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七十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如果不是肖鹏的突然出现,阻止了杨万才,去攻打黄庄炮楼的,就轮不到李卫了。此刻肖鹏他们离黄庄只有五里多地,和李卫他们的距离差不多。但是他们没有住在村里,而是待在庄稼地里。因为常年打游击,运河支队在野外露宿已经习以为常,适应能力,生存能力远远高于李卫他们。在这种特定的环境中,肖鹏的警觉性是极高的,他不会允许手下的战士,去做没有把握的冒险事。当然,他的目标也是打掉黄庄的据点,像这样为虎作伥的民族败类,只要有一点可能,肖鹏绝不会让他们活在世界上,就是灭他们的九族也不会心软。只不过他要打有把握之仗,不能没等消灭对方,反而被对方消灭了。他已经派出了几路人马,要把周围的情况摸清楚,然后再想办法置对方于死地。

那么,肖鹏怎么会在鬼子的重重包围中来到冀州?谭洁会允许吗?别忘了,根据地也离不开肖鹏,小野一直在虎视眈眈,随时会发动进攻。如果谁要认为肖鹏是一时冲动来到西河,那就是大错而特错了,他不会为了杨万才的一个大队而丢掉根据地。自从杨万才出山,他就密切关注冀州的动向。他给田亮的第一个任务是配合李卫炸毁酒精厂,第二个任务就是随时像他通报消息,因此,他虽然远在西河,对李卫的行动,对高岛的作为却是一清二楚。当他知道李卫破坏酒精厂成功,杨万才成功的阻击了鬼子的快速部队,立刻意思到,鬼子会进行疯狂的报复,高岛会疯。因为别说高岛,就是他肖鹏在知道李卫去破坏酒精厂时,也没有报多大希望,只不过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他那会儿想:即使炸不成酒精厂,也会转移鬼子的注意力,减少对根据地的压力,给根据地的稳固多留出一点时间,所以他才十分痛快的答应了李卫的请求。没想到,李卫真的是好样的,真把酒精厂炸了,还几乎全歼了那里的鬼子,这另他对李卫的特工队刮目相看。但是他也知道,如此一来,李卫会极大的激怒鬼子,鬼子会竭尽全力的对付他。鬼子的兵力有限,在一个广大的区域,要想置李卫和杨万才的部队于死地,兵力少是没有用的。由此他判断出,小野的扫荡一定会推迟,因为他在得不到冀州兵力增援的情况下,凭他手中现有的兵力,根本达不到消灭运河支队的目的,而小野绝不会干打草惊蛇的事,战争的重点不再是西河,而是转到了冀州。基于这种判断,他把谭洁找来,说出自己的想法,准备深入冀州腹地,直接指挥杨万才的一大队,他对杨万才独当一面,支付突发事件的能力感到担忧。谭洁虽然知道他说的有理,但是并不愿意他离开,主要是风险太大,怕如果有个万一,那对运河支队的损失是巨大的。可是她拧不过肖鹏,也只能同意了。肖鹏带了吴兵一人,就悄悄的走出了西河。当他和田亮他们汇合后,下一个目标就是找到杨万才。他的运气还不错,在杨万才他们即将攻打黄庄炮楼的那一刻赶到了,及时的阻止了这次攻击。

“你是猪脑子啊!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就贸然开仗。”肖鹏当时真的火了,差一点给杨万才一个耳光。

“队长,你去看看,整整三家十八口人,一个不剩,死的那个惨啊!他们是为我们死的,八路军不出头给他们报仇,还有脸见老百姓么?”杨万才大声的说,一双眼睛变得血红,就像刚刚吃完死尸的豹子。可以看出,他已经被深深的激怒了,那一具具死体就是一把把利刃,割得他的心在流血。

“报仇是这么个报法?没等消灭敌人,先把自己搭进去?你是指挥员,是这支部队的大脑。别人越是冲动,你应该越是冷静,说你是猪一点也不委屈你。”肖鹏恶狠狠的说,他真的为杨万才的不冷静动气了,他希望手下的指挥官动脑的时候比动手的时候多。训斥完了杨万才,他把部队带出了村子,来到了地里,派出了侦查人员,就静等消息了。

