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奥塞梯冲突将让世界进入相对大国时代

凌寒独自开 收藏 0 4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当萨卡什维利下令军队向南奥塞梯进攻的时候,也许这位格鲁吉亚总统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决定将引发什么——俄罗斯的迅速反击、格军的败退、美国的高调介入……从旧大陆到新大陆,从大西洋到太平洋,位于欧亚分水岭上的高加索山脉,在某种意义上成为1991苏联解体后的一个新的国际政治格局的分水岭。以至于西方评论家,已经忙不迭的为其贴上“新冷战”的标签。


“新冷战”恐怕是极而言之。当今之世,无论欧盟、美国还是俄罗斯,没有谁会愿意重温冷战的旧时岁月,也没有谁能一厢情愿地回到那段时光。但是,毫无疑问在决定世界政治军事大势近50年的“雅尔塔格局”后,影响欧洲和世界近20年的“冷战后格局”正在因此发生某种变化——这是我们需要认真关注的。


“相对大国”时代到来?


俄罗斯人想告诉世界,世界在南奥塞梯冲突发生后改变了,俄罗斯已经成为世界经济乃至国际政治游戏规则不可或缺的制定者之一


★ 本刊记者/田冰(发自莫斯科)


9月8日,法国总统萨科齐在同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会晤后的联合记者会上显得兴高采烈:“最多再过一个星期,塞纳基和波季之间的岗哨将被撤销。再过一个月,欧盟在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部署200名以上观察员后,俄罗斯将完全撤走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附近的军队。”


萨科齐向梅德韦杰夫转交了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的一封信,在信中萨卡什维利保证不会对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使用武力。作为欧盟轮值主席国主席,萨科齐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以及欧盟负责外交和安全政策的高级代表索拉纳一起来到莫斯科,商讨解决高加索冲突问题。欧盟代表团在访问莫斯科之后于当晚赴第比利斯,与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举行会谈。


但是分歧犹存。梅德韦杰夫在会见时说,讨论解决格鲁吉亚-南奥塞梯冲突问题时应考虑最近一个月的事态发展和新现实。他再次重申俄罗斯坚决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并且不会改变自己的这一决定,“这是最后的和坚定不移的选择”。


从能源阀门到“布什鸡腿”


莫斯科时间9月3日19时,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开始恢复“亚马尔-欧洲”管道天然气运输。该公司曾宣布从9月2日16时起,该天然气运输管道因在波兰和德国境内进行“计划内的检修作业”暂停输气。“亚马尔-欧洲”天然气管道设计输气能力为每天1亿立方米。


然而“俄气”驻德国官方代表布尔克哈尔德·韦利基表示,同德国用户签署的供气合同不会受到莫斯科和柏林间政治关系紧张的影响,但是“计划内”的工程维修对于欧洲客户不啻当头棒喝。德国总理默克尔8月25日会晤瑞典首相赖因费尔特时表示,坚持向格鲁吉亚和乌克兰提供北约“成员国行动计划”,以便这两个国家下一步能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27日,默克尔又对俄罗斯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公开表示谴责。


就在俄罗斯宣布“断气”的前一天,旨在为高加索局势及欧俄关系寻求对策的欧盟特别首脑峰会,经过4小时的讨价还价后以一份“联合声明”草草收场。总共11条的声明中,除了8月8日以来欧盟一直重复的“反对武力”“表示忧虑”“强烈谴责”等陈旧字眼外,与会首脑们首次承认“欧俄关系处在了十字路口”。


由于欧盟内部存在意见分歧,峰会并未出台对俄制裁政策。在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等国斡旋下,联合声明甚至回避了“制裁”一类可能激怒俄罗斯的字眼。


其实,欧盟也有自己的“苦衷”。欧盟原准备拿俄加入WTO来说事,但俄罗斯没给欧盟这个机会,提前声明放弃入世努力。普京表示,俄罗斯在入世谈判过程中特别是在某些经济领域不堪重负,政府应当认真考虑保护本国的商品生产者。


法国外长库什内也曾强硬表示,欧盟将考虑制裁俄罗斯。但是俄罗斯官员旋即透过媒体放出口风:如果欧盟特别峰会胆敢推出制裁措施,俄罗斯就切断通往欧洲的“友谊”输油管道。库什内马上改口说,法国希望与俄罗斯保持对话,目前并不主张因为格鲁吉亚问题制裁俄罗斯。


欧盟严重依赖俄罗斯能源,26%的石油和29%的天然气从俄进口,一旦俄罗斯在冬天来临之际关上油气阀门,后果可想而知。梅德韦杰夫在接受《欧洲新闻》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无论如何,俄罗斯将继续履行作为欧洲资源主要供应国所承担的全部责任。梅德韦杰夫给了欧洲一颗定心丸:不会有“寒冷的冬天”。


