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战术以劣胜优战例 --中国海军航空兵“照明攻击”P2V

看过《悲哀,不思进取的中国人居然想用歼8搞下F-22》后很有感触,在现阶段探索利用J8对付F22的方法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但是就因为这得出中国人不思进取是很牵强的事,我相信任何一个中国人都不希望我们的飞行员用J8对付F22,但是在能和F22抗衡的战机服役之前这种探索恰恰是一种进取的精神,毛主席说过中国人民是不怕鬼的。


1961年1月25日深夜,天黑风高。在海南岛东北地区上空,一阵刺耳的螺旋桨推进器轰鸣声,由远而近。转眼间,一个巨大的黑影几乎贴着树梢掠过夜空。同时,一件件空投物品纷纷抛下,这些东西有援助所谓“琼崖忠义救国军”的武器,还有大量攻击社会主义新中国、引诱中国军队干部战士携武器“弃暗投明”、卖身求荣的反动传单……


这飞来的黑影就是美蒋P-2V型电子侦察机。提起它,中国空军将士无不咬牙切齿,却一时拿它毫无办法,眼睁睁看着它频频窜犯大陆,疯狂破坏国家的安全。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来到打击猖狂之敌的中国人民空军某指挥部,熬了整整一通宵。


在台湾的国民党空军中,有一个神秘的“34中队”。它成立于1960年2月,所有飞行员是从国民党空军中经过严格审查挑选出来的,其“入队”条件非常苛刻:要求“思想纯正”,能为“国家”献身;要有2000小时的“飞龄”;在执行任务时,一律不准携带降落伞,绝对服从蒋介石“不成功则成仁”的训示。


他们的薪水也远远高于一般飞行员,执行任务时另发奖金,以小时计算,夜行一趟的收入约为2000美元。从当时来讲,这笔钱够他们花天酒地,肆意挥霍的了。


“34中队”名义上直属国民党空军总司令部情报署。实际上,它是被美国情报机构——“海军辅助联络中心”控制,是由美国人出飞机、出钱,国民党出入、替美国卖命、获取中国大陆战略情报的一支空中间谍别动队。


该中队的王牌武器便是P-2V型电子侦察机。它原是美国海上反潜巡逻机,经过改装后,不仅能超低空飞行,还能在黑夜长途奔袭。机上装有先进的电子侦察和干扰设备,配有驾乘人员13至14人(机长1人,正副驾驶员4人,领航员2人,通讯员兼电子侦察、千扰4人,射击员兼空投特务、物品、传单2人),执行任务时可以分成2个班次,一组干活,一组睡觉。就从这个小细节也能看出,其窜犯大陆时的骄横狂妄。


P-2V型机从1960年2月至1963年6月入窜大陆的范围是:江西、湖南、贵州、四川、广东、广西、山西、山东、安徽、江苏及东北、京津沪地区。它的任务是:


1.实施电子侦察,获取大陆军事、政治、经济方面的战略情报。可窃听并录音大陆对空指挥的无线电话、电报,破译大陆各种密码电报,侦察大陆各型雷达的部署、性能。


2.空投武装特务。可在深山密林或社情复杂的地区一次空投武装特务10余人,配合大陆阶级敌人进行颠覆破坏活动。


3.散发反动传单。在政治上对大陆进行所谓的“心理战”,进行反革命宣传和煽动,妄图策反大陆军政要员。保卫诅国领空是我人民空军的神圣职责,他们为打击P-2V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和沉重的代价。


一天夜里,P-2V又来了。随着一颗红色信号弹的升起,我某部战鹰升空拦截。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夜里,我飞行员全靠雷达跟踪和地面指挥所的准确指令,紧紧咬住来犯之敌。


“前方距离敌机3000公尺。”


“前方距离敌机2000公尺。”


“前方距离敌机1000公尺。”


近了,近了,更近了。只见雷达屏幕上一片闪光的亮点,目标混杂其中,顿时真假难分。


怎么办?我战机设备落后,遇到这种情况可以放弃追击。但就这么让敌人逃之天天,逍遥溜走吗?不,这是我英雄飞行员的奇耻大辱。我战鹰以无畏的勇气继续追击,在干扰中搜寻目标,终于重新咬住了敌机。这时,P-2V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它往山区逃窜,然后突然减速,并降低高度,在两山之间“捉迷藏”(它的机动性能优越,前方有危险障碍时还能自动规避)。


敌人这一招实在狠毒,穷追不舍的我战鹰速度快,转弯半径大,又是在黑暗中,只见一团火光冲天而起,我飞机撞山爆炸,英勇的飞行员壮烈牺牲……


类似的惨重损失发生了好几起,引起了我空军将士的极大悲愤。飞行员更是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恨不得驾机硬撞,也要把P-2V给揍下来。可是除了雷达上的光点,我们连敌机的影子都看不到。


P-2V侦察机的罪恶飞行,严重威胁了我国防建设,造成了政治上的恶劣影响,理所当然地引起党中央、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的高度重视。日理万机的周恩来,曾亲临我空军某指挥所一个通宵,最后指示:“采用一切方法将敌机击落!”