这里是地中间的一块坟茔地,四周栽了好多的松柏,此时正是枝繁叶茂的时候,苍郁的树木把这里遮盖的严严实实,如果不是走近,很难发现这里有人,真是个天然的避风港。当晚霞的余晖泼洒到地里,数隙间闪烁的光芒让这里变的如真如幻,很有点海上仙山般的感觉。假如不是战争,这种情景一定会让肖鹏诗兴大发。

旁晚时分,几路出去探听消息的人都回来了,带来的消息是相同的,黄庄周围没有鬼子,也没有其它的皇协军。杨万才听到这消息一下子跳了过来,“队长,打吧!”

别人也纷纷的围了过来,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打吧,机会难得,给受害的乡亲报仇。”

肖鹏站了起来,走到树木的旁边,眼睛向远处望去,在淡淡的夕阳余晖映照下,绿色的田野显得十分安静,只有不时响起的蛙鸣才能打破这旷野的沉静。这青草池塘处处蛙的情景,和这处处充满了硝烟的世界是多么的不和谐。看了一会,肖鹏转回身来说:“机会不错啊!好像小鬼子都睡着了,就等着我们去宰他们呢!”

大伙听了,不知道肖鹏的话是什么意思,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云山雾罩的,互相看着,谁也说不出话来。

“队长,你就明说,我们不懂。”杨万才憋不住了,带头打破了这里的沉默,粗糙的手直挠脑袋。

“鬼子明知道我们和李卫的部队就在这一带,却不准备兵,都马放南山了,难道他们等着我们自生自灭?要不就是鬼子的指挥官突然之间都中风了,没功夫管我们。”肖鹏嬉笑的说,伸手一抓,一个蚂蚱进入他的手中。“看看,这叫自投罗网,飞蛾扑火。”

“不能吧?几路人马都回来了,没发现鬼子。”杨万才听出了肖鹏话中的玄外之音,怀疑的说。

“这正是让我感到害怕的地方,鬼子中有高人。在这附近,不可能没有鬼子的部队,但是我们派出去那么多人,一点消息也探听不到,说明鬼子隐蔽的非常好,就像我们待在这里,离村子很近,可是不进入这片田地,谁知道这里有人?眼前这个打法很是眼熟,太像一个人了。”肖鹏深思的说。

“谁?”杨万才仍旧怀疑的问,他觉得是肖鹏神经过敏,哪里有什么鬼子埋伏,分明是在自己吓唬自己。

“小野。”肖鹏缓缓的吐出了口气说。

“小野?”杨万才大叫起来,“不可能,这里不归他管。”

“我知道,但是我的感觉在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他的杰作,太像他的作战风格。”肖鹏几乎是用肯定的语气说。

也许人是有第六感觉的,磁性的感知有时候超过理性。但是肖鹏不是靠磁性,是凭理性的判断。一个了不起的男人,不同于常人的地方,注重细小,在平常中去发现反常,然后靠严密的逻辑思维剥茧抽丝,最后看出里面的内核。肖鹏尤其习惯于透过现象看本质,所以他很少有遗漏。往往在看似简单的背后看见复杂,在复杂的背后看见简单。

肖鹏判断的对了,这一切的确是小野所为。只是他不知道肖鹏也在这里,就像肖鹏他们不知道小野来到冀州一样,否则他就会换一种方式,故意露出一些破绽,制造疑兵,因为肖鹏不同于常人,他必须慎之又慎。

