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开花店厚重的玻璃门,我走进念薇。他是花店的主人,而我,是客人。但倘若时光流转,或许我们已是一对恋人,或许已经结婚生子,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而不是多年以后,一个流连于玻璃门外的寂寞女人,和一个守在百花丛中眉头紧锁的男人。

门口的风铃在我的碰撞下叮咚作响,煞是好听。听到清脆的风铃声,他终于抬起头,“小米,是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我要一束马蹄莲。”他听后,不语,熟练的用粉红色的木棉纸包好,顺带打上一个漂亮的蝴蝶结,递给我。我抬头,付钱,转身,离开。

我是一个孤单寂寞的女人,需要用花来点缀和我一样孤单寂寞的公寓。可所有的花中,我惟有喜欢马蹄莲。洁白,亭亭玉立,像一个孤傲的女子,独处于广阔的空间,孤芳自赏。每周来念薇买一束马蹄莲,已经成为我这么些年来必做的功课。或许是一种习惯,如同呼吸一样,无处不在。

回到公寓,清冷的空气让我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扔掉高跟鞋,脱掉冗长的丝袜,换上宽大的T恤,摇摇暖瓶,里面空空如也,想想,似乎已经有好几日都没有烧水了。无奈的叹了口气,拉开冰箱,只剩下一罐啤酒,拉开易拉罐,仰着脖子猛灌了几口,冰凉的感觉贯穿全身,呛得我的眼泪都涌了出来。这时房间里的电话响起,我接通,阿丽的声音从那端传过来,“小米,一起出来吃饭吧。好几天没有看到你了。”跟阿丽约好我们常去的那家韩国料理,我像往常一样要了一份石锅拌饭,看着我,阿丽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小米,你为什么不试着去接受去尝试新事物呢?”

我笑笑,“阿丽,你知道的,我一向是个懒人,新生事物需要太多的时间和精力让我去了解,去接受,而我,偏偏是最怕麻烦的人。就像每次来这里吃饭,我已经习惯了每次要一份石锅拌饭,或许冷面更美味,只不过我懒得去尝试而已。我明白你的意思,认识韦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去等他,或许这种等待是一种无望的结果,可是我还是习惯了这份守候。也许有一天,小薇回来,韦与她缔结良缘,那么,我会彻底死心,断了这份念想,你明白吗?不是我不想,而是我知道自己做不到。”

阿丽看着我,摇了摇头,“小米,你中毒太深了,我只是担心你到头来人财两空,女人是经不起等待的,你明白吗?你真的要好好想想。”

这时电话响起,是韦打来的。他有事要出去一趟,让我帮他看点。我抱歉的对阿丽说再见。

到了念薇,韦将钥匙扔给我,“小米,我有事要出去一趟,麻烦你了。”没有多余的话,我们习惯了这样的彼此,韦要我帮他看店的时候,从来不问我忙不忙,也从来不问我有没有时间,似乎他已经习惯了我的随叫随到,而我,无论有多忙,都会不顾一切的放下手头的工作,奔向这里。

天气有些凉,客人并不多,我百无聊赖的翻着手头一本杂志,杂志里面到底是什么内容,我却丝毫没有看进去。

想想我和韦已经认识整整六年。韦喜欢小薇,这是我一直都知道的。三年前,小薇只身一人前往英国,让韦等她。而我,喜欢韦,已经六年。三年里,韦辞掉了工作,开了这家念薇花店,而我,是这里最坚定执着的顾客。三年来,不曾有丝毫的改变。韦有事的时候,一个电话,我随叫随到,来帮他看店,我努力的让自己成为这里的半个主人,有时候有顾客进来,看到我,说你就是小薇吧?我笑了笑,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熟练的帮他们包好需要的花,附带一个牵强的微笑。几年的办公室生活,已经将我训练的刀枪不入,就连微笑,也可以随时随地,已然绽放。

