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 恶质民主又一例

浪急天涯 收藏 0 30
导读:[大公网讯]丘吉尔说过,除开其它政府形式不说,民主是最糟糕的政府形式。这是一个曾经吃过民主苦头的英国政治家的心底话,有几分的调侃,但更多的是无奈。民主这东西,理论上是个好东西,但一碰上现实,往往却不是个东西。这是因为,民主制度的落实须具备许多先决条件,莫说在亚洲,即使是在老牌的欧美,现实中的民主其实也是捉襟见肘的。很多国家究实都不完全具备实行民主制的必要条件,包括泰国。 现实中的民主,不仅多种多样,也没有一个真正臻于民主的理想境界。当今世界民主国家占了绝大多数,但斤两各自不同,民主程度固然各异,客观政

[大公网讯]丘吉尔说过,除开其它政府形式不说,民主是最糟糕的政府形式。这是一个曾经吃过民主苦头的英国政治家的心底话,有几分的调侃,但更多的是无奈。民主这东西,理论上是个好东西,但一碰上现实,往往却不是个东西。这是因为,民主制度的落实须具备许多先决条件,莫说在亚洲,即使是在老牌的欧美,现实中的民主其实也是捉襟见肘的。很多国家究实都不完全具备实行民主制的必要条件,包括泰国。


现实中的民主,不仅多种多样,也没有一个真正臻于民主的理想境界。当今世界民主国家占了绝大多数,但斤两各自不同,民主程度固然各异,客观政治效果也参差不齐,好坏不一。我们在民主的道路上摸索前进,摸著石头过河,至今不过半个世纪,因此,别轻易相信我们的民主已经成熟了,别国的经验,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还是有很多可资参照和借鉴的。


台湾式的民主,固是恶质民主一例,历史更加悠久的泰国式民主亦然。南方朔说,(台湾)民进党已注定将成为未来政治教科书上恶质民主的警示教材。我想,泰式民主同样为我们提供了许多教训。


美国学者罗伯特·达尔(Robert Dahl)认为,民主的实现应具备五个关键性条件:一、政治上,文官政治,军队和警察控制在由选举产生的官员手中;二、经济上,现代化的市场经济;三、文化上,公民具备民主的信念和政治文化;四、国内,不存在剧烈的文化冲突;五、国际上,不存在强大的敌视民主的外部势力(包括国内反民主势力)。


各有山头的利益集团


泰国推翻君主专制已有70几年的历史,但至今也算不上是个成熟的民主,反倒像个民主的怪胎。之所以说它是恶质民主,主要是因为它和台式民主一样,分裂社会,撕裂族群;权钱勾结,民不能做主。


时下一些为台湾和泰国民主辩护的人,总是要人看到民主的好处,相信民主之可行,而不愿正视现实中严重的政治弊端,甚至迷信单靠民主制度就能解决所有的弊端。这就好像明明看到没穿衣服的皇帝在当衆出丑,却硬是要称赞那看不见的新衣有多么漂亮。就这样,泰国民主折腾了几十年,既死不了,也长不高。十足是个民主的怪胎。


泰王和军队之间有著密切的关系,两者在泰国的政治中也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军队往往不是听命于民选的政府。2006年,前首相达信被军人政变推翻前两个月,曾任陆军总长和首相的泰王蒲眉蓬首席顾问布勒姆,在向一群年轻军官训话时就曾这么说:「士兵就像马儿,政府只是骑师,不是马主,你们是听候国家和国王陛下差遣的马儿。」


过去74年来,泰国民主历经了18次政变,宪法也经过无数次的中止和修改,泰国民主却没有因此运转起来,反之,它一直在政变、政府轮替、民选、军管的怪圈中打转,首相换了一个又一个,除了达信,几乎没人有本事任满一届。「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在1932年军人政变推翻君主专制制度之后,泰国才出现民选政府,但军人却不时发动政变,把政府撵下台。泰国平均每四年发生一次军人政变。」(同上)