那天回去后,他立刻部署了对北部山区的扫荡,把途经路线,各个部队的任务都做了交代,所有的部队都进入一级备战。哪知道,早晨天亮不久,一切都变了,高岛亲自给他打电话,取消了这次行动,而且没说任何理由就挂断了,小野的涵养再好,也不能不火冒三丈。这么大的军事行动,说取消就取消了,这不是拿扫荡当儿戏?太不把他小野当回事了。一气之下,他见没人回他的话,喊上司机就去了冀州,如果高岛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他会立刻交上辞呈,大不了西河的第一把交椅不坐了,陪秀美去。哪知道,一进冀州城他就感到出了大事,整个城里军队在频繁的调动,军警在大街小巷四处游动,到处都在抓人。到了陆军司令部,那里更像是火药桶,连一项闲散的人员都在忙碌,好像是帝国的末日来到了似的。没等他问,熟悉的军官就告诉他:冀州出了大事,酒精厂被炸了,不但李卫来到了冀州,运河支队也在冀州,他们的一个大队,和皇军的快速部队进行了对抗,不是他们阻击,李卫也不可能炸掉酒精厂。小野明白了,在这种情况下,西河的扫荡是再小不过的小事了,抗日部队打到家门口了,在家门口被人炸掉了酒精厂,高岛是无法推卸责任的。更要命的是,这个酒精厂是华北日军唯一可供日军单独使用的医用工厂,没了他,日本兵的伤员用什么消毒?难道要从日本本土运送酒精?这代价也太大了。华北派遣军司令部一定会龙颜大怒,说不定会撤了高岛的职,作为军人一旦被免职,那是终身的耻辱。小野心中的气消了,他知道,此时的高岛比他难受一万倍。当他来到高岛的办公室,高岛正在一边打点滴,一边办公,脸上的气色和死人差不多,一向大嗓门的他,此时说出的话是有气无力的。看见他进来,高岛点点头,嘴对着话筒在骂人。“八嘎,统统的废物。”气的他把话筒摔在桌子上,嘴里乎乎的直出大气。原来,他命令追捕的日本军官报告,李卫和八路军都不见了,他们出动了那么多的人马,劳师糜饷不见寸功,如果不能在短期内将李卫他们活捉或者击毙,他无法像上面交代,这让他如何能不动怒。

“你的看见了,八路的,国民党的,联合起来的和我捣乱。我的手下,饭桶大大的。”高岛沮丧的说,原先那种趾高气扬全不见了,让小野见了有点可怜。其实,这时候高岛才知道,小野在西河的对手有多么厉害,多么难缠。“你的对他们的了解,你的说说,如何的才能抓住他们?”

“要抓住他们,现在的打法的,不行。”小野摇摇头。“遍地的青纱帐,只要他们不动,藏起百八十人,你就是从他们身边的走过,也不容易的发现。”

“呦希!”高岛竖起了大拇指,本来暗淡无光的眼睛开始发亮,似乎才认识小野似的。“你的讲。”

“这样的大部队拉过来,拉过去,看起来声势很大,其实是雷声大,雨点小,是大炮的打麻雀,只能把敌人吓跑。中国有句成语,叫守株待兔。”小野说。

“你的说的明白些,这些中国的话,我的不懂。”高岛又皱起了眉头,但是口气还算和缓,要是放在过去,他即使不吼叫,也会瞪起牛眼大的眼睛。在他心目中,中国的一切都不如日本,典型的夜郎自大狂。

小野暗暗的叹了口气,如此简单的成语他都不明白,对中国文化惊人的无知,这样的人在中国的土地上做统治者,如何去管理中国人?“就是待在一个地方不动,等着猎物自己跑过来,或者自己暴露目标。”

“怎么会这样,他们的,又不是猪,狡猾的大大的。”高岛不明所以的挥起拳头,觉得小野的办法实在是愚蠢透顶。共产党,国民党会自己往墙上撞?

