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绝代风华之一貂蝉

书云 收藏 1 56
导读:吕布与貂蝉的凄美爱情故事。

今晚的月色很美,幽邃而静谧的天空见不到一丝云彩.月的周围有一圈淡黄色的月晕,朦朦胧胧,仿佛是月的胭脂被水化了, 被风拂了,于是荡漾开去.我喜欢月,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喜欢月,总觉得她是我的朋友,是我的亲人.常常是一个人在月光一站就是几个时辰,妈总是说:这个孩子是个痴儿哟.父亲却只是笑一笑而已,父亲的笑总是那么好看,我形容不出他的笑,每当我摔痛的时候,见到父亲的笑,痛就很神奇地消失了.自从父亲死后,月光仿佛也有这种神奇的功效,月光如水,不知是谁最早这么形容月光的,真是了不起,我站在月光里,就有一种沐浴的感觉,身上的痛楚,心上的创伤,都会在月光里慢慢地融化,蒸发,象烟雾一样地消散.

烟雾,在眼前慢慢升起,盘旋,在这无风的夜里,那因檀香燃烧而散出的烟雾仿佛是静止着一般,那幽幽的香也一样,久久不散.我在这花园里已有半个时辰了,丫头们都说我是在拜月,是在向神灵祁求什么.其实不是,我并不相信什么神灵.我焚香,是在等人,这几天,在这花园里,我一直在等他,他有几次在我身边走过,不过却都没有停下来.我一定要等到他,等他来和我说话.

脚步声近了,我听得出,是他.这几天他一直这样走路,沉重而蹒跚.一听就可以知道他心事重重.于是我叹息着对着案台上的香烛拜了下去.我的动作是轻柔的,就象是风中舞动的柳枝.

脚步声停了,他好象是就在我身后.谢天谢地,他终于来了.

一个声音响起,是他在问我.

“貂蝉,你这几天一直在这里做什么?”

“王大人,是你.”我转过头后,故做惊讶地说道.

“吓着你了吗?这几日我总见你在这里焚香拜月,不禁有些好奇.你这是在………?”

我的脸有一点红了,我知道我这样看起来会更漂亮一些,然后我低下头回道:“启禀大人,奴家在拜神祁祷.”

“果真是这样,你年纪也不了,莫不是有了私情?”王允面无表情低沉地问道.

听了这话,我连忙跪倒,泪水很快地从眼中溢出:“大人,冤枉,奴家并无私情.”

“那你为何长吁短叹,对月而拜?”

“奴家自幼丧失双亲,是您把我育抚收养,教以歌舞,授之琴棋.今已十年矣.大人对奴家恩深似海,奴家便纵万死,也不足以报之大人之恩德.近来见大人愁眉不展,必是有国家大事忧心,奴家不能为大人解忧分愁,是以长吁短叹,夜不能寐.请大人明察.”

王允看着我,表情越来越奇怪, 先是惊,后是喜,最后又哈哈大笑起来.他拉着我,来到一间密室.然后就给我跪了下来.我知道他想到了.想到了我几天前想到的事情.我的心哭了,我假装大惊失措的样子也给他跪了下来.

他说:天下大乱,民不聊生,罪魁祸首,实董卓一人也.董贼不可怕,可是董贼的义子吕布神勇,天下无敌.欲除董贼,必先除吕布,其二人皆好色之徒,若使美人计,离间董贼父子,则大事可成.他问我有没有胆量去二人之间斡旋,离间二贼.使其反目成仇,用吕布之手来诛杀董卓.

我心里笑着,我仿佛看见董卓那恶贼的人头在血光中飞舞着,盘旋着,虽然依旧面目狰狞,却已了无生气.我对天盟誓,说无论是面对怎么样的困难,我都一定会完成大人交待的任务.王允流着泪,认我做了他的干女儿.我呜咽着叫了一声爹.然后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从他的脸上我仿佛看到了父亲的样子.

那一年,我六岁.我家住在麒麟村,那是离洛阳不太远的一个小乡村.父亲是村里的教书先生,人家都说父亲是个有福分的人.因为母亲是方圆几十里最美的人.两人很恩爱,我从来没有听到过他们吵架.我们并不富裕,可是日子过得很快乐.所有的不幸,都是从那一天开始的.


