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一章 少了郭超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功夫不负白鸟多夫,当他包扎好肩膀上的伤口,回到操场的时候,手下的人立马领功似的向他报告:他们招了两人。

一个是瘦高个的理发佬。

一个是白脸的教书先生。

理发佬是刘农峻,他长条形的身子加上鸡胸,太有特征了。当中的一个逃兵去他的理发铺理发,一下子就嗅到了他身上的兵哥气息。

白脸孙玉国远看是书生,近看他的步伐,大兵哥无疑。应该是某个去追学校女教师的逃兵,无意中看到了他,也被发现了。

而且,据招供的逃兵所说,两人的口吻,已经带点儿官气,不是普通的士兵。

听了汇报,白鸟多夫马上兴奋了起来。虽然好不容易才逼逃兵招供了两人,却也是重大的成果。根据所掌握的资料,来南宁的中国特工,都是新五军的精英,至少也是个小官儿。刘农峻、孙玉国都是来南宁不久的,也有了官腔,且身上隐藏着杀气,显然不是逃兵。一个开铺,一个扮教师,完全符合特工掩饰身份的做法。

白鸟多夫亲率一组人直扑刘农峻的理发店。

另一组则去抓捕学校的孙玉国。

话说昨晚范庭兰、刘农峻被白鸟多夫的乱枪打散之后,他们就迅速飘入黑暗的巷子,左一穿,右一钻,避开了日军的围捕。范庭兰跳入一座院子,他发现主人家的门窗都关得紧紧的,早被划破夜空的枪声吓坏了。说不定,一家人正挤在床上,互相哆嗦。

日军自进城之后,时常夜半去侵袭市民,或抢或奸,无恶不作。

躲到墙角静了一会,范庭兰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

伸了伸鼻子,是刘农峻的气息。

同是男人,南方人和北方人的气息截然不同。大的来说,南方人阴柔,北方人粗豪。对两广的人来说,除了两广之外,都属北方。

刘农峻身上的气息更明显,是一棵青草似的淡雅,这当是与广州人那种随意的性格有关。天塌下来,他们都不会失惊无神,都是置之若泰,柔柔和和地去慢慢补天。

一条青藤似的划入院子,刘农峻大气都没喘一下。

范庭兰走到刘农峻身前,看了一眼,悄声地关切问,“你没事吧?”

“嘿,没事。至多是两根汗毛吧。”刘农峻笑答。

范庭兰开心地笑了笑,然后侧耳细听。

听了好一会,都是听到远处传来的枪声。

不由问刘农峻,“郭超常呢?”

刘农峻呆了一呆,“前面他还跟在我的身后的,按说,应该到了。”

范庭兰皱了皱眉。

按规矩,每组人都是分而不散,相互掩护。组与组之间亦是。郭超常在前面是打尖,撤的时候则殿后,原来殿后的人则变成了打尖。这种做法的好处是可以避免心理疲劳。

“恐怕有变。”范庭兰道。

话音刚落,不远处传来了“嘭嘭”的拍门声,日军的吼叫。

打了个眼色,两人一分而散,马上跳上院墙,飞身而去。

当白鸟多夫带着十几个赶到刘农峻的理发铺,迅速散开,将理发铺包围了起来。

白鸟多夫躲在门边,朝铺里得意在喊,“瘦鬼,你已经被包围了,识时务的就乖乖给我出来。”

铺内无声,像静悄悄的黎明。

“不吭声是没用的,给你五秒钟时间考虑,是跟皇军合作,保个全身,然后回家去搂女朋友;还是顽固到底,自寻死路。”白鸟多夫展开了攻心战,“你这么年轻,好世界等着你享受,你女朋友也绝对希望你完完好好地回到他身边,然后一起花前月下……”

花了一大堆口水,铺内仍然无声。

白鸟多夫一闪身子,一挥手,两挺轻机枪就吐出了一串串的子弹,将理发铺的门打得粉碎。

即使是只苍蝇,也逃不过这么密集的子弹。

仿佛看到刘农峻满身被打成了麻蜂窝,白鸟多夫才挥手示意,叫停下射击。

闪身入门,白鸟多夫还来了个地滚翻,动作十分麻利。身子翻起,手枪仍指着前面,只要有目标,子弹就会准确无误地射出。

他的枪当然没响。

铺里除了被打得稀巴烂的椅子、镜子、面盆、围布、毛巾、板帐、床铺之外,鬼影都没一个。更别说躺在地下血流如注的刘农峻。

站起身,白鸟多夫狠委地骂了一声“八格呀噜”。

白鸟多夫自然想不到范庭兰他们会进城又出城。

在跳上院墙的瞬间,范庭兰就朝刘农峻打了个出城的手势。两人虽然同组,但也不会粘在一起跑。尤其是带着逃离性质的时候,都会拉开一定的距离。事前有了总的方向,就可以灵活机动地时分时合,以避开对手的追捕。

一口气逃到城外,听听身后并没有特高课的人和日军追来,范庭兰便在一片竹林边停了下来。

很快,他就感觉到刘农峻长条的身影,飘忽在原野,正朝他奔过来。

可任他范庭兰怎么再去感觉,怎么伸长鼻子,也嗅不到北方窝窝头的气息。郭超常这个河北佬,始终没在他的眼前、他的心中清晰一下。

刘农峻气喘吁吁地飘到他身前。

范庭兰仍越过他的身子往后望。

喘定气,刘农峻方道,“不用望了,他的小腿中了弹,已经落单。”

“你看到他了?”范庭兰急问。郭超常虽然长得尖腮猴脸,与他印象中的燕赵慷歌搭不上界,但他觉得郭超常的性格挺豪爽,是可深交的人。有机会他还要和郭超常玩玩太极。

刘农峻叹了口气,“没有,只看到他留下的暗号。还叫我们不用担心他。”

“嗯,这猴子应该能钻出城来的。”范庭兰只好自我安慰地道。

这时天色已经微亮,返回城去,无疑是自投罗网。

“走吧。”刘农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郭超常怎么办?一路走,范庭兰仍在担忧地想。他可不希望自己组的人,会从此少了一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