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中国股市练就金刚不坏身

股市是一个投资生财的场所,但也是个会破财的去处,而中国内地股市,对于广大中小股民来说绝对是饮恨多于得意的地方,对于这样险恶的“投资”场所,认识透切一些是很有必要的.目前内地的深沪股市,绝对不能与发达国家健康的股市相提并论,我们的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特色下的特色股市,是社会制度完全不同的另类,我以前曾将其喻为怪胎,只因其并不具备通常意义上的股市的性质,这里不妨来对比分析一下。

一. 深沪股市的上市公司以公有企业为主

股票市场是资本主义的产物,用于所谓社会主义是非常牵强、不适合的,本应是私有企业为主的股市成了公有企业的天下,而公有制企业有个先天性的致命缺陷,就是企业的主人―――“人民”缺了位,“主人”实际上管不到自己的资产(包括企业在内的所有公共资产),在缺乏民主法治制度的环境下,绝对没可能对企业管理者进行有效制约,因为对管理者进行制约必须是以人民大众能控制政府为前提,而能控制政府必须是以民主政制社会制度为前提,所以现行社会制度下不可指望公有资产的管理人会为主人的利益去办好事情的,这样的格局下他们损公肥私和低能是必然的,能做出点成绩是偶然的,在这样的股市市场大形势下,里面的私有企业也跟着同样损害股民的利益,因此这些企业经营的总趋势是走向亏损的,这个病根病灶是实实在在地在肆虐。

本质上,这样的公有企业都是竞争中的弱者,不管它是大型央企或是地方小型公有企业基本上都如此,这公有企业必须依靠国家不断扶持才不致破产,扶持的方法基本上有拨款、拨入资产、政策倾斜、给予其垄断的地位和让其上市从股市圈钱等等,虽然这些企业很多时候会因此而赚大钱,霸占一方,说什么做大做强,其实做大了也是大而弱,必须依靠特殊的照料,在非民主法治环境下的公有制公司患的是绝症,名叫“企业所有人缺位”病的绝症,这个制度性问题是股市核心问题中的核心,令到这样的上市公司根本不具有投资价值。

二.几乎不分红的上市公司

投资上市公司比存款银行风险大,因此正常情况下上市公司通常给股东的回报大于银行利息,但深沪股市的公司竟有20%以上从来就没有分过红,而绝大多数分红的公司其红利少得可怜,只象征性地分红搞个形式,钱少到可以忽略不计,买了股票不实在地发红利的怎能叫做投资呢?没回报权利的怎能叫投资?境外正规股市中的多数股民,无惧股市的升跌,他们部份人甚至不用关心股指,坚持持股就能享受红利回报,他们是股市的中坚力量,是市场稳定的源泉,而我们现在的深沪股市,就算如天方夜谈般神奇地能做得到强制上市公司正常地分红,此举亦将使它们普遍亏损,而它们的亏损到底也是要通过上述的国家扶持方式,最终转嫁给国家公众和广大股民,因它们大都是病君来的,这样的上市公司那里有投资的价值?

三.股市的博彩性质

深沪股市开张以来,人们常称其为赌市,民间很少有人说什么投资的,只说赌不赌,后来那个经济界的吳敬琏说了句“中国股市是大赌场”,因影响到股市的走势而招来一片骂声,当局也不高兴,吓得他对此闭了口,这种事情真是做得说不得的,这样的股市只能靠股指推高股指和个股涨价来蠃钱,只有通过暴炒得到投机博彩的机会,公司不分红少分红,搞什么十送几转赠几的股票也须通过这个途径去获利,股民实质上没有享受到股东的各种基本权益,持有股票就等于持有蓝的、红的和黄的“筹码”只能在博彩中赚钱,QFII之类境外投资者基本上也不愿长久持股,只等上涨就走人,他们也说投资内地股市,其实是入乡随俗跟着说,谁愿意挑明了说投机?难道要弄到赚钱不成反而捅了个马蜂窝?明眼人心知肚明不声张。