那一天是正月十五,有庙会的.父亲本不想去,母亲也一样,可是我却是极爱热闹,我吵着要去,父亲笑着答应了.他牵着我, 携着母亲,全家人高高兴兴地去逛庙会.那一年丰收了,庙会很热闹,人也很多,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的人.我正玩得高兴,突然有人说,快看,大将军董卓.这时人群分开了.从镇子外旋风般地来了一队人马,清一色都骑的高头大马.最前面的人,生得高大魁梧,却是一脸凶相.人们喊他董大将军,然后跪了一大片.那个叫董卓的大将军看着跪了一地的人群,哈哈大笑起来.我却不由吓得哭了起来,平时我的胆子并不小,可是不知怎么着,听着他的笑,我感到很怕很怕.父亲连忙捂了我的嘴.把头深深埋下.就在这时,我听到那个叫董卓的将军喊了一声:这里全是乱党,给我杀.于是,我就听到哭声,叫声,喊杀声.仿佛还有小河流水的声音.父亲抱着我拉着母亲拚命地跑,人群象是沸腾的开水,哗一声乱了.大家都在拚命地跑.你拥着我,我拥着你,跑起来很困难.我们和母亲分散了,我听到了母亲的叫声,我回过头看见她被几个匪兵狞笑地拉扯着.父亲也看见了,他放下我,对我说快跑.然后他开始往回跑,跑向母亲.我看见他跑到母亲的面前,我看见他在和那几个匪兵说着什么,我看见他总是面带微笑的脸愤怒了,我看见了一片惊心的红云升了起来,我看见父亲的披着长发的头飞舞起来,我看见眼前是长长长长的黑夜,我倒了下去.


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听人说吕布武艺超群,英俊魁梧,是有名的美男子.今天我见到了他.在我舞了一曲<<蒹葭>>之后.义父把我介绍给他.我低着头,用惊鸿一瞥般的眼光看了他。我感觉到他看我的眼中放出异彩,他甚至有些失态,酒溢出了杯中犹自不知.我知道我成功了,他已经为我的美而感到镇惊.

我突然感到男人们的可笑.他们热衷于权力,金钱,美女,地位.他们一生不停地追逐.为此丢了性命也在所不惜.他们忙碌着,奔波着,生命的烛光一点一点地暗淡下去,可他们却以为自己正在辉煌.他们为得到的,拥有的兴奋不已,却不知所有的一切只是花上的露,草上的霜,一转眼就会消逝无踪.每个人都在想着我得到了什么,却从来不去想我失去了什么.“欲先取之,必先予之”这是千古不易的道理.你在为得到的某种东西雀跃高歌时,为什么不让自己内心深处孤独的灵魂去想一想:我是不是失去了什么.想到这,我不禁笑了.宛尔一笑.这时,我看到吕布正在给义父磕头起来,他转过头,看见了我在笑.于是我笑得更加欢愉了,我要让他记住我,让他喜欢我,让他发疯地爱上我.

没过几天,董卓那个恶贼也来了.我依旧浅笑盈盈地舞着,象花间翩跹飞舞的蝴蝶,象琴间跳跃流动的音符.但我更愿自己像一把利剑,就像专诸插入王僚体内的那把鱼肠剑。可是现在还有侠客吗?专诸已死,荆轲已逝。面对董卓如山的身躯,如山的权力,还有谁敢义无反顾地冲上去,把正义的利剑插入这个罪恶的身体?没有人,自从几年前那个英雄的伍孚被凌迟处死之后,再也没有人尝试着去刺杀董卓了。

当天,我就被董卓带走了.从此,灯光黯淡,星月迷离.

仇恨的火焰越烧越旺.我甚至看见熊熊的大火把董卓烧得一干二净.我从不畏惧生的痛苦,我有希望,我的希望就是吕布.这一天,我终于见到了他.或者应该说是他终于找到了我.

凤仪亭,董卓府内最漂亮的一处地方,我常常坐在亭内,看亭前的流水漫不经心地款款而过.有时真想也化做一滴小小的水珠,投身到亭前的流水中,然后随着它一起轻快的流走,没有哀愁,没有痛楚,不知身在何方,不知去向何处.只任自由的灵魂无拘地飘荡.


那一天,我正在亭中对着流水发呆,突然,吕布的身影在水中一荡.我的心狂跳起来,是他来了.于是我的泪流了下来,像眼前的流水一样多,衣襟早湿了一大片.

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上,我吃了一惊,回过头就看见吕布站在眼前.我哭得更厉害了.他说:你哭了?我不言语.只是哭.他一付手足无措的样子.那样子竟有些可爱,那一刻,他仿佛不再是叱咤风云的英雄,而只是一个茫然无助的大孩子.看着我哭得那么伤心,他张开双臂把我拥入怀中.我呜咽地说道:将军,救救我,救救我.他痛苦地说道:岳丈大人把事情都和我说我,你别伤心,一会儿我就去找义父理论.我不再说话,只是哭.而且哭声很大.又有人来了.


