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石头 章节1 章节3

尖刺 收藏 15 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77/


将小成功积累起来就能创造一笔又一笔财富。直到一个人富了别人却不知道他是怎么富起来的。

——腓特烈大帝

caster站在地下室北边门口大喊:“好了都起来,七点半啦,天已经全亮。前任胖子,莫尔斯电码已


经发出,剩下的事情交给运输队吧,反正运不运的出不管我们的事情啦!”“哦?运不出去是好事么?


”我指责一贯自私的caster,“你总是只关心你一个人,真想把你一屁股踢出队伍!”caster隐藏在吉


利服帽子下的半张脸微笑起来,左手的手指搭在嘴唇上,温和的对我说:“好啊,那就把我踢出去吧,


看看没了我你还能找到什么东西。还有,什么叫一屁股把我踢出队伍,你是用屁股踢人的啊?”“不和


你耍贫嘴!给剩蛋发信息了么?让他自己回去吧,别等我们了,就说我们和运输队一起回去。”我改变


一下话题,“我去问问卡莲这里有没有别的出去的路。”此时卡莲还靠在我的左边,我看看她,发现她


的手被我的绳子勒的和香肠一样红的发紫。我赶紧帮卡莲松开绳子,看着绳子在她的手腕和手臂上留下


深深的紫色痕迹,顿时内心涌起一股内疚感。被我松开绳子的卡莲揉揉自己的手腕,活动活动身体,我


问她:“疼么?”卡莲揉着手腕,默默点点头说:“嗯,有点。”我看着她揉着紫的甚至有些在流血勒


痕,就知道她不是有点疼,同时我也知道了昨天晚上她为挣脱绳索做的最后努力。卡莲身高大约1米75,


比我矮一些,我用手摸摸卡莲的头,卡莲用不解的眼神看着我。我低下头看着她的手腕,帮她揉揉手腕


上的道道勒痕并对她说:“干嘛要这么拼命的想挣脱绳子呢,到了我们那儿你就是我们的一员了,我们


不会把你们当成俘虏也就不可能虐待你们。”我没看见卡莲此时的表情,但卡莲开始说:“往南约10公


里的山涧有一条土路,用越野卡车应该可以进来运东西。”我抬起头直视卡莲的眼睛,用微笑对她表示


感谢,然后拥抱她,拍拍她的背,贴着她的耳边说:“谢谢。”卡莲也拥抱了我一下,然后贴着我的耳


朵问:“能把我的同伴解开么?他们也被捆了很久了,一定很难受。”我寻思一下,瞬间权衡了利弊,


我对她说:“嗯,当然了,没问题。”说完我松开拥抱她的手并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我并没有亲自


