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部 第九十七章 刹那间地怀疑

guohj92 收藏 1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URL] [内容简介] 既然大家都能接受我把这座山买下,那我就买了呗。不过这里干什么好啊,山周围是湘江环绕,交通方便,不过要是我就住在山顶也没什么用啊。和邓方说了这种想法后,邓方就建议我再等等,看看这周围是什么人的地皮,再买点吧。 这次邓方在这里按照我刘备伯父的指示主持这戡乱工作,却没有我庞统师叔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


既然大家都能接受我把这座山买下,那我就买了呗。不过这里干什么好啊,山周围是湘江环绕,交通方便,不过要是我就住在山顶也没什么用啊。和邓方说了这种想法后,邓方就建议我再等等,看看这周围是什么人的地皮,再买点吧。

这次邓方在这里按照我刘备伯父的指示主持这戡乱工作,却没有我庞统师叔什么事,我真的是感到很是奇怪啊。论职位,我庞统师叔到现在还挂着副军师的职务,也应该可算作是最高层领导人物了,论智谋,我庞统师叔可是天下闻名的智者,论交往,我庞统师叔当年就敢在耒阳县为官,那可是深处武陵蛮腹地,蛮汉相杂的地方啊,至今据沙摩柯老爹摩里说,那里住的他们的族人还在记着庞统师叔的好。唉,越想越头疼,不明白就是不明白。

因为邓方的意见代表了我刘备伯父的意见,而且在这牂柯郡由我庞统师叔等人的见证,这里武陵蛮的各族族人也不会吃什么亏,这次制定的税负比以前轻了很多,沙摩柯老爹摩里还算满意,现在就等着那些跑了的各个原先的豪族签字,恢复这里的秩序了。

按照约定,邓方向牂柯郡各大户所在地发出了盖着自己大印和官印的文书,另外还有摩里也向当地各洞发出的自己的召集命令信件,几日之后,陆陆续续牂柯郡原先的一些大户都来的差不多了,各洞的洞主也基本上都来了沙摩柯的铁哥们布依他们一直就在这里,我和吴普师兄还在给他们一直治病啊。又是一番讨价还价,最后确定当地政务大多数由原先的大户掌握,各洞派出洞兵参与防务,而各洞税负则由各洞推举出自己的代表人监督实施,不高于刚刚制定的标准,当地官员无权擅自加赋等等一系列的事。与我有关的事终于来了,龙岩山正好位于蛮汉交界之处,这次战事,两家虽然现在坐在了一块,但难保又要发生冲突,我身为我伯父手下重臣的徒弟、孩子,又与布依等各洞他们关系都不错,是两方都能接受的人,而且邓方等还在那里看着,我提出要再买点龙岩山周围的山地,双方都答应了,并且提出此处为缓冲区,两方都不得在此争斗。我干脆就宣布,此后这里我将作为南中一带各族货物集散中心,各地商人只要缴纳极少量的入场费,均可在此买卖各种不违禁的货物,毕竟我建这个中心也要费不少钱啊,当然为了货物的安全,我肯定得在那里建一些防卫的建筑,招收一些安保人员。邓方听到我在那里的打算,很是高兴,毕竟 这些也是邓方的政绩,他在成都时就知道我就是济世堂的老板,在这里这么以建,这里就算是济世堂在南中的中心了,他来买点东西也方便啊。嘿嘿,他也是酒鬼,这几天他拐弯抹角已经敲了我好几坛酒了,很是过了一番瘾。

