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嗖嗖 子弹嗖嗖 第三十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53.html


警卫员郑飞也是一脸错愕,“我明明拴好了啊?它怎么就开了呢?真是,,,”

“你拴好个屁,拴好了,它能自个跑了?”梁兴初骂着,就站起身,冲着众人满的堆笑,那意思,对不起,哥几个,这是怎么个情况啊?

牵着马的那位中年人满脸怒气地已走了过来,用手里的木棍朝着梁兴初一指,“呔!爷们,这是你们的马不?”

梁兴初搓着一双大手,呵呵地笑,“这位大哥,是小弟的马,咋了?”

“咋了?它啃了我的西瓜,你知道不?”

哟,梁兴初一惊,这我可不知道,你看我这不正买西瓜吃呢这,咳,大哥,你大人有大量,甭往心里去,来来,抽棵烟,消消气。”

中年人一把把烟推开,“你少跟我来这一套,我没那么大肚量, 你的马啃我的西瓜我心疼,二毛,给他看看那瓜都叫他的马给啃啥样了。”

叫二毛的一个小伙子扯着西瓜秧就过来了,“给,看看吧,你的马办得好事。”

梁兴初一看,可不是吗,那西瓜叫马啃得少皮没毛的,难看死了。梁兴初说,“好好,哥几个,大家都消消火啊,今儿,我认栽还不行吗,我的马啃了你们的西瓜,我赔钱成不成?”

“算你聪明。”

梁兴初伸手往兜里摸钱的时候,脸色一下变得抽抽起来,心说,他娘的不是吧,我没带钱?跟着又连翻了其他几个兜儿,心彻底凉了,心说完了,浑身上下愣没找出一个钢崩。梁兴初用几乎救助的眼神看警卫员郑飞,郑飞一看,当时脑门都冒汗了,“营长营长,你看我干啥了,出门时急惶,我也忘了带钱了。”

吓!梁兴初气得当时大牙一赤,差点没坐地上,“郑飞,你你,你他娘当的这是哪门子警卫员,啊?”

卖西瓜的老头一看,“啥!没钱,没钱这西瓜你俩也敢吃,怎么着,想吃霸王餐哪?”

其他人一瞧,哟,合着俩人是两个穷鬼啊,看着骑着马,人五人六的,还营长警卫员地叫着,蒙谁呢?揍他俩个小舅子。就呼拉一下,一伙人把两个人给围在了当中。

“怎么着想打架是不是?”郑飞刚想从腰里拽家伙,便被梁兴初抻手给压了,“你干嘛,你小子是土匪啊,跟老百姓动家伙,你丢不丢人?”

梁兴初还是满脸堆笑,“哥几个,听我说,我真不是想吃这什么霸王西瓜,我真,咳,我真是没带钱,”

“知道你没带钱,”几个人已把两个人的胳膊往后边拧了,用草绳子给结实实地捆了,那边有人已牵了两个人的马,“走,送到他队部去。”

梁兴初边走边跟两边的人说好话,“嗳嗳,兄弟哥,有话好说嘛,我这边是真有急事要办,回头我叫人专程给你们把钱送来成不成?”

“不成,你就是有天大的事,到队部去说吧。走,别罗索。”

哟,梁兴初一看,今儿他娘咋还就遇上这些榆木疙瘩脑袋的人了呢。

结果两个人就被带到了抗日义勇队队部。陈文孝正在屋里忙活呢,听有人报告说抓着两个探子。

陈文孝一惊,“探子?是鬼子,还是伪军,还是土匪?赶紧带过来。”

结果见了面,听梁兴初把来垄去脉一说,陈文孝就连忙给两个人松了绑,又连忙请两人坐了,吩咐人快点看茶。

其实当梁兴初刚一踏进义勇队队部的大门的时候,一直悬着心就落了地儿了,他看见那条通向队部的通道两边每隔一米左右就插着五色彩旗,门口的那面大旗迎着风高高飘扬,队门口上端端正正地县挂着太原第二战区第二游击纵队司令部的委任状:陈家湾抗日义勇队。而那边的打麦场上的小伙子们正训练得热火朝天,口号喊得震天响。在走近队部的那几间厦屋的长廊,靠近门口整齐地站着一溜哨兵,一个个斜背着大刀,端着长枪,面部严肃,神色端庄,胳膊上还十分醒目地佩着白色的印有“二”字标志的第二战区的臂章,这里的一切都显得紧张,严肃,而又充满朝气和活力。看到这些,梁兴初那颗悬着的心终算有底儿了,原来他真担心被压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什么会道门子土匪窝里,那可吊了,那些瞎包种货们仗着人多,三下五除二,不问青红皂白,把两个给崩了,稀里糊涂地就死了,他梁兴初的谁哭去啊?

