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的嫁衣 悲剧的开始 原来只是抓迷藏的游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3/



夜色仍然黑暗而又消沉,夜色下的院外仍然宁静而又深邃。此时纶纶的心中,有着诉说不尽的担忧,从小到大,小芒都不会跟自己开着这样的玩笑,哪怕只是正常的玩笑,善良的她也始终会保持着那一份尺度。


这并不是因为纶纶的是一个不喜欢开玩笑的男孩,相反地,是小芒心中,对于纶纶的那一份真诚的爱恋让她不愿意做出太过于逾越尺度的玩笑,而道理却简单得很,因为这会让自己心爱的男孩子担心。


“小芒,你在哪里啊,别闹了,快出来吧”“芳姐,你们别再玩抓迷藏了好吗,快点儿出来吧”。纶纶再次扯起了嗓子,大声地嚎叫着。此时纶纶的心里,宁愿相信这只是小芒与流芳跟他玩的一出淘气的游戏。虽然他也明知道,善良和感性的小芒是不会跟自己开着这样的玩笑。


夜还是寂静的,就像是一个与外界隔离,全然独立的异度时空,静得听不到一丝的杂音。


“小芒,芳姐,你们快出来吧,我好担心啊,你们快出来吧,你们有没有听到”。也许对于年轻的纶纶来说,这样的事情是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遇见过的,也是从来未曾敢想像过的。


他只是拼命的嚎叫着,拼命的嚎叫着,然而夜还是那般的寂静,除了纶纶那声声撕心裂肺的嚎叫着划破宁静的夜空之后,便再次归于平静。


芳姐,芳姐。纶纶似乎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凝重而又焦急地在自己的身上搜索着什么。然而,在自已的身上阵阵地搜索了不知道多少遍之后,而刚才只如同星星之光突然间闪烁的希望似乎再次被绝望的无奈所浇灭.


此时内心的压抑感如同一块巨大的石头,无声地,沉甸甸地压在纶纶的心头.让年轻的纶纶感觉到无比的惊慌,无奈和担忧.绝望的感觉第一次侵袭了他的身心.突然抬着的左手看到了一块黑乎乎的东西,不错,那就是他要找的手机.或许是纶纶太过于年轻,又或许是对于心爱的人深深的担忧,让纶纶的脑海里变得一片空白.


或许是对于小芒与流芳深深的担忧,以致于纶纶连自己要找的手机正握在自己的手心里都不知道.嘿嘿,找到了,找到了.....


当年轻的纶纶看到了自己握在手心的手机时,神情又突然间变得欣慰了许多.他不停地傻笑着,手指却不敢有丝毫的停顿,迅速地按着手机键盘上的那一串串数字。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也许老天总是喜欢戏弄人,也许天意都是喜欢“景上添花”的凄惨,奇迹并没有因为纶纶的希望而出现。所有的无奈,所有的焦虑,不禁再次如巨石般从天而降,当希望的梦想再次无情地落空,此时的纶纶,心里感觉无比的复杂与沉重。


他不知道此时的小芒和流芳正在哪里,为何好好的,给他打了个电话之后便无情地从他的希望中消失。


他也不知道此时的小芒和流芳有没有危险,在这一片漆黑的夜空之下,他斯哑的嚎叫总是显得那般的微弱和无力,似乎只如同一个巨大的拳头,无奈地敲打在一团软绵绵的海绵之上。


“小芒,芳姐,你们在哪啊,你们有没有听到啊,你们快出来好吗?快点出来吧!”此时的纶纶真的很恨自己,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连自己心爱的女人和一直以来就将他当成亲弟弟一样对待的芳姐,在不知去向的时候,他却变得无能为力,哪怕连一点点她们的消息都得不到。


“啪”得一声,他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无力和绝望,惊恐和无奈充斥着他的脑海。


凭生从未有过的惊恐和害怕袭遍全身,夜空仍是那般的寂静,静得听不到一丝的声响。夜空中,只有那声声撕心裂肺的痛苦嚎叫述说着什么……


“不行,我要去找她们,我不能在这里傻傻地等着,我一定要去找他们,我一定会找到他们的”。被无奈与害怕的感觉侵蚀了良久,猛然间纶纶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连忙站了起来,试图跑到老婆婆的超市那寻找着答案。


可谁知,老天还是像个淘气的孩子那般地喜欢戏弄人,当他从绝望与恐惧中挣扎了起来,起身正准备冲向老婆婆的超市时,却又突然间在自己的眼前看到了那一个熟悉的,让他永生难忘的身影。


“纶纶,我以后再也不跟你开这样的玩笑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这样伤心难过了,都是我的错,我恨我自己”。


当纶纶惊讶地呆立在那里的时候,早已抑制不住的小芒便已冲了过去,用自己纤细的手臂紧紧地抱着纶纶那宽大而又坚实的身体。


眼泪却在那一刻像泛滥的海水决了堤一般,浸湿了小芒那清秀的眼眸。那晶莹的泪水是欣慰?是快乐?还是那无意间演绎的一场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


两人的身旁,流芳的那一双明亮的眼睛,也早已被晶莹的泪水所淹没。看着眼前紧紧相拥的男女,太多的感动,太多的欣慰占据了她的心田。


也许是她太过于低估了纶纶与小芒之间那一场真挚的爱恋,以至于会想出将自己和小芒躲藏起来,和毫不知情的纶纶玩起这一场痛苦的“抓迷藏”游戏。


“小芒,你没事吧,告诉我,刚才只是在玩我们小时候经常玩的游戏。”从惊讶中惊醒了过来的纶纶,用颤抖的双手轻轻地帮着小芒试去眼角的泪水,“芳姐,你们没事吧,刚才是不是只是在玩一场我们小时候经常玩的游戏”?


纶纶心疼地摸了摸小芒的那一头秀丽的长发,再次紧紧地抱着小芒,仿佛害怕她在下一刻突然消失一般。


“嗯,是芳姐不好,是芳姐一时贪玩,居然会想出这样的事情来,害得你这么伤心,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做这样的蠢事”。


流芳轻轻地点了点头,却声音哽咽地说着。此时流芳的心里,不知道是欣慰还是高兴,听到了纶纶那焦虑的疑问,泪水也再一次地夺眶而出。


也许,已经有好长好长的时间了,她都未曾品尝过泪水的那种咸涩和甜美。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真的好害怕,我真的感觉到自己好没用,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让你们受到哪怕是一点的伤害,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们的”。


当听到流芳的回答之后,纶纶兴奋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一手拉过了流芳,任凭喜悦的泪水浸透他们的脸颊,漆黑的夜空之下,也只有那滴滴晶莹剔透的泪水诉说着那一种种真爱的珍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