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部,纵横江淮 第三十八节,徐州上空的鹰(五)

xy99991 收藏 13 7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43.html


这世上的事,有人欢喜就有人忧,皆大欢喜的事很少见,尤其是对于战争中的双方而言就是如此。

徐州的第二十四集团军利用在徐州机场缴获的日军战机,在同一天内,前后只隔了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同时袭击了日军蚌埠机场与合肥机场。这种巨大的冲击波已不只是在中国回荡,其影响都冲击了日军的皇宫。

日本天皇裕仁这个老小子摔了茶杯,摔了茶杯下的托盘,还蹲到地上捡起一片碎片,在地上搞书法练习。

日本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有些惊讶地望着裕仁。他没想到裕仁在愤怒之下,会作出这样的举动。

板垣征四郎自接任杉山元担任陆军大臣才几个月,和裕仁见面的机会并不是很多,对裕仁的性格,尤其是私密性格还不是太了解。

自从中国回到日本后,板垣征四郎一直坚持他的扩大中国战争的战略。板垣征四郎在中国,尤其是在徐州战场是与中国军队浴血苦战过的,他的师团曾受中国名将张志忠的重创。

有此教训,使得他对中国之战的前途有着更深一层的认识。要想征服中国,仅仅依靠现有的日军兵力,是远远不够的。

要想征服中国,必须给中国人以重大的教训,才能使他们认清大日本帝国的不可战胜。同时他也提出了以华制华的战略,以期肢解弱化中国人的抵抗意志。

此次武汉会战的爆发虽然是计划中事,同样也他板垣征四郎征四郎推动的结果。但是没想到在他的武汉会战计划刚进行不久,第一阶段刚刚结束之际,在华北平原与长江三角洲平原之间的重要连接点徐州这个地方,再次出了问题。

自从日军的进攻轴线由从北向南,因上海会战、南京会战及黄河大决口以来,而变成由东向西以来,徐州已不再是中国战场中心点,其战略地位已大大下降。因为黄河的决口使得除了津浦铁路处,中国东部由北向南的公路全部断绝。

但它毕竟是中国东部的两大平原之间的连接点,此处一旦被中国军队长期控制,那日本的华中与华北两大方面军就被一分为二,只能通过海上相连接,这是极为不利的。

而合肥与蚌埠两军用机场被袭的电报刚传到板垣征四郎的手中时,板垣征四郎顿时眼前一黑。

徐州一个战斗机中队、一个轻轰炸机中队被全歼,战机大部被中国军队缴获。

蚌埠一个战斗机中队、一个轻轰炸机中队大部被歼,仅剩两个机库中的八架战机。

合肥两个战斗机中队,两个轻轰炸机中队,现在只能拼出一个中队。

油料库全部被炸。

这差不多是三个月时间才准备好的对武汉作战的战略储备啊。

失去了徐州这一第二军的后方最重要的补给基地,再失去这两个机场的战斗机、轰炸机及油料,整个第二军十几万军队的补给品就去了一半。

整个第二军至少在两个月内,无法沿大别山两侧向武汉发动进攻啊。

板垣征四郎当然心疼那一百二十几架战斗机与轰炸机。别以为日军帝国有多富有。日本帝国现在全部的陆军作战飞机也就七百多架。此次投入武汉会战的总共也就三百多架。一次性的丢去了三分之一。

驻扎合肥的第1飞行团团长寺仓正三少将,独立飞行第16中队队长衣川悦司大尉、飞行第77战队队长武田物次郎大佐。剖腹以谢天皇。

驻扎蚌埠的飞行第98战队队长服部武士大佐、飞行第31战队队长高桥常吉大佐,剖腹以谢天皇。

被责令剖腹的军官多达三十四人。其它人员的责任还在追查之中。

更重要的是徐州的失守。

在合肥与蚌埠两军用机场被袭的当天,与华北派遣军114师团一直保持着联系的徐州128旅团部突然失去了联系。而第二天中国方面各大报纸的头条全是关于第二十四集团军与徐州的消息。

帝国是突然之间失去了徐州。

这怎么可能?

