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男子持枪杀情人谈到现今情人关系

创造新世界 收藏 24 3393
导读: 时下里,社会越来越自由开放,世人的观念也越来越开放,以前的社会所不可想象与不可理喻的许多事物,现在看起来也都正常普遍了;就象这男女之间的关系,以前你要是不是夫妻还睡在一起,那可叫大罪过了,社会把这称之为奸夫淫妇,其罪也算的上是世间十大罪其中之一的,着实的为世间所不能忍;不过现在却不一样了,世风是很放的开的,世人的观念也“开放”了,男女睡在一起也觉得很正常了,只要当事人愿意,当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的,而且在现今社会看来,这越来越成为了一种时髦,似乎男女之间不搞出点风流情趣,就算不得什么社会“时髦人士

时下里,社会越来越自由开放,世人的观念也越来越开放,以前的社会所不可想象与不可理喻的许多事物,现在看起来也都正常普遍了;就象这男女之间的关系,以前你要是不是夫妻还睡在一起,那可叫大罪过了,社会把这称之为奸夫淫妇,其罪也算的上是世间十大罪其中之一的,着实的为世间所不能忍;不过现在却不一样了,世风是很放的开的,世人的观念也“开放”了,男女睡在一起也觉得很正常了,只要当事人愿意,当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的,而且在现今社会看来,这越来越成为了一种时髦,似乎男女之间不搞出点风流情趣,就算不得什么社会“时髦人士”了,再说现在有没有结婚登记,是不是夫妻那到不重要了,重要的却是那有没有过关系,有了关系,就叫有感情了,这社会上还对此等关系有个很诱惑人的专用名词,美其名云:情人。

情人,一个多好听的名词,从字面来说,可以理解成为有情感基础以爱恋为目的男人女人;不过这世上的情人,却也不只是如那汉代乐府诗《上邪》所言的“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尔敢与君绝”样生死难别的情感了,还更不如那如宋代张先在《千秋岁》中所表达的:“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又丝网,中有千千结”那种缠绵悱恻及难以忘却真挚感情了;现在所谓的情人关系到象是以前原始社会的那种走婚关系,高兴来就来,不高兴就走,上床下床到象是吃饭样随意,所以就也无所谓感情,无所谓爱不爱的,就算是“爱”那也如市场菜大白菜一样,“出价”合适就成交了,不合适谈完走人,到很是干脆利落。

不过这样的“快餐”情人关系,却也有很大的副作用,比如一方想分了,而另一方放不下,这难免权益得不到保障,似乎什么东西也都失去了,毕竟这个不是什么有证的合法夫妻,要不怎么叫情人了,情人情人,有情时就是人,无情时谁都看对方不是人;所以这世间的许多情人却也因为这情字闹出了许多鸡飞狗跳啼笑皆非的事出来,着实让世间人的品味了这情人这情的实质了;誓如有这样一件事,说的是一件情人提出分手,男子始终不愿放手,当男子请求被拒绝,冲动之下拔枪欲杀情人的事,这着实让人吓了一跳,这样的情人关系可真是太“情深意重”了,让人感觉这也太爱之深恨之切,竟不惜用杀人来解决问题。

要知道原因,那还是细细的探究下前因后果,这要从几年前说起了,现今四十六岁刘某在几年前的某天,发现妻子与别的男人有了不轨行为,于是就与妻子实行了分居,之后,刘某离开本地就去沿海地区工作去了,在工作之余,刘某好上个网打发下寂寞;也就是前年八月,偶然的一次机会,刘某通过QQ聊天认识了一名三十二岁的女子,这名女子叫魏某,经过两个多月的网上交流,两人互生好感,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聊了两个多月后,到了十一月份的一天,两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想见面的事,都想着见到对方,于是两人在网上约定见面的日期,到了约定的那天,刘某特地从工作的地方不远千里来到魏某处,并在魏某家中与她见面,当晚,两人即发生了性关系,此时,温柔的魏某让刘某感觉到了爱的温意,让他那不再相信女人的心中再度燃起了爱的暖意,也燃起的爱的希望;此后的日子里,刘某经常往返于两地之间,两人甜甜蜜蜜,如胶似漆,这着实让刘某此时感觉到真是幸福快乐。

