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生活琐碎谈:羽毛球运动

相信不少战友都玩过羽毛球,那是一种集力量、技巧和智慧于一身的体育运动,既能达到强身健体的宗旨,又可以和对方斗智斗勇,进行身体素质与临场处理的综合能力比试,是一项富有趣味性的项目。

虽然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触羽毛球,但那时候由于场地的条件所限和年少无知,以为这只不过是单纯性的力量角斗,只需要把球从拦网上方打过对方场地就算数,再加上对纯粹力量型运动的偏见,于是自小学时期起也就没有兴趣再玩了,从此就把兴趣重点放在足球运动上。不过这种“单纯性的力量角斗”观念直至到在以前的所在单位所举行的一场羽毛球活动中被彻底改变。

当时,做我的对手是一个年近五旬的老员工了,身高比我还要矮一个头,腰围比我的还要胖上一圈,看上去既胖且矮,与身手灵活敏捷是几乎没有任何关系。望着他那胖娃娃一般还有一点点可爱的身段,我甚至还抱有一种怀疑的态度,只怕此君在该年龄段的影响下会显得有点儿的老态龙钟。但是事情令我出乎意料和惊讶的是,他那略嫌肥胖和臃肿的身体竟有着与之极不相衬的灵敏,而且丝毫不受身理上的年龄段限制,即使是在自己的后场,居然也敢来一个不亚于年轻人的绝妙空中弹跳扣杀。

我自问在前几年的足球运动的影响下,身体也有一定的体能去应付长时间的来回跑步运动,不过在这个老员工有意无意的前后来回调动和自己蛮牛般地耗费掉不必要的力气下。几回合下来,我居然被杀得气喘如牛,脚步浮浮,箇中的窝囊事简直就尽在不言中,其中的震憾不亚于在获悉第一次海湾战争中所带来的新技术、新科技和战术革命推翻伊拉克的传统经典大集群坦克作战的我军指挥官一样。至此,我对羽毛球的态度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不过,我真正年前去了解参与羽毛球运行应当从半年前算起来。我自问是一个不擅长交际的人,所以每逢节假日都是一个人留在家里度日子,更不要说约上三五友人上街娱乐。我为数不多的一个死党在某一个节日里,邀约我到某社区里的羽毛球馆打球,当然还有一些他另一帮的朋友。

由于我与他的朋友都是初次见面,我免不了有一点的拘谨,但是有了羽毛球这个媒介后,在随后的活动中也便逐渐放开心态,因为在这个地方里,羽毛球就是我们交谈的方式。两年前那场不可忘怀的事件,老员工的那灵活百变的身手仿佛是昨天才发生的事一样,我和其他人在打羽毛球的时候,就去模仿他的扣球击杀的动作和长短吊打结合的方式。由于过去没有专人的指导,自己模仿的每一个动作总不能达到一种收发如心的感觉,对于自己所击杀的球不是飞出边线,就是提前落于网下。为了避免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尴尬境地,所以我就只能采取长短吊这种方式,以使对方露出更大的空档。

一场球下来,大家都香汗淋漓,过去一个星期心情的压抑随着汗水的流逝而消失,相互间的气氛比相识之前自然热炽许多,纷纷拿出各自的手机留下自己的号码,以方便日后的联络。当然,前提是你的实力要被他人所认可,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无论在任何一个地方,实力总被放在第一位,只要你的能力与别人相差无几,甚至比别人还强大的话,总会有立足之地。这就是我自创的所谓“羽毛球交际”了。

在尝试过第一次的滋味后,我便被这种运动深深地所吸引了,从此被一发不可收拾。每当电视节目中有羽毛球比赛传播的时候,我往往都会全神投入,从中对选手们的步法和手法进行学习和模仿,哪怕形似而神非也算是不错了,毕竟没有专人指导下能有这种效果也是很不错的了。不过,这种情况也就只能自我欺骗一下,一旦遇上了受过专人指导或训练的业余选手时,就马上洋相百出。

我的兄弟阿添其中的一位朋友P,是一位负责保险或相关业务销售的业务经纪,空闲时候就到球会打球。在某一次的羽毛球聚会中,我有幸认识此君。此君性格和善,身材与我相若,大家都是身材瘦削之人,但是当羽毛球拍到了他的手上时,仿佛有了生命一样,无论是后场的反手扳球,还是后场的弹跳扣杀,无不极具威力,更不用说他经常利用那网前的那一带宝贵的空间进行疯狂扣杀。只要我所发出的球在他头顶飞得不够高的话,那么他的快乐,我的噩梦扣球便会来临,令我当场难堪。原本从电视上所模仿的国手们的动作早就不知抛到哪里去了。

经过与此君的交手后,我曾经有一段时间竟然忘记长线发球的动作要领。没有了发球的基本感觉,连球都不会发,自然这球就没发打了。我此番奇怪的状态使到其他人和自己都百思不得其解,令我一度怀疑自己是否陷入“羽毛球发球失忆”的癔症状态中(本人语)。幸而,解铃还需系铃人,毕竟是一场朋友(尽管是经过朋友的朋友介绍认识),P君在一次羽毛球聚会中不厌其烦地对我的发球动作进行了一次细心的指导。在其认真和耐心的指引和对我的不足进行纠正下,我终于再次找到发球的感觉,会发球的感觉真是好啊!

此后,我又通过阿添认识另一位朋友阿翔。阿翔是一位医生,在某区级医院负责西医事务。因为阿翔比我年长,所以我平时都称呼他为翔哥。翔哥是一位很讲求原则的人,虽然为人很和气,但做起事上来很认真,也很为朋友设想周到。他打羽毛球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所以我想请教他关于步法的问题,他很认真也很细心地对我进行教导。虽然如此,但是不知道我是天生的学习白痴还是心急,或者其他别的原因,我总是没办法学懂其中的基本动作要领,令到翔哥抓狂异常,不停地用球拍拍打我的腿脚,不停地说应该如此这般,最后好不容易搞懂了其中的要领,动作也逐步成形。不过,到了下一次的聚会时,我居然全忘了,翔哥见到故态复萌的我后,立马质问,“我上次教你的那些动作要令呢?”

这都是我通过“羽毛球交际”所认识的其中之一部分的朋友,通过该项活动打开了我以往井底之蛙般的视界,拓宽了我以往的交友手段,以前我见到了女孩就会脸红的习惯也有所改善,最起码在球场上,我也能鼓起勇气向漂亮的女孩子伸出友谊交际之手。

多么有趣的羽毛球运动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