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一百零三节 小兵张嘎2

wuyanlai 收藏 20 8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残酷的战术集训正式开始了,寒冷的初春,学院们穿着厚厚的棉衣,被一个个的推进河里,河水冰冷刺骨,厚厚的棉衣在身上成了致命的累赘。教官坐在小汽艇上,放下两根高压电极,谁游慢了就给他点刺激。刚爬上案,还没有喘气,另外一个教官放出四条饿了一天的大狼狗,众人拼了命的跑,身上的湿衣服冷风一吹,结上了冰棱,跑起来嘎吱嘎吱的响。有个机灵的家伙,把衣服脱了,飞快的跑了,其他人也纷纷仿效,力气大的,把自己的裤子都撕了,光着屁股跑。


训练射击的时候,在一条两头系着麻绳的木板上,十个人一组,举着步枪瞄准,枪管上挂着六块青砖。教官不断的摇动木板,这十个人如同站在秋千上一样,瞄准前面的靶子。


他们还要学习数学四则运算,还有二十六个英文字母,半夜在厕所的烛台下,还有人念着乘法口诀,或者是带着自己的方言念着字母。教官教会了他们使用步话机,照相机,他们也学会了用望远镜,罗盘判读地图,和绘制简易的地图。


不断有人倒下,他们又顽强的爬起来。


有些目不识丁的学员看着厚厚的辅导教材,无从下手,心里又闷又急,直掉眼泪。


教室通宵开放,夜夜有教员义务通宵值班,从没有人安排,也从没有人催促,只有教员相互之间的协商。


学员之间相互教,把自己的心得毫无保留的送给别人。有人在晚饭的时候,偷偷的多拿几个馒头,半夜里,从怀里拿出来,自己吃一个,把其他的分给看着他咽口水的同学。所以,后来当他们吃饭的时候,食堂的师傅在门边放着几桶馒头,学员们不声不响的拿了就走,用感激的眼光回视食堂的师傅们,这些师傅却视而不见。


残酷的训练中,每一个人都在与别人竞争,没达到要求的要受罚,可是,在夺命般的奔跑中,跌倒了的学员,哪怕他是最后一个,都会有人跑回来,扶起他来,甚至几个人架着他跑。


每一个教员,都虚心的听取学员以往的经验,还有自己的想法,整理成册,上报给他们的班主任,班主任的案头码上了半尺多高的漆皮工作笔记。


……


整整六个月的集训过去了,学员们都学到了很多以前想都没想到的新东西。少年中队的学员们以前一直抱怨没有枪发给他们,这六个月中,他们手指肚上起了厚厚的茧子,肩膀上被枪托硬生生的压得凹下去一块,上面也是厚厚的茧子。李向阳偶尔来视察学员,看着这群孩子,眼睛中闪动着泪花。


他们的确是孩子,但是,残酷的战争,嗜血的帝国主义,剥夺了他们本该应有快乐的童年,逼迫他们成为了冷血的战士,杀人的机器。


结业典礼开始了。典礼十分低调,没有欢声笑语,没有合影,也没有激昂的讲话,大家默默的再一次在党旗和军旗前回忆了自己的誓言,随后来到了食堂。默默的端起了自己的饭碗,把自己的手臂夹得紧紧的,生怕挤了别人,因为这个时候,一张桌子最少都坐了以往两张桌子坐的人,一半的桌子上放着饭菜,却空着没人坐。有人坐桌子上的菜明显不够吃,但是,每个人都是夹一筷子菜,放到别人的碗里,泪水扑簌扑簌的滴到滚烫的馒头上。李德,孙铭九,李向阳,张思齐等人,都提着菜桶,把菜一勺勺的舀到学员们的碗里。


介绍信已经签发完毕,以往热闹的宿舍在顷刻间人去楼空,李向阳和张思齐站在空旷的操场上,看着学员们一群群的离开,每一群人走到校门口的时候,一定会一起向后转,向两位首长敬礼,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去,而李向阳和张思齐则不断的回礼,直到这批学员的最后一群人离开。


……


天气冷了,张嘎子百无聊赖的顿在草丛里,盯着树林中自己下着的几个套子,又要过年了,他一定要抓住几只四条腿的东西回去,自己现在怎么着已经是“大人物“了,怎么还能像以前那样去到处蹭饭呢?胖墩、玉英、佟乐他们看见了不笑死啊?钱队长现在都把自己当顾什么来着?哦,对了,顾问,都把自己当顾问。还给自己发了一支崭新的德国镜面匣子---二十响。他屁股上挂着驳壳枪,每天给别人上课,开会的时候就坐在钱队长身边,别提有多神气了。不过,他总觉得,没有鬼子打了,总是有劲没地方使,带回来的教材他已经翻皱了,可是鬼子的毛都没看见一根。张思齐教官呢?那位和蔼的叔叔,他曾经告诉我,将来革命胜利了,要送我一台收音机呢,还有李向阳叔叔,他一上台,那个威武的劲头啊,嘎子不知道有多崇拜。


……


东北某日军基地 酒井直次中将办公室


“山本君,你是帝国特战理论与实践的先驱,我从不怀疑你的忠诚与勇气,这一次,你要孤军深入,拿回我们帝国原本就应该拥有的东西。”酒井直次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看着山本次木,“结构图和清单都在这里, 你回去好好研究研究吧!”


