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被遗忘的硝烟 第一卷 第十二章 幻觉

oursenser 收藏 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2/[/size][/URL] 突然传来“哗啦”的一声响,门被拉开了,从屋内猛然冲出两个穿着当地人服装的人,其中一个还用绷带包扎着头部,手里持着短枪,另一个端长枪,枪口指向了三人! “撒拉,翁基克基么拉!” “出苟依希!翁基克基么拉!” 是朝鲜话!但此时楚向禹几人无暇分辨,只是迅速的把枪口也对向了这俩人,同时也喊了起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2/


突然传来“哗啦”的一声响,门被拉开了,从屋内猛然冲出两个穿着当地人服装的人,其中一个还用绷带包扎着头部,手里持着短枪,另一个端长枪,枪口指向了三人!

“撒拉,翁基克基么拉!”

“出苟依希!翁基克基么拉!”

是朝鲜话!但此时楚向禹几人无暇分辨,只是迅速的把枪口也对向了这俩人,同时也喊了起来。

“别动!举起手来!”

“他娘的都别动!不然开枪了!”

。。。。。。

楚向禹额头“唰”的冒出了一层汗,心口砰砰乱跳着,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面向可能随时射出子弹的枪口,脑中竟不约而同的闪过了一个自己中弹的画面,身体剧烈一阵,胸口在一团血雾中蒸腾出了一片璀璨的鲜红,自己曾经的女友扬起的脸,灿烂的笑容。。。

“同志!别开枪!我们是同志。”一个蹩脚的汉语话声让楚向禹一下回过了神,只见那个头上扎着绷带的中年人伸出手掌制止着双方的对峙。

楚向禹不由楞了一下,手中的枪松了,但还是没有敢立刻掉下枪口,冲他说道:“你懂汉语?你们不是李承晚的部队?”

中年人放下了枪,急忙说道:“对!同志!我们不是李承晚的,我们是人民军。”

闻言,张胜强突然乐了,伸手在野猫的枪上一压,然后收了枪说道:“误会误会,原来是北朝鲜的部队啊,大家把枪收了吧。”

此时那个端着长枪的人也把枪收了起来,往地上一驻,对这个中年人哇里哇啦的说了一通,似乎问什么话。中年人也哇啦哇哩回答了几句,然后对三人说道:“我在东野待过,都是同志。”

异常的紧张在楚向禹的心口舒缓了,竟蓦然换做了一股有些疲累的感觉,楚向禹拉了下枪栓,卸下了刚才顶上枪膛的子弹,对中年人说道:“今天晚上我们部队想来这宿营,希望友军能配合一下。”

中年人满脸笑意,急忙说道:“当然能配合,配合!同志们辛苦了,帮助我们国家统一,我们应该全力配合,你们来了多少人?”

“人肯定是不少了。”张胜强冲中年人“呵呵”一笑,插言道,眼光似有意无意的扫了一下四周。

中年人喜上眉梢,转头和那个拿着长枪的士兵又哇里哇拉的说开了,那位士兵不住点着头,最后打了一个敬礼,“阿尼奥!”随后便向外走去。

但当这位士兵刚刚跨出门槛,门外的侧面一直没有露面的大个突然一个绊腿,士兵不及防备,“扑通”一声趴在了地上!随即大个的机枪迅速枪口冲下顶在了这个士兵的脑后,大声喝道:“别动!”中年人面色顿变,被突变的意外吓了一跳,但等反应过来,又想掏枪的时候,胸口已经被张胜强的枪顶住了!

“进去!”野猫冲同样也楞住了的楚向禹一声大喝,随即抢进了屋内!

楚向禹愣过神来了,瞬间也明白了过来,急忙“哗啦”一声又拉上了枪栓,跟在野猫身后闯了进去,却立刻又愣了。

只见屋内不像中国的家居那样,一个铺着席子类似大炕的平台几乎占满了整个室内面积,炕的角落里蜷缩着惊恐万分的两个女人,其中一个女人怀中还抱着一个幼儿,另个女人紧紧揽着她的胳膊,睁着恐惧的眼睛看着端枪的野猫和楚向禹。

“女人?”野猫似乎自言自语,手中的枪便松了,转头对楚向禹说道:“你看着她们。”说完检查起了屋内的东西。

楚向禹再度紧张起来,但比刚才的感觉轻松了许多,并且也不想把枪口对向女人,但这个陌生的国度,没有确定是朋友之前,宁肯把他当作敌人。

“出苟依希!”楚向禹对两个颤抖的女人说道,话落便觉察到了那个看起来年轻些的女人眼中因为惊恐流出的泪水。

“同志!怎么了?我们是同志!”中年人着急的大声说着,被突来的变故完全弄蒙了。

“先对不住一会了,朋友!我们需要确认一下你们是不是人民军。”张胜强沉声说道,上次眼睁睁看到部队的死伤,让他更是紧绷了小心的那根弦。

“是人民军!唐山崽子。”野猫检查屋内的物品,确认了这是养伤的两个人,心想能留在北朝农村养伤的除了人民军又会是谁。

听野猫如此说,张胜强有些不好意思的冲中年人“呵呵”一笑,立刻把枪收了,说道:“别怪我们。”此时大个也把地上趴着的那个北朝士兵拉了起来,笑呵呵的说:“兄弟,没绊疼你吧,让你衣服上沾了些泥,对不住了哈。”

“贵军太谨慎了,佩服。”中年人有些揄讷的说道,不过脸上的表情中已经加入了一丝敬畏,再笑不起来。。。

赵子亮和辛召雷带领着部队过来的时候,村里的几户人家已经腾出了2间房子,并且也煮好了玉米棒,等着部队过来吃饭。同时楚向禹等人也了解了情况,原来北朝鲜军队撤退的时候,有些伤员不及带走,便留在了这个山间的小村子里养伤,总共8名伤员,最大的官是个连长,叫金达莱,就是那个中年人。

村子里的人很淳朴,但基本上没有青年男子,听金达莱说,青年男子一般都去当兵了,现在剩下的都是老人,小孩和女人,不过这个村子很隐蔽,还一直没有遭遇过美国飞机的轰炸,但他们在这养伤后,村子的村长还是还要求村里人等到天黑了才可生火做饭,并且还派了好几个小孩轮流担任起了放哨的职责,几个小孩都很机灵,熟悉这里的地形,也知道如何、何处藏身,就在赵子亮和辛召雷纳闷村子为何没有烟筒冒烟的时候,几个小孩也同时发现了这支部队,立刻跑回去通知了村长和金达莱。

在部队吃完饭后,赵子亮下达了抓紧时间睡觉的命令,这样的宿营条件很珍贵,战士们都疲累至极,不能浪费一点的时间。从金达莱的口中得知,现在的位置就在白龙洞的附近,东北方向就是熙川,西南方向看过去则是云山,距离目的地已经不远了,也就是说战斗就在眼前,必须让部队休息好,虽然只是半个排的兵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