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五卷 任是行人无定处 第二三一章 秘闻

hc8610 收藏 2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URL] “你说什么?”紫袖和风如斗同时动容,这世间居然还有如此强劲的一股实力,实在令人有不可思议之感,“那帮子人是什么来历?” “那些人便是苦行者!”烈九烽曾为了寻找水涟漪而叛出焰阳宗,而后不得以加入苦行者,所以对其中的内情颇为了解。 “苦行者?”风如斗一脸狐疑,说道:“苦行者只是游离于各修真门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你说什么?”紫袖和风如斗同时动容,这世间居然还有如此强劲的一股实力,实在令人有不可思议之感,“那帮子人是什么来历?”

“那些人便是苦行者!”烈九烽曾为了寻找水涟漪而叛出焰阳宗,而后不得以加入苦行者,所以对其中的内情颇为了解。

“苦行者?”风如斗一脸狐疑,说道:“苦行者只是游离于各修真门派之外的修真者,什么时候聚在一起,自成一系了?”

苦行者的来历颇有些令人叹息!玄明盛世期间,出于各种原因,对于玄元、重始二宗的某些做法心怀不满的修真者,以传承自家道统为名渐渐聚集在一起。他们对外自称是行走世间的苦修之人,后来被人称作苦行者。苦行者内部之间的关系极其松散,从未分化出什么身份、地位之别,甚至没有一个名义上的宗主,所以烈九烽这一说大为令人诧异。

“苦行者离经叛道,是藏污纳垢的地方,一向为正派所不齿,怎么可能有这等实力?”水涟漪也苏醒过来,插嘴道:“九哥莫不是高看了他们?”

由于始终游离于修真界之外,所以苦行者自形成以来就被修真界所排斥,加上内中成分十分复杂,什么种族的人都有,这么一来难免良莠不齐。一些犯下恶行、或是叛逃师门的修真者,走投无路之下也多混迹其中,这就使得苦行者在世人中的口碑,愈发地恶劣了。像烈九烽便是如此,焰阳宗又怎么可能会对苦行者心存好感?随着时间的推移,苦行者与各大门派之间的积怨越来越深,态势随之愈发紧张。水涟漪是这种态度,也就不足为奇了。

“嘿嘿!”烈九烽一阵苦笑,摇头道:“不瞒诸位,我也曾是苦行者,虽然只有短短几年的时间,却无意中听说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其实——”

其实,苦行者并不像外人想像的那样是一盘散沙,其背后隐藏着一个严密的组织。苦行者大约出现在天历六二五年前后,当时一位自称苦行者的高手,由于杀了几名重始宗的弟子而被整个修真界通缉,这才有了苦行者这个名称,其时玄明盛世绵延刚及百年。此事过后,各地陆陆续续出现了不少的苦修士,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为世人所接受。在天历七百年的须弥山论道大典当中,玄元道尊邀请了几名修为超卓的苦修士观礼,由此苦行者的称号被记入到各派典籍当中。此后一百余年,苦行者一直都只是作为一种称号而已,并未凝成一股单独的势力,这种情形在天历八百三十年之后被改变。

天历八零九年,玄元、重始二位道尊携手自须弥山飞升,此为九界坍塌以来最大的盛事,至今仍为世人称道。其时获邀前往须弥山观礼的,均是当时有数的高人,而令人奇怪的是,苦行者当中居然一个人都没来。据说,是因为其时出现了一个神秘的人物,靠着高绝的修为和狠辣的手段,将苦行者强行收至麾下。

这便是当日烈九烽听来的传言,可是水涟漪却大不以为然:“既然如此,为何时至今日,苦行者仍是散作一团,没有什么举动呢?”

“那人倒底是什么打算,就不是外人所能得知的了。”烈九烽同样深感不解,皱眉道:“不过此事应该不假,因为当日说这番话的人,是鼎鼎大名的普照尊者。”

“普照尊者?”风如斗急切道:“可是焰阳宗,那位人称‘九枝光满,普天俱照’的赤照真人?”

“不错,正是当年的赤照真人!”烈九烽一脸崇敬,肃然点头。

赤照真人是炎焱族火凤部落之人,同时也是赤炎洲有名的贤者,一生慈悲济世活人无算。自从原界帝君狐晏发动了寥廓熔城之战以后,熔海崖每隔数十年便会喷发一次,外溢的天火熔浆给赤炎洲带来了极大危害。六十多年前,为了阻止暴虐的天火熔浆,他不惜舍弃一身修为,将赤炎洲的损失降到最低,被智锺大师赞誉为。是以无论在修真界还是民间,赤照真人的名头极其响亮,甚至许多百姓都供有他的长生牌位。

自修为尽失以后,赤照真人反而看淡了一切,征得宗主火缠龙的同意后,离开熔海崖云游天下,后来不知怎的成为了一名苦行者。由于“九枝光满,普天俱照”的评价深入人心,所以时人尊称其为普照尊者。是这么一位受人敬仰的贤者,他的话可信度自然很高,风如斗和水涟漪不禁陷入到沉思当中。

“普照尊者当日曾力邀我到冰沐原走一趟,我觉得有些奇怪,于是追问之下才听他谈及了一点秘辛。”烈九烽用手一指前方,沉声道:“这里不就是冰沐原么?”烈九烽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适才众人遭遇如此离奇,而冰沐原从没听说过有此古怪,于是自然而然地联想到苦行者身上。

