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一卷:大西洋 第十章:欧洲舰队(一)上

红色猎隼 收藏 21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size][/URL] [内容简介] 作为一个充满活力的低地国家,位于欧洲西北部的比利时同样拥有着美丽的自然风光和出众的人文历史。北部港口城市安特卫普是著名画家鲁本斯的故乡,目前世界上许多美术馆都陈列着他的杰作;素有“小威尼斯”之称的西部小城—布鲁日有着“欧洲最美丽的景点城市”之称,其精巧的建筑和布满全市的运河,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


作为一个充满活力的低地国家,位于欧洲西北部的比利时同样拥有着美丽的自然风光和出众的人文历史。北部港口城市安特卫普是著名画家鲁本斯的故乡,目前世界上许多美术馆都陈列着他的杰作;素有“小威尼斯”之称的西部小城—布鲁日有着“欧洲最美丽的景点城市”之称,其精巧的建筑和布满全市的运河,每年吸引着200多万来自欧洲和世界各地的游客;南部的山城那慕尔则有许多别具风格的城堡。比利时拥有长达65公里的海岸线,宽阔的海滩上布满细沙;著名的阿登山高地的丘陵和森林则是享受大自然的胜地,也是冬季滑雪的好地方;斯巴是有名的矿泉水产地和温泉疗养地。

但是这个国家的光芒却往往会被它的那些更为绚烂的近邻所掩盖,毕竟比起郁金香般奔放的荷兰、红酒般浪漫的法国以及黑森林般严谨而坚毅的德意志来,与之相比,如“虞美人”(注1)般兼具素雅与浓艳华丽之美的比利时自然往往相形见拙了。但也正是由于位于德国,荷兰和法国三大强势文化之交,德意志的坚毅,尼德兰的冷静和法兰西的热情便在此过渡成比利时特有的乐观和独立。

而伴随着欧洲一体化的脚步,比利时更因为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兼收并蓄的文化氛围而成为整个欧洲的政治中心。作为比利时王国的首都,位于比利时中部斯海尔德河支流桑纳河畔的布鲁塞尔,在经过了数个世纪的沉寂之后最终成为了巴黎、柏林、罗马、伦敦、马德里等欧洲名城共同仰望的中心。随着1966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和1967年欧共体(今天欧盟的前身)都决定将自身总部的办公大楼设在布鲁塞尔之后,这座城市便俨然成为了“欧洲首都”。

目前设在布鲁塞尔的外交机构数可能已经居于世界的首位。有超过200多个国际行政中心及超过1000个官方团体在此设立了办事处。此外,名目繁多的国际会议也常在此召开,当然伴随着北约由于美、欧冲突而日益走向衰弱的今天。半年二度的欧盟首脑会议便自然成为了众多会议之中的最为夺目的亮点。

大多数法国人都并不喜欢布鲁塞尔,虽然这座城市有着“小巴黎”之称,不仅法语是这里的官方语言之一—在这里所有正式告示和街名都用法语和荷语两种语言书写。而且市中心的建筑的风格也的确与巴黎的拉丁区和圣日尔曼区有些相似,就连上世纪50年代建的原子模型塔也被布鲁塞尔人骄傲的称之为“布鲁塞尔的埃菲尔铁塔”。但是法国人还是对这个城市难以释怀。因为在布鲁塞尔的南郊,有一片起伏的开阔地,那是令法国魂丧的地方—滑铁卢古战场,1815年法国拿破仑战败的地方。至今在一座高约50米的圆丘之上,还屹立着一头铁铸雄狮,据说是用当年遗留在战场上的枪炮铸成的。而狮子山脚下,有一个滑铁卢古战役展览厅,那里陈列着法国著名画家杜默兰于1912年完成的一幅长达110米,高约12的环形壁画,描绘着那场震撼世界的战争中两军激战、以及拿破仑骑兵溃败的场面。

当然那百年前的硝烟早已远去,但是在20世纪布鲁塞尔却同样重复着巴黎终结者的角色。1966年当强项的法国总统戴高乐由于不满英、美在北约军事指挥权上的垄断地位(注2),而悍然宣布:法国退出北约军事一体化组织、法国军队不再受北约的指挥和调遣之时,事实上戴高乐并不愿意与北约正式决裂,因此他还特地注明法国仍是北约的政治成员,参加北约的一部分活动。但同样高傲的美国却不愿再给法国人任何机会。北约总部迅速从巴黎迁往了布鲁塞尔。从此原本设想在北约之中发挥更大作用的法国却彻底的被北约孤立了。