为了解决与魏某,两地分开,长期不在一地的现状,也为了帮助魏某家,于是刘某就辞去了工作,跑到魏某母亲家开厂的地方附近找了份当人事经理的工作;这一有空闲,刘某就会跑到魏母工厂帮忙,而魏某也来到那陪她,而且刘某在魏家工厂流动资金周转不灵时也多次用自己的积蓄为魏某家偿还债务,并也没要求魏家还钱,为此,魏某家人对他也十分友善,这让刘某觉得这样的生活真是很快乐,而且也让刘某对魏某也很满意,此时,刘某觉得自己象是又找到了生活的乐趣一样,日子也有了盼头了。

可不想,这好景不长,情毕竟也只是兴奋剂,什么样的也都有个时效期的,过了这个时效,那种“激情”的情就归于平淡了,这怎么满足得了那种时时追求激情喜欢寻求“情人”感觉人的内心需求了,在今年四月的某天,刘某偶然发现魏某与其他的男网友经常有联系,两人为此多次发生争吵,此外魏某还频繁的离开他到外地去,这让刘某更加认定魏某与其他男人有非同寻常的关系;七月的一天晚,刘某提出要与魏某亲热,结果却被魏某拒绝,更让刘某郁闷的是,魏某当时还提出要各他分手,听到此,刘某觉得是不是魏某变心了,虽然两人是情人同居关系,但实际上与夫妻关系差不多了,只不过是少了那张证罢了,不想魏某说变心就变心,生气不已的刘某当场就扇了魏某一巴掌。

虽然事后刘某向魏某道过歉,但没过几天,魏某还是不辞而别回到了原来的家,此后,只要是刘某打的电话,魏某是一律不接,对此,刘某是心生恨意,想不到遇到这样的女人,如此“花心”,想来不过只是与自己玩了场感情游戏,所以刘某是越想越气,越想越难过;不过刘某此时也还没死心,心里还多少带点幻想之心,想着魏某可能的回心转意;于是,过了不久,刘某就主动去找魏某,希望魏某能真与以前一样,但魏某对他却避而不见,这很是让刘某难过,不过此次来找魏某,刘某也是有“备”而来,把自己十多年前买的那仿制手枪也带在身上。

心想着如果刘某敢不回心转意,就拿出来吓吓她,看她还敢干出这等花心萝卜的事出来吗,看她以后还敢变心吗?虽然魏某避着不见,但刘某通过多方打听,终于在某街上守到了魏某,而此时,对方却告诉他既然分手了就没必要再见面了,生气的刘某提出如果真要分手了,魏某必须把恋爱期间自己花在她身上及借给她家还债的钱还给他;魏某听到此,不屑的说出了这样的话“你还和我谈钱的事,你都比我大十多岁,都同居了这久,我还没叫你赔青春损失费了,你还敢向我叫还钱”。

此时还表示,就算自己与刘某和好了,她照样会出去找别的男人的,自己的青春怎么能靠在刘某身上了,年轻时不就应该多玩玩,与刘某也不过是感情游戏,觉得有兴趣就在一起,没感觉了就分了,还说刘某你也太不识相了,一点游戏规则都不懂;听到这些话,刘某真是气得七窍生烟了,人都顿时失去了理智了,当即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枪指着对方威胁到:“你这忘恩负义的婊子,我对你多好啊,你竟敢对我这样,还水性杨花的勾搭这多男人,我一枪打死,让你在地下与男人鬼混去吧,你个婊子!”说到此,刘某只想一枪打死她,大不了同归于尽....

这可真是因情而恨,因爱而成了坏事了,想想这初认识时,亲亲我我,着实让人觉得甜蜜,感觉这世间的一切幸福都不过如此;不过情人关系毕竟是情人关系,它的前题决定了这关系的实质,它其实也就是一场感情游戏,不管怎么样,其中多是抱着游戏的心态去对待的,开始时有感觉,觉得很有激情,可激情过后却也只回归到了情人关系本来的内涵中去的,这就象小孩子玩过家家一样,过家家还只是过家家,它不可能真成为什么夫妻家庭生活的,而成人们的过家家其实与小孩子们的过家家还让人觉得这游戏“太可笑”了,不过你要说笑有点理智的人还真笑不出来,为什么了?

