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三卷 中南半岛 第三十五章节 欧洲的矛盾(上)

月亮下的船 收藏 37 3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那些该死的黄皮猴子是不是疯了,他们居然选择战争,哦,该死的!”站在法国-斯特拉斯堡那座极其宏伟、融合了古典主义和B洛克风格的欧洲议会大厦前,法国国防部长埃尔韦-莫兰嘟囔着咒骂到,作为法国中间势力法兰西民主联盟的成员,埃尔韦-莫兰一直对北京没有好感,更别说现在这个时候,法中两国已然是在进行着一场暗战。

站在一边的德国国防部长弗朗茨-约瑟夫-容微微冷然笑了笑。作为原黑森州基民盟议会党团主席,在2006年被默克尔总理提名,出任为德国国防部长的弗朗茨-约瑟夫-容虽然同样对中国人没有什么好感,但这个时候,他更愿意选择幸灾乐祸。

虽然身后的这座从半圆形的屋顶延伸出翼形的大厦象征着欧洲一体化的融合,但正如其那从伽利略的圆形到开普勒的椭圆形、从伽利略中心几何结构过渡到博罗米尼外观变型、以及开普勒-贡戈拉椭圆形几何学中不稳定的时刻,等等这些的种种象征一样,欧洲虽然形成了联盟,但却永远在联盟的背后、在相互联系下埋有着深深的矛盾。

斯特拉斯堡,这座法国国土的东段,和德国隔着莱茵河对望的城市,并不仅仅是法国阿尔萨斯大区和下莱茵省的首府,虽然只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第七大城市,虽然在欧洲的地位相当于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是一体化的欧洲最重要的城市之一,虽然欧洲理事会、欧洲人权法院、欧盟反贪局、欧洲视听观察、欧洲议会、欧洲军团总部均设立在此,但事实上,斯特拉斯堡的却正如其那横跨法德两国的都会区(欧洲区)一样,永远和法德两国割舍不断。

事实上,并不仅仅是斯特拉斯堡,这个曾经多次被德国和法国拥有过主权的城市,甚至整个阿尔萨斯大区都是法德之间纠缠不清的恩怨。被汨汨流淌着的莱茵河南北分为下莱茵省(北)和上莱茵省(南)的阿尔萨斯大区在17世纪以前是属于神圣罗马帝国的领土,德语为主要语言,而后成为了哈布斯堡家族统治的领地。直至30年战争后,根据《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割让给法国,事实上,斯特拉斯堡自由市直到1681年才被太阳王-路易十四完全吞并。

法国人在漫长的统治中一次次强加给阿尔萨斯人以痛苦,无论是波旁王朝的统治,还是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雅各宾派的铁腕,都是通过推行语言与习俗等手段,来改变阿尔萨斯人。这种文化上的融合征服,自然而然的受到阿尔萨斯人的抵制。直至……

1870-1871年的普法战争,志大才疏的拿破仑三世兵败色当,根据《法兰克福协议》,阿尔萨斯和洛林被割让给普鲁士,在经历了近两百年的法兰西统治之后,阿尔萨斯再次回到了德意志的统治。可是好景并不长,随着1919年的《凡尔赛条约》,战败的德国将阿尔萨斯和洛林再次割让回法国。二战爆发,这一次别说是阿尔萨斯了,就连巴黎都成了德国人的天下,阿道夫-希特勒靠着他的装甲闪电在40天征服法国人的同时,也再次夺回了阿尔萨斯。

二战的战败,德国的家底再次被瓜分,阿尔萨斯也同样的再次回到法国人的统治下,首府-斯特拉斯堡直至现在依然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第七大城市。作为仅次于德国-杜伊斯堡-莱茵水运中心的莱茵河沿线第二大港口,斯特拉斯堡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其的特殊地位。

事实上,当弗朗茨-约瑟夫-容和埃尔韦-莫兰共同站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并不仅仅是两个政客,或者这样说,他们并不仅仅德意志联邦、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国防部长,更是一个德国人和一个法国人。共同站在斯特拉斯堡这样的一座城市里,虽然背后是象征着欧洲一体化联盟的欧洲议会大厦,但两位国防部长却是各自心怀鬼胎。

即便没有这历史上的问题,法德关系也永远走上不了正途。在世界历史的发展上,永远存在有三对冤家,法-德、英-法、中-日。这三对冤家在历史上永远都是相互之间闹得不可开胶。

从客观的角度来说,经历过白江村口之战、明代抗倭、朝鲜之役(壬辰倭乱)、1894年的甲午战争-1945年的抗战结束、以及二战后的纠葛纷争的中日关系其实并没有法-德、英-法两对冤家之间的矛盾深刻。

英吉利海峡的波浪并不能隔断英法之间的恩恩怨怨,同样的,马其顿防线的修筑也不能阻挡德意志的铁甲洪流。每一次,三个大国之间都是相互打得死去活来,直至血流漂橹。除去相互之间的小零小碎,单是英、法、德三国普遍性卷入进去的战争就包括七年战争、拿破仑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无论是约翰牛,还是汉斯,又或者是高卢的瘟鸡都是为此付出了无比惨重的伤亡,在让欧洲一次次成为废墟的同时,他们也在让自己流尽血。

