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恋网络逃避现实 宅男宅女的隐秘世界

幽灵之狼 收藏 0 35
导读:大河网9月10日报道 一半是生活,一半是网络。26岁的赵小广在现实与虚拟的两个世界里游弋,在虚拟世界里他自得其乐、乐此不疲,可在现实中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去见陌生人、懒得洗一洗自己快要发霉的脏衣服。由此,他将自己划入“有点病态的宅男”。时下,“宅男宅女”在网络上悄然盛行,他们以“宅”自居,穿行于网络世界的角角落落,漠视现实生活的细枝末节,崇尚简单、独处、自由自在,甚至将古代人物譬如陶渊明搬出来作为自己的楷模,一心当个“闲人”、“甩手掌柜”。而那些并不依赖于网络的年轻人,则漂泊在城市的孤独中,也成了足不出户的“

大河网9月10日报道 一半是生活,一半是网络。26岁的赵小广在现实与虚拟的两个世界里游弋,在虚拟世界里他自得其乐、乐此不疲,可在现实中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去见陌生人、懒得洗一洗自己快要发霉的脏衣服。由此,他将自己划入“有点病态的宅男”。时下,“宅男宅女”在网络上悄然盛行,他们以“宅”自居,穿行于网络世界的角角落落,漠视现实生活的细枝末节,崇尚简单、独处、自由自在,甚至将古代人物譬如陶渊明搬出来作为自己的楷模,一心当个“闲人”、“甩手掌柜”。而那些并不依赖于网络的年轻人,则漂泊在城市的孤独中,也成了足不出户的“宅人族”。有关专家认为,这已经成为一种“从虚拟空间无法回归社会现实”的社会问题,长期“宅”下去的人或将有转入抑郁症或自闭症的倾向,至少会给自己带来某种人格方面的缺陷。


在家看看书,上上网,做做瑜珈……“宅女”的一天就这么打发过去了。


从武汉来到郑州,这一个月零一天里,赵小广最奢侈的一笔花销,是花了1400多元买了一副Yonex牌羽毛球拍。9月7日10时多,他从公司的长条沙发上醒来,原想抖擞精神去楼下的空地约人打球去,抓着球拍,拉开窗帘,却发现外面下雨了。


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看来幻想中的周末生活又泡汤了。赵小广一屁股坐在电脑屏幕前,又开始玩“征途”网络游戏,“杀人”成了消磨时光的最好选择。


一下呆了好几个小时,下午忍不住肚子饿,下楼吃饭,站在文化路路边,望着眼前湿漉漉的现实世界,他都有点分不清 “此世界”与“彼世界” 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这是太容易出现的幻觉,对于一个长时间趴在电脑上的人来说。”赵小广晃晃脑袋,朝一家热干面馆走去。半个小时后,他再次走上公司所在大楼,打开电脑,“跳”进网络世界里。


有时也不单单打网络游戏,或许还会看看网络电视、用QQ聊聊天甚至进行一次网络购物,兴许还会写一篇关乎往事的博客,在论坛里发个无厘头的帖子,跟网友“掐掐架”。


下雨,只是一个借口。但往往有许多借口,将他一直绑在虚幻世界中。赵小广说,反正就是不愿意出门,平时有朋友打电话说到哪儿去玩,很本能地就找借口拒绝了,宁愿一个人在网络里泡着,“像一只半死不活的鱼”。羽毛球拍买了十来天了,到现在还没有用过。


“这个秋天,未凉的时候/我从人们中间走过,像一首诗,像一朵白云/走在一堆石头里,真实得风也吹不走/一个孩子内心虚假的伤悲……”9月7日晚上9点半,刘玉炜从网吧看过电影回到住处,灵感闪现,写下了这几句诗。写完,他长舒一口气,点上香烟,坐在一边发呆。