泰国民主往往导致政局失控,陷于混乱,而本来应该受民选政府指挥的军队,反倒不时成了拨乱反正的力量。这是多么的讽刺!但选择一味盲目讴歌民主而不顾现实的人,却仍然像称赞皇帝的新衣一样,称颂著泰国的民主和台湾的民主。也许是因为在这两个地方,动辄有数以万计的人走上街头示威。殊不知,示威所反映的往往不是民主,而是民主的失败或失效。


经济上,泰国实行的是市场经济,应该算是具备民主的经济条件了,但是事实不然。现实中,市场经济也有很多变种。泰国经济主要是操控在利益集团和大家族手中,城乡之间贫富鸿沟巨大。前首相达信就是因为财雄势大,走民粹主义路线,到乡村地区收买民心,获得广泛支持,不仅做满一届首相,还在大选中连任。


但是,达信个人、家族、政党和相关利益集团势力的扩张,却无可避免地伤及其它人的既得利益,因此也引起强力的反弹,有人甚至指他蔑视泰王,使王室感到不安。对各自为政,各有山头的利益集团(包括泰王和军方)而言,有一个强大的政府也并非好事,因为那意味著他们无法或者难以过著藩镇割据的日子,也无法再从弱势政府无力监控全局的情况中得益。于是非要去之而后快。达信终于在政变中被赶下台。


恶性循环的怪圈


泰国公民是否具备民主信念和政治文化呢?看来未必。在最新的这场倒沙玛首相的运动中,主导抗争的反对派人民民主联盟(简称民盟,PAD)首领林明达竟然公开倡议废除民选国会,认为大部分泰国国会议员应该通过官委而不是民选。其所持的理由更是荒谬:乡村区的选民教育水准低,很容易受到达信的操纵,不懂得明智地投手中的一票。这对乡村地区支持达信势力的泰国人而言,无疑是莫大的侮辱。


说白了,在民盟的领袖看来,支持达信的选民就是智能不够,不懂得选出一个民主政府,所以,要彻底清除达信势力,包括被视为达信代理人的沙玛及其人民力量党,唯有改变现在的选举制度。那么,至少在民盟领袖眼中,泰国公民是不具备民主的信念和政治文化的。当然,他们「只看见弟兄眼中有一粒灰,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


然而,那些参与民盟示威的群衆似乎不管这些。他们似乎只听到林明达声嘶力竭的呼喊:我是为了拯救民主免受贪官滥用而奋斗。


这是民盟的「民主」,由民盟来作主吧。有些泰国人也许会感叹:啊,民主,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然而,也犹如台湾,总有一大群泰国人死心塌地地支持民盟,参加示威,占领首相府大院。民盟的行动已引来沙玛支持者的反击,双方对峙,局势紧张,泰国社会也明显分裂。在这种情形下,泰国民主是物腐虫生,根本无需外力介入,内斗已足以让它深陷泥沼,动弹不得。


和台湾人一样,泰国人看起来也是同文同种,没什么语言、文化、宗教种族上的大分歧。不幸的是,政党政治和利益政治就是有本事惹是生非,挑动民衆的情绪,形成社会的分裂和对立。这是很多地方的民主政治通病,泰国与台湾并非例外。关键点是不是公民欠缺民主的信念和政治文化呢?我想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纵观以上各点,足见在泰国,实现民主的关键条件都是很薄弱的。因此,也难怪泰式民主始终难以跳脱那个恶性循环的怪圈。民盟领袖林明达说:「民主在这里实施了46年,我们一直碰到相同的恶性循环。这个制度肯定有某些差错。」人们倒要问:是制度有差错,还是水土不服?还是……唉!


现实中的民主问题多多,看别人,想自己,也许我们应该自忖,我们真具备充分的民主政治文化吗?民主道路维艰,让我们继续谦卑地学习,谨慎地摸著石头过河吧。


联合早报10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