而当初成立欧盟的时候,巴黎也曾是总部的第一候选,但由于法国人长期以来的高傲令欧洲其他国家认定这样的选择有可能造成大国对于欧盟的垄断,于是,在当时欧盟举足轻重的几位比利时的政治家为自己的国家赢得了机会,二线城市布鲁塞尔成为“欧洲之都”。当然,这还得益于布鲁塞尔优越的地理位置,通往西欧的主要城市,火车两三个小时即可。果不其然,“欧洲之都”为这个城市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但后来别的国家眼红了,于是法院设在了卢森堡;议会设在了德国的斯特拉斯堡,却始终没有花落法国。

此刻在众多保镖的簇拥之下,驱车行驶在布鲁塞尔的充满中世纪的哥特式建筑风格的街道之上,法国总统萨科齐虽然面前上保持着一个政客家所固有的冷静和从容。但是在他的内心之中却依旧忐忑不安。车窗外座落于这座城市中心的大广场之上依旧游人如织,略显老旧的青石地面伴随自然地势起伏,形成自然、优美的曲线,与四周的建筑相映成趣,别具特色。而昔日“太阳王”路易十四的行宫,如今早已成为了比利时的国家博物馆。

面对着这个广场,萨科齐不仅想起了法国大文豪雨果曾经说过:这个广场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广场”,估计这位巨匠当时的心情应该远比自己来刻的要好,于是便有了如此之高的主观评价。虽然从这个角度萨科齐无法看到在大广场往北那条名叫“狗街”的转弯处竖立着的世界著名的“小于谦”像。但是萨科齐依旧可以想象出那个高半米左右光身叉腰撒尿的顽皮儿童形象。据说这位名叫于谦的小男孩曾用一泡尿浇灭了进犯者的导火索,拯救了全市居民,故立此像来纪念他。但是此刻在萨科齐的脑海之中,这个形象却更象是众多欧洲小国在用不名物羞辱着法国这个曾经的欧陆霸主。

在大广场的一角坐落着一座古朴的咖啡馆,大门上方一只被粉刷一新的天鹅,通体洁白正振翅欲飞。毋庸质疑,那就是马克思当年撰写《共产党宣言》的地方—“天鹅咖啡馆”。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正在欧洲徘徊。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党人和德国的警察,都为驱除这个幽灵而结成了神圣同盟……”那一代伟人振聋发聩的言语此刻又如噩梦般在萨科齐的耳边振响。难以置信在近200年之后,这个幽灵竟依旧存在着,不过他游荡的范围从欧洲转移到了整个世界。而自己今天所要作的竟依旧是与其他欧洲国家一起“结成神圣同盟”为驱逐和战胜它而努力。

与为数不多的建筑都不超过3层,颜色灰暗的宛如一排仓库的北约总部相比,坐落于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法律大街200号的欧盟总部显得气派的多。高大的白色外墙和门口林立欧盟成员国国旗,令这座拥有23万平方米办公面积的贝尔莱蒙大楼更象是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毕竟据说这座大厦原本就是为了新的北约总部所建的。但是从此刻萨科齐的视野之中,一座比利时旧式火车站恰好挡住了视线,老旧的车站和身后现代化的欧盟大厦极不搭调。或许这就是欧盟的现状,虽然拥有着美丽的前景,却必须通过那些古老的束缚。

欧洲外交、安全与防务联合政策在1948年到1992年间的历史几乎是一段不断失败不断尝试的历史,虽然在经济、社会和文化逐步接近的同时,欧洲外交政策却一再遇到了各国政府强烈的抵制。直到柏林墙倒塌以及东西方冲突结束,欧洲外交政策才开辟了新的前景。2001年在马斯特里赫特举行的欧洲理事会会议带来了转机,当时各国的国家与政府首脑就在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GASP)框架内扩大欧洲政治合作达成了一致。随着1999年5月《阿姆斯特丹条约》的生效,欧盟通过任命高级代表哈维尔.索拉纳(Javier Solana)赋予了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一张面孔和一个声音。

但是这种形式上的统一却并没有为欧洲一体化带来更多实质性的进展。《阿姆斯特丹条约》的共识更多只是停留在理论建构和单纯“政治外交语言”层面。随着伊拉克战争打响后,欧盟各成员国对战争立场各异,充分暴露了欧盟在政治领域的致命缺陷。伊拉克战争中,世界听到的不是欧洲用一个声音说话的铿锵呼声,而是整个欧洲分裂的刺耳杂音。欧盟也因此进入了自其成立以来最为严峻的危机之中。

