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毛主席的一些看法

上海徐家汇 收藏 0 327


一九六九年八月二十五日

张志新

( 一九六九年八月二十五日,捕前,辽宁省五七干校十二大队派人找张志新核实她的观点,并作了记录。当向她出示记录并要她签字时,她说,你们记得不全,我写一份书面材料给你们。《要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看待政党和领袖》便是张志新写的书面补充材料。这份材料简明扼要地表述了张志新对毛泽东、刘少奇,对林彪、“九大”、“文化大革命”,以及辽沈地区“文化大革命”形势的看法。本文选自《要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看待政党和领袖》一文的第一节。)


中国共产党从诞生以来,及在各个历史阶段中,毛主席坚持了正确路线,尤其是,一九三五年遵义会议后,树立了毛主席在党内的领导地位,结束了第三次“左”倾路线在党中央的统治,在最危急的关头挽救了党。毛主席在党的历史发展中的丰功伟绩是不容否定的。但我认为,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阶段中,毛主席也有错误。集中表现于在大跃进以来,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不能遵照客观规律,在一些问题上超越了客观条件和可能;只强调了不断革命论,而忽视了革命发展阶段论;使得革命和建设出现了问题、缺点和错误,集中反映在三年困难时期的一些问题上,也就是三面红旗的总路线问题上。五九年反右倾中批判的那些问题,我觉得是不能说服人的。认为采取了不敢正视问题和粗暴压服的办法,没能以谦虚[的]、平等的、科学的态度对待和处理这些问题,虽然会后通过党的一些政策规定,在一些环节上作了某些调整和改变(如农村人民公社所有制问题规定------等等),但没从根本上,从建设和革命路线上去抓住问题的核心,彻底加以解决。把观点明确一些讲,就是认为毛主席在这个历史阶段犯了“左”倾性质的路线错误。庐山会议后,对彭德怀等人采取了罢官的处理,并在全党开展了反右倾运动。我认为这样做都是不正确的,导致的恶果是党内民主生活的不正常化,党员不敢向党反映真心话(真心话不一定都是正确的,是会有错误的东西)。庐山会议上毛主席提出:“庐山出现的这一场斗争,是一场阶级斗争,是过去十年社会主义革命过程中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两大对抗阶级的生死斗争的继续。在中国,在我党,这一类斗争,看来还得斗下去,至少还要斗二十年,可能要斗半个世纪,总之要到阶级完全灭亡,斗争才会止息。”这一论断把问题作了敌我性质的判决。和彭德怀有相同看法、观点接近的人,也就都属于资产阶级的生死斗争范畴了。作为在党的会议上讲出自己对“三面红旗”的看法,提出自己的主张,是党章、党的纪律所允许的;以书面形势再次提出意见也是合法的,由此定为反党、罢官是不合乎党的原则的。[我]认为是阶级斗争扩大化了。


社会主义建设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实践又经过三年的历程。到六二年七千大会上,问题又提出 、反映出来了。对于三年困难形势的估计上,出现了分歧,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上讲话的基本调子(仅仅从批判引用的片断的材料中得知的。如果看到全文我想我会更加赞同他的观点)我是同意的,如“近几年浪费了群众的许多干劲,有些运动是一轰而起,人民公社迟几年办是可以的,最近几年……重犯了过去三次‘左’的路线时期的那种过火斗争的错误……”等。他对三年困难时期形势估计的指导思想是“成绩要估够,缺点问题要讲透”。我觉得这是合乎辩证法的。由这些讲话,怎么也得不出搞复辟资本主义的结论来。再从毛主席这次会议的讲话看,毛主席认为三年困难时期,对形势的正确估计应该是“成绩很大,问题不少,前途光明”。这两种讲法间有什么本质差别?刘少奇也好,彭德怀也好,他们的问题又怎么能得出“右倾机会主义向党、向六亿人民、向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运动进攻”的结论呢!又怎么能得出“这些人是混进党内的投机分子,他们在由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度时期中,站在资产阶级立场,蓄谋破坏无产阶级专政,分裂共产党,在党内组织派别,散布他们的影响,涣散无产阶级先锋队,另立他们的机会主义党……”的结论和罪名呢!从庐山会议到刘少奇七千人大会的发言,怎么能认为是复辟资本主义,复辟资产阶级专政的总纲领呢!


党的八届十中全会毛主席又一次提出了关于“阶级、阶级矛盾、阶级斗争”的问题,指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过渡时期阶级斗争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正如马克思所指出:“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从我国生产发展的现实情况看,阶级存在是客观实际,阶级斗争也是客观实际,人们积极了解能去掌握具体情况,具体条件下的具体内容的阶级斗争,并掌握阶级斗争的新特点、新内容、新动向,会因势利导促进客观事物的发展;但如果违反规律,简单地、粗暴地把什么都套上是阶级斗争,就不能科学地反映事物的客观实际,而把事情办坏。不承认阶级斗争,不同时承认无产阶级专政,不是真正马克思主义者。在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这一整个历史时代内,阶级斗争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地存在着的。所以,否认阶级斗争的阶级斗争熄灭论是错误的,是反马克思主义的。如果从这样一个极端又走向另一个极端,一切都是阶级斗争,以主观的阶级斗争论硬套,把什么都说成是阶级斗争,也是错误的。必然会导致阶级斗争扩大化,在党内就形成过火斗争,无情打击,破坏党的正常民主生活;在党内外就会形成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脱离实际,脱离群众,不能充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不能实现“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


庐山会议所反映的问题除上述看法外,还认为导致错误发展的另一原因是,毛主席在大跃进以来,热多了,科学态度相对地弱了;谦虚少了,民主作风弱了;加上外在的“左”倾错误的严重促进作用。具体地说,认为林某某某是这段历史时期中促进了毛主席“左”倾路线发展的主要成员,是影响“左”倾错误不能及时纠正的主要阻力。导致的结果从国内看,是使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社会主义革命受到挫折和损失。这种局面确实令人担忧和不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