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色狼”自述:我给了多嘴老女人一个耳光

开天雷 收藏 22 10774
导读: 北京地铁里,给了多嘴老女人一个大嘴巴子 对于女人,我一直是尊重的。 对于我这样一个老光棍子,长期缺乏女人味;除了在内心深处对女人有些变态外,在公开场合,我对女人是礼数周全的;对于个别女人的不礼让,我也是可以容忍。但是今天早上,在北京地铁十号线里,我实在是忍无可忍,当众给了一个多嘴的老女人一个响亮的大嘴巴子。 事情的起因非常老套。早上七点左右,在东三环农展馆地铁站,我随着巨大的人流钻进了十号线那拥挤的车厢。正值早高峰,又是奥运期间单双号限行,地铁里的人实在太多了。 随着人流滑入车厢,根本不


北京地铁里,给了多嘴老女人一个大嘴巴子

对于女人,我一直是尊重的。

对于我这样一个老光棍子,长期缺乏女人味;除了在内心深处对女人有些变态外,在公开场合,我对女人是礼数周全的;对于个别女人的不礼让,我也是可以容忍。但是今天早上,在北京地铁十号线里,我实在是忍无可忍,当众给了一个多嘴的老女人一个响亮的大嘴巴子。

事情的起因非常老套。早上七点左右,在东三环农展馆地铁站,我随着巨大的人流钻进了十号线那拥挤的车厢。正值早高峰,又是奥运期间单双号限行,地铁里的人实在太多了。

随着人流滑入车厢,根本不着扶着,也无法找到空闲、可以容下我一只胖手的空间。我只能在人挤人的状态中,用肥硕的身体随着车厢的晃动,尽量平衡身体。稍稍有点生活常识的人,对北京的地铁生活哪怕有一点点了解的人,都不会反感在拥挤的地铁里人与人身体的自然接触。可是,今天早上,我就遇到了有洁癖的女人;更让我气愤的是,身边那个多嘴、挤事的老女人。

可能我前后突起的身体造型,比瘦骨轻盈的乘客要多占用一些车厢空间,也更容易和身边人的肌肤产生亲密接触。记不清过了几站,也没注意前面什么时候站了一位性感迷人的少妇。“你这个流氓,捏我屁股干什么?”当我终于意识到面前这个大喊大叫、穿着暴露的年轻漂亮女人,把我当成流氓时,我真是无地自容。

我一再向这个性感女人解释,人太多、没有咸猪手的故意;请她理解。显然,这个被男人宠坏了的女人,大喊大叫只是为了发泄一下烦燥的情绪,车厢里人实在太多了,让人的情绪没来由地变坏。她也并不在意一个陌生男人触碰到她身体的敏感部位。

在事态渐渐平息时,就见前面坐着的一个四十多岁、脸上脂粉有二尺厚的老女人,突然站了起来,指着我的鼻子大声喊叫着:你这个流氓,你就是故意占她的便宜。

乘车的疲劳,刚才被性感少妇斥责的委屈,一起涌上心头。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的怨气,我强硬抬起被挤着的右手,拍地一个大嘴巴子,重重在拍在那个老女人的肥脸上。我怒声质问:这么多人,你怎么能看到我用手捏了她的屁股?

周围惊呆了的人们,脸上更多是一层冷漠;好似还没有睡醒,在梦中看一场戏一样。

那个老女人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我会如此激烈地作出反应,并且不计后果地施以老拳。那个老女人,傻椤椤地看了我三妙钟。无耐地又坐下,嘴里还嘀嘀咕咕:神经病,神经病。

我不恨那个性感的少妇,因为无论有意无意,毕竟他被男人碰到了身体。最可恨的是那个无知充有知、没看到还乱发言、拱火的老女人,一个大嘴巴子,是她最应该得到的酬谢。临下车时,我对她说,下次你再饶舌,还给你这个。

我又冲她晃了晃拳头。

4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