“哈一!”


昔日在碧波千顷的白洋淀里,日军秘密修建了一座地下仓库,用高标号的水泥和工字钢构成,动用了几万中国人,事成之后,一概杀掉。这个仓库没有名字,只有一个代号,51号仓库。里面有数以万计的枪炮,几百辆汽车摩托车,上千万发的弹药。还有大量的军用物资,里面安装了完善的供电,通风设施,光是为发电机准备的柴油,就囤积了数千吨。仓库在一座山里,绵延几平方公里,不同的层次之间还有绞车和电梯,最令人眼红的是,在鬼子仓皇撤退时,把一批已经勘探好的矿产分布资料放在里面,一直没有机会去取。而此次山本次木大佐的任务,则是取出资料,炸毁仓库。


在当时的条件下日本人能够建设起这样一座大型的地向基地已经是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情了,特别是在中国人的眼皮地低下,在大平原上建设这样的一座秘密基地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所以日本人十分的重视此次行动。(直到九十年代,大连的山里还发现过当年的日军洞库,储存的罐头居然被不法商贩拿来卖,索性日本人的产品比当时的中国罐头的质量要好许多。)


此次派出的是山本的特工队,山本曾经在德国学习过特战专业,有丰富的经验的理论基础,加上他狗胆包天,心狠手辣,很快爬到了大佐的位置上。他精挑细选了32人随行,其中不乏曾将在731或者100部队中学习过的刑讯专家,资深军医,还有卓越的无线电技师,机械技师。他们装备着走私进来的美国汤姆逊冲锋枪,从武太行部窃取的技术造出的榴弹枪,还有三个尖兵,装备着德国走私进来的主动式红外线夜视设备。这种夜视仪是把一个红外线光源面罩涂黑后安装在望远镜上,配备着大容量的铅酸电瓶背在背上,此外,背箱上面还安装有手摇发电机,在当时是相当先进的。他们还配备了一台美国产的25瓦单边带电子管电台。可谓是下了血本打造的部队。


51号仓库就隐藏在白洋淀深处一个名叫“大鸭公岛”的岛屿上,这里人迹罕至,便于隐蔽。


趁着月色,山本的特工队越过关卡,直奔保定。


……


这天夜里,张嘎子翻来覆去睡不着,一来火炕太热,二来精力发撑,他干脆起床,夹袄都没穿,溜了出去。一路上,他没有忘记在抗大系舟山分校学习时,教官告诉他的走夜路的要领。他小心的走着,猫着腰在密密的芦苇林中前行。游荡了大半夜,他一无所获,这是符合常规的。他悻悻的回家去睡觉了。白天,他没有事情的时候,就在渔船上度日,或者割芦苇,抱回去让村里的女人编织苇席,晚上,他看着落日渐渐西沉,心里说不出的烦闷。


第二天夜里,到那个时候,他又不想睡觉了,于是又跑了出去。他一边走一边想,毛主席不是要我提高警惕吗?我这也是巡逻。想到这里,他已经迈出了院子门,赶快又折回来,从枕头底下拿起了他的驳壳枪,挂在肩膀上,出去巡逻去了。


如此夜夜巡逻,他已经养成了习惯。


不知道已经过了多少天了,一天晚上,他恪守着动作要领来到了村边的渡口。他走累了,蹲下去抠脚趾头。突然,他似乎听见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他立马精神一震,循着声音慢慢的摸过去。


有人!


他看见两个人,一个手中拿着带着遮光罩的手电,在一张防水的军用地图上看着什么,上面还放着一个军用罗盘。另外一个人,背上背着一个很大的箱子,手里拿着一个望远镜。那个望远镜似乎又和以往他见过的不同,上边有个大喇叭一样的东西,微微放出红黑的光亮。那个喇叭,有根线连在那人背后的箱子上。这两个人轻声的交谈着什么,说话的内容他听不清楚,但是,他可以确定,他们说的不是中国话。他拔出了驳壳枪,打开击锤,瞄准了其中一个人,但是,他毕竟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没有贸然开枪。摸约一顿饭的功夫,那两人悄悄的收拾好东西走了,而嘎子不敢乱动,等到鸡叫了,他也没动,他瞪着眼睛一直等到太阳晒得屁股发痛了,才火烧火燎的跑回去。他跑到钱队长家,连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马上向钱队长报告了他昨晚看到的事情。


“望远镜上有大喇叭?你都没见过?”钱队长自从嘎子学习回来,就没有再小瞧过这个勇敢的孩子,连他都没看见过的,必定是什么新玩意。


“是的,队长,我现在还没有琢磨透呢。”


“是这样,嘎子,你马上去县政府,把你看到的和县里的领导说。记住,不要告诉其他任何人。我马上给你开介绍信。”


“是!”张嘎子敬了一个军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