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战湖西:水沫残红2 第一部分 (水沫残红2)4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


“哪里打枪?”卜大宽也坐了起来,话音刚落,西边的枪声就响成了一片。

“可能是宪兵队。”欧清山话音刚落,院子里也响起了枪声。

“看动静可能是独立团攻城了。”卜大宽抑制不住地兴奋起来。

“看来我们有救了。”

“可不是嘛!”

不一会儿,院子里的枪声就停了,但西边枪声依然大作。

这时,好像过来一个人,两声脆响就把门砸开了,“我们是湖西独立团的,你们可以走了。”那人说完就去砸另一个门了。

欧清山就把灯点亮了。

卜大宽兴高采烈地道:“可真让我说准了。嘿嘿!”

欧清山穿上衣服,下了床,拿起笔,就在一张毛边纸上写了森协和王善人的名字,然后打了一个叉。

卜大宽也来了精神,抄起笔,就在自己的桌子上写道:

是我放走了独立团的人,杀头的不要!

欧清山拍了拍卜大宽的肩膀,然后就把自己和卜大宽写的东西都烧了,“别在是王善人耍的什么鬼把戏。先出去看看再说。”

卜大宽就嘘唏了一声。

等两人出了屋,院子里的有些房屋就被燃着了,好多“犯人”正站在院子里交头接耳说话呢。西边有两处大火,中山里仍是枪声不绝于耳。

这时一个穿八路服装的人吆喝道:“都赶快走吧,该哪里去就哪里去。”

这个时候,欧清山和卜大宽相抱着,一阵哈哈大笑。

出了刘家祠堂的院,欧清山和卜大宽却不知道哪里去了。愣了片刻,欧清山道:“先找一个地方躲一会,等打完仗再说。”

天明以后,欧清山和卜大宽去了一线天的大烟馆。此时,独立团的人马已经撤走了。一线天开门见是他俩,寒暄两句就请进去了。

卜大宽一边走,一边道:“赖老板,你可是我俩的救命恩人啊!要不是你,我俩这次也玩完了。”

一线天一脸惊讶,“卜队长,这话从何说起?”

卜大宽就愣在那了。

欧清山连忙拍了拍卜大宽的肩膀道:“屋里说话。”

卜大宽见一线天又是让座又是倒茶,依旧客客气气,这才缓过神来。见一线天要给他烧烟炮,连忙挡住,“可是好不容易戒了,再不抽了。”

一线天道:“也好。卜队长,湖西独立团把县城给闹了,森协和王善人的人马可都去见阎王了,听说王善人还被烧成了木炭人。你今后作何打算啊?”

“王善人被烧成了木炭人?可真是报应啊!反正我是再不会跟鬼子混饭吃了,有劳赖兄给指条出路吧。”

一线天望着欧清山道:“欧老弟作何打算啊?”

“投奔独立团去。”

“也算我一个。”卜大宽紧跟着道。

一线天道:“人各有志,谁也不好勉强。”

欧清山道:“卜兄,我想今天就过去,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啊?”

“我想回家看看大人和孩子,过几天再去。你要没事就在这等我吧。”

“也好!”

吃过早饭,卜大宽临走的时候道:“赖兄,快给我找一身衣服换上,我可再不愿意穿这身黑狗皮了,没准会在路上被谁干掉。”

一线天笑道:“可不是嘛!现在全国上下杀鬼子锄汉奸的热情高着呢。”

卜大宽走后,一线天道:“你看老卜可靠吗?”

欧清山想了想道:“我看他是真心的,历经这一节他也该想明白了。”

“你们俩的事,还是先请示一下为好。”

欧清山一脸错愕,“赖兄,什么意思啊?”

“别多心,我的意思是看湖西地委和独立团怎么安排你俩更有利于抗日。”

欧清山就舒了口气,“我可是东京帝国大学医学系毕业的,就想过去干老本行。手都有些痒痒了。”

过几天卜大宽回来了,一线天就向卜大宽和欧清山传达了湖西地委和独立团的指示:沛县县城不久还将被日军进占,欧清山和卜大宽利用过去的身份,伺机打入敌人内部,开展地下斗争更为有利。

欧清山不无惋惜地道:“只可惜又不能干老本行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