小野面对这样一个上司,真是哭的心都有,话说到这个份上,他还是一点不开窍,真是朽木不可雕也,只好奈着性子为他讲解。“李卫和共产党就在姚家铺子这个区域,我们在外围把他们卡住,他们就飞不了。然后我们的部队潜伏下来,以静制动。他们一定要着急出来,因为他们没有給养,当他们一动,就露出破绽了,我们不就可以找到他们了,这就是我刚才说的,守株待兔。如果我们着急,可以来个打草惊蛇,把他们吓出来,或者故意给他们留下机会,他们同样会暴露目标。”

“呦希!”这一次高岛听明白了,大拇指高高的竖了起来,连身子也站了起来,一只独眼盯盯的看着小野,似乎才知道他的肚子里有这么多的货。就他的这番话,身边没有任何人能说得出来。“小野君,我的,有个不情之请,请你做这次战斗的指挥官,拜托了。”高岛说完,真的把腰弯了下来。

当时,小野为高岛那匪夷所思的想法弄得目瞪口呆,随后却欣喜若狂,一个大胆而奇异的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立刻给泉养等人打了电话,让他们做好一级战斗准备,随时听候命令。就这样,小野从西河来到了冀州。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里会碰到肖鹏,更没有想到,肖鹏会预见到是他在指挥这场战斗。

肖鹏既然感觉到了眼前这出戏是小野导演的,他怎么会轻举妄动。因此他又一次派出了侦查人员,并告诉他们如何如何去发现敌人,他不相信,鬼子就不露出一点破绽。可是出去侦查的人刚走,黄庄方向激烈枪声就响了起来,其中还有手雷的爆炸声。肖鹏的脸色变了,心说完了,这一定是李卫,他为什么要在敌情不明的时候攻击黄庄呢?他哪知道,李卫遇到了和他们同样的问题。

“队长,这一定是李队长他们,咱们也上吧!”杨万才像是找到了救星,兴匆匆的说。

肖鹏用嘲弄的目光扫视着他,“怕去完了,抢不着骨头?”说完就不理他了,反而把田亮喊了过来。“你们手枪队有多少人配上了长枪?”他知道田亮的部队后来也加入到酒精厂的战斗,着实发了一点小财,但是不知道究竟怎样。

“每个人都是双家伙,还有两挺机枪,就是子弹不太充足。”田亮笑嘻嘻的说,一脸得意之色。机枪是李卫赏给他们的,还特别奖赏了他一支卡宾枪。他的手枪排在整个支队里,装备是最好的。

“真的?”肖鹏也感到意外,但是随后长出了一口气,脸上轻松了一些,这等于多了一个排的战斗力。如果没有长枪,在真正的战场上是没有多大用处的。“好,你的这个排就跟着我,没有我的命令,不准私自行动。”

“是!”田亮高兴的咧开了嘴,他本来就爱跟肖鹏作战,在肖鹏身边,他会学到很多东西,胆子也会变大。

杨万才见肖鹏说完话,也安排完了,就是不行动。又耐不住了,他听得出来,黄庄那边的枪声渐渐稀了,这说明黄狗子不经打,再去晚了,连汤也喝不上了。“队长,行动吧!别让李卫那小子把骨头都吞到肚子里。”

“你属狗的?爱啃骨头?”肖鹏讪笑的说,反而坐了下来,掰了一节草棍,呜呜的吹了起来,把杨万才差点没气翻白了,干脆走到了一边,猛劲的抽起旱烟来。

黄庄那边的枪声终于停了下来,说明战斗结束了。所有的战士都觉得没戏了,一个个像泄了气的皮球,坐了下来,有的躺下,有的谈天,还有的干脆去地里抓蛐蛐,只有肖鹏瞪大了眼睛,嘴里呜呜的吹着什么。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先是一个探路的战士跑了回来,过了不一会,派出去的战士陆陆续续的都回来了,报告的消息都一样:鬼子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目标是黄庄,大伙听了这话无不大惊失色,只有肖鹏毫无表情的拍拍屁股站了起来。到了这会儿,大家才知道,他们的队长简直是活神仙,他就知道周围有鬼子埋伏,要是冒冒失失的进入黄庄,就会和李卫一样,被包了饺子。

很快,枪声又响了起来,还有迫击炮声,声音比刚才猛烈的多,还看见了火光,一定是老乡家的房子被炮火打着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