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学里,那些其实早已预知的失恋[影子军团]

战鹰翱翔 收藏 5 1891

大学里,那些其实早已预知的失恋


爱到最后连留恋都不舍得给

1号主人公:依涵

故事发生地:中南大学

爱情新体会:没有什么比谎言更可怕

我一直都以为自己可以从容地走过这个6月,因为力克一开始就告诉我他很爱中国,这片古老的文明土地已深深吸引了他,更何况还有我这个古典东方美人相伴!而我也坚信,像力克这种勤奋踏实的人,中国肯定会有他的立足之地。

可是就在前几天,他突兀地拉着我的手:“依涵,我最后还是决定回国,我的父母不能没有我,我忘不了我的故乡,你能考虑跟我一起走吗……”。一瞬间,我的泪水四散奔流,甩开他的手,跑开了。

我根本无法接受这个毫无征兆的意外事实。擦干泪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去宿舍找他,我希望他为了我们的爱情留下来。走近宿舍门口,空旷无人。所有的东西显然已被整理修饰过。好像他的主人随时都会把他们拎走。伸出手,毫无目的地拉开抽屉,他的护照和身份证齐刷刷刷地落入我的眼帘。

猝不及防中又一个无比清晰的事实接踵而至:这三年,力克一直在说谎,早已35岁的他却对我说只有25岁。猛然间我立刻意识到,其实一开始他就在骗我,回国对于他来说同样是必然。他高大的形象随着他的谎言顷刻在我心中轰然坍塌,没有什么比谎言更可怕。走回那条长长的木兰路,我已步履维艰。戳穿他的谎言,已没有太多的意义。我向他展示了中国女孩所有的纯洁与无私,这不能不说是我的遗憾。

他打电话说想去街上逛逛,顺便带点东西回家。在黄兴路步行街上,我故意试探他:“留什么东西给我作纪念呢?”他急忙摇头:“对不起,我已经没什么钱了。”他的虚伪在即将快离别时一点点地暴露出来。其实,我是一个对生活水平要求不高的人,和他相处这么久,也从来没在这方面提过要求。只是,物质和金钱在特定的时候能够掂量出爱的分量。


在有限的时间里努力爱得最深

2号主人公:吴昊

故事发生地:某师范大学

爱情新体会:只能透支自己的体力和青春再相爱一会。

因为考研成功,我和小粒那段时间心情极佳,一听到同学什么“事业爱情双丰收”之类的赞赏之辞,心里就止不住地乐。

五一节,我特地带小粒回家见母亲。小粒有些犹豫,我说:“怕什么,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嘛!”尽管小粒藏着些许不安,但还是跟我踏上了老家的列车。一路上,我都在想,这么多年母亲一直像爱她的生命一样爱我,同样也会尊重我的选择。

然而事与愿违,当我和小粒跨进家门槛,小粒怯生生地一声“伯母”还没落下,母亲便把她从上至下打量了个遍,笑容便稍纵即逝。晚上,母亲把我叫到她的房间,她怎么都不认为他自己一米七几的宝贝儿子就配一个一米五的的小丫头,何况有考上了研身价又翻了一倍?最后,母亲长长叹了口气:“婚姻不能儿戏,我看你还得慎重考虑一下。”

心被母亲的话搅得很乱,但面对小粒还是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是天生敏感的她还是察觉出来,轻语道:“我知道,你母亲不喜欢我!”是的,母亲的态度像屏障一般让我们不再心心相印,小粒开始无理由猜疑,莫名其妙的生气。

她没和我商量去广州找了份工作。从广州回来,就出奇的冷静,她说她想通了,缘分是注定的,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那一刻,我的心绷和紧紧的,难受。

“六一”儿童节,是她生日,我没有忘记。那天,我跑到新一佳买了一个她一直想要的娃娃。她接过娃娃就伤心地哭了,说,以后就把那个娃娃当成我,枕着它入眠,她还说一个聪明的女人是决不会让一个男人在母亲和恋人之间做艰难选择的。

她越这样,我就越难过,心里也越愧疚。其实在爱情上,我并不是一个懦夫,可是我又怎么能让守了半辈子寡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的母亲认为,儿子翅膀硬了,她的话便成了耳边风?我又怎么能背着不孝之子的名声让爱做主?

晚上,我带她去跳舞。从舞厅出来,已是10点半,还差半小时,宿舍就要关门了。她说,想去爬岳麓山。只要她快乐,我什么都愿意。走到山脚下,她要我背她上去。背上她,感觉有东西一滴一滴地落在后背上。那一刻,我知道她在哭,痛并幸福地哭着……

我觉得我们彼此都在透支自己的体力和青春,都想抓住最后有限的时间里,爱得深。


我们不是天使却拼命装乖

3号主人公:小妖精

故事发生地:华南理工大学

爱情新体会:就算不要结果,只要爱过就会难过。

毕业一天天临近,晨宇好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每天有条不紊地做着该做的事,冷静的面对所有的现实。晨宇和我“臭味相投”,“只谈恋爱不结婚”是我们的“海誓山盟”。我们彼此都厌倦婚姻的琐碎与沉闷,我绝不像我老妈在厨房熏一辈子的油烟。

我是广州人,毕业后理所当然留在这土生土长的地方工作。我故意拉拢晨宇:“干脆,你也留在这儿好啦!”他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你怎么可以犯规?我现在还不向北京进军,那不是错失良机?”

如苏芮歌里所唱:“因为爱着你的爱,所以快乐着你的快乐,幸福着你的幸福。”彼此只要对方快乐,自己也就快乐,把自己的事业和对方的事业摆在第一位。

他像和我刚开始交往一样,天天搞得油光发亮,惹得一群美眉又粘上来,还在聊天室里臭美“不帅拿砖砸”,我多少有点小心眼,“我们还没分开,你就这样啦?”他嘴笑皮不笑,振振有词:“这样是为了防止青黄不接嘛!”

“铁杆”们聚餐,他举起酒杯祝我早生贵子,夫贵妻荣;我则回敬他前途似锦,快乐无忧。周围的人被我们逗得捧腹大笑。

那天下午,晨宇陪我去图书馆查资料,看见一对对校园情侣坐在石凳上因劳燕分飞而愁肠百结。他嗤之以鼻:“太矫情了啦,太娘娘腔了嘛,都什么年代了……”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诧异间抬头望他,他的眼睛倏而红了,“眼睛吹进沙子了?”我问。

他揉了揉鼻子:“说真的,我也有点舍不得。小妖精,答应我,没有我的岁月里,你要好好保重自己!”哈,原来他也和我一样拼命装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