俄罗斯27小时的能源“黄牌警告”,让欧盟绷紧了能源神经,声称将加速其能源来源多元化,以减少对俄能源依赖。


即使一切顺利,欧洲投资的“纳布科”的天然气管道项目两年后才能动工,2013年建成。可能的天然气供应国为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和哈萨克斯坦。


从9月1日起,俄动植物卫生监督局以不符合检疫标准为由,对19家美国鸡肉生产供应商下达禁令。本月6日,俄罗斯农业部长戈尔杰耶夫表示,俄方已就削减进口美国鸡肉问题与美方展开谈判,“改变配额制度、减少进口的时机已经来临”。


俄罗斯是美国鸡肉的最大进口国。1991年俄罗斯因经济危机出现商品短缺,当时的美国总统老布什同俄罗斯签署贸易协议,向俄方提供大量的冷冻鸡肉,因此美国进口鸡肉被俄罗斯老百姓戏称为“布什鸡腿”。根据俄政府进口配额,俄罗斯今年将进口120万吨鸡肉,其中87万吨来自美国。美联社认为,俄罗斯此举可能使美国生产商陷入困境。


9月8日,美国白宫和国务院同时宣布,搁置今年5月同俄罗斯签署的民用核合作协议。美国舆论认为,这是俄格发生军事冲突以来,美国首次惩罚俄罗斯,也是对“布什鸡腿”的回应。


俄罗斯的五项原则


9月4日,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七国外长在莫斯科发表声明,摒弃以“双重标准”评价南奥塞梯冲突,呼吁有关国家勿采取诱发局势更加紧张的做法,同时支持“俄罗斯在高加索地区和平合作,以及基于国际法为保证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持久和平方面所发挥的积极作用”。


俄罗斯对本次会晤结果表示满意。俄外长拉夫罗夫强调,针对高加索局势问题,集安组织将在国际场合采取统一立场。


俄格冲突发生后,美欧对俄罗斯一边倒地谴责,除白俄罗斯、叙利亚、委内瑞拉等表态支持俄罗斯之外,大部分国家选择了中立或者观望姿态。俄罗斯亟需打破外交僵局。于是最近一段时间来,俄罗斯各路政要频频在电视、报纸上露面,通过国内**体“发声”。


普京在接受德国电视一台采访时,批评欧洲在俄格问题上持双重标准,而且听命于美国。普京说,联合国安理会曾通过第1244号决议,要求保持塞尔维亚领土完整,但欧洲国家都置之不理,原因是“白宫发了话,所有人就跟着执行”。如果欧洲国家继续奉行听命于美国的政策,俄罗斯今后将被迫与美国讨论欧洲事务。


一边是激烈的舌战,一边是理智的呼吁。


英国、波兰、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等强烈要求制裁俄罗斯;而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与俄罗斯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老牌”欧盟国家则“出言谨慎”,极力充当和事佬角色。


萨科齐在法国驻外使节会议上坦承,从某种意义上说,西方独自为世界“定调”的时代已经结束,世界将进入为时数十年的“相对大国时代”。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某次政府会议上的讲话可作为相对大国时代的注脚。


“世界在南奥塞梯冲突发生后改变了。俄罗斯是一个需要认真对待的国家。俄罗斯的能源及金融储备,已经使得它无形之中成为世界经济乃至国际政治游戏规则不可或缺的制定者之一。”梅德韦杰夫说。


8月31日,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对外宣布俄外交政策“五项原则”:尊重国际法基本准则;单极世界不可接受;不希望和任何国家对抗;优先保护本国公民的生命和尊严;关注本国在友好地区的利益。


9月1日起,持续近一个月时间的代号为“中央-2008”的战略战役演习在伏尔加河沿岸联邦区和乌拉尔联邦区拉开战幕。据报道,此次演习投入兵力约1.2万人,约千辆坦克装甲战车以及50余架强击机、歼击机、运输机和直升机。参演部队来自驻地军区以及俄联邦安全局、内务部、紧急情况部等部门。在演习第一阶段,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举行了联合战术演习。


演习的主要目的是检验有关部门在“制止武装冲突,肃清非法武装和恐怖组织以及消除自然灾害和技术事故不良后果”等方面的联合行动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军事演习假想目标非常明确,比如对手是“中亚地区受西方支持的国家”,甚至还推演了与“黑海地区多国舰队”发生冲突时,俄空军战机如何实施增援。


不平静的黑海


一场“暗战”在黑海展开。


9月5日,美国海军第六舰队旗舰“惠特尼山”号抵达格鲁吉亚重要港口波季,俄罗斯军队则在港口周边保持巡逻监视。这是俄格冲突以来,抵达格鲁吉亚的第3艘美军军舰,先前抵达黑海的美军“麦克福尔”号导弹驱逐舰和“达拉斯”号舰艇停靠在波季港以南的巴统港。美方称,这些舰艇运载的是包括毯子、食品、急救包等在内的救助物资。但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则指责美国实际是以运输救援物资名义进入格方境内,暗中输送武器。