因为看这些玩游戏的人吧,有几个不是四肢健全头脑清醒的,可就是这样的正常人,却也流行着这“过家家”游戏,真不知道是说世人“童心未了”了还是世人都痴了;不过能玩这种游戏的却多是些社会所谓的追时髦人士,追求激情喜欢刺激是他们的本色,在他们的人生哲学里,人生不过就是开开心心的玩乐,人生也不过是一场游戏;所以也就无所谓道德,无所谓责任,无所谓对谁负责这样的理由了,不过你可别有什么意见,现今中的世人许多莫不是这样想的,就象夫妻一样,过的来就过,过不来就走人,反正只图自己快活,也不想过结果与其它的如何。

所以说夫妻之间都如此了,这所谓的情人关系不更是什么都无所谓了,反正现今的社会现状,这种情人关系其实也是很“脆弱”的,双方本都是为“情”而来,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责任感了,所以想分就分,想合就合,所以就如魏某说刘某一样,刘某是不识相的,一点潜规则的不懂;要知道“行有行规,道有道则”,游戏就是游戏,还来个什么舍不得的干什么,这不是不识相还能说什么了,却也只能说是太“无知”了,竟还在情人关系中找真情,这不是在鸡蛋里找骨头一样“可笑”吗?

其实世间有这样一句话,说情人关系多是“女人寻情,男人要性”,其实想来,这话到说的不太尽然,就象这世间许多年轻男女玩一夜情一样,女子都是为了一见钟情吗?却也不是如此吧,其中多也是以玩乐慰藉的心态吧,有时却也只是当是吃饭上厕所一样随便吧,所以说,这情人关系,实则是一种需求关系,你需要我,我需要你,也许是生理上的,也许是心理上的,也许可能是物质上的,也许是因为寂寞,也许就光为了面子等等诸如此类的情形,却也说明了情人关系不过是各取所需的的实质吧,你得到你想的,我得到我想要的,如果觉得没有想要的了,走人就是了。

说的到是轻松,这情爱到象是上公共厕所一样,舒服了冲冲水甚至于不冲就拍拍屁股走人;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真有这简单吗?真的说完了就完了吗?这到不是电脑游戏了,“玩完”了还真是完了,可没什么副作用;人却怎么可能这样了,就算上“玩完”了,却也有副作用的,比如现在许多的情杀案,其实就反映了这现实中的情人关系却也不是那简单的,因为一方得到满足了,另一方却觉得吃亏了,其必然也就容易产生问题,可这样的问题能以电脑游戏样退出就真退出了吗?却也不是如此吧,因为这毕竟不是人机游戏,而是人与人玩的一场游戏,是人,就有复杂的感情,不可能无情到人机游戏的程度,所以也就注定在玩同时会有问题产生了。

就如刘某与魏某一样,光鲜的说可以称之为情人关系,其实想想,不过是比去“夜总会”找小姐消费“固定”一点吧,都是为了得到某种慰藉,所以也就无所谓忠不忠贞的问题了,就象刘某觉得魏某在“玩”他不可理解一样,其实内心里魏某也何尝没觉得刘某在“玩”自己了,所以也就没当什么真了,觉得大家都是玩玩啊,这有什么了,不过是游戏,也就没什么放不开的,这反到是觉得那玩着玩着把游戏当了真的,到真让那些个玩游戏的人觉得不可理解了,也许是魏某是此中高手吧,而刘某却也象“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土帽了吧,竟不知现在称之为情人的多是无情人。

如果真是有情人的话,那应该会珍惜这情感吧,可时下的情人关系了,到象是换手机一样,喜新厌旧到象是很时尚的观念了;而象刘某人一样的“游戏”者,不“上道”却也只会让人觉得可笑,竟没想明白,游戏不过是游戏,如果真是有什么情感的成分,那却也只是情色吧;所以说,情人关系其实是很荒唐的,本是无情,却也美其名云情人,却不知这情在此中为了物情,而这情又何以称之为情,也许这种情本身更可以理解成为情绪吧,情绪来了就兴奋,不高兴了就没了情绪了,情绪过了就走了。

这样说来却也形象的说明了情人关系的实质,不过想来,毕竟人还是人,人首先是个复杂的动物,实际上却也没这容易说的清楚的,自然情上的事也就没这好解决的,毕竟是亲密的“情事”,却也没有所说的那好解决的,就比如象这刘某与魏某一样,情人却也是情人,可却不是说散就散了的,也必然牵涉到许多问题的,怎么可能说完就说的了,这也是许多因情而演变成惨剧的原因所在吧,所以说这世间的情人关系其实是件很危险的游戏,若是心脏不够好,身体不够强,思想没准备好,可千万不要乱涉入其中,要不能,难免也就深陷其中了,那时,想上“岸”却也没那么容易了,却说这世间也没有“伤”人不报之理,所以玩火者终会因玩火而引火上身的,那时,把自己烧“伤”了,却也是自已找倒霉了,怪不得谁,却也“娱乐”了别人,得不偿失了,想想何必如此没事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