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嗖嗖 子弹嗖嗖 第四十章

怀旧连长 收藏 5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size][/URL] [内容简介] 二歪别了田凤立,挑着空担子出了据点,上了官道,回头一看后边没人看见了,一转身钻进了玉米地,撂了担子,撒脚如飞,抄小道回陈家湾,把侦察到的情况一一跟肖锋讲了,梁兴初也在坐,一听二孬的报告,在椅子的扶手一拍道,“太好了,走,郑飞,咱这就回营里去,让兄弟们准备准备。” 肖锋说,“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53.html


二歪别了田凤立,挑着空担子出了据点,上了官道,回头一看后边没人看见了,一转身钻进了玉米地,撂了担子,撒脚如飞,抄小道回陈家湾,把侦察到的情况一一跟肖锋讲了,梁兴初也在坐,一听二孬的报告,在椅子的扶手一拍道,“太好了,走,郑飞,咱这就回营里去,让兄弟们准备准备。”

肖锋说,“梁营长,端他个炮楼用不着你再跑回去一趟这样兴师动众,就我们这帮穷哥们上去已经绰绰有余,再说了,你这一去一回,路上再一耽搁,没小半天根本不够用,怕不能按跟田凤立说好的点儿来到,要是那样反误了事儿,不如这样吧,你干脆就甭回去了,你就跟着我们今黑上去算了,到时你来指挥,这样也好好让你检验一下我们队伍的战斗力。”

梁兴初哈哈大笑,“这样最好,不过有你这军事一把手在,我这外来和尚怕是念不了你们这里的经,还指的哪门子挥啊,你要真不嫌气,我跟郑飞倒可以留下给你们打打下手,也好领教领教咱陈家湾义勇队爷们的杀伤力。娘的,好长时间没跟鬼子真刀真枪的打过一场像样的仗了,这手都有点痒痒了。”

肖锋就呵呵地笑,“这样好的很啊,有梁营长你亲自助陈,我想咱今黑这场仗打得一定会痛快淋漓。嗳,小周你去通知伙房今黑早为开饭,让弟兄们也好睡一会,晚上十点钟,打麦场上集合,十点五分准时行动。”

是,通信员应了声,跑出门外通知去了。


秋天的后半夜,田野里的青纱帐被风吹得哗哗直响,部队在玉蜀黍地里穿行了半个小时后,才到达预定地点,埋伏下来了, 晚上的露水很大,把队员们的衣服都从头到脚都打湿了,一起风,空气顿时变得冷了很多,穿着湿衣服的小伙子们,时间一长,一个个都冻得直发抖,肖锋出发前传下了命令,为防止有人发出动景,每个人的嘴里都含着把匕首。口衔枚,马裹蹄,这也是历代领兵打仗的将领们在夜间行军之前要求部队所做的战斗准备工作。

借着微弱的星光,所有人都一刻也不眨眼地隔着高高的玉米棵的掩护盯着 浓浓的夜色里那座高高耸立的黑乎乎的像怪物形状的炮楼,一个个静静地伸长着耳朵在听着据点里那三声布谷鸟的叫声,焦急地盼望着那立起的吊桥会突然之间被放下。

在部队出发前,肖锋就下了战斗中所要注意的事项,一但发现吊桥落下,所有人的都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去,快刀斩乱麻,收拾完炮楼,立马闪人,一刻不得耽搁,以免叫闻声赶来的鬼子的援军给堵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预定的时间马上到了,可依然听不到田凤立的声响,更不看到吊桥有什么动景,狗蛋有点忍不住了,“嗳,锋哥,咋日弄的,该不会田凤立这孙子把咱给卖了吧,他可别是个两面派,这边叫咱过来,那边扭脸报告腾元,把咱反给包了饺子。那他娘的可麻烦大了!”

肖锋说,”别急,应该不会。再耐心等会。”可一等二等,时间马上都要过了,仍不见里边有一丝动景,这下连梁兴初也忍不住了,“二孬,你学布谷鸟叫三下,看看情况,这他奶奶的咋个回事这是。”

二孬就捏着鼻子拿着腔呱呱呱咕学着布谷鸟叫了三声,里边依然没有反应。

肖锋说,“部队做好准备,半分钟后摸过去,看来田凤立真的出事了。”

田凤立果然出事了,他送走二孬之后,就被腾元叫去了,腾田要他陪着几个牌友喝酒,田凤立心里有事,本来想好了今黑无论如何不能贪杯,以免误了大事,可结果今天赢了钱的腾元特别高兴,他不但要在场的人放开畅饮,自个也抡去那件肥硕的米黄色日本军官服,光着油腻的膀子先连干了三杯,醉眼腥红的腾元举着酒杯要其他人效仿,田凤立不敢扫兴,担心硬着不喝,反倒会让腾元看了破绽。于是就硬着头皮陪着喝了,哪知,不胜酒力的田凤立几杯汾酒下肚,就感到了头重脚轻,找不到了北了。最后还是叫人抬到了宿舍,一觉醒来的时候,一看表,脸都吓绿了,跟肖锋约好的时间早过了,外边的青锋他们也早就自个下手了。