去解开另外3个俘虏的绳子而是用右手的中指指了一下那些俘虏,对saber说:“你去解开这3个伙计身上


的绳索。”中指是我们的一个暗号意思是:别听口头命令,随机应变。saber立即走上前去解那些俘虏的


绳子,别担心,多年与我配合的saber肯定了解了我的意思。我以让lancer去山头上看看运输队到了没有


为借口支开了lancer,让他从地下室爬上地面。我和lancer回到地面立即看到了caster。我大声的对


caster说:“给咋们运输队发个信号,说我们多了四个朋友,叫他们多留点位置,还有让越野卡车往地


图标示的物资储存点的南方多走十多公里的路,他会看到一条通往山另一边的路的!”说完我上前一步


,蹲在caster旁边轻声告诉她:“叫卡车队带上几个会扫雷的,那条公土路上也许会有卡莲他们一伙人


埋的地雷。”caster点点头,大声回答:“全部明白!叫他们多加几个好位子给新来的家伙!”我站起


来转过身靠近lancer,同样轻声的说:“到山头上去,过会saber和我押送俘虏的时候你和我们保持距离


看着,懂?”lancer点头,用抱怨的口气说:“嗨呀嗨呀,又要我去蹲山头看车队了。好吧,算我倒霉


得了!”saber从地下室里叫我:“前胖子,这绳子怎么绑的,怎么解不开啊?”我大声回答:“我给你


拿一把刀来,等着啊!”我快步走下地下室,看见卡莲正试图帮saber一起解开自己同伴的绳结,不过


saber打结的技术是我们这里最好的,她打的结能让别人解不开,她却永远能解开别人打的结。卡莲试了


半天也没能解开绳子,只好求助于我。其实我最不会打结也最不会解绳结,为了避免麻烦我决定用折刀


割断绳索。我从携行具里的防弹背心的上衣袋里取出生存折刀,走到俘虏后面开始割捆住他们的绳索,


一边还“教训”saber:“你怎么总是打死结啊,说了多少次了,别那么不小心老打死结!”saber用手


揉捏着衣角,撅起嘴巴一脸委屈;当然,我知道这是装的——装的还挺可爱。在我割绳索的时候,余光


捕捉到了卡莲正在对她的人使眼色,在我右边的一个俘虏稍微挪动了一下,侧身挡在了我和saber之间。


我抬起头,对saber说:“诶呀,他的手被勒的流血啦,快点到门外拿红药水。”saber应声而出,迅速


远离了向前挪动过的那个俘虏,她走出房间去取背包里的红药水,而背包的旁边正支着她的56式突击步


枪。saber拿到红药水后将红药水瓶子抛向我,我一把接住红药水,交给已经被我割断绳索的俘虏手里,


saber没有进来,她坐在房间外面——这正合我意,叫她去拿红药水就是要让她给我看紧点,这可以避免


俘虏们近距离发动突袭夺枪。我去割第二个俘虏的绳索,她就是那个说出正确队伍人数的乖女孩,走到


她后面用刀子割着捆住她的绳索,并对她“道歉”道:“对不起女士,割绳索的时候我忘记女士优先原


则了。”第一个被我割开绳索的男人走出了地下室北面的房间,踱步到了saber在的房间。女俘虏的绳索


被我割开后也快步离开了北面房间走到saber所在的房间,她和第一个被解开的俘虏一起和saber保持了2


米的距离,但是他们两个已经左右夹住了saber。卡莲后退了一步,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我的眼珠子虽然


盯在在绳索上,但注意力集中在余光中的saber身上,看见saber拿出她锋利的多功能刺刀在手上试试刀


刃,在那个房间的两个俘虏和saber的距离顿时拉远,女俘虏甚至坐下了。我叫了声saber,saber答应我


的时候没有看我而是注意着前方的两个俘虏,我对saber说:“我们就快要走了,请把我的装备拿过来好


吗?”saber站起来,我的79式冲锋枪也放在她背包的旁边,saber拿起我其中的一项装备——枪。saber


把冲锋枪交给我的时候可没有放下她的56冲。接过冲锋枪的我也没有把冲锋枪挎在肩上,而是用右手握


住枪把,手指贴在扳机护圈上。saber站在我面前,我帮saber看住她后面的两个被解放了手脚的俘虏,


而saber站在我面前则可以帮我看住卡莲。我正在割最后一个俘虏的绳索,此时发现俘虏正在向前挪动着


,心想这个俘虏大概是想让saber接近到他能一脚蹬中的距离——如果这个俘虏得逞了,卡莲很可能上前


一步扭断我的脖子,而我将不会有分毫的反应时间做抵抗,等干掉saber和我得到枪以后,他们很容易就


能干掉趴在地下室入口附近的caster,之后能围攻lancer。我轻而易举的破坏了这个“宏大”的计划,


拉扯了一下前面的那个俘虏,就像廉价理发店的理发师在摆弄理发者的脑袋一样,他辛辛苦苦挪动上前


的意义被我一把扯没了。割断了最后一个俘虏的绳索,我不紧不慢的闪到一边背靠墙壁,以谦让的口气


请他们先爬出地下室。在他们爬出地下室以前,我叫了声caster,命令她:“我们要上来了,你和lance


一起上山看着车队吧。”其实我这是在提醒她被解开手脚的俘虏们就要爬上来了,让她避开可能到来的


她不擅长的肉搏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