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潘多拉 上部 十 同寺相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9/


高谷进入海努克寺出家为僧。按照规矩,新入寺的僧人都要打一段时间的杂才能正式学经。但若进行了布施就可以免去这段差役,高谷此前曾经对全寺进行了一次大布施,差役是可以免除的了。

尽管格根活佛很看中他,但新入寺的僧人没有地位,不过也没有人压迫他。海努克寺分为多个扎仓,也就是寺的分院。在游牧民的社会里,喇嘛们承担着从事文化活动的重任,不仅是念经从事佛事活动,还担任医生、画家、建筑师等一些需要脑力劳动的职业。海努克寺里有专门的医学扎仓,除了念经以外,还主要担任医学研究。藏医学之所以有独特之处,在某些方面不亚于中医,全赖喇嘛们经年的研究积累。高谷自然选择了医学扎仓加入。扎仓下设若干康村,也就是同乡会,新入寺的僧人一般是经熟人介绍进寺,有康村接受才行。高谷是大富翁,虽然没有同乡,但各康村都争相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康村,这样康村就会得到更多的布施,经济条件会更好一些。但真心向佛的穷人出家也会有康村接受,寺院毕竟不是商号。

高谷选了一个人数最少的康村加入,一来人少清净,二来这个康村藏医学知识渊博的高僧较多,可以多学些藏医学知识。

格鲁派寺院的戒律是西藏佛教各派中最严厉的,但高谷感觉比大学还要宽松。藏传佛教规定要学的经文数量很多,一个勤奋不缀而且聪明悟性极高的新僧,从学第一部经书开始,到完成格西(相当于博士)学位的考试,最少需要二十年的时间。高谷此前最担心的是有人督促他每日读经,但进入康村后,每日是否到大殿上去听经,是否参加辩经完全是个人的事。没有人管你。是否“学有所成”完全看你个人的意向。只要你不违反僧人的戒律,寺里的铁棒喇嘛也不会找你的麻烦。

高谷既然不用念经,就开始学习藏文。有授业的老师在上午先教了他,他便每日午后在左山脚的道路边席地而坐,一边温习功课,一边注意来往于道路上的行人。这条山脚的小路是尼寺中的尼僧们下山必经之路。每隔三五天可见到一回钟齐海出入山下,初次见面,钟齐海见他也在此出了家很是诧异,随即明白了几分,和他互相问候或说上几句话后也就匆匆告别。要是哪天能见到钟齐海一面,会高兴好几天,学起藏文来也很起劲。日子就这样过着,早晚能见到她,和她说几句话,除此之外心无旁婺,即便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高谷也感到满足。

几个月下来,高谷的藏文学习进步很快,已经能看懂藏文医学书籍了。

这天,尼青额木布把他招了去,上师准备回拉萨,要带他同回。高谷在此出家,就是为了能间或见到钟齐海,这下让他远赴西藏实非所愿。但上师是全寺的贵客,他的意旨又怎么好违反呢?

要离开准噶尔一段时间了,高谷当然要去和钟齐海告别。不便直接前去敲山门,只好在老地方默默的等候,眼看已经到了傍晚,这一天就要过去了,他开始有些绝望时,一个穿着红色僧衣的俏丽身影从尼寺中款款而下,高谷老远就认出了那是钟齐海,口中立即叨念:“佛祖显灵,总算让我在临走前能见她一面。”

钟齐海来到跟前,低眉顺眼地冲他合什行礼道:“喇嘛要走了,恭祝喇嘛此次为佛祖立下大功,圆满回还!”高谷一听这话十分吃惊,她怎么知道自己要到西藏去?“寺里的尼玛活佛告诉我的,说有人要远行,正在山前等着和我告别。”钟齐海说出了原由。原来是尼寺的女活佛告知她的,不知道是尼青额木布上师转告的,还是女活佛通过法力感知到的,高谷没有追问。不过能听得她的这番送行祝词,高谷觉得即便此番死在西藏也是值得了,忙还礼道:“谨尊师姐教诲!小弟一定努力!”他入寺时间比她晚,所以尊她为师姐。钟齐海不再与他多说,转脸如来时一样款款回山上尼寺中。高谷静静的看她消失在那扇门后,才从另外一条路上山回到自己的僧房。

第二天,随尼青额木布上师一行返回西藏。出了伊犁,沿塔里木盆地的西部南下,然后转向东到达了和田。一行人在昆仑山北路进行休整,高谷知道这是上师在为自己上高原前做准备。一行人中除高谷外,其他人都是西藏的喇嘛,能够适应高原气候和环境,不需要调整。上师如此身份,对自己关心备致,着实令高谷感动。