肖锋说,“不等了,上。”

所有的人都开始一手举枪,一手拨着眼前的玉蜀黍棵向着炮楼逼近。

二孬说,“峰哥,你让大家招呼着点,再往前走不远就是条大壕沟。”

肖峰一把拳头一举,后边的人立时都跟着止了步,“二孬,走,我们几个先过去看看情况。”

二孬冲着旁边几个队员一挥手,跟着肖峰就到了沟帮上边,低头一看,加上天色昏暗,竟没看到沟底,二孬说,“咋弄,峰哥。”

肖峰说,“我先跳下去看一下,你们再跳。”

二孬说:“那你招呼点,”又扭脸对旁边一个队员交待,“一会你甭跟着跳了,等我们几个下去了,真要有个什么差错,你赶快跑回去报告去,啊!”

这边的肖峰已把折腰子短枪在腰里别好了,单手撑着沟帮,一纵身跑了下去,肖峰没想到这壕沟竟这么深,他感觉在空中下落了得有半秒钟,人才落了地,这是条干沟,沟底没水,却积着没到膝盖的淤泥。

上边的二孬头下低语问道,“峰哥,没事吧你?”

肖峰说,“我没事,你们几个跳吧,小心点!”说着,拔了脚摸到了沟的对岸,上边二孬几个人就下饺子似的扑扑全都跟着跳下来了,其中一个队员因为平衡力不够,在落地的瞬间竟一屁股坐在了淤泥里砸得稀泥乱濺,闹得动景很大,吓得二孬猛地扭头,“咋日弄的?谁啊?”

黑影里有人回应,“我,油锤!娘个逼没站稳。”

肖峰说,“好了,别说了,快点跟上吧。”

几个人齐集到沟帮底下,此时外边天黑,没想到沟底的能见底更低,抬头一看,只见天空一线星光,那沟坡陡峭得几近垂直。陡手攀援上去可能性不大,肖峰从包里拽出早准备好的飞钩,用力向上的一抛,飞钩嗖一声带着长长的绳索飞了上去,飞钩正抓到沟帮上一个断树桩上,肖锋用手紧紧了绳索,觉得没问题了,向上一跃,双脚蹬着沟坡,双手交替,噌噌几下攀了上去。后边二孬几个人也以此仿法,没多时几个人已全部攀上沟坡。

到了那道寨墙根下,离炮楼真的是近在咫尺了,雪亮的探照灯恰在这时刷地扫了过来,肖峰几个人忽一下全扑倒在脚下的那片草丛里,灯光一闪,过去了,四周又恢复了原有的黑暗。肖峰说,“二孬,快,把家伙都掏出来。”

二孬把准备好的铁钎,锤子,螺丝刀等工具一估脑全从包里倒了出来,伸手拿了一根铁钎递给了肖锋。

“油锤,“二孬说。

油锺准备着家伙,“嗳!”

“你甭动手了,负责警戒。”

好哩,油锺应了声,就在草丛里连着翻了两个跟头,找了片视线较为开阔的地儿趴下,据了枪,一双大眼忽闪忽闪四下快速地巡视着。

肖峰几个人借着草从的掩护匍匐前进,几秒钟后,相继爬到了寨墙根下。高墙一遮,光线更暗,几乎是对脸瞅不见东西,看不见砖缝,只能靠手摸,肖锋将铁钎对准了用手摸到的那条砖缝,使劲向里一扎,然后双手用力往下一划拉,就听到有碎泥灰散落的声响,铁钎别弯了两三个,镙丝刀也别折了两个,肖峰已累得满头大汗,不时就要抬一抬胳膊擦一把脸上的汗珠,一不小心汗水就会渗到眼里,辣得眼睛生疼,总算耗动了第一块砖头,肖峰放了铁钎,伸手抓了已经活动的那块砖头,上下左右摇晃了几下,然后用力向后抽,哗地一下,砖头带着碎泥块被拽了出来,几个人禁不住一陈窃喜,二孬说,“峰哥,第一块能拿下来,剩下的就好办了,你歇会,让我来。”

二歪又连着抽掉了几块之后,又换了另外一个队员,最后二孬说,“差不多了,让我试试。”说着将头拱了进去,又抽回头,低语道,“峰哥可以进去了。“

肖锋低声通知了油锤,几个人就侧了身子鱼贯而入,油锤是最后一个进的,等油锤刚把头拱了进去的当儿,墙根的西边就传来了一阵由远及近夸夸的脚步声,肖锋猛地一拉二孬,几个人瞬间将身体贴在了墙根上,屏住了呼吸,二孬在将身体贴在墙根上的同时,一把把油锺抻进来的半拉头给按了回去,油锤正蹶着屁股往里钻,叫二孬这突地一按,一屁股坐了回去,“我日,。。。”油锤刚要张嘴大骂,眼前的小道上就走过来了一队巡夜的鬼子士兵。油锤张了张嘴,终于又把下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