我低呼一声:有人.吕布回头一看,慌忙松开了双臂,他低声说:等着我.然后慌慌张张地跑开了.这时,董卓已到近前.见我满面泪水,他气喘吁吁地问:怎么了宝贝?我更加高声地哭道:我不活了.说罢,转身欲向水中投去.董卓一把拉入我,气急败坏地道:是不是吕布那个小畜牲欺负你了.我看见他跑了,你别哭,我这就去教训他去.说完,把我交给随后而来的侍从,自己却向吕布逃跑的方向追去.


看着董卓肥胖的身影远去了,我突然想到那些所谓英雄们眼中最厉害的武器.男人们对武器总是很感兴趣.他们常常排出天下最厉害的几种武器.说是叫什么武器谱.就象现在,人们把吕布的方天画戟排名第一,把关羽的青龙偃月刀排名第二,把张飞的丈八蛇矛枪排名第三.他们梦想着得到传说中的神兵利器,然后称霸天下.可是他们都错了,天下最犀利的武器是漂亮女人.而武器中的武器就是女人的眼泪,越漂亮的女人,她们的眼泪就越犀利.从妲已到褒氏,从西施到吕后,女人一直不遗余力地告诉男人这样一个事实,可是却没有人愿意相信.那就随他们好了.


又过几天,董卓要带我到一个叫湄坞的地方,那里是他的行宫。一向不离他左右的吕布却被留在了长安.从长安走的那天,我坐在帘幕低垂的车中,心中很乱.我也不清楚我这一生惨痛的付出,是不是真的值得.可是有时又想:即使我不到董卓的身边,那又能怎么样?这样的乱世,我们还能做些什么?还不是在那些权贵的手中传来传去,就如同一件漂亮的礼物.脏了,旧了,就被遗弃在一旁,再也没人理睬.女人呀.


我听到一声清脆的马的嘶叫声,这不是普通的马,我揭起帘幕,果然看到吕布骑着那匹天下闻名的赤兔马,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我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用不胜幽怨的眼神看着他.他催动赤兔马,好象要过来,却被一旁的义父拦住了.董卓的大队人马出发了.望着吕布越来越远的身影,我放下了厚厚的帘幕.可吕布的身影却好象映在了帘幕上,我一抬头就会看到他,这是怎么了,我有些慌乱,不觉用力地闭上了眼睛.

又过了月余,有一天,董卓兴奋异常地来到我身边,他大声地喊:我要做皇帝了,我要做皇帝了.他对我说明天他要回长安,皇帝要禅位给他.是吗?我心里在冷冷地笑,恶贼, 你的梦就要醒了.


湄坞里乱作一团,有人说董卓死了,而且是被他最信任的吕布给杀了.也有人说不可能,只是谣传,吕布怎么会把董卓杀了.可我知道这一定是真的.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痴痴地坐着,也不知想些什么.仿佛有什么东西从体内飞走了,我感觉自己轻飘飘的,我不知道活着的意义,也想不出死去的理由.我总是感觉到有一个声音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向我呼唤.那个声音时而清晰可闻,时而朦胧不清.他在说什么,谁能告诉我?我是不是该走了,回到我梦中的故乡,回到我灵魂的天堂.


外面起火了,人们都在惊恐地逃窜,我却在安然地坐着.这火真好,它烧毁一切罪恶,烧毁一切浮华.烧毁一切尘世的纷纷扰扰.是的,我该走了,在这火还没有吞噬我之前,我该走了.可我为什么还在迟疑着?心中仿佛有一个隐隐约约的期待,我在期待什么?人们传说凤凰能够在烈火中得到永生,我会不会也在这烈火中得到永生呢?墙壁有一把宝剑,就用它吧,就用它来结束我美丽而苍白的生命吧.剑从匣中抽出的声音竟这么悦耳动听,剑身也如秋水一样清澈.是不是生命在即将终了之际,所有的一切都是一种无瑕的美丽?


剑在喉咙上的感觉是清凉而冰爽的,有如情人温柔而细腻的触摸.我把眼睛闭上,手慢慢地用力,体会着一种莫名的快感,为什么我感觉不到痛?是谁抓住了我手腕?我睁开眼,就看到了吕布,他一脸灰尘,满眼泪水,像一个大孩子一样站在我的面前.我的泪不禁流了出来.从心底很深很深的地方流了出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