黑海一直是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也是俄罗斯南下地中海的唯一出海口。黑海同时还担负着俄罗斯能源运输管线的重要通道任务。以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塞瓦斯托波尔为基地的俄黑海舰队,控制着黑海大部海域,可以威慑博斯普鲁斯海峡及黑海周边国家。无可讳言,也是美国和北约渗透俄罗斯中亚腹地的重要通道。俄方的反应不言而喻。


俄罗斯武装力量副总参谋长诺戈维岑上将9月2日表示,俄国防部对北约海军集群在黑海水域的存在表示担忧。


“俄黑海舰队将继续执行保护俄军事设施的任务,跟踪外国海军舰队在黑海水域的活动,保证黑海东部军事运输和行动状态良好。”诺戈维岑说。


根据1936年瑞士《海峡制度公约》,停留在黑海的非黑海沿岸国家舰队总吨位不得超过3万吨,特定情况下不得超过4.5万吨,且停留时间不得超过21天。根据这项公约,北约舰队无权在黑海水域停留。


诺戈维岑透露说,有5艘来自西班牙、德国、波兰、土耳其等北约国家的军舰正在黑海游弋。


北约则出面澄清,这些军舰是在黑海举行演习,早在一年多前就已经规划好,并且将在预定的21天期限内离开黑海地区,与近期俄格冲突无关。北约也没有向格鲁吉亚运送救援物资。根据和平伙伴关系计划,北约目前正在帮助格鲁吉亚提高防御计划能力,还将通过一个数据交换系统帮助格提高领空监视能力。


“我们不知道美国军舰在格鲁吉亚海岸干什么?美国说是运送人道主义援助物资,可为什么使用配备了最新导弹的军舰?俄罗斯一定会对北约的舰队做出反应。至于答案是什么,走着瞧吧!”普京的语气就像“宣战”。


8月25日,俄黑海舰队旗舰“莫斯科”号导弹巡洋舰和两艘导弹快艇,从塞瓦斯托波尔基地出发,当着北约军舰的面,进行导弹试射等一系列“武器测试”。并于27日驶入阿布哈兹的苏呼米港,在指定安全区内执行维和任务。


阿布哈兹总统巴加普什说,俄军舰是应他的邀请对阿布哈兹进行“友好访问”的。他表示,北约正在巴统港和波季港增加海军力量,阿布哈兹将采取应对措施,并为俄黑海舰队军舰临时驻扎创造条件。


各方争相显示“军事肌肉”,使得本来就不平静的黑海更加波诡云谲。


俄罗斯重返中东?


角力似乎正在逐步蔓延。8月27日,俄驻叙利亚临时代办别利亚耶夫说,俄海军计划增加在地中海的军事存在,将增加军舰停靠叙利亚和其他友好国家港口的次数。但他拒绝证实双方是否新近签署军事协议。


坊间传言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上周访俄,与俄方商讨升级叙军队武器系统等事宜。俄方表示愿意向叙利亚出售防御性武器装备,前提是这些武器“不打破地区军事平衡”。此举让以色列颇为不安,俄驻以色列临时代办尤尔科夫赶紧出来“灭火”说,俄罗斯的中东政策没有变化,“俄罗斯没有同意在叙利亚部署远程或其他导弹,也没有同意向叙利亚出售先进武器”。


俄方表态虽然消除了以色列的担心,但却引起了美国的疑虑,害怕俄罗斯的势力重返中东,从而打破美国一家主导中东事务的局面。


无独有偶,9月4日,普京会见到访的沙特阿拉伯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长班达尔亲王时,双方讨论的议题之一就是“军火”。据俄媒体早前透露,俄罗斯与沙特达成价值40亿美元的武器出口协议,包括100架米-17和米-35直升机、150辆T-90S坦克、20套BUK-M2E防空导弹以及数百辆BMP-3装甲运兵车。


另外,所有正在地中海巡弋的俄罗斯战舰与潜艇,包括“库兹涅佐夫”号航母和4艘随行核潜艇已划归黑海舰队指挥。


核舰艇驶向拉美


俄罗斯最近在拉美地区也展开了一系列高调活动。俄副总理谢钦和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相继访问古巴。俄总理普京强调,俄需要恢复在古巴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的地位。


俄罗斯地缘政治问题研究所所长伊瓦绍夫认为,古巴是远程轰炸机中途加油的最佳地点,“古巴不应用作永久基地,因为没有必要,但可作为机场和加油站。”


如果俄罗斯恢复远程轰炸机在古巴的飞行,将标志着俄古恢复军事合作,美国的“后院”正面临失火之忧。


9月8日,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涅斯捷连科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根据俄罗斯和委内瑞拉两国高层领导人达成的原则性协议,俄罗斯“彼得大帝”号核动力导弹巡洋舰等大型舰艇计划在今年年底前驶入委内瑞拉水域,俄海军战机还将临时停留在委内瑞拉某机场。


俄委海军定于11月在加勒比海举行联合军事演习,俄方计划派出4艘军舰和大约1000名士兵参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