这间郑州大学东门旁胡同内的出租屋里,光线昏暗,墙角处摆满了空瓶子,雪碧瓶、矿泉水瓶、啤酒瓶,还有许多废报纸。两张单人床,一张凌乱地窝着被子和报纸,另一张床上则杂乱无章地堆着衣服,大棉袄和T恤衫夹杂在一起。笔记本电脑看上去还算干净,没扯上网线,里面有几款早就过时的游戏。


“你别说屋里乱,屋子本来就破,东西收拾干净了就与屋子不搭配了。”刘玉炜自嘲地说,“我在一个小公司的办公室工作,说实话,要不是为了工作需要,我到现在都不会有自己的QQ号。”


除了工作中使用QQ、在网上看看电影、用信箱投投稿,刘玉炜不碰网络。他说自己有时能在屋子里闷一整天不愿出门,看报纸、小说,写诗,打打单机游戏或者弹弹吉他,要么就洗洗快要发霉的脏衣服,饿了吃方便面,渴了喝矿泉水。


“其实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躲在自己的壳里自得其乐。”刘玉炜苦笑道,“碧沙岗公园离我很近吧,我来郑州两年了一次都没去过。”


像赵小广和刘玉炜一样,长时间窝在自己狭窄的空间里“自得其乐”的男子,按流行的说法,通称为“宅男”。与之相对应的则是“宅女”或“干物女”。


在百度中输入“宅男宅女”进行搜索,跳出77万多条相关记录。对“宅男”一词的解释,最常见的说法是,“宅男”源于日本的“御宅男”,最初含义是“ACG的过度狂热者”,就是特别沉迷于美少女类的成人动漫或者游戏的男子。后来逐渐被引申为“对某特定事物的爱好极端偏执且不与人接触而窝在家里的人”。


国内一家集聚有13364名会员的“宅男宅女论坛”,还将宅男细分为四类:御宅族、尼特族、家里蹲、居家男。


该论坛一名王姓管理员分析说,“御宅族”是指对某一领域极为了解、拥有丰富的专业知识,最大的族群是ACG族群(热爱动漫游戏模型) ,其他还有热爱军事的、艺人的,等等,这群人大多有稳定且高收入的职业。“尼特族”,就是那些不上学、不上班的人,在中国又称啃老族。“家里蹲”,严重的会整天窝在家里无法面对阳光无法面对人类(包括家人) ,患有极度社交恐惧症的人(在网络上才能与人交流)。而“居家男”这类人没有极度迷恋的事物,只是比较顾家窝在家里而已。


目前大多数“宅男”属于“80”后,单身,依赖于电脑,痴迷于网络游戏,在网络穿行或阅读或灌水或砸砖,作息时间不稳定,个人生活一团糟,极少出门,不喜欢接触陌生人,具有双重性格。少数人则对上学、工作十分厌恶,放学、下班后沉迷于自己的个人小世界中不能自拔。


在网络上,以“宅男”自称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人将诸葛亮、陶渊明、鲁迅都搬出来,冠以“宅男诸葛亮”、“宅男陶渊明”、“宅男鲁迅”,作为自己的楷模,坚称要“一直宅下去”。


赵小广并没有要“一直宅下去”的决心,他甚至认为自己有点“病态”,所以8月6日从武汉来到郑州之后,他很想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但苦于改变积习之难。


26岁的赵小广是河南新乡人,大学是在武汉上的,学的体育专业。在他的意识当中,步入宅男一族是大学毕业之后的事。“毕业后就先到武汉郊区的一所初中当体育老师,突然感到孤单起来。”赵小广说,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周围同龄人很多,朋友也多,玩的地方也多,一毕业参加工作周围的环境突然就变了,没有朋友,而与同事间似乎很难有校园里那种纯真的友谊。于是一个人独处的时间越来越多,由于工作压力也很大,常常喝闷酒。