现在看来,这个抗日义勇队弄得井井有条,估计两个人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了,更让梁兴初感到欣慰的是陈家湾三个字,陈家湾他不陌生,几乎每次夜间活动都要过那条绵江河,河上的老艄工陈老七跟他的关系那叫一个铁,陈老七早就跟他说过,“在陈家湾你只要报了我陈老七的名号,哪个不给你留个面子,我砸了他家做饭的铁锅。”

于是,梁兴初跟陈文孝交待了前因后果之后,就有了上边肖锋和狗蛋两个被陈文孝叫到队部的那一出。


肖锋听陈文孝说完,哈哈大笑,“哟,这么说,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不认一家人了啊,实在对不住了梁营长。”

狗蛋说,“操,刚才谁押的梁营长,去给我找过来,要眼睛出气呢,真是个瞎包货,跟梁营长也敢动粗的,找过来我扇他三百个耳光再说。”

梁兴初立即拦了狗蛋,“哟哟兄弟兄弟使不得使不得,你消消气,都是自家兄弟,一场误会而已嘛,古语说得好,不打不相识嘛!我梁兴初不叫哥几个给捆过来能认识你们这些弟兄嘛,再说了通过这事我也领会了咱们陈家湾兄弟的厉害不是,个顶个的是爷们,天不怕地不怕,有股虎劲,我是一百二十个喜欢加佩服啊,好了,既然咱哥几个把话说开了,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改天再来打扰各位。”

肖锋说,“梁营长,既然是自家兄弟,你也别急着走了,难得有这次机会,这又到了饭时了,何不留下来吃顿便饭,至于你说的急事,我想还是想去侦察侦察地形吧,呵呵,这事你放心,我让兄弟们替你代劳了。”

狗蛋说,“就是嘛,杀鸡焉用宰牛刀,梁营长你就坐着请好吧,小则半天,多则一天,我叫人一准把双水镇鬼子的据点给摸个滚熟,第一时间把情况给你报过去,好不好?”

梁兴初高兴得大牙一齿,哈哈大笑,“要这么说,那感情太好了,腾元那龟孙,在全城通辑我,还找人画了我的头像,说是谁要取了我的项上人头,赏金五万两,他奶奶的,我这头有那么值钱吗,好,在把他腾元的脑袋揪掉之前,我梁兴初也就不露面了,那这事就有劳狗狗,不,学谦兄弟了。

狗蛋说,“咳,都自家兄弟,梁营长你甭有啥不好意思的,喊我狗蛋就行了,这里的老少爷们千把口人都喊我狗蛋,这有啥?”

所有的人哄堂大笑。

陈文孝说,“梁营长让你见笑了,咱这义勇队除了训练,场下都是喊绰号,我也在努力改进,可大会小会强调不下一百回了,无论训练还是日常生活中都要以同志相称,可很多人不赞同,都说别扭,七里八乡的平时低头不见抬头见,猫蛋狗蛋地叫惯嘴了,咋一到这儿改称同志咧?看来要提高咱们战士的素质这工作不是一件小的工程,可又急不得慢不得,我也发愁啊!”

梁兴初大笑,“官兵平等,部队要讲究民主嘛,我不一样嘛,很多人私下里喊我梁大牙,这其实有啥啊,我梁兴初的牙的确是大嘛,牙大怎么了,牙大吃四方!”

众人又是哄堂大笑。

陈文孝也笑,“是是是,可怎么说这上下级关系也得分清嘛!”

梁兴初说,“这话在理,大小王还是得分的,要不乱了套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