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使命 特殊使命第一章 特殊使命 第1篇第5节 为什么当兵

hmzd8672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8/[/size][/URL] 特殊使命 第一章 第一篇 第五节 为什么当兵 1999年10月1日,国庆节,祖国母亲50周岁的生日。 “爸,阅兵开始了,你快来看,三军仪仗队,三军仪仗队耶,多威风呀,哇,连踢腿的动作都一样的呀!哇,爸,你看特警方队,他们拿的是什么枪,好帅呀?”肖飞看着电视,一阵一阵的大呼小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8/


特殊使命

第一章

第一篇

第五节 为什么当兵

1999年10月1日,国庆节,祖国母亲50周岁的生日。


“爸,阅兵开始了,你快来看,三军仪仗队,三军仪仗队耶,多威风呀,哇,连踢腿的动作都一样的呀!哇,爸,你看特警方队,他们拿的是什么枪,好帅呀?”肖飞看着电视,一阵一阵的大呼小叫。


“我也不知道呀,我又没有当过兵,枪管长哪里我都不知道,你问我也白问?”爸爸一边看着报纸一边回答说。


“人家随便问问嘛,干嘛一副认真的样子!”肖飞看了看父亲一眼,很不爽地说。


“不是我不回答你的问题,我确实不知道。”


“对了,有一件事情我要跟你说一下,昨天下午征兵办公室的通知下来了,有你的名字,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前提我可跟你说清楚啊:

一、我们肖家这么多人没有一个当过兵,你这样当三年兵可是给我添光呀!二、当兵服役是国家要求的,你有义务去履行;

三、要么就到部队当个好兵,拿个功,拿个奖回来,要么你就别去了!”

父亲看着肖飞一本正经的说。


“爸,如果我不去会怎么样?”肖飞笑着对父亲说。


“你敢不去!”


“你刚才不是说的吗?要么当个好兵,要么不去当兵。”


“那你想不想去?”


“爸,你说呢?”


“这是根据你自己的意愿来定的,我也不能勉强你,你长大了,有些事情我不能给你做主了,你的人生还是由你自己来决定吧!”


“爸,其实我很想参军报国的,但去年邻村郭虎不是也去当兵了吗,你看人家当的什么兵,在部队养猪,什么技术,什么本事都学不着,如果回来人家说:来当过兵的,咱们来练一下,那不就丑大了!”


“你说的也是,我也考虑过了,反正中国也就这么几个军种:陆军,海军,空军,武警。所以,无论当什么兵你都要到最艰苦,最危险的地方去,那样才会学到真本事,才会真正的充实自己。祖国的尊严就要军人来捍卫,不论他是养猪的还是扛枪的,他都是叫军人。现在没有仗打了,天下太平了,但有些地方还是有些不太平呀。我的意思就是哪里危险你就往哪里冲,哪里最艰苦你就到哪里去!而且你不是在学校军训了一段时间了吗,也学了两年武术嘛,你有底子啊,在部队里你吃也不了亏,最起码你要比人家站得直,跑得快吧! ”


“还有,有些人当兵是想考军校,到时候留在部队做军官,拿工资;有些人当兵是想转志愿兵,学一技之长,留在部队继续为祖国奉献;有些人当兵是想在部队锻炼自己,充实自己,三年后就回来;还有些人当兵是就是去混日子,回来后能找个好工作,肖飞呀,你是想当哪个兵呢?”


“我在部队肯定能吃苦,能学到一技之长最好不过了,但我不想转志愿兵,我想要考军校,我要继续留在部队,我要当个将军回来给你瞧瞧!”


“这是你自己选的路,你自己走好吧!”


父亲的一番话让肖飞深刻不少,而且以后时时记在耳边,做将军的梦想一直记在肖飞的心里。


随后半个月,肖飞拿着征兵通知书通过了身体检查,做检查的医生拍着肖飞说,“这孩子不错,视力好,思维清晰,判断准确,心率稳定,体质很好,你看这肩膀,以后肯定是个做将军的料呀!”


