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章舒雅也是若有所思,“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韩先生,你放心,我会努力尽到我的责任的。”

“好喔,那万事就拜托你了。”韩琛低头看着大哥大,说出这句话来。正好大哥大又响了。韩琛按了接听键,良久才放到耳旁,“哪位?”

“琛哥,我们准备妥当了。”来电的是另一名心腹。

韩琛:“该怎样就怎样咯。结束之后别忘了签个到。”

“知道了。”

韩琛:“嗯。”

章舒雅在静静地等待着韩琛通完电话。

“不好意思。”韩琛接过两个电话,想客气,也没那个心情了。

“韩先生你有事就先忙,我去看看圇圇,顺便陪她聊聊天。”

“好。麻烦你了。”韩琛坐在餐桌旁,也没有起身的意思。

==========

“大哥,你今天下午表现真的好失常啊。”猪肉明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了。

“十赌九输,正常的。”把赢来的十多万又输得差不多了,甦文算是安心了。

“唉…”猪肉明今天下午跟着甦文,把刚赢不到半天的钱又给输回去了。

“今晚还去不去?”甦文问。

“还去?”猪肉明想了想,“算了,不去了吧。”

“真的不去了?”

“不去还有假?”猪肉明想起家里还有点事情没办完。

“不去就不去了。”甦文自己其实也没打定主意。这两日的经验,如果说不是考虑赌场报复问题的话,从那里大赚一笔基本上是没问题的了。不过去得太频繁,赢的多了,对自己这种没有什么背景的人而言,也未必是好事。但是赢钱的诱惑实在太在,又下不定决心不去。

“真的不去了?”猪肉明隔了几分钟,又问道。

“都说了不去了。”甦文回绝道,自己却不禁笑了出来。

“丢,你看你这个样。还‘说了不去了’,我看你今晚在家看电视,看着看着你就冲下楼来招手打的咯。”猪肉明挖苦道。

甦文:“已经都七点钟快了,九点开盘,一来一回时间也不够了。”

“哼,你有心玩,又不在乎多少,现在回去吃了饭歇一会八点钟出来,上去才开盘,有什么来不及的?”

“唉,在上面挤出了一身汗,要洗澡才行。”

“还洗什么澡啊,回来再洗不行吗?”

“唉呀,不去了。少去一两次又不会怎样。再说了,今天下午输了那么多,或许还没转运,何必去送钱?”甦文瞎掰了几个自己都觉得好笑的理由出来。

“呐,那说定了啊,今晚谁也不许去了。”猪肉明认真地道,生怕甦文瞒着他偷偷去赢钱不带上自己。

“都说了是。”甦文越说越不敢肯定。

“今晚我去找你,研究明天的战术。”猪肉明认真道。

甦文:“再说吧。”

车子行驶了半个小时左右,终于到了两人要下车的地方。

猪肉明和甦文住的地方同路,还在里面一点。两人一同慢慢走进巷子里。

“喂喂,明天八点啊,今天早上那个粉店等我。”猪肉明生怕甦文不记得了。

“明天又准备带多少‘子弹’啊?”甦文调侃道。

“看情况。”猪肉明严肃道。

甦文:“今天下午什么情况,有没有一点零头回来?”

“我看看,”猪肉明翻出口袋里的港币,认真地数起来,“哦!还输七百块喔!”猪肉明突然喊起来。

“搞什么啊,这么大声,”甦文赶紧制止道:“你怕别人不知道你去赌钱吗?”

猪肉明“哦,激动少少,激动少少…”

甦文:“回去千万别和人家说啊,尤其是钱的事情啊。”

猪肉明:“啊呀,我知道的了,又不是小孩子了。”

甦文还是不放心,记叙文:“那你这几天不上工,怎么和别人说?”

猪肉明:“我有办法咯。”

甦文:“什么办法啊?可不可靠啊?搞不好要罚款坐牢的。”

猪肉明:“我对我老婆的解释呢,就是有一个大陆的老乡过来想做一点小生意,不熟悉地方,要我带一带,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我做什么去的。要是问起来,就说家里有事得了。我也有对我老婆这么交待的。”

“哦,这样就最好。”甦文稍稍放下心来。

“喂,你是不是今晚不去的啊?”猪肉明神态怪异地看着甦文。

甦文:“那你上我那里看电视,到十一点再回去啦。”

“丢,我回家老婆还买有宵夜呢,我去你家做什么!”猪肉明不屑道。

甦文:“我到了,上去了。”

“等一下洗完澡来找你。”猪肉明唬道。

“我还是在洗澡,麻烦你在外面等久一点。”甦文也玩笑道。

上了楼,摸黑开了门按亮了灯,甦文才忽地想起来,琳达今天中午给他发过短信,问自己今晚有时间没有。甦文赶紧一看手表,七点半了将近,他赶紧把门关上,鞋子也没拖掏出手机就躺在客厅的旧藤椅上等待着电话的接通。

“唯?”甦文不自觉地坐直来,“吃饭了没有…”

琳达:“要你来问,黄花菜都凉了。”

“真是不好意思,今晚有点事,脱不开身,”甦文念头一闪,又道:“我现在还在路上,你在哪里,方便出来吗?”

琳达没好气道:“本来有。”

“呵呵,那现在呢?”甦文微笑道。

“现在没。”琳达回复得很坚决。

甦文知道很难说转琳达了,不过还是好声好气地哄道:“今晚很忙嘛,工作上的事情。”

琳达那边没有回答,不过似乎也没有生气的迹象。

“公司为了表彰我,发了一小笔奖金,想和你高兴一下的,谁知道你没有空。”甦文编道。

“是啊…”琳达的语气也有点软了,但还是不松口,“不过,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公司加班啊,还是出去快活了?”

“怎么会,我现在还在路上,随时可以打的过去。”甦文一听有戏。

“谁知道你在哪条街的路上…”琳达嗔道。

“那这样,你告诉我你在那里,我现在过去。”甦文殷勤道。

“是真的么?”琳达不惊不喜。

“是,我现在过去,你在哪里?”甦文用头和肩膀夹着电话,开始整理衣服。

“我啊,我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家店附近。”琳达笑道。

“好,我现在过去。等我。”甦文兴奋道。

琳达:“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