中国的第二十四集团军怎么可能做到如此的神秘、诡秘。莫非他们的天降奇兵?帝国的第128旅团主力难道是突然的,汽化了不成?

现在第114师团的情报中说,第二十四集团军已进至济南的外围,正对济南城实行围困,而部队的前锋居然越过了黄河故道,与济、青铁路线,向河北进军。

冀中平原今年以来,一直不太平。中国的第十八集团军的部队,如黄河水一样,可谓无孔不入,所经之处,到处泛黄。好在第十八集团军的底子薄,装备差,在华北平原目前还掀不起什么大浪来,对各个重要的交通线还没有什么威胁性动作。对帝国近期战略影响不大。但现在有第二十四集团军的部队加入,情况又会发生如何的变化呢?

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板垣征四郎有一种感觉,一种不好的感觉。

在他二十几年的军事生涯中,这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感觉。因为什么?因为他不懂得,不理解,不了解,甚至是听都没有听说过,现在在帝国军队的控制区内竟然出现这样的作战样式。

在军校里没有学到过,书本上也没有看到过,在与沙俄帝国争夺东北的战场上没有遇到过。

什么最可怕?未知的威胁最可怕。

战争可以这样打么?

中国的第十八集团军和第二十四集团军,还有现在在苏南、皖东活动的新四军。这三支部队是那么的奇怪,没有后勤,没有补给,就这么出现在了帝国军队的控制区域内,难道他们不怕帝国军队的围攻?不怕被消灭?

难道他们只是因为不怕死,显示他们的英勇精神而进入帝国控制区的?

不明白。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现在的问题是,根本不明白这三支军队的手段与目的,却因为徐州的陷落,作为陆军大臣的他,必须拿出一个方案来。

帝国现在的首要目标是不能动摇。那就是以武力强迫中国的国民党政府签下城下之盟,为帝国的下一阶段或南下、或北上打下坚实的基础。

紧追着国民党的主力,迫使他与帝国军队进行会战,然后在会战中,将它的主力歼灭,在板桓看来是完全正确的指导方针。

现在帝国的首要目标是武汉,是武汉周边地区汇聚的近百万中国军队。如果能将这百万中国军队歼灭,那么,中国以后即使还有战事,都只是局部的战事了。

这是决定帝国命运,也是决定中国命运的一场会战。不能因为外围的一些小小的挫折而分心,而动摇决心。

中国的第二十四集团军、第十八集团军在北方,现在像一把小刀子一样,在帝国占领区内割来割去,的确让人很难受很痛苦,但这种痛苦到目前来看还是可以忍耐的。也是必须忍耐的。

第二十四集团军用无耻的偷袭的办法,袭占了徐州,动摇了第二军的后方,但徐州现在地处黄泛区的中心,交通不便,本已作用不大。

按第114师团的分析,根据第二十四集团军的风格,在控制了徐州后,必将对徐州地区的所有铁路和可使用的公路,进行彻底的破坏,即使帝国军队延后攻取武汉的计划,现在调兵遣将,夺回徐州,徐州已是一座无法再作为交通枢纽的城市。没有了铁路,黄泛区是无法通过的。

而要做到这一点最少要调两个师团的兵力,这样这两个师团要想再次加入武汉战场,则要等到明年了。

黄泛区是进去难,出来也难啊。

两个师团则已占去进攻武汉的帝国军队总兵力的三分之一。这样武汉还打得下么?会不会使得武汉再次变成一个台儿庄?

该忍耐则忍耐,帝国和帝国军人在需要忍耐的时候还是会忍耐的。还是能够忍耐的。

一切等到武汉会战之后吧,到哪时,第二十四集团军,第十八集团军的末日就到了。

华中派遣军对武汉的进攻不得停止,其十一军与第二军的补给,全部通过长江来实现。

对徐州的报复行动由华北派遣军按排实行。同时将四月才开始编组的第21师团海运青岛,加强青岛与济南的防御力量。

今天板垣征四郎就是来向天皇汇报这一方案的。汇报完毕后,天皇震怒。

现在震怒的天皇还伏在地上练书法。

看着伏在地上练书法的天皇,板垣征四郎一时觉得伏在地上的天皇即恶心又可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