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卖国条约”: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全文](供批判)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四日


中华民国,美利坚合众国,为欲借适应两国人民精神、文化、经济、及商务愿望之条款所规定、足以增进彼此领土间友好往还之办法,以加强两国间悠久幸存之和好联系及友谊结合,受决订立《友好通商航海条约》。为此各派全权代表如下: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主席特派:中华民国外交部部长王世杰博士,中华民国外交部条约司司长王化成博士;美利坚合众国大总统特派:美利坚合众国驻中华民国特命全权大使司徒雷登博士、美利坚合众国签约全权代表驻天津总领事施麦斯先生;双方全权代表,各将所奉全权证书,互相校阅,均属妥善,议定条款如下:


第一条

(一)中华民国,与美利坚合众国间,应常保友好,久敦睦谊。


(二)缔约此方之政府,应有派遣正式外交代表至缔约彼方之政府之权利,此等外交代表,应受接待,并应在该缔约彼方领土内,本相互之原则,享受通常承认之国际法原则所给予之权利,优例及豁免。


第二条

(一)缔约此方之国民,应许其进入缔约彼方之领土,并许其在该领土全境内居住,旅行及经商,于享受居住及旅行之权利时,缔约此方之国民,在缔约彼方领土内,应遵照依法组成之官厅现在或将来所施行之有关法律规章(倘有此项法律规章时),但不应受不合理之干涉,并除其本国主管官厅所发给之(甲)有效护照,或(乙)其他身份证明文件外,应无须申请或携带任何旅行文件。


(二)缔约此方之国民,在缔约彼方领土全境内,应许其不受干涉,从事并经营依法组成之官厅所施行之法律规章所不禁止之商务、制造、加工、科学、教育,宗教及慈善事业;从事于非专为所在国国民所保留之各种职业,为居住、商务、制造、加工、职业。科学,教育,宗教、慈善及丧葬之目的,而取得保有建造或租赁及占用适当之房屋,并租赁适当之土地:选用代理人或员工,而不问其国籍,从事为享受任何此项权利及优例所偶需或必需之任何事项;并与该缔约彼方国民,在同样条约之下,依照依法组成之官厅现在或将来所施行之有关法律规章(倘有此项法律规章时),行使上述一切权利及优例。


(三)缔约双方之国民,于享受本条第一及第二两款所规定之权利及优例时,其所享受之待遇,无论如何,不得低于现在或将来所给予任何第三国国民之待遇。


(四)本约中任何规定,不得解释为影响缔约任何一方有关入境移民之现行法规,或缔约任何一方制订有关入境移民法规之权利。但本款之规定,不得阻止缔约此方之国民进入、旅行与居住于缔约彼方之领土,以经营中华民国与美利坚合众国间之贸易,或从事于任何有关之商务事业,其所享受之待遇,应与现在或将来任何第三国国民进入、旅行或居住于该领土,以经营该缔约彼方与该第三国间之贸易,或从事于与该贸易有关之商务事业所享受之待遇,同样优厚。且一千九百一十七年二月五日,为限制入境移民而划分若干地带之美国入境移民律第三节之各项规定,亦不得解释为阻止中国人及中国人之后裔进入美国。


第三条

(一)本约中所用“法人及团体”字样,系指依照依法组成之官厅所施行之有关法律规章,业已或将来创设或组织之有限责任或无限责任,及营利或非营利之法人、公司、合伙,及其他团体。


(二)在缔约此方之领土内,依照依法组成之官厅所施行之有关法律规章所创设或组织之法人及团体,应认为缔约该方之法人及团体,且无论在缔约彼方领土内,有无当设机构,分事务所或代理处,概应在该领土内承认其法律地位。缔约此方之法人及团体,于履行与后款规定不相抵触之认许条件后,应有在缔约彼方领土内设立分事务所,并执行其任务之权利;但行使此项任务之权利,须为本约所给予,或此项任务之行使,须与该缔约彼方之法律规章相合。


(三)缔约双方关于本款所列举之事项,既通常遵守国民待遇之原则,同意缔约此方之法人及团体,在缔约彼方领土全境内,应许其依照依法组成之官厅现在或将来所施行之有关法律规章。(倘有此项法律规章时)从事或经营商务、制造、加工、金融。科学、教育、宗教及慈善事业;为商务制造、加工、金融、科学、教育、宗教、及慈善之目的。而取得保有、建造或租赁及占用适当之房屋,并租赁适当之土地;选用代理人成员工,而不问其国籍:从事为享受任何此项权利及优例所偶需或必须之任何事项。并不受干涉。行使上述一切权利及优例,其待遇除缔约彼方法律另有规定外,应与该缔约彼方法人及团体之待遇相同。前句及本约其他一切条款,凡给予中华民国之法人及团体以与美利坚合众国之法人及团体在同样条件下之权利及优例者,概应解释为在美利坚合众国任何州、领地或属地内所给予之该项权利及优例,一如该州、领地或属地对于在美利坚合众国其他州,领地或属地所创设或组织之法人及团体现在或将来在同样条件之下,所给予之该项权利及优例。


