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为何在台湾抛弃黄埔军校?

读书略有心得 收藏 44 8043


在败退的台湾之后,蒋介石暂时稳定下来,随之对逐渐逃台的手下的各级出自黄埔的军官开始冷淡了。因为三年的国内战争,军事装备强大,而且在抗日战争中积累了丰富战斗经验的数百万军队顷刻间灰飞烟灭了。蒋介石始终忘不了冈村宁茨给他写的报告以及和冈村长谈的内容。对冈村,蒋介石确实已经仁至义尽了。冈村宁次和澄田睐四郎等旧日军军官,在日本投降之后仍滞留中国大陆帮蒋剿共,一直到东京审判终结,东条英机及土肥原贤二等战犯判刑处决后,1949年1月26日,冈村才由上海的军事法庭审判,何应钦特选律师为其辩护,判决结果是冈村无罪。判决的第三天后,冈村由汤恩伯派专门的部队护送与其他战犯二百五十九名乘美国运输船回日本。.


当时中共称国民政府的判决无效,要求国民政府将日本战犯押回到北京重审。当时,在冈村的部下酒井隆等日本战犯都被处决的情况下,民国代总统李宗仁也就发令让汤恩伯将冈村押回来,然而汤恩伯回电说:冈村业已登船出公海,无法押送回来. 李宗仁再电驻东京的国民政府代表团团长商震,要求将冈村引渡回国,商震也置之不理。冈村等日本战犯得以活命。冈村宁次的救命恩人,实际上是蒋介石.何应钦.汤恩伯三人也。为此,冈村宁茨十分感激,专门自日本写亲笔信给蒋介石表示感谢。


蒋介石回味与冈村宁茨的谈话,对国军的战斗力已经失望,对自己的黄埔部下很是失望。然后做除了决定:请冈村以及日军中与八路军作战过的日军高级军官来重新训练国军。

在这个思想指导下,蒋介石与回到日本的冈村联系,要求冈村联络一批原日军军官到台湾来培训国军。冈村于是在日本联系了澄田睐四郎(前第一军司令官),十川次郎(前第五军司令官)商议,募集旧皇军兵团参谋或连队长级军官富田直亮等十七名,在东京高轮的一家旅馆签 "血盟书",筹组"白团"准备为蒋介石政府效命,由于冈村宁茨的恶名太大,不能担任团长,于是团长一职由曾任第二十三军参谋长的富田直亮担任,富田直亮化名"“白鸿亮",其他团员均起中国名字以避人耳目,冈村称日方派遣白团是军事合作的第一步,最后将组织"反共义勇军",以国际反共联盟作战.

1949年7月27日,蒋介石决定成立:革命实践研究院。八月一日在草山设"国民党总裁办公室",下设八组以及设计委员会,开始正式活动。八月五日美国政府发表了中国白皮书,说明中国的赤化完全是国民政府的贪污腐败,并从中暗示出美国将切断美援,而且有放手之意.

1949年10月16日,革命实践研究院第一期生在台举行开学典礼,其目的在召集党政军三方面有志节,有操守,有作为的同志前来分批将在学院接受严格的教育.

11月1日化名白鸿亮的前日军参谋长富田直亮抵达台北.11月17日白鸿亮与林光(前日军情报大尉荒武国光),由包沧澜陪同乘专机赴渝参加重庆会战,然而前线军队成批倒戈或起义,重庆状况已经没有办法维持,在11月28日,白鸿亮等人飞离重庆到达台湾,30日重庆被解放.12月5日代总统李宗仁不得不离开中国大陆,以治疗胃病的理由去往美国。

蒋认为大陆的失败,乃在于国军将领意志不坚而有二心,必须严加整顿,认为黄埔精神已经不存在,所以对搬迁之台湾的中央陆军学校不关心。

白团在台的目的,一是设计台湾的防卫计划,以免共军攻占台湾;二是重建国民政府部队,施予精神教育。

按照蒋介石的策略,新式武器可以获自美国,但是精神士气必须由白团教育,换言之,硬体取自美国,软体则取自日本,否则蒋介石仍然只是:运输大队长。此为蒋介石痛定思痛后制定的致胜的秘诀。


