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战湖西:水沫残红2 第一部分 (水沫残红2)39

zzfu2008 收藏 1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size][/URL] 东关刘家祠堂。 欧清山和卜大宽被王善人关警备后,经历了不仅是生与死的考验,嗜好也是一大天敌。 一间屋两张床,每张床头前摆了一张桌子,每张桌子上都让着纸和笔。那桌子上的纸和笔令他俩如鲠在喉,芒刺在背,很难视而不见。 起初,两人虽然对彼此为什么进来的心知肚明,可在对方面前却是一脸无辜,打哈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


东关刘家祠堂。

欧清山和卜大宽被王善人关警备后,经历了不仅是生与死的考验,嗜好也是一大天敌。

一间屋两张床,每张床头前摆了一张桌子,每张桌子上都让着纸和笔。那桌子上的纸和笔令他俩如鲠在喉,芒刺在背,很难视而不见。

起初,两人虽然对彼此为什么进来的心知肚明,可在对方面前却是一脸无辜,打哈哈。虽然都知道桌子上的纸和笔是干什么用的,可也都不愿意写。谁都明白,要是如实写了肯定没好果子吃,怕是脑袋也得大搬家。要是不写,也许还有活路,那谁还写呢?

不写字就没什么事干,也就感到很无聊,不能老抠鼻子挖耳朵眼啊!欧清山就想拿起笔在纸上写点什么。往日无聊的时候,就铺开宣纸胡乱写一通,或唐诗或宋词。如今可不是宣纸了,是淡黄色的毛边纸,也不在办公室了,是东关刘家祠堂监狱,而拿起笔手禁不住抖个不停,这才想到这纸和笔可不是闲来练字的,是写交代的。就叹了口气,把笔扔在那了。

卜大宽就道:“写啊!”

欧清山乜斜了卜大宽一眼,“写什么啊?你说我写。”

“写你是怎么关到这的。”

“你是怎么被关在这的啊?”

“我不知道啊。”

“彼此,彼此!”

“那就写‘我们为什么被关到这?’。”

“你的字可是龙飞凤舞,森协和王善人看了没准会把你放了。”

“我要是被放出去了,你不孤单啊?”

欧清山谈谈地一笑后,就又躺回到了床上。

卜大宽也躺下了,可片刻,大烟瘾就犯了,连打几个喷嚏,哈欠连天,口水也出来了。

此时,欧清山也想抿两口小酒,就跟着打起了哈欠。

头两天还好忍,接下来的日子就难熬了。欧清山的酒瘾在其次,卜大宽可是口吐白沫满床打滚了,一不小心把头撞到墙上,免不了头破血流。

欧清山在强忍着酒瘾的同时,还得照顾卜大宽的安全,可是同命相连的狱友啊。

几天后,卜大宽的大烟瘾居然轻了许多,只打哈欠不乱碰头了,就笑道:“说不定老子这回还真能把那一口给戒了呢。”

“要是出不去也就无所谓了。”

“你说森协和王善人为什么不来要交代呢?”

“这一定是王善人出的坏主意,知道我们俩都好一口啊!真让人比受刑都难受。娘的!”

“娘的!”卜大宽也跟着骂了一句,继而,“要是哪天那两个乌龟王八蛋审我,老子就给玩一套犯大烟瘾的路数。嘿嘿!”

“最好把头碰他个血肉横飞。”欧清山坏笑。

“别闹了,”卜大宽一本正经,“娘的!老子真不该贪那点小便宜……”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老兄,难道不知道你这是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吗?”

“也是。看来这世道还真不能光为了混顿饭吃,得把眼光放远些。”沉吟片刻,右手做个八字的手势,“老弟,你是这个吗?”

欧清山摇了摇头,“老兄,你我也算是患难之交了,我要是肯定不瞒你。也许今后是,怎么说我也是个中国人啊!”

这个时候,卜大宽热血沸腾,紧紧握住欧清山的手,低声道:“老弟,算我一个。”

四只手就紧紧握在一起了。

刘阶民攻打沛县城那天晚上,欧清山睡得正香,被西边一声枪响惊醒,就立马坐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