尼青额木布上师具有丰富的经验,知道生活在海拔低的地方的人和牲畜必须经过逐渐地调整才能适应高原的气候和环境,所以先让高谷在此有一个适应过程,然后进藏。

在此期间高谷左右无事,先是利用这里丰富的瓜果资源制备一些青霉素。塔里木南端的各绿洲城市有各种能工巧匠,善打制各种金铁之物,高谷要他们按自己的要求做出了各种简陋的设备,提取出了一定数量的药剂。

到了昆仑山中后,又利用山中生长的野生罂粟提炼出了一批麻醉剂。高谷隐隐觉得此番进藏,这些东西都能用得上。尼青额木布上师看着他做这一切,也没有过问。

在昆仑山中盘桓三个月,在高谷基本适应了高寒的气候之后,一行人从巴格诺尔山口进入了阿里。

这里是千里无人区,海拔高,空气稀薄,即便是经过了几个月的适应,高谷仍然感到胸闷头痛,幸亏早年坚持不懈的体育锻炼出来的强健的体魄,才使他挺过了最初的几天。几天以后,海拔没有原来那么高,高原反应才慢慢停止。

这一日,终于到达了拉萨。

藏族人心目中的圣地面积不大,全城也就五六万人,而且庙宇建筑占去拉萨市里的大部分土地,出家的僧人有将近两万。这么多的僧人大多靠来拉萨朝圣的信徒布施供养,祖祖辈辈信仰佛教的藏族人倾家荡产来拉萨一趟,把他们一辈子的积蓄挥洒在这里,然后心满意足地回去,等着积蓄了足够的资产后再回来挥洒一回。

拉萨的乞丐也很多,他们中间有很多是在拉萨出家的僧人的家人,为了供养在寺中苦修的家人,他们采用乞讨的方式向那些同样怀着一颗虔诚的心的朝圣者均分着汇聚到拉萨的财富。

高谷随尼青额木布上师进了哲蚌寺,被安排住下后,上师每日忙他的事情,便没有人管他了。每日在寺里读藏医学的书籍以外,他便有时间随处逛逛。

这日傍晚来到了八廓街,店铺此时大多关门了,只见一黄色小楼还亮着灯火,高谷好奇,难道在拉萨这个地方还有夜生活的去处?他便抬腿进去了。藏地喇嘛可不象汉地和尚要受诸多戒律限制,僧人任何场所都可以去,也没有人管你。高谷进了小黄楼后,立时觉得里面的热闹气氛扑面而来。

里面的空间很大,牛油蜡烛照得灯火通明。男男女女的藏族青年拥簇在里面说说笑笑,有的饮茶,有的喝酒。高谷找了一张桌子坐下,要了一碗甜酥油茶后,静静地看热闹。

一圈桌子围着的中央是一块空地,那是供在此娱乐的青年唱歌或跳舞的地方,各人依兴致可以下场任意歌舞一番,既娱乐他人自己也可尽兴一番。高谷没有想到,在这个年代,拉萨也有这样一个公共娱乐场所,藏族人除了苦修于宗教的教义外,还真是一个乐天派的民族。

几番歌舞之后,一个二十左右的青年来到了场中,他衣着华丽,相貌英俊,一望而知是某个富家子弟。只见他拍手对周围的人说道:“下面我来射箭赌酒,我若射中靶心,各位就喝一小杯,我若射不中,自己就喝一大杯。”周围的人欢声雷动。

有人给他拿来了弓箭,场子的尽头三十米远处有一箭靶。只见那青年张弓搭箭嗖的一声射出了一枝箭正中靶心。在叫好声中众人一起饮了酒。之后一箭又一箭的射出,大都射中,有时不中,则那青年自饮一杯大杯酒。将有十箭射完,他喝了两杯大杯酒,在众人的叫好声中退了下去。众多妙龄女子围坐他身边,又是给他喂水,又是给他用毛巾擦汗,场面极其香艳。藏族人在男女之事上持开放态度,即便是某女子的男友在场,也不会对此吃醋。

坐了一会有别人下场表演节目,高谷瞥见那青年独自出了后面的小门,他自己一来也感到有些燥热,二来好奇心使然,觉得这人很有吸引力,便也跟了出去。

出了后门是一块屋顶的平台,有栏杆护着。此时皎洁的月光洒在平台上,让人不自禁地感到伤感。高谷看到那青年锦缎的外衣在月光下发出闪亮的光彩,他可能是喝多了,趴在围栏上让冷风吹拂醒下酒。高谷从后面望过去,那个身影显出了几分庄严,一点不象刚才在里面寻欢作乐的富家子弟,高谷心里觉得怪怪的。