总参谋长罗瑞卿向全军发出指令:“要以海底捞针的决心打下敌机!”一时间,对付P-2V成为我军防空作战的中心任务,如何击落P-2V成了我军必须解决的难题。


P-2V活动好像是神出鬼没一般,但我军很快就掌握了它的活动规律:


它一般是在无月亮的暗夜人窜大陆,入陆的高度只有200至300米(目的是尽量避开我雷达探测范围),在大陆活动长达6至8小时,拂晓返回。它在大陆定点、分段、计时作低空慢速飞行,航线曲折多变,通常在我重要城市、空军基地和高炮火力的边缘通过,这样既可以大量获取情报,又能避免遭我攻击。


如果碰上我战鹰拦截,它能迅速施放金属丝干扰和发射隐真示假信号,同时作不规则的航向、高度、速度机动。造成我机上雷达无法分辨目标,更不能瞄准攻击。这就是我战鹰奈何不了它反遭它暗算的原因。另外,每周六晚上,P-2V都不出动,原因是为了让那些不知哪——天就会见阎王的驾乘人员醉生梦死,寻欢作乐……


海军航空兵某部指战员经过战术研究,认为P-2V利用黑夜掩护,是它的主要优势,如果我们能创造条件,使它暴露在明处,它就不堪一击了!这话在理论上当然是成立的,但有办法变黑夜为白昼吗?


海军北海舰队航空兵副司令员陈士珍,集中群众智慧,经过苦心钻研、反复计算,提出了一个使大家眼睛为之一亮的方案。他提出了用轰炸机在敌机上空投放照明弹,扰如晴空霹雳一般,同时用歼击机攻击。这种多机种协同,立体攻击的方法立即得到上级的支持,并从部队抽调飞机进行了“霹雳攻击”——夜空照明战术的试验,取得了初步经验。


1963年11月,经总参谋部批准,在山东流亭机场正式成立了海军航空兵独立第5大队,专门训练“霹雳攻击”战术。此后,各航空兵部队相继成立了夜战独立大队,刻苦演练“照明”与“攻击”协同作战技术,并于当年12月6日起,担负起暗夜打击P-2V的战斗值班任务。


照明攻击战术看似简单,其实非常复杂。


它是在两眼一抹黑的夜间低空条件下进行的,我机起飞后要始终保持无线电静默(防止敌机窃听而掌握我机动向),完全依靠雷达提供情报数据,由地面领航员单向引导照明机和攻击机,根据敌方的空中动态(方位、距离、高度、速度、航向),在同一时间引导我机各就各位,占据投照明弹和实施攻击的最佳位置。敌机被照明后,攻占机飞行员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搜索、发现敌机、实施攻击并将其击落等一系列高难度动作。这就要求参战人员个个技术过硬,配合默契,协同一致。如果在行动中出现半点差错的话,其后果不仅仅是前功尽弃,同样也会发生机毁人亡的悲剧。


1961年11月6日18时18分,一架P-2V飞机在黄海上空距辽东半岛200多公里时,被雷达发现。驻城子疃高射炮兵群(由空军高炮第503团、探照灯兵第402团之七、八连和陆军高炮1个团、6个营组成,指挥员是高炮第101师师长范震江)迅速做好战斗准备,在距阵地40公里时,指示雷达突然开机捕捉目标。


探照灯兵大胆将敌机放近至5公里时,才突然开灯,4公里即照中目标,使敌机进入高射炮火力范围。高炮群集中开火,一举将其击落。从探照灯照中目标到飞机坠地,只用了30秒钟,充分显示了“快速近战”战术的威力。总参谋长罗瑞卿亲赴现场向作战部队表示慰问,并指示将P-2V型机组成员13具尸体,就近立碑埋葬,日后便于其亲属认领。这是我军首次击落P-2V型飞机。


该机被击落后,国民党空军此种飞机时隔7个多月才恢复活动。其活动地区多在大陆沿海,有时采取直进直出的方法,尽量缩短在大陆的飞行时间。同时,机上又更新了干扰设备。


1963年,空军认真贯彻罗瑞卿提出的“海底捞针”的指示,总结推广作战经验,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制度。于1963年6月20日晨,驻南昌的航空兵第24师副大队长王文礼,又击落1架P-2V机。该机坠于临川县大窝坑,机组4人全部毙命。6月28日周恩来在北京接见了王文礼、领航员张健和第24师师长王子祥,表彰了他们的功绩,空军授予王文礼“夜空猎手”荣誉称号。


1964年6月11日16时,又一架美蒋P-2V由台湾新竹机场起飞,航向直指我青岛方向。我海航兵各独立大队奉命停止夜航训练,准备迎击入侵之敌。


21时07分,敌机在距青岛70公里处,突然改变航向,掉头向南飞行。


21时54分,敌机低空从新海连市丰乐桥窜人大陆后经山东潍坊以北右转,利用大顶山、昆仑山掩护向平度、莱阳方向窜犯。


23时08分,我海航4师参谋长辛英元一声令下,独立5大队攻击机陈根发、照明机石振山机组,分别驾驶米格-15和轰5型飞机昂首冲向夜空。


待照明机、攻击机飞至最佳位置时,辛英元立即命令:“照明弹一次投下!”霎时,12枚90公斤的照明弹全部照亮,直径1.4万米范围的空域成了白昼,敌机正好在正中。担任攻击的陈根发发现目标,立即实施攻击,连续3次次开炮,3次命中敌机。


敌机P-2V顿时冒出一团火光,拖着浓烟坠毁于莱阳以北25公里处,机上13名机组人员全部毙命。从敌机残骸中搜获4枚“响尾蛇”导弹和2部侦察原子试验情况的空气采样器。6月16日,周恩来总理亲切接见了陈根发等作战有功人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