年)


微服孤行出盖州,今春病起强登楼。

海潮东去连天涌,江水西来带血流。

壮士未埋荒草骨,书生犹剩少年头。

手执青锋卫共和,独战饥寒又一秋。


[说明]


刘伯承写这首诗时,年仅22岁。那是1913年8月,刘伯承随部队参加讨袁(世凯),因战绩卓著,而被敌人列入通缉名单。


他机智地乔装改扮,巧妙地潜回家乡赵家场,他不能露面,只好躲在小华山的人家里。1914年春天,他接原所在部队同事的来信,约他去上海参加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这首诗写的就是那次乘舟东下,告别三峡的悲壮心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