法、德两个陆地强国之间的毗邻决定了无论是谁想要坐大,都必须战胜对方。而身为海上霸主的英国人在一直保持‘光辉孤立’政策(不参与过多的欧洲大陆事务)的同时,却也利用着‘大陆均衡’政策(与欧洲大陆国家分别结盟,以制衡另一个强国)来保证着欧洲大陆,尤其是法、德两国之间的力量均势。这样一来,无论是法国、还是德国,都无法对对方形成压倒性的力量优势。可以说,英国人的平衡均势最好的应用在欧洲事务上。

随着1900年的布尔战争后,法俄德三国谋求联合、以共同对抗英国的糟糕局面出现,手忙脚乱的伦敦还是一连串的走出臭棋,政治、经济、军事错误政策接连而出。‘光辉孤立’、‘大陆均衡’被英国人彻底放弃,卷入欧洲政治漩涡中的大英帝国最终因为两次世界大战而将自己的平衡力量给输得一干二净。法、德更不用说了。战后的数十年,虽然欧洲大陆一片歌舞升平、尤其是冷战之后,欧盟的脚步越来越快,但无论什么时候,激流依然存在着。

法、德之间的联合就意味着英国人的力量削弱,这一点伦敦并不是不知道,当初也正是因为恐惧法、德两国的联合,英国才错误的卷入到了欧洲事务中去。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猛然发现自己失去了世界霸主地位的英国人开始反思自己,反思自己半个世纪来的错误。

作为欧洲大陆上的两个决定性的力量,法国、德国依然是两个最有份量的国家,但让英国人无时无刻不在警惕的是,两国之间越走越近的关系。从戴高乐主动伸过手去,和德国人握在一起的那一刻起,法德之间似乎将所有的仇恨在一夜之间烟消云散而去。

可是谁都知道,宿怨永远就是宿怨,正如温斯顿-S-丘吉尔所说的那样“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当利益存在着的时候,法德之间便是‘亲密无间’的朋友。戴高乐的外交政策一度很是成功,法德之间的修好,与英国人之间的私密,继续着自北美独立战争以来的法美良好关系,即便在对中国的外交关系上,法国人也走在最前面。

可是任何时候,只要有标榜立异的新政客出现,那么一切都将Game Over。施罗德时代是随着默克尔这个东德民运分子的到来而结束的,尼古拉-萨科齐的上台则是将自戴高乐、蓬皮杜、德斯坦、密特朗、希拉克以来一直奉行的外交政策统统打翻。

沉默太久的英国人终于又开始蠢蠢欲动了,从两位新欧洲领导人的身上,伦敦再次看到了远去的那段辉煌,只不过,这段辉煌并不是属于法、德两国。遏制住法国人和德国人在欧洲事务上的主动权,伦敦才会成为欧洲联合体的主导力量。只有这样,大英帝国的辉煌才会重现。

欧盟的统一并没有使得法德真正的走到一起,相反,由于英国人以及美国唆使下的新欧洲频繁的动作,法、德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越来越是到了不可弥补的地步。虽然这一切并没有公然的被摊开在桌面上,但正如严冬里的河流一样,冰封之下是那涌动的暗流。

看着埃尔韦-莫兰那张老脸上每一块肌肉都似乎在抽动,弗朗茨-约瑟夫-容冷然的笑了笑,自负不可一世的法国人总算是该吃到些苦头了。哼哼,他们不是要建立‘大地中海同盟’吗,那么也是该让他们在非洲去和华盛顿,去和那些该死的中国人斗得头破血流。

似乎感觉到德国人的嘲讽之意,埃尔韦-莫兰不置可否的微微耸了耸肩头,这些该死的德国佬,刚刚才有了些底气便是显得那样的不可一世,埃尔韦-莫兰颇有些恼火到。

这一切都是该死的中国人造成的麻烦,这些该死的黄皮肤的杂种猴子,埃尔韦-莫兰的咒骂声始终压在嗓子深处,可是谩骂终归只是谩骂,他现在无力去改变什么。

一辆车首飘扬着联合杰克旗(米字旗the Union Flag)的加长Bentley State Limousine王室专用轿车从远处疾驰而来,前后护卫着的警卫车辆拖沓出长长的车队,显得气势十足。

“唔,来了!”相比于埃尔韦-莫兰的淡然,弗朗茨-约瑟夫-容似乎显得更绅士一些,率先迎上前去。见到德国人的动作,埃尔韦-莫兰微微愣了愣,也跟了上去。





注1:都德的《最后一课》鄙视之,这个骗子,骗我的同情,了解历史后才知道好假。

注2:7年战争、拿破仑战争期间,德意志并没有统一,但普鲁士等国家也是德国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