而欧盟于2001年启动的“制宪进程”,令长期于政治理论的法国乃至整个的政治精英为此付出巨大努力。但这一部几近修正的《欧盟宪法条约》却在2005年被法国和荷兰两个欧盟创始成员的民众却因为无法体现国家在扩大的欧盟中的地位,而且会损害法国人的福利和社会保障传统,法国人的就业会受到新成员国移民更多的威胁。而遭到了公决的形式否决了。

此后欧盟经过长达2年的“反思期”,经过艰苦谈判终于在去年达成《里斯本条约》,希望借此将一体化进程带出困境。但是这一努力却又遭到了爱尔兰等西欧小国和波兰等新加入的东欧成员国的否决。强调民主的欧盟不得不再次推倒重来,即欧盟各国将围绕新条约文本再次展开谈判,以使这些国家选民的诉求能够得到全部满足。面对着这无休止的谈判和修改,以萨科齐为代表的欧洲政治精英们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他们迫切需要寻找到一个全新的突破口。而这次发生在南美洲的恐怖袭击,却或许就是一个契机。

从理论上说,法属圭亚那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的政治危机更适宜放在北约体系下解决。毕竟共计14条的《北大西洋公约》其宗旨就是缔约国实行“集体防御”,任何缔约国同它国发生战争时,成员国必须给予帮助,包括使用武力。而类似于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这样恐怖袭击时间完全可以参照美国在“9.11”事件中的表现。北约完全有理由启动1949年北大西洋公约中的第五款,宣布如果恐怖袭击事件受到任何国家的指示,将被视为是对美国的军事袭击,因此也被认为是对所有北约成员国的军事袭击。因此完全可以启动北约共同防卫机制。而面对南美洲的危机,同属于西半球,拥有周密的军事基地网和强大反恐力量的美国无疑是最佳的合作伙伴。

但是此刻的北约还有法国这个不完整成员国置喙的机会吗?虽然法国在人力资源和经费方面都是北约主要来源国之一: 5000名法国军人参与了北约军事行动。法国提供的资金更分别高达北约非军事预算总额的15.3%和军事预算总额的13.8%。从第一次海湾战争到阿富汗反恐,法国军人更是甘受华盛顿方面的驱策。但是北约早已不那个与华约抗衡的军事政治防御体系,美国掌控下它已经逐步变成了攻击型工具。美国改造北约成为自己战略工具的手法是运用非正规手段吸引前华约国家加入,并多次使用军事手段解决区域内争端。在这个意义上,北约不再代表北大西洋沿岸国家的共同利益,而是仅仅是为了履行美国的国家利益而存在的。

因此在欧洲一体化进程中,法国历来倡导欧洲的共同防务建设,认为这是确保法国和欧洲自身安全的根本途径。但是在冷战早已结束,西欧各国满足于“和平红利”而东欧各国又以美国马首是瞻的情况之下。欧洲联合防务困难重重、进展缓慢。而更多的人在质疑在已有的北约基础上,又何必再搞欧盟的联合防务。以至于法国政府只能不断重申欧洲防务和北约这两个防务体系是互为补充,而远非竞争关系。北约应当成为大西洋两岸磋商的最佳场所,使美国人和欧洲人能够在满足安全需要之时,随时准备在北约使命框架内共同采取政治或军事行动。对法国来说,北约盟国之间由来已久的紧密联系是一个不可估量的经验,必须懂得保护和发挥该经验,以应对当前和未来面临的挑战和威胁。但是这些话语在意见纷乱而无明确压力的欧洲各国面前几乎等同于空气。

现在萨科齐自认他已经有了足够的理由。法属圭亚那发生的恐怖袭击足以向欧洲各国说明,他们所处的世界并不安全。曾经在两次世界大战之中武装其世界上最庞大军队的欧洲理应再度拿起武器。


————————————————————————————————

注1:虞美人—一年生草本植物,以花径较小,花瓣单薄,质地柔嫩而著称,是比利时的国花。

注2:法国退出北约—戴高乐先后对美英表示:法国应和美英一样承担起它在世界上的责任,要求修改北约章程,建议在北约内建立三国指挥机构,否则法国就保留修改公约或退出该组织的权利。美英拒绝了戴高乐的建议。于是开启了法国甩手不干的序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