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关于一位老志愿军战士的点滴记忆

遗憾我没当过兵 收藏 10 1466


他是我的干爷爷,是志愿军复员的。那时他大约50多岁吧,身体很好,他的手被子弹打穿过,老是不停地跳动。因为残疾的缘故,所在的生产队让他放牛,并且住在生产队给他盖的两面山墙是石头的两间屋子里。在农村住过的人都知道,这已经是不错的待遇了,7、80年代的农村都那样子,他们那很多人家还住的是四面土墙的房子。不知道干爷爷是怎么跟我的一位干奶奶结婚的,他们生有一子一女,我叫他们叔叔,婶婶。

有一段时间,也不知怎么我就被父母放在干爷爷家。也许因为太小不能上学吧,反正我是非常不习惯,那树林,那堰塘,那沟渠还有那可怕的牛。一切的一切我都感到害怕。于是我不开心,也许还哭过。干爷爷对我挺好,虽然开始见他的时候有点怕他。他话不多,面相看久了也觉得温和。或许他看出我的不开心,还有胆子小,于是每次都让我跟着他,把我放在牛背上,他则在前面牵着那牛。经过不知多长时间,我渐渐适应了牛的脊背,甚至有时也敢去摸一下它的大大的角的时候,开心的日子才慢慢来临。

他放的牛不止一个,但只需要牵一头,其他的就跟在后面。他总是往林子的深处去,时不时出现的坟地会让我心里一阵阵紧张,他离我远点我就会大叫。这时他会笑,那是一种憨厚的笑,然后变戏法似的摸出一个梨子或是柿子,在自己衣服上滚上一圈,表示已经很干干净净了,就递给我示意我吃。于是,好吃的东西就暂时战胜了恐惧。现在想想,那无尽的荒岗子上简直什么都有,离子树啊,柿子树啊,板栗桃子啥的,那里真好。

他老是一身没有领章的军装让我知道他当过兵,当然还有他的军用挎包和他的一只搪瓷水杯,上面“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字样是我识字后才读懂的。他特别爱走路,好象不知道累一样。坐在牛背上的我尚且常耍赖要他抱,他却依然带着他的牛队,不停地走啊走。加上他高高的身板够树上的柿子、离子一点也不费力,因此我认为他很强壮,他应该无所不能。

几个月后的一天,我父亲忽然把我接了回去。接着干爷爷也被父亲接到城里,他是被抬着来的。后边跟着哭着的干奶奶和小叔叔。强壮的干爷爷生病了,他已经顾不上别的人了,他可能只知道痛,我亲眼看见他在医院病房前的走廊里的担架上滚去滚来,不停的闷哼着。我吓坏了。

没几天,干爷爷死了。大人们也没有告诉我是什么病,让干爷爷那么疼。大人们只是事后激动的议论过,说生产队没有拿钱来,我父亲也一筹莫展地东奔西跑了几日,医院说没押金是不能住院的。不知道干爷爷最后住进病房没有,但他在医院病房前的走廊里的担架上滚去滚来痛苦的样子,我是一辈子也不能忘记了。同时不能忘记的还有他的绿军装和搪瓷水缸和那憨厚的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