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七章 1031年的第一场雪 第五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4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内容简介] 第二天早上,龙行健一行乘车离开旅馆,前往玉树镇,车驶出小石城北门,驶上通往玉树镇的公路。龙行健命令停车。 “李郡守,这儿原来是北门的位置吧?” “是的首长。”李剑雄不知道龙行健要干什么。 穿着便衣,也没人认出从车上下来的一群男女是什么人,现在正是上班的时候,公路上都是急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第二天早上,龙行健一行乘车离开旅馆,前往玉树镇,车驶出小石城北门,驶上通往玉树镇的公路。龙行健命令停车。

“李郡守,这儿原来是北门的位置吧?”

“是的首长。”李剑雄不知道龙行健要干什么。

穿着便衣,也没人认出从车上下来的一群男女是什么人,现在正是上班的时候,公路上都是急匆匆赶时间的人们。龙行健度量着位置,大概就是这儿,母亲坐着休息,一声爆炸夺去了她的生命,还有她所有的痛苦和幸福------那一声在龙行健记忆中永不消失的爆炸也改变了他的命运,许多人的命运跟着改变了------

苏洁来过这儿,她跟她们讲了,这个故事中的地方就在脚下,没有那声爆炸,她们和他永远形同陌路。“真是奇妙啊,”婉儿看着望着通向北方的大路出神的丈夫,她仿佛看到三十年前一个农家妇女拉着一个十一岁的男孩艰难地走来。

崔静取出一束鲜花摆在路边,轻声问龙行健,“要祭奠一下吗?”她惊醒了龙行健,“不用了,我们走吧。”

从小石城到玉树镇20里,车队走了40多分钟,坑坑洼洼的路面让崔静、龙瑜都晕车了。龙行健没说什么,李郡守的脸上挂不住了,“首长,我工作没做好,这条路我们今年一定修好。”龙行健没有吭气,因为他看到镇边站了黑压压的人群。

“李郡守,我不是不让你声张吗?”

“首长,我只是打电话让他们整一下坟茔------”龙行健顾不上生气,命令停车,第一个下了车,向人群走去。

“元帅您好,”“龙帅安好,”“大帅您总算回来了------”为首的大概是玉树镇的头头们,认清走来的中年男子正是玉树镇的骄傲,在电影和报纸上见过无数遍的龙行健元帅,当即七嘴八舌叫成一片。

观石一带,自古民风勇悍,这也因土地贫瘠,物产不丰,所以青年多走从军之路,希望凭此获得富贵前程。但观石自古以来,从这片土地上走出去的最高军职就是龙行健,帝国元帅,号称帝国军神。这个称号可不是轻易拥有的。莫说玉树玛北,就是观石全州也早将龙行健当成崇拜的对象,特别是他的家乡玉树镇,更是如此。帝国在战争期间,随军记者拍摄了不少战役的实地纪录片,这些宣传帝国大胜的纪录片极大地提升了军民的士气。其中就有龙行健的三部,《龙行健上将在郎衡会战中》、《登陆宋巴》和《南方的胜利》。三部片子都以战场统帅龙行健为主角,采取实地拍摄的方式,记录了龙行健指挥战役期间的故事。没有导演,完全是摄影师“偷偷”拍摄的。战争期间,这种故事情节不连贯的影片一共拍了六部,龙行健一人占了三部,其他三部是《北线凯歌》、《靓港回到帝国怀抱》和《翻越昆雅山》。《北线凯歌》中也有不少龙行健在彼得科夫会战中的照片和镜头。实际上,这几部影片也促就了军神的就位。作为元帅的家乡,每部纪录片公开放映都会得到军方赠送的拷贝,玉树镇及住在周围的村子里的村民像过节一样观看影片,他们其实搞不懂那些地名和术语,只是怀着一颗淳朴的心,怀着对家乡出去的这个杰出人物的爱戴和敬意来观看影片的。玉树镇的人到外地(这里所说的外地是指小石城治内除玉树镇的地方),总爱说我们是龙行健元帅故乡来的。对于这位身居高位的帝国元帅,家乡人从没有想到他竟然回来了,带着他的妻子儿女回来了!得到消息的镇公所立即通知了镇上,全镇的人换上过节的衣服,天不亮就拥在路旁,等侯着家乡的骄傲。

“乡亲们好!不要叫我元帅,叫我的名字好了,我就是咱玉树人啊。”龙行健微笑着握住镇长的手,“谢谢乡亲们来接我,我给你们介绍,”他将自己的妻子子女介绍给镇上的几个头头,得知是永平公主驾到,又是一阵慌乱,公主的身份对于这些淳朴的山民更加高贵而神秘,几个脚软的已经跪在了地上。