又过了半个月,征兵办公室的领导带着部队的征兵干部来到了肖飞家里。


第一批来的是个海军的接兵干部,长的斯斯文文的,他说他们部队在浙江舟山,说他们那里生活条件优越,装备优良,离肖飞家又近,如果肖父什么时候想儿子了,坐个车就到了。


第二批来的还是个海军的干部,长的黝黑黝黑的,但他是福建的海军部队,他只说他们部队装备先进,但训练艰苦,一开始,肖飞还对这个干部挺喜欢的,但越看越不喜欢,但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喜欢,时间一长,他终于发现,原来,他更喜欢绿军装。(海军的是兰色的军装)


第三批来的是陆军干部,那个人身材高挑,有1米80多,白净的脸,一看就知道是坐办公室的,或是做政治工作的。他说他们部队在安徽,把自己的部队吹的天花乱坠。


第四批,也是最后一批的接兵干部来了,是个武警,身材不高,但颇有军人气质,他们部队在宁夏,部队是机动部队,不像解放军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而是养兵千日用兵千日,是负责国家内部的和平稳定,及处理地方上的骚乱任务,但到底什么叫机动部队他也没有说清楚,肖飞也没有问,他猜可能是军事秘密吧!宁夏是一个贫困的地方,是回族同胞密集之地,训练艰苦,装备落后,但他的一句话让肖飞心潮澎湃,终身难忘:“我们钢铁团没有出过多少将军,但没有一个不想当将军的士兵!”


又过了两个星期,肖飞打着背包跟着这个接兵的武警干部走了。


他清楚的记得那是1999年12月19日。


和他一起走的还有同市的19个新兵战友。


坐了两天的火车,终于到了部队的驻地。


1999年12月21日早上5点30分,天还没有亮,跟晚上12点没有什么区别。


肖飞和他的19个新兵战友坐着部队的解放141卡车从火车站拉到了部队的操场。


一群新兵蛋子拎着行李,背着背包木木地站在操场上,一个好象大官站在那里大声讲话,讲的就是些欢迎战友们来到钢铁团之类的话,随后就由各连的连长领走,再由各新兵排带走。


肖飞站在操场上抬头望着远方,只见像星星一样的亮光在半空中微弱的闪烁着,刺骨的寒风猛烈的刮着,刚才还在温暖的火车车厢里和老乡战友聊天,现在却站在满是积雪的苍白的水泥地上接受寒风的无情地慰问。


“我不会是看花了眼吧,这里的星星怎么这么矮呀?”肖飞自言自语。


“各班长将分配的新兵带回!”一声洪亮的声音打破了肖飞的沉思。


新兵班班长和副班长帮新兵们拎着行李,抱着背包回到了连队的宿舍,又是铺床,又是打水泡面,嘘寒问暖,让肖飞心里乐得开了花。


班长打开背包给他铺床时,肖飞说“班长,还是我自己来吧!我睡上铺好了,下铺就让给其他战友用吧!”


班长叫董文斌,甘肃人,是个中士,个头不高,有1米7的样子,看上去像个大哥哥一样亲切。


副班长叫马东,宁夏人,是个下士,个头不矮,虽然有1米80高,但还是比较瘦。


肖飞是他们班第一个到的新兵,听班长说上午还有一拨山西来的新兵。班长让肖飞先睡一觉,上午再叫醒他,


早上8点的时候,肖飞醒了,他想起床铺被子,却发现没有人,他铺好被子下床后,打开宿舍的门时,“妈呀!这是什么鬼地方呀?”


“这里就是黄土高坡!”班长董文斌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站在他身后说道。


“难怪,我说早上来的时候看这里的星星怎么这么矮呢,原来是汽车在山路上走啊!”肖飞自言自语道。


“来,我来介绍一下,这是王建基,这是岳建波,他们是山西来的。”班长指着刚进来的两个比肖飞还要新兵蛋子的新兵蛋子说道。


“你们好,我叫肖飞,是江苏来的。”肖飞伸出手想同两位将要在以后的新兵训练一同流血流汗的战友握手时,两位新兵蛋子木木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以后咱们就要同甘共苦,生死与共了啊!”肖飞收回手,拍了拍两位新兵战友的肩膀,笑着说道。


班长看着他们三个新兵蛋子,朝副班长笑了笑。


就这样3天后,班里的新兵都到齐了,2个山西的,2个河南的,2个江苏的。以后的训练就这样开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