一年之后,赵小广跳了槽来到现在这家网络公司工作,地点还在武汉。“一开始还像以前那样早上打打球健健身,后来经常熬夜加班,一天到晚忙不停地写报表写计划,工作压力越来越大,作息时间不稳定,慢慢地就懒得去运动了。”赵小广说,而且自己的社交圈子也很窄,下了班回到出租屋里只能面对自己。为了发泄工作上和生活上的压力,他迷上了网络游戏,通过在里面的“杀人”带给自己现实中难得的快乐。由游戏里的玩家组成的群组、家族,大家甚至获得了友谊和亲情,每当群组不得已解散,都哭成一团。


从武汉来到郑州,虽然暂时住在公司里,可赵小广“宅男”的习惯还是一点没有改变,“工作中有时看似很风光,可在私下里甚至不能打理自己的生活,比如脏衣服堆成一团”。


赵小广说“宅男”都偏重于精神层面而非物质,他自己现在并不看重金钱的多少,只要够自己吃住、上网就行,“我目前最想干的工作其实是送报员”。另外他还认为自己之所以“成为宅男”,还有自身性格的原因。他举例说,自己从小就不爱走亲戚,喜欢憋在屋里看电视。


老家在周口的刘玉炜也承认自己性格有内向的一面,但这一面往往表现在下班之后的业余生活。“我上班的时候总是将自己收拾得鲜亮鲜亮,好像一个正常人。”刘玉炜笑着说。


27岁的刘玉炜大学毕业后先是在广州飘荡,来到郑州后一直单身也缺少朋友,他觉得“人与人之间更缺少可信度”,宅男宅女人群的出现反映出现实世界“人与人之间的隔膜”。


郑州大学社会学教授纪德尚说,网络对现实生活的冲击力太大了,目前我们在现实世界里可以进行的阅读沟通、棋牌游戏、相亲会面,甚至包括购物交易在网络上早已轻松实现,网络已经席卷了生活的细枝末节,足不出户就可以行遍天下,由此出现了宅男、宅女甚至宅文化,但这种特有的文化现象目前还不太明显。


纪德尚说,网络里纷繁芜杂的虚拟的东西又使人产生一个极端自我的心理世界,这与现实世界相距甚远,长期“宅”在这个虚拟的空间虽然能得到某些自我满足,但会给人带来某种人格方面的缺陷,比如“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纪德尚建议宅男宅女一族多关注社会,尤其要真正走入社会,融入社会。而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就要从自己的周围小环境入手,多与亲朋、同事进行交流,找出自己与社会交流渠道上哪些环节出现了障碍,或者是自己的生活环境哪些方面存在着自己一直逃避而没有解决的问题,改变消极的应对心态。


“只有融入社会,走进大自然,作为一个具有自然和社会属性的人才能找到真正的快乐。”纪德尚说。


日本最有名的宅男


“电车男”


是怎样走出家门的


宅男一词源于日本的御宅男。热门日本电影《电车男》的男主角就是典型御宅族青年,整日沉迷电脑游戏上网。某天,他在电车上看到一位斯文的美女被醉汉骚扰,于是出手相助击退色狼,美女大为感激。其后,美女送上一个名牌爱玛仕茶杯,男生就在网上吐露心声,阐述这奇妙经历,吸引到一班不同背景的网友献计,男生后来被冠上网名“电车男”,美女就被唤作“爱玛仕小姐”。网友鼓励电车男追求“爱玛仕小姐”,指导他改形象,最后“电车男”终于成功抱得美人归。


《电车男》的故事据说源自于真实的网络BBS上,对于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其实也无从考证,即使这个故事是真实的,那也是千载难逢,绝无普遍性可言。而这个看似简单俗套的爱情故事居然打动了许多人,关键在于电车男创造的这个奇迹,激活了大批的“御宅族”。


在电影中:一对夫妻的冷漠关系为此复苏,一个“御宅族”少年终于走出了房门来到阳光下,一个姑娘告别了伤心的曾经,而另外三位“电车男”决定上路去寻找自己的“爱玛仕”。这是影片对电车男故事的延伸。电车男故事的积极性正在于鼓励“御宅族”们走出自己封闭的世界,努力鼓起勇气去追寻自己的渴望,爱终究需要大声说出来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