牂柯郡大事已定,就是现在朱褒还没回来,邓方也知道这次牂柯郡这么大的乱子是由东吴掺和在里面,这些我们已经原原本本的告诉过他了。本来我们是想趁胜追击的,这家伙坚持不允许,说什么现在是孙刘联盟期间,连刘皇叔都是吴侯的妹夫,这算什么,不要再多事了,郁闷的我和庞统师叔啊。庞统师叔早就告诉我,当初在东吴时,他和鲁肃纵论天下,他和鲁肃都认为若抵抗曹操,荆州乃是很重要的一环,此处人口稠密,粮产丰富,完全可以作为争霸天下的资本。鲁肃曾向孙权进言:“夫荆楚与国邻接,水流顺北,外带江汉,内阻山陵,有金城之固,沃野万里,士民殷富,若据而有之,此帝王之资也。”东吴要想防守完备,必须全据长江防线,现在我关羽二伯父驻扎荆州,正是在东吴的防守战线上撕了个口子,若是我刘备伯父有异心,随时可命关羽二爷东下,东吴将难以抵挡。东吴孙权手下那么多能人,岂能看不出这一点,只有完全夺取荆州江南一带,遏制住我刘备伯父的出川之路,孙权才能睡得着啊。一谈起鲁肃,庞统师叔就不由的唏嘘,那可是他的好哥们啊。当初他俩来往密切,鲁肃在赤壁大战前好几年就在和他谈话中两个人经过反复推演,提出了天下必定三分的观点,天下英雄唯曹、孙、刘。后来水镜先生在讲课时,让自己的学生畅谈对天下大势的看法,庞统师叔就把和鲁肃认为天下三分,谁是英雄的看法说了出来,当时就引起了在座的徐庶、崔州平、孟建、诸葛先生等等的大争论,最后大家一直认为这种可能是很现实的。结果没过多久,天下更是大乱,水镜先生命大家下山各寻明主,徐庶就投了刘备伯父,孟建几个就北上投了曹操。后来诸葛先生凭借刘备伯父的三顾茅庐的真心,一番隆中对打动了刘备伯父,当了刘备伯父的军师,接着徐庶就因为母亲在曹营不得不北上。庞统师叔新野之战时正生病,被鲁肃接到了江南养病兼逃避战乱,后来在鲁肃的推荐下又到了刘备伯父那里。去年冬天鲁肃死了,庞统师叔得到这个消息,很是伤心,本想亲自去吊孝,可惜身体未好,不能成行,那一段他每每喝酒时,必先洒一点到地上祭奠鲁肃,唉,怪不得啊,我还纳闷那一段怎么庞统师叔还没喝酒就手不稳,把酒洒到地上了啊。我就问庞统师叔:

“邓都督这样,那我们怎么办?”

庞统师叔眯缝着眼睛看看我。

“怎么办?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我明白了,庞统师叔一向大胆,擅作主张的事经常作。那次随刘备伯父入川,在刘备伯父和刘璋见面时,没有禀告刘备伯父就在宴席的帐下安排了刀斧手,还安排魏延以舞剑为名刺杀刘璋。后来在宴席之上被刘备伯父制止,刘璋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而不知,赚了一条命。后来刘备伯父好一顿批庞统师叔。现在庞统师叔看来是又要想这么干啊。

“统儿,邓方这样做,只能保一时平安,你看着吧,早晚在东吴的策划下,这荆南三郡必定落于东吴之手。这次这些大户这么听话,是因为咱们这次把他们打疼了,打残了,而且背后的黑手也缩回去了。等着吧,这南中大户只要有了东吴的支持,必定会造反。”

“师叔,那咱们也得早作准备啊。”

接着,我们又商量了万一这南中有乱,这里得有个坚定的支持点,龙岩囤作为了我的私有地面,这一点必须利用好,建就建个响当当的防守设施,一有事,我们自己人可以撤进去固守待援,这一点我同意,不就是费点钱吗,那还不是小意思。另外在我们前次解救布依他们时的娄山利用当地地势再建一城关,就叫娄山关好了。两地相隔不远,一个在娄山东头,一个在娄山西头,可以沿着娄山山脉互为犄角,相互支援。妈呀,我前一世据说龙岩囤和娄山关最早不知何人所建,是不是又是我是始作俑者啊?。

说干就干,现在我这里也没多少人,我干脆就徇了点私,从沙摩柯老爹摩里那里招收了很多人开赴龙岩山,给我作建筑工人,先到龙岩囤平整土地,然后建立城关等。娄山关我可不出面,那是布依他们的地盘,由他们出面就好了,反正地势险要,找点大石头垒在那里,弄个大门一关,你就过不去。

沙摩柯老爹看到高宇训练的那些军卒的战力了,心里痒的很,也自然想让高宇给训点兵,可有不好意思说,最后找了个理由,找到我和庞统师叔说沙摩柯跟着我们走,给我们添了不少麻烦,看我们后面路也不见的太平,我们护卫的人少,就送给我们点保镖吧,至于保镖的训练他是不在行的,由我们自己训练就成,不过记得到时后让他们抽空回回家,要不家里人会想他们的。再有,龙岩囤反正需要安保,他就做主了,让我们从他带来的人中随便挑,要多少给多少,就是要求我们自己训练。我和庞统师叔就止不住的乐啊,反正他是我徒弟的老爹,训好了这些人,也不会便宜别人,最后还是他儿子沙摩柯的。我们俩见他如此说,故意沉吟不忙着答应,摩里可急了,掏出他的一块令牌说:

