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论俄格战争后美俄中国势演变与中国股市转点的出现

俄美交恶则美国施加于中国的压力减轻,针对中国的各种小动作转向俄国。石油是俄国主打出口产品

,在过去的两年里,

美国一直拉油价压中国,滥发美元掠夺资源造成世界性通货膨胀,进而使中国人那点血汗外储日渐蒸发,中国现在的经济困境有70%是美国引发,30%是中国自己的决策造成!呵呵

,毛泽东经常讲的三七开。在通过金融战压榨中国,减缓中国崛起的过程中,北极熊却借着油价飙升元气恢复

,并立即敢叫板美国的盟主地位。我认为格鲁吉亚不过是美国试探俄国反应的第一步。格鲁吉亚是小国不可能敢独自出兵挑衅俄国,没有美国支持是说不通的。而且时间选在奥运会期间,这场战争在众目睽睽之下显得格外刺眼。无非是现代版指鹿为马的重演,即美国明知格鲁吉亚是错的,却想看看到底哪些国家跟俄国一线。这个时候如果中国笨蛋跳出来说俄罗斯是对的,那中国就准备未来跟俄罗斯下地狱吧。自苏联解体,美国一直在考虑未来挑战其一超独霸地位的敌人是谁:第一是中国;第二是俄国;第三才在欧洲的法德。中国一直缩着头,近几年来在金融战方面被美国打得落花流水焦头烂额而不敢喊疼更不用说反击了,既便如此,美国仍对中国不放心。不放心没关系,现在俄国跳出来顶住了,未来中国又获得了发展时间、空间,而俄罗斯将独面来自美国、欧洲的压力。所以我说俄国的硬气功决策层错了,中国的太极决策层赢了。

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的宏观调控是成功的,他一直默默忍耐着美国在经济方面的强盗行径,忍到了俄美交恶。如果我国过早与美国交恶则美国的重心将集中在亚洲,那就危险了。这让我想起古代的几个战例:一个是秦末,刘邦被封为汉王后火烧栈道让项羽放心。而相反的例子是齐王田横兄弟非常不明智地吞并三齐,进而直面项羽强悍的楚军最终被打得七零八落。刘邦则趁机收复三秦,心怀天下仍不忘迷惑项羽,告诉项羽说只要应得的三秦地区,后面就是人心尽失的霸王大军被消灭,汉朝建立了。第二个是隋末,瓦岗寨李密有了些本钱后写信试探李渊,言辞傲慢。李渊回信反而尊崇他。李密放心东向用兵,替李渊抵挡了隋朝兵马,李渊则利用时间差准备好粮草兵马吞并西安,奠定李唐王朝建国基础。第三个例子是元末,朱元璋采纳谋士朱升之策: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在保证生存的前提下,发展自己,壮大自己,坚决不做出头鸟,陈友谅、张士诚等都在替他抵挡元朝大军,在强敌相互消耗的当口朱元璋羽翼丰满,最终逐一消灭对手而建国称帝。

第四例是美国,第一、二次世界大战,尤其二战,欧洲、亚洲烽火连天,列强鏖战正酣,美国熬到最后出兵,坐收渔人之利,最终成为超级大国。而旧帝国英国则在大战结束后武功尽废,赖以称霸的殖民地分崩离析。现在的所谓全球化其实就是百年来美国所提倡的自由贸易的发展极致,全球化符合美国利益,消耗他国资源服务于美国,而不适合现在中国。正所谓高瞻远瞩,英雄所见略同,以上四例都是以弱胜强,以新换旧,改朝换代,60年代毛泽东的: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也是借鉴古代战例而提出的战略思想,其要旨在于隐忍不发,暗中发展,充分准备,相机而动,后发制人。通俗地讲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思路回到现在,俄罗斯的总统与总理显然犯了错误,我觉得他们跟当年的齐王田横兄弟类似,非常得人心,也有本钱,但过于自信,过早跳出来直面强敌。如果他们有幸读到我的这篇文章,建议立刻从莫斯科坐飞机来请教我,或许还能使得俄罗斯免遭生灵涂炭。很明显,他们的俄罗斯将在下任美国总统任期内备受惩罚与打击,人们一直以为俄罗斯的核武器有何等威力与作用,呵呵,战争往往以人们意想不到的方式爆发与进行,更何况除了常规战争、核战争、太空战之外先有金融大战!正如中国所遭受的,俄罗斯所大量需要、进口的物品价格将在未来持续飙升,这是全世界金融精英所应关注的。

而更长远的眼光看,美国虽强难逃盛衰规律,未来的世界主宰绝非一意孤行、横冲直撞的美国,正如烈性如火、妇人之仁、武力纵横天下的楚霸王难敌宽柔刘邦,未来的美国总统如果有幸读到我的这篇文章,建议汇点美元到我的帐户,我会寄些文章告诉他们千年前中国古代的先王之道,如此美国一超地位还能延续。。。。。。

眼光放短到未来一年内,由于世界政治格局近期剧烈变化,俄罗斯替代中国成为美国的眼中钉肉中刺,成为美国下一轮金融战的承受者,施加于中国的压力将大幅度减轻,未来石油价格还将持续暴跌,原因是石油为俄罗斯经济来源。肉类价格将会飙涨,因为俄罗斯需要大量进口。嘿嘿忘了,不说俄罗斯了,先说中国,中国政府也将有钱有时间放出手来收拾收拾国内备受冲击、惨不忍赌的金融证券市场、银行、企业,股市也将在近期触底反弹,请大家记住,这次大反弹的导火索是俄格战争!之所以这么看重,是希望大家有更宽广的国际视野,而这次股灾的真正原因是美国对中国实施了大规模金融战!我认为未来我国应该重新捡起毛泽东时代的一些策略来用,并对过去高度依赖美国的经济政策做出检讨,果断调整,扎好篱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