(四)缔约双方之法人及团体,于享受本条所规定之权利及优例时,其所享受之待遇,无论如何,不得低于现在或将来所给予任何第三国之法人及团体之待遇。


第四条

(一)缔约此方之国民、法人及团体,在缔约彼方全部领土内,应与任何第三国之国民、法人及团体,在同样条件之下,依照依法组成之官厅现在或将来所施行之有关法律规章。(倘有此项法律规章时)享受关于组织及参加该缔约彼方之法人及团体之权利及优例,包括关于发起及设立之权利,购买、所有与出售股票之权利;如为国民时,并包括关于充任执行性及业务性职位之权利。缔约此方之法人及团体,经缔约彼方之国民、法人及团体,依照本款所列举之权利及优例所组织或参加者,应许其与任何第三国之国民、法人及团体所同样组织或参加者,在同样条件之下,依照依法组成之官厅现在或将来所施行之有关法律规章,(倘有此项法律规章时)执行其所以创设或组织之业务。关于缔约此方之国民、法人及团体,在缔约彼方公有土地上经营矿业之该缔约彼方之法人及团体中之股票所有权,根据本款之规定,缔约此方无须给予优于其国民、法人及团体自缔约彼方所获得之权利及优例。


(二)缔约此方之国民、法人及团体,在缔约彼方全部领土内,依照依法组成之官厅现在或将来所施行之法律规章(倘有此项法律规章时),应享有组织与参加该缔约彼方法人及团体之权利(包括管理与经理之权利),以从事于商务、制造、加工、科学、教育、宗教、及慈善事业;但缔约彼方,关于此项组织及参加(包括管理与经理之权利),在其领土内给予缔约此方之国民、法人及团体之待遇,无须与现在或将来所给予其本国国民、法人及团体之待遇同样优厚。


(三)缔约此方之法人及团体,经缔约彼方之国民、法人及团体,依照前款所列举之权利及优例所组织与参加者,包括其所管理与经理者,应许其与缔约该方本国国民、法人及团体所组织与参加者,包括其所管理与经理者,在同样条件之下,依照依法组成之官厅现在或将来所施行之有关法律规章;(倘有此项法律规章时),在遵照其法律而组织之缔约一方领土内,从事并经营该项商务、制造、加工、科学、教育、宗教,及慈善事业。


第五条

倘缔约此方将来以关于其领土内矿产资源之探勘及开发之权利,给予任何第三国之国民、法人或团体时,则此项权利,亦应依照依法组成之官厅现在或将来所施行之有关法律规章(倘有此项法律规章时),给予缔约彼方之国民、法人或团体。


第六条

(一)缔约此方之国民,在缔约彼方领土全境内,关于其身体及财产,应享受最经常之保护及安全;关于此点,并应享受国际法所规定之充分保护及安全。为达此目的,凡被控犯罪之人,应迅付审判,并应享受依法组成之官厅所施行之法律规章现在或将来所给予之一切权利及优例。缔约此方之国民,被缔约彼方官厅看管时,应享受合理及人道之待遇。本款中所用“国民”字样,凡涉及财产时,应解释为包括法人及团体在内。


(二)缔约此方国民、法人及团体之财产,在缔约彼方领土内,非经合法手续,并迅付公平有效之偿金,不得征取。此项偿金之受领人,不论其为国民、法人成团体,应依照与本约第十九条第三款不相抵触之有关法律规章,许其不受干涉,以其所属之缔约彼方之货币,按照提出申请时对此种货币所适用之最优厚之条件,获得外汇,以提取偿金,但此项申请,须于受领该项偿金后一年内为之,允许依此提取偿金之缔约一方,保留权利,于认为必要时,允许于不超过三年期限内,对此项偿金为合理之分期提取。


(三)缔约此方之国民、法人及团体,在缔约彼方全部领土内关于本条第一及第二两款所列举之事项,在依照依法组织之官厅现在或将来所施行之法律规章(倘有此项法律规章时)之条件下,应享受不低于现在或将来所给予缔约彼方之国民、法人及团体之保护及安全,且不低于现在或将来所给予任何第三国之国民、法人及团体之保护及安全。


(四)缔约此方之国民、法人及团体,不论为行使或防止其权利、应享有在缔约彼方领土内向依法设立之各级有管辖权之法院,行政法院及行政机关陈诉之自由;在此项法院,行政法院及行政机关内,于行使或防卫其权益时,应在选雇律师、翻译员及代表人之自由;并应许其依照依法组成之官厅现在或将来所施行之有关法律规章(倘有此项法律规章时),介不低于现在或将来所给予缔约彼方之国民、法人及团体,且不低于现在或将来所给予任何第三国之国民、法人及团体之条件下,行使上述一切权利及优例。又缔约此方之法人及团体,此缔约彼方领土内,如无常设机构、分事务所或代理处者,于向此项法院、行政法院及行政机关有所陈诉以前之任何时间、填报该缔约彼方之法律规章所规定之合理事项后,应许其行使前句所给予之权利及优例,而不需登记或入籍之任何手续。遇有适于公断解决之任何争执,而此项争执涉及缔约双方之国民。法人及团体,并订有书面之公断约定者,缔约双方领土内之法院,对此项约定,应予以完全之信任。公断人在缔约一方领土内所为之裁决或决定,该领土内之法院,应予以完全之信任,但公断之进行,须本诸善意,并须合乎公断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