“庞军师,赵兄弟,这是我的令牌,整个武陵蛮族各洞见牌如见人,如我亲临,你可以凭此令牌调动任何数量的洞兵听你们指挥。”

欧,他还真舍得,相信我们啊,不过想想也是,他儿子就跟着我们,调兵自由,他儿子也安全啊。见他如此真诚,我们哪有不答应之理。作为回报,那些带来的兵刃和药品也以极合理的价格给了他,他是欢天喜地啊,最缺的就是这东西啊,他也保证凡是济世堂的商队在武陵蛮族的地盘一律畅行无阻,谁敢找我们麻烦,他提兵攻打之。有了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他的族人所在的地盘大啊,我也再三保证凡是给他的东西绝对货真价实,价格童叟无欺,另外我也嘱咐他,万一有战乱,可撤进我的龙岩囤基地固守待援。因为他也看过我和庞统师叔对那里的设计了,很是放心那里的安全,一叠声的答应了。

我们带的那些货被当地大户和沙摩柯老爹一下子都被吃了,再往前走也没有什么可卖的了,光陪吴普师兄采药不合算,和吴普师兄商量之后,决定现在这里呆一段,反正这老夜郎国一带也是药草丰富,他正好可以在这里把采到的东西给整理一下,既然如此,我们先住下来。我和庞统师叔商量之后,找了邓方,求他帮忙在越隽郡买块地,我要把鄂焕他们安排过去,当然那块地是我挑的,就位于我前一世的攀枝花一带,邓方没有什么犹豫,让手下人带着他的信件领着鄂焕一行到越隽去,毕竟他是当地最高长官,另外我也说了,我绝不欺压当地百姓,就是买地也不会让当地人吃亏,一定是公平买卖。我让沙摩柯挑了很多当地的铁匠,全家跟着一块迁移到那里,那里是沙摩柯的祖上之地,而且我选定的地方也离他很多族人的祖先之地很近,再加上我给的条件又很优惠,有很多人都跟着走了。高宇那个山寨在朱提郡,现在好了,朱提太守兼南中大都督邓方已经了解以前他们的苦难之处了,干脆就免了一些税负,反正隔得龙岩囤也不远,一部分人搬到了龙岩囤,剩下的除了种地,全部收为济世堂南中分堂人员,还在原山寨给济世堂加工产品、收购、转运当地土特产。训练出来的陷阵营军卒不再用当雇佣兵讨饭吃了,而是平时做济世堂在南中的护卫人员,训练依旧照前,一但有战事,集合起来也是一支极强的队伍。王平我让他回去一趟,一是到普元师兄那里让蒲元师兄派几个可靠的工匠去越隽帮助鄂焕。二是到成都后,从济世堂成都堂调人和货南下。三是继续北上,联系一下西凉济世堂,顺便了解汉中战事情况,及时传回最新的情况。

沙摩柯老爹摩里在这里呆了这么些天,我们从他口中也了解到现在长沙、零陵等荆南各郡现在吴人也已增多,各种身份的都有。庞统师叔对我说:

“怎么样?看来他们不出多久要动手啊。”

“师叔,确实是,我们确实也得防备啊。”

我从前一世的记忆里也知道,再有三两年,刘备伯父和东吴孙权就有了一场大战,从那之后,蜀汉实力大减,只能退守西川了。庞统师叔突然陷入沉思,用指头轻轻的敲着桌子,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在对我说:

“难道是这样?不可能啊?”

我被他弄糊涂了,就问庞统师叔:

“师叔,怎么了?”

庞统师叔摇摇头。

“没事,等等再看,但愿不是真的。没影的事,我多疑了。”

很是奇怪啊,庞统师叔号称凤雏,天下的事有什么想不透的?难道他是想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越不说,我反倒越上瘾了,就追着庞统师叔问:

“师叔,到底怎么回事?你想到什么了?”

庞统师叔又是摇摇头。

“统儿,我还没有把握,只是觉得现在你关二爷守荆州守的很奇怪啊,看看以后吧,也许皇叔另有用意。你这件事就先不要问了,我看看再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