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明全国范围食人惨剧各省抽样调查

赵子龙中将 收藏 16 485
导读:这些简单记载的后面其实隐藏着人世间最凄惨、最残酷的图景。 北直隶    衡水县,时人谓:“崇祯十四年大旱,斗米千文,民益困,妇女之无赖者,插标于市,人莫之顾。炊骨啖肉,民多以速死。为幸衣锦币,每饿于荒烟断垣之中。至有因盗正法,群逐如膻,相屠而食者;有暮行饿于街巷,晓视之则骨者;有诱之于家掩杀而食者;有死而不葬,葬而盗发而烹食者。比邻隐一敌国。甚则妇食其夫,父食其子,人而禽兽残止矣。” 山西    平阳府荣河县,“崇祯十三年大饥,草根木皮俱尽,人相食,死者十之六七。僵尸横野·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些简单记载的后面其实隐藏着人世间最凄惨、最残酷的图景。


北直隶


衡水县,时人谓:“崇祯十四年大旱,斗米千文,民益困,妇女之无赖者,插标于市,人莫之顾。炊骨啖肉,民多以速死。为幸衣锦币,每饿于荒烟断垣之中。至有因盗正法,群逐如膻,相屠而食者;有暮行饿于街巷,晓视之则骨者;有诱之于家掩杀而食者;有死而不葬,葬而盗发而烹食者。比邻隐一敌国。甚则妇食其夫,父食其子,人而禽兽残止矣。”


山西


平阳府荣河县,“崇祯十三年大饥,草根木皮俱尽,人相食,死者十之六七。僵尸横野·皆取而食之,斗粟值一两余,六畜绝种。从来未有之奇荒也”。另一资料则称:“崇祯十三年岁大荒,民人相食,饿毙者过半,流离散亡,几乎丁倒户绝。后又加以闯寇蹂躏,兵变杀戮,户之存者十之七,计口仅三之一矣。”


河南


河南是崇祯年间的重灾区。《豫变纪略》卷3对此有详尽的描述。崇祯十二年大旱,“川泽皆竭”,“禾之未收者半,民间遂歉…… 岁乃大饥,人益不敢粜谷,谷以踊贵,米、麦斗值钱三千,禾二千七百。人相食,有父食子,妻食夫者。道路无独行之客,虽东西村亦不敢往来。其颠顿死于沟壑者,群聚而到割之,顷刻而骨骸相撑矣”。河内县知县王汉上《灾伤图》说:“臣以崇祯十二年六月初十日,自高平县调任河内,未数日,水夺民稼,又数日,蝗夺民稼。自去年六月至今,十一阅月不雨,水、蝗、旱,一岁之灾民者三。旱既太甚,不得种麦,而蝗虫乃已种子,亡虑万顷。冬,无雪,蝻子计日而出。去年无秋,今年又无麦,穷民食树皮尽,至食草根,甚至父子夫妻相食,皆黄腮肿颊,眼如猪胆,饿尸累累。”灵宝县,“崇祯十一、十二、十三年天道亢旱,赤地千里,寸粒不收,民饥死者十之四五”。


山东


丘县,崇祯十二三年“连荒,颗粒不收,谷价沸腾,每斗麦价银一两八钱,米价银一两九钱,人食树皮草子根,甚至人相食。加以瘟疫,各村男妇死者十不存一”。如茌平县,“崇正十四年大饥,蝗虫遍野,瘟疫横生,死者十之九,赤地千里,人相食”。如夏津县,“崇祯十三年大饥,斗米两银,人相食”。



陕西

延安府,崇祯三年, “又旱饥,人相食,各县掘万人坑”;四年,“春夏大旱,冬大雪,色黑深丈余,人畜死者过半’,①;“十六年七月府城瘟疫大”。崇祯二年,“安定(按:今子长县地)盗贼四起,民不得耕,斗米六钱”。四年,由于“贼乱”,该县“鸡犬一空,斗米一两二钱,盐一钱二分,剖人食者甚众”。五年,“安塞大荒,斗米八钱,民始掘草根柳叶树皮,继捣石啖之,腹堕而亡,人相残,僵尸遍野”。清涧县,“崇祯三年大饥,盗起,斗粟六钱,人相食,死者遍城野,掘万人坑痤之,发帑金数十万,命御史赈焉。自是连岁皆饥,至十五年方稔”。与清涧县相似,从崇祯元年开始,中部县就一直为灾荒所困扰,“十四年斗米三两,绝粜罢市,木皮食面皆食尽,十死八九”。



安徽


庐州府西部六安一带崇祯十三年夏,“六(安)、霍(山)大旱,飞蝗蔽天,人相食,至有父母自残其子女者,虽重典绳之不能禁。十四年辛巳春饿殍枕藉,民采草树为粮,以待麦秋。麦未登而疫作,嚣市昼静,巷无行人,城中出骸如蝈。二麦虽稔,收弃相半,民有绝户,而不得刈者。夏复大旱,蝗蝻所至,草无遗根……十五年壬午春霍山大饥,人相食”。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