从十一月至十二月以"白团"为名的日本军事顾问十九名陆续抵达台湾,在圆山训练所从事国军各级指挥官级的再教育。到了一九五一年夏.,白团的教官前后增加到八十三名,均为旧日军少将至少佐级中坚核心精英,其实力相当于战前日军三个师团的军官配置。


从一九五零年起,在革命实践研究院名下,分设"圆山军官训练团 ",分普通班与高级班,彻底的施行反共精神教育,然而,一九五一年五月,美军顾问团正式成立,为了避美军耳目,日军白团从一九五二年由 圆山转移石牌,并以实践学社之名活动,故有地下国防大学之称."圆春山军官训练团",团长或"实践学社"社长皆由蒋介石自兼,彭孟缉为教育长,这也是彭孟缉以后在国军得势的原因之一。总教官为白鸿亮(富田直亮),副总教官为帅本源(山本亲雄),范健(本乡健),其他教官皆由日籍军官礼聘。其长期高级班,有如日本的陆军大学,海军大学,专门训练军司令官,师团长,兵团参谋长;而短期中级班则训练兵团参谋,连队长级。名称有"党政军连合作战研究班","科学军官储备训练班","战史研究班","高级兵学班","战术教育研究班","动员干部训练班"等。经由日本军事顾问在台训练了约六千多名优秀军官,军队中的大部分军官经过了培训。蒋介石对白团的训练相当信任,甚至有了非"实践学社"出身者,不得晋升师长级以上军职的不成文规定.


日本军事顾问团所以能成为保卫金马的影子武者,是白团背后有一些军事研究所的存在。从一九五三年起,冈村宁次与前海军大将及川古志郎共谋,集合日军前陆海空精英在东京成立军事研究所,支援在台湾的白团,为了隐蔽存在,在日本称为"富士俱乐部",专门搜集研究有关战史,战略,战术的资料,每周定期开一次研究会,并应台北的要求,将台海危机等列为研究课题,整理资料,做成方案,传送台北。从一九五三年起十年间,寄出的军事图书七千多册,资料五千多件,其中甚至包括细菌战资料。


金门岛的军事设施,有六成是建筑在坚固的岩石底下,这是采日本军事顾问的建议建造。如果遵照美军顾问团的意见,好大喜功的将飞机炮台摆设在岛上四处炫耀,早就被共军的炮雨所炸毁了.因此前日军参谋夸言:"日本将校团救了蒋介石",这句话也不为过,第一次解放军炮轰金门时国军一些将领就侥幸活命。


白团在一九五四年二月提出极机密的"反攻大陆初期作战大纲之方案"给蒋介石,而在一九五八年"八二三"金门发生炮战的台海危机时,团长富田直亮于8月25日率领团员同重要人员巡视金马防务,9月5日,指导守备区指挥部实施兵棋演习,对该地区防卫作战部署多做策划,也证明白团为保护金马的幕后功臣.


“实践学社〃从一九五零年起到一九六五年,由彭孟缉任教育主任,但蒋介石唯恐彭藏有野心,在军中势力过分庞大,一九六五年结束,随后蒋介石指示富田直亮率同江秀坪(岩坪博秀),乔本(大桥策郎),贺公吉(系贺公一),楚立三(立山一男)五人,另外成立实践小组,在陆军指挥参谋大学工作,由蒋纬国当联络人,并改聘富田直亮为陆军总司令总顾问.白团在1969年解散,团员有二十三名约四分之一编入日本自卫队,将对中共作战经验带回日本.富田直亮则一直留台到1979年,当年4月26日逝世东京,国民政府尊其遗嘱,将其一部份的骨灰分存于台湾的海明禅寺。如今国军中「陆军学院」「战争学院」「指参学院」等制度,就是白团的遗制。



由此白团的成立到结束的过程说明了什么?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