天色已晚,隔壁的礼品店已经打烊,韦还没有回来。我关好门,跑上花店上面的阁楼,淡蓝色的天花板,我知道,这是小薇最喜欢的颜色。可是韦不知道,这也是我最喜欢的颜色。韦的床头,放着他和小薇的合影。相片中的小薇,白衣飘飘,恬静的像个天使,小薇是韦心目中的天使,而我,只是一个寂寞的过客而已。

阁楼上温暖的空气让我昏昏欲睡,韦的床松软的让我如同躺在棉花堆里,梦中,韦和小薇,手牵着手,一脸幸福的笑,让人艳羡。朦胧中,我被韦推醒,“小米。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我起身,披上风衣,走出店门。

车上,我们谁也没有说话,车上的空气如同今晚的夜空一样,清冷无比。我打开音乐,传来了赵传深情的歌声,“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想要个飞呀飞却怎么也飞不高……”在这个寂寞城市的上空飘荡。

下了车,我没有邀请韦上去坐一坐,只是对他说:“开车小心点。”转身就上楼,韦开着车绝尘而去,我的眼睛有些发酸,或许是累了。

周末,我和阿丽约好逛商场。两个单身的女人在一起,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我守望着一份无望的爱情,而阿丽,抱定单身的想法,因为不抱希望,倒也乐得逍遥自在。因为是周末,商场里面人山人海,各种打折促销活动让这个狭小的空间里面空气混浊不堪。路过一家婚纱店,正在搞活动,不知道我穿上婚纱是什么样子,我傻傻的想。阿丽嗤鼻一笑,走吧。这么多年,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嫁做他人妇,联系一日一日的少了起来,只有阿丽,依然陪在我身边,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给与我及时的温暖,我们彼此依靠。我感激上苍,总算是给我一个小小的安慰,让我对生活不是那么绝望。

韦约我去花店,说是有事情要跟我说。推开念薇的玻璃门,一股呛人的烟味扑鼻而来。我皱了皱眉头,“韦,你从来不抽烟的。”

“小米,今天小薇打电话了。”韦抬起头看我。

“是吗?恭喜你,她要回来了吧。”

“不,她不回来了。她说她要在那边定居,让我不要等她了。”韦眉头紧锁,让我心疼。我多么想伸出手抚平它,安慰这个让我一直深爱的男人。

“韦,既然已成定局,就不要多想了。好好善待自己。”

“小米,我们结婚吧。”韦从后面抱着我,我的身子一僵,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杀了个措手不及。

“韦,你确定吗?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

“小米,我确定。”

我深吸一口气,“好,韦,我答应你。”

我们就像两只无尾熊,需要彼此间紧紧拥抱,汲取温暖。

隔日,阿丽过来帮我收拾东西,我要搬去韦那里。说是收拾,其实也没什么,一个人在这个城市生活了这么多年,行李却少的可怜,一个行李箱,是我全部的家当。

阿丽问我:“小米,你考虑清楚了吗?真的要嫁给韦?婚姻没有回头路可走。”

“阿丽,我知道你关心我,谢谢你这么多年一直陪在我身边,放心吧,以后被韦欺负了我还会再回来找你的。多年的等候终于修成正果,祝福我吧。”

“小米,我只是不想你受伤。爱情是一场战役,一出手便注定了输赢,爱得多的那个人,注定受伤,我只是希望你想清楚。”

韦已经重新收拾了花店的阁楼,我的行李并不多,阁楼虽小,却是我全部的幸福。这个阁楼凝聚了我太多的感情,所以当韦说要重新买房子的时候,我拒绝了。没有豪华的婚礼,我在这个城市的朋友并不多,父母远在千里之外,韦亦如此。我们只是约了阿丽,吃了一顿便饭,仅此而已。

“韦,希望你能带给她幸福,那么,我一生都感激你。”阿丽有些醉了。

书上说,王子和公主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我虽不是公主,但却希望和韦也开始幸福快乐的生活,希望彼此都是幸福的,至少都是自愿选择的。




本文内容于 2008-9-10 19:21:56 被卡布奇诺2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