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落幕的2008北京奥运会(搜狐联想2008奥运、联想官网)传递给世界的信息,远比之前的诸多有关中国崛起的报道更直观,更有说服力。


早在北京奥运会举办之前,“鸟巢” 这座在图纸阶段引发过剧烈争议的建筑,已经被确定为新的世界地标。它的核心创意人员,除了建筑大师德梅隆和赫佐格,还有享有国际声誉的中国艺术家艾未未。


正是在这座东西方艺术家联手创造的伟大建筑里,张艺谋导演了一场惊动全球的开幕式。他动用古老的中国元素和包括数码技术在内的种种现代手段,奉献了一场皆大欢喜的视觉和音响的盛宴。他的豪华创意班底,集合了蔡国强、陈其钢等多位国际上各领风骚的艺术大佬。


一个国家可以向世界施加影响的硬通货,无疑是经济实力,但是仅仅财大气粗是远远不够的,一个国家要想真正树立形象,必须有能力向世界输出它的文化和创造力。这一点,美国比很多国家觉悟得早,早在冷战时期,它就不惜动用国家力量,在西方扶持美国文化,为美国艺术撑腰。


8月24日,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将“奥林匹克艺术奖”颁给84岁的黄永玉。这是该奖项首次颁发给中国艺术家。


艾未未没去“鸟巢”领会那个天花璀璨、惊心动魄的开幕式,眼下,他正在忙碌着另一个超级巨大的项目——“鄂尔多斯一百”,邀请一百位国际建筑师,在鄂尔多斯建造一百座现代建筑。从设计图纸上,我们已经可以看到这些作品对于传统美学的冒犯和新鲜大胆的创意。


郎朗是中国向世界输出的最年轻的明星,开幕式后,老布什对他说,“郎朗,我为中国这么快取得如此大的进步感到高兴,你的成功就是中国成功的缩影!”


蔡国强是另一位享有国际声望的华裔艺术家,奥运开闭幕式的焰火是他奉献的绝活。今年3月,纽约古根海姆现代美术馆为他举办了名为“我想要相信”的大型回顾展,参观人数为该馆举办西方当代最卓越艺术大师波依斯个展以来所仅见。《华尔街日报》说,“英语读者,快学会怎么念中文‘蔡国强’!” 8月19日,这个轰动美国的回顾展搬到了北京中国美术馆。


2007年,岳敏君那幅穿上教皇结婚袍的自画像在伦敦以428万美元成交,在接下来的苏富比香港秋拍会上,他的油画《希阿岛的屠杀》以3168万港元成交。陈丹青的油画《国学研究院》以1200万元落槌,5天后,他的《牧羊人》以700万元人民币起拍,经过几轮叫价,最后以3200万元卖出。在纽约索斯比第四次亚洲当代艺术拍卖会上,张晓刚的《创世篇——一个共和国的诞生》以300万美元出售,岳敏君的《公主》拍到了194万美元。


而在《HI艺术》刚刚推出的“2008春拍明星艺术家”排行榜上,更年轻的艺术家曾梵志以总成交额1.65亿元人民币冲到了第一,第二到第十分别是张晓刚、岳敏君、刘小东、王怀庆、严培明、王广义、罗中立、刘野和方力钧。


索斯比、克里斯蒂和尤伦斯基金会这样的国际资本对中国当代艺术的青睐,带动了本土资本源源不断涌入艺术品市场,一些匿名买家从专家那里拿到一份名单,然后财大气粗地跟中间人说:这一位的,还有那一位的,我全要!完全是一副温州人席卷房地产、煤炭和能源市场的劲头。


在如此坚挺的力量的推动下,我们发现,这个艺术家曾经和所有小人物一样囊中羞涩甚至比很多人更贫困的国家,已经诞生了一批身价突破亿元大关的艺术家。


更多的资本、更惊人的拍卖纪录和更高的身价、更广阔的舞台、更大的号召力,无不提醒我们,这些艺术家已经拥有巨大的能量,让他们能够持续地向世界输出中国的形象、中国的声音、中国的精神。


这个权力榜想要表彰的,正是这些活跃在国际舞台上的艺术家,他们和其他领域的俊杰合成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动了中国的进步,为国力的大幅提升、为中国融入世界并影响世界做出了卓越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