“此人身边聚集了如此多的人才,要说没有企图是决不可能地。但是一百多年来,苦行者从未有什么大的动作,此人究竟意欲何为呢?”紫袖倾听了很久一直都没有做声,此时的疑问,正是先前风如斗和水涟漪所担心的。

普照尊者虽然没了修为,却是当世公认的贤者,正所谓一叶知秋,可以想见此人网罗的绝非庸才。而且能让普照尊者心甘情愿地充当说客,可以想见其背后定然所谋甚大,而这一点,恐怕没有几个人知晓。几人相视摇头,均从对面的脸上看到了几丝担忧。

“先别管那么多,设法找到他们的藏身之所才是。”风如斗甩了甩头,抛开那些杂念,向烈九烽问道:“烈老弟,你可知他们身在何处?”

“当初我一力回绝,所以也没问具体是冰沐原哪里,当真是惭愧得很!”

“冰沐原方圆数千里,却到哪里去找?”风如斗想了一下续道:“只有一个法子,我们分作三路,我和紫袖仙子各走一路,烈老弟和水大小姐一路,分三个方向撒下去,希望能找到苦行者的踪迹。”风如斗的安排很合理,烈九烽和水涟漪的修为比之两人要逊色几分,而且他们刚刚相聚不久,不便将其分开,故而将他们二人算作一路。

“那就烦劳三位了!”紫袖从香囊中取出三粒温润的丹丸,分别递给三人,说道:“这是九重天境霜月海产的,可以通灵,一旦有什么发现,只需灌注一丝灵力进去,其他人就会感应到。”

三人从未踏出厚土界半步,九重天境的大名仅仅是听说而已,在之前始终感觉都是遥不可及,此时居然能见识到这种来自天外的珍宝,就连心性洒脱的风如斗都有些激动了。但见这种叫做青霓翠蕊的珍珠,外层晶莹剔透、浓翠欲滴,内蕊白如羊脂,青白相间透出一股淡淡的清香。更为奇特的是,握在手中之后仿佛与灵胎相通,自然生出一股清凉气息游走全身,而紫府内尤为舒服,灵胎几乎有种飘飘欲仙的通泰。

“这种青霓翠蕊虽对灵胎有些助益,但是容易使人陷入沉醉当中,最好不要过多把玩。”紫袖一见三人的情形,便知道他们和自己当日一样,微微一笑提醒了一句。

“是,是!”听了紫袖这话,三人不禁有些尴尬。他们都是修为高深之人,自然知道沉迷于这种感觉当中于修行颇为不利,当即将青霓翠蕊收了起来。

冰沐原的地势比九重门要高出很多,所以上来时足足走了四十多里山路,而下山时只有十余里便到了冰川之上。说来也怪,一下山风雪便小了很多,目力所及也有数里之遥。只是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脚下又是厚厚的积雪,根本看不到路在哪里,以西南走向的山脉为参照,四人大致估摸着方向一路朝南而来。

冰沐原地势北高南低,呈东西走向,南北最宽的地方约莫七八百里,而东西则相距两千余里。这么大的一片地方,当然不可能是一整块冰川,由裂隙、冰河、湖泊、山脉将其总共分成了五块大小不等的区域。乱风坳位于冰沐原西北,其东面的雪山,是北洲大陆有名的彻骨河的发源地。彻骨河顾名思义,是因为河水太过寒冷,据说无论哪种生灵一旦掉入水中,瞬间便会被冻僵。在乱风坳的山脚下,彻骨河还只是细细的涓流,河水清澈无比,与它的这个恶名丝毫不沾边。

到了第二天午时,四人顺着彻骨河河岸来到一个分岔处,水势在此被一座巨石分作两股,截出一条流向西南的细流。到了这里,原先那条南北走向的山脉也渐渐趋于平缓,最终和四周的冰川合为一处,地势陡然开阔。到了这里,众人都知道,分手的时机到了。

“风先生,你往东行,九哥和水妹妹往东南方向,我往南方。”紫袖如此安排,是因为四人中以她的修为最高,搜索完南方之后便可折而往东,这样速度自然要快一些。可是总不能无休止地找下去,于是续道:“咱们先定个时间,就以半月为期限,若是到时仍然一无所获,再另做打算。”

“行,就依仙子所言!”三人齐声应诺。

“还有一件,此行只是寻找苦行者的隐匿之所,所以无论有何发现,切莫轻举妄动,等大家聚齐以后再行定夺。”

“我们一定不会逞一时之意气,仙子敬请放心!”

三人分手之后各奔前程,谁也没料到就在他们离去后不久,原本平静的河水突然涌起无数的浪花,从河水中钻出一个浑身透明,周身上下仿佛全是冰块做成的怪物。那怪物对冰冷至极的河水毫不在意,只是在四人停留的地方很仔细地观察了一番,然后思索了一阵,吐出一团透明的气息。那股气息一接触到冰雪,迅疾没入地下,不过短短片刻之后,从冰雪中接连钻出了十多个相同的怪物。

那怪物发出一阵低沉的怪叫,然后一声尖啸,其余的怪物分作三队,沿着紫袖等人留下的气息追踪下去。而那个怪物则翻身跃进彻骨河中,淡淡的浪花过后,再无半点痕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