四. 股市的泉井和水池差别

正常的股市象一个泉井,上市公司通过社会生产创造财富不断地输送到股市上来,投资者因此得到泉井般源源不断的涌泉回报,得到的主要回报是真金白银而不是筹码,但深沪股市则象个水池,池水是靠股民股东从口袋里倒钱来填滿,再加以炒作虚高来维持,“当被上市公司、国家税收、权力相关的利益共同体(主要靠内幕消息赚钱)以及部份机构”,它们包赚不赔地抽吸了股市大部份的钱,只剩下池底那点儿钱让机构、基金、大小股民来争,而池水又不是泉井,倒入的水有限,被铁定地取去大部份时,就要靠股民们的资金不断投放入水池,保持送入大于其取出才能维持股指不下跌,否则下跌时大家就呈亏损状态了。

当股市炒起来时,虚高的部份是假的,炒作的过程没有创造过社会财富,按去年沪市炒到股指6000点来看,两市总市值达近三十万亿元,就算虚增部份为二份之一,虚增的十几万亿元加上原有的社会实际的货币量,社会货币一下暴增了很多,股民们都因此虚拟地增加了一大毕笔钱,加上虚拟金额的社会总货币数量大增,而社会总商品量却依旧,社会的商品价格货币增量而上升,起促进通货膨胀的作用,社会财富没因此增加。而最重要的是,股民将资金投入股市是为了赚钱,没红利,靠的是股指上升,趁在股指在高位才有钱赚,赚了就要走,走了才是赚,于是你走我走在池子里取多了股指就必然下跌,所以深沪指数始终不能在高位站久一下,更别指望股市指数象人家那样长年维持在高位了,股市在没有投资价值支持下而被打回原型,股指虚涨部份更象空气,无臭无味地消失了,没跑掉而蒙受损失的股民的钱那里去了?主要被上述“铁定赚钱”的拿了去,因此切不可相信在股市大跌时,大呼造成十几万亿元财富付之东流的混活。

五. 股市运行的政治环境差别

民主法治带来清廉和高效率,非民主人治则带来腐败和低效率,现在股市存在的弊病不是市场的不成熟的问题,而是这个权贵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的问题,包括股市得不到法治的公平公正环境,那些所谓潜规则甚至已扭曲了人们的价值观,例如泄漏消息的叫先知先觉,对造谣搞局的见惯不怪,但这都是犯法犯规行为来的,例如刚刚有个摩根大通的龚方雄通过摩根大通发给早报的一份报告中称,中国政府正考虑一项总金额可达4000亿元的经济刺激方案,加上灾区重建的6000亿,总资金将高达一万亿,该报告还披露,中国计划动用外汇储备成立平准基金拯救股市,后来政府作出否认,于是龚方雄又发布声明有关中国将出台千亿元经济刺激方案的报告纯属个人观点,并非政府观点,龚方雄竟然这样揑造事实,造谣惑众,但比这更严重犯法犯规的事情都往往不了了之,掌握大小权力的(包括话语权)就可以这样搞局牟利,中小股民甚至基金、机构则都被这样损害利益,如此股市又怎敢去投资?

中国大陆股市股改全流通,“大小非”应该有部份要出来,按中国经济的规模,在一个正常健康的股市里是能够容纳而经得起扩容的,但象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的股市就不可能,因为人们大多没长期投资的打算,都见有钱赚就要跑,二级市场中的也要跑,所以现在的股市跌得利害,有很多救市的办法出了来,如期指推出、融资融券、平准基金及或出的“大小非”出售交税等等,或者总有办法把股市指数再一次推高,但是,却完全没有解决上述投资价值的核心问题,因要解决的股市问题主要是社会制度问题,在股市之外。

股民大众要在我们这个股市赚钱是很不容易的事,但由于投资渠道少,人民币贬值又利害,还是希望入市拼搏,但一定要对这个股市的本质有个透切的了解,从社会制度的层面来了解股市,真正认识这个股市,才能做到心中有底,洞悉一切,例如知股市危机所在,险情如何,机会在那,知道股市舆论中的真假虚实,结合国内外经济政治的基本面和政策面、技术面等等,从而掌握中、长期的股市走向,容易捉摸股市短期走向及个股走势,有条件练就金刚不坏之身,在险恶的环境中就算赚不到钱也不致亏损,更不会做“大闸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