过了一会,他听到了轻声的吟颂声,好象那青年在吟诗。

……那一刻,我升起了风马,

不为乞福,只为守侯你的到来。

那一日,垒起玛尼堆,

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手指。

那一年,磕长头在山路,

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这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轮回,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高谷原本对诗歌不太感兴趣,但听那青年吟颂到这里,止不住张大了嘴,一颗心快要蹦出嗓子眼。这诗歌写得太好了,这首诗写的是一个出家的僧人思念情人的心境,好象是把自己情感表达出来了。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眼望着明月发出感慨。

那青年觉得后面有人,转过脸来看见高谷,发出浅浅的一笑,洁白的牙齿在月光下闪光。“怎么?你喜欢这首诗?”那青年问道,“是,写得太好了!”高谷赞叹道。“你是哪个寺的喇嘛?”那青年又问,“哦!我现在哲蚌寺,我刚从准噶尔海努克寺来。”高谷回答。“哲蚌寺?”那青年听后露出一阵欣喜,“哈!哲蚌寺里也有喜欢情诗的喇嘛!真是太好了!”

高谷不知道他为何欣喜,只觉得此时郁结在心里的心思要找个人倾吐出来,便说道:“不瞒施主说,我当时出家,不为别的,就是因为我喜欢的女人在海努克寺尼寺中出家。我在那里出家就是为了早晚能见到她一面。”那青年一听,立即拉住了高谷的手说:“啊呀,你我真是同命啊,我也是身在佛门身不由己啊!”听他这么一说,高谷感到吃惊,难道他也是喇嘛?刚才看见他和那些妙龄女子卿卿我我,分明是一个风流倜傥的花花公子,佛门要是有这样的喇嘛,那可是天字第一号了。

“你起法名没有?”那青年问高谷,高谷回答:“我进寺还不足一年,还未被赐法名,海努克寺里的人都称我是汉人喇嘛。”那青年自我介绍:“我叫宕桑汪波,咱们今生有缘啊!”那青年拉住高谷的手回到了茶馆,亲热的和高谷交谈。

高谷自恋上钟齐海后,从来没有对谁吐露过心事,这次和这青年咋逢,觉得甚是投缘,便将和钟齐海相识的过程以及自己这几年为这段情缘所做的一切合盘托出,一吐为快。

宕桑汪波听他夸赞钟齐海的美妙之处,以及两人曲折的经历,止不住赞叹,羡慕高谷情泽深厚,连称若得以徜徉在如此情海之中,也是不枉此一世了。

不觉间,已经接近午夜,高谷忙向宕桑汪波告辞,说是若不赶回寺里恐怕要遭罚。宕桑汪波送至门口,说改日定去拜访他。高谷听后未置可否。

第二天起得很晚,高谷喝了早茶吃了糌粑后,便开始在自己的小屋中继续研读藏医书籍。接近中午时分,给自己当差役的喇嘛做好了饭送进来。在庙里只要有钱,就是新来的喇嘛也可以雇别的喇嘛当差役,这样也是给穷喇嘛的一种帮助。那喇嘛刚走出门,突然看见左边走来了一个大人物,立即在门口跪下,匍匐在地。高谷端起碗正要吃饭,见那喇嘛这样,感到很奇怪,心想就算见到哲蚌寺的主持活佛也不至于如此啊!正疑惑间,一双绣着金边的藏靴出现在门口。那来人站定,照例是一身红色的僧袍,把门口匍匐在地的喇嘛遮住。

藏区的阳光强烈,那人站在门口,背光对着自己,高谷抬眼一时还看不清,等稍微定了下神,才看清是一年轻的僧人,手中持一串灿烂华美的念珠,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高谷觉得此人很面熟,想了一下,猛然脱口而出:“宕桑汪波!”他没想到宕桑汪波会找到这里,而且吃惊于他也是喇嘛。他放下了碗走到了门口,一把想把他拉进来,这时才发现宕桑汪波的身后还跟着一大群喇嘛,而且发现自己的师傅尼青额木部上师也在这群喇嘛中。再联想到刚才那匍匐在地的喇嘛,高谷立即觉得这个宕桑汪波是个身份不同寻常的人。

“弟子不可造次,见了达赖活佛须当行礼!”人群中传来尼青额木布上师严厉的声音,高谷听出是对自己说的,当“达赖喇嘛”四个字传入耳中的时候,他的脑中一片混乱,瞪着两只眼睛看了一下宕桑汪波,瞬间反应过来后,才忙在他跟前跪下。

这宕桑汪波正是藏传佛教的最高教主达赖六世喇嘛。此时正在哲蚌寺中学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