“这可使不得,”婉儿笑着将跪倒的人扶起,“我的身份是龙家媳妇,可不是什么公主。”语笑嫣然,更增添了公主的魅力,给玉树镇的乡亲留下极广的传说。

“乡亲们,我是回来祭扫父母的,承各位的情,行健多谢啦。请各位都回去吧。”龙行健抱拳对黑压压的人群说。今日他仍是一身便装,使劲往前涌着想看清这个神话般人物的都是青年学生,玉树镇为了迎接龙行健回乡,连学校也放了假。

吕晓斌是从五局临时调回来照顾老长官的,素来机灵的他立即站在路边一个土墩上,大声叫道,“乡亲们,龙帅返乡,主要是为双亲祭扫,感谢大家的热情,能不能让开路,先让龙帅和家人给老人磕个头?”

扫墓是正事。游子回乡,为过世的双亲上坟是最正常不过是事。玉树镇的老乡们立即让开了路,龙行健也不坐车,就从人群中走过去,不停地对两边的人招手,贺小枫、吴迪康高度警惕,生怕期间隐藏着杀手,龙行健不由发笑,“这都是我的乡亲,自家人,怎么会有刺客?放心吧。”他一眼瞧见一个拄了双拐的汉子站在前排,被拥挤的人群几乎挤倒,急忙走过去,“这位兄弟,你的腿是丢在战场上了吗?”汉子激动的语无伦次,想举手敬礼,又觉得不合适,“报告司令,我叫魏嵩山,是19军的,19装甲军37师,我是坦克炮手,我在胥山见过司令,那时我刚当兵------”龙行健拉住汉子的手,“我知道,那是个好部队。在胥山负的伤?”这位退役上士没想到龙行健元帅能握着他的手和他谈话,眼睛立即湿润了,“不是,是在奥伦堡总攻那一回。郭军长亲自到我们师动员,说司令就在包围圈里,连饭都吃不饱,弟兄们都急了,宣誓一定打进去!我就是在那天负伤的,坦克中了炮,醒来已经在医护营了,丢了一条腿。”

龙行健沉默了,在他辉煌灿烂的军事指挥生涯中,奥伦堡是挥之不去的阴影。“老魏,对不起。那仗我指挥的不好,害了你了。”

“司令可不能这样说。我们跟着你从北打到南,痛快极了------”

“不,”龙行健摇摇魏嵩山的手,“生活怎么样?”

“还好,还好。镇上挺照顾我的。”

龙行健对跟在身边的李剑雄说,“照顾好这些残废老兵的生活,算是我这个前任司令官替他们向你提的要求,能做到吗?”

“一定做到,我向您保证。”

自内战之时龙行健带苏洁匆匆来过父母坟前一次,二十年了,再没有给父母祭拜洒扫过一回,按照神华的传统,龙行健这样的儿子也可归于不孝之列,但尽忠不能尽孝,总有书生为尊者讳。龙行健一家在镇长的陪同下走了很长的路来到坟地,冰雪融化,道路泥泞不堪,一帮生活在帝都最顶层的贵妇少爷何曾受过这个,但偏偏婉儿和崔静对传统最为重视,一路之上不仅没有不耐烦,而且十足的虔诚。

父母的坟茔都做的精心的修葺,白玉基座上立着青石墓碑,比上次来时又雄伟了一圈,基座上已摆放了松枝柏叶,几个花圈立在两旁,缎带上写着龙行键一家的名字,想来这是夏声远做的工作。

龙行键渴望回来祭扫父母的心情被这一系列的虚文破坏干净。他本不信神灵鬼怪一说,内心对神华国教也无几分尊敬。祭扫父母坟茔是一件十分私人化的事,不过是借此表达心中思念亲人的情感罢了。当着一群乡亲,龙行键却将这几天对母亲的思念破坏一尽。带着家人匆匆磕了几个头,献上准备好的祭品,算是完成了这次回乡的主要任务。

他想看看自己曾经的家。但房子早已卖给了族人并且拆掉翻盖了,当时买下龙行键旧居并翻盖了房子的是他的本家叔叔,某年祭春节曾在帝都龙府过了一个豪华气派的大节,可见也是个热衷名利之徒。若是放在二十年前,龙行键断断不会认这个族叔,因为在自己和母亲最困难的时候并未得到他们的任何帮助。现在的龙行键心境与年轻时有了很大区别,今日见面,还是很客气地叫声叔叔。龙行键回乡,其人当然不放过这个机会,若是龙行键能在其家住上一晚,这件事传将出去,那可是大大的名声。计较已定,这位族叔便命家人将屋子收拾干净,只不过没想到龙行键竟然带了四位妻子五个孩子回来,这五间瓦房,除去灶房储物室,实在是住不下这许多人。

龙行键尚未说出口,崔静和林小如同时提出到故居看看。龙行键苦笑,“哪里还有什么故居。那年我去朱雀念书,早将房屋折给了族里的亲戚了。”

“既然来了,看看地方也是好的。”崔静微笑着说,“我们有时候想,我家夫君小时候生活的地方究竟是什么样子啊,现在来了,岂有不去之理?”

“正是正是。阿静说的对,我们过去看看,不行的话花钱将房子赎回来。堂堂帝国元帅的旧居折给了人,太不成话,这是给帝国脸上抹灰嘛。”婉儿却是另一番心思。

婉儿公主一语成谶。建在龙行键旧居上的五间瓦房真的辟为龙行键故居,而且几次扩建规模,逐渐成为占地上百亩美焕美仑的建筑群。旅游业成为了玉树镇的主要产业。这都是后来的事了,后世那些虔诚的,好奇的的旅游者当然不知道,那几间房屋,龙行键元帅只是在1031年3月回乡在其中吃过一次饭。

龙行键前面带路,即使离开三十年,镇子的格局也没多大变化,所过之处,街道不甚洁净,房宇多有破败者。婉儿和崔静生于富贵人家,真没到过农村。

“玉树是个镇子,十里八乡它是最大的了,商贸也算繁华。若是到周围的小村子,只怕不如这儿。三十年了,变化也不大,你看见那栋漆了红边的房子了吗?”

“看到了,”林小如眼力最好。

“那是村里的商店,叫供销社。小时候就是那个样子,现在恐怕还是那个样子。三十年了,变化不大啊。”龙行键望着故乡。

族叔早已迎出门来,将龙行键一家接进屋,尽管主人将屋子尽心清扫,在婉儿崔静眼里多有寒酸不洁。族叔家人早已泡好香茶,崔静见茶具也算精致洁净,端杯呷了一口,觉得味道还不错,“婉儿姐姐,此地有如此茶叶,也算不易了。”婉儿走的早已渴了,也不客气,一连喝了二杯,问及族叔的家人生计,恂恂如家人晚辈。这便是婉儿的过人之处,很少以身份骄人。她们和主人谈话之间,没注意丈夫何时来到院子里。苏洁见龙行键抚着院里一棵虬扎的枣树沉思,“这棵树的枣子你肯定吃过吧?”“是啊,除了它,没有我认识的旧物了。”

闻声而出的众人围着枣树议论,林小如却见丈夫眼中含泪,背过身去,知道他触物伤情,也不来解劝,只是对大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龙行键也是一时动情,独自站在树下,仿佛回到童年,身后的屋子里就住着多病的母亲。思念双亲是人之天性,并不以年龄渐大而减退,许多年迈之人思念父母多有潸然泪下者。

说话间到了吃饭的时候,龙行键的族叔早有准备,饭食很快准备好了,龙行键推掉了镇上的邀请,就在族叔的堂屋里摆了两桌,李剑雄和镇上的头头作陪。

“这倒是正宗的老家饭,你们可能吃不惯。”龙行键对妻儿说,他感到亲切。

林小如笑道,“我没问题。”她的家乡跟观石不算远,口味接近。婉儿和崔静带着好奇吃了一顿“农家饭”,苦了几个小姐,小爱,龙瑜都苦着脸,空了肚子。午饭后龙行键在镇上的陪同下参观了自己曾读过书的玉树学校,校舍经过返修,新建了一排教室,但原来的格局基本上没变,校长想请龙行键给学校题词,龙行键婉拒了。但婉儿却不过校长的要求,在贵宾留言薄上写了“想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反。”粗通文史的校长基本上看懂了公主引用的古诗的意思。

龙行健根本没看婉儿写了些什么,他提前给崔静打过招呼,崔静将一张5000金元的支票交给校长,说是龙行键对母校的一点心意。又将10000金元的另一张支票交给镇长,说是龙行键给镇上残废军人的,希望镇长代为分配转交。本来崔静提出给本家亲戚一点,龙行键没有同意,下午崔静跟婉儿商量后,见龙家住在玉树镇一带的远枝亲戚都来了,拿出了5000金元交给龙行键的族叔,让他给亲戚们分一点。算是龙行键这个游子对家族的一点心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