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良心啊,我真的没忽悠你们.八十年代讲究的是计划经济,宏观调控,真象<<炊事班的故事>>里写


的盖个蔬菜大棚都有硬标准要执行.那年不知那个领导说的,经过调查,茴香属于耐旱植物,生长


期短,营养高,加工花样多,味道特重,一近顶三斤菜下饭,是好东西。一时间京东通州地面上的


装甲兵农场,防化兵农场和总后农场家家种茴香,家家 吃茴香,兵们都不串门看老乡了,全一样。


大丰收后没过多久,公路上各部队拉着茴香的卡车四处窜,各个营区去换菜:“四 斤换一斤,什


么都行。。。。不换?有鸡蛋吗,八斤换一斤。。”嘿,磴鼻子上脸--让你暖和暖和你就上炕了(


赵本山语录)。到最后指导员下令,炊事班老安领了新任务:往营区外赶人!滚-----地主家也没


剩菜啊。后来上级下了死命令:当兵吃不了苦的,滚蛋!这才赶走了满街的穿军装的二道贩子。连


长闭上了眼,指导员拉长个脸,司务长装生病不露脸,炊事班昧着良心把我们当兔子喂,你说我能


不恨大周胖洪他们吗?真当过兵的你问他,跟炊事班没仇的有三种人:当官的;压根儿就没当过兵


的;真当过,就是干炊事班的!----也别说,那年夏天蚊子都不咬当兵的,废话,别说蚊子,狗都


绕着你走,熏的慌。-----有同龄兵的出来给我做个证,别让我当了兔子又当窦家的鹅啊。



版主,我这能算是《吃》的续集吗?大家要喜欢看我还能写。



那是我当兵最快乐的日子,全连处于高度兴奋的状态,这前所未有的游戏使这些十几岁的小屁孩儿们


个个玩得兴高采烈,轮值是无一缺勤,值星排长哨子一响,就看到一整班的兵跳着脚的往炊事班冲;


"战斗"刚结束,大家就奔走相告:又轰走了那个兵种的;又"杀"退了多少人车;又赶走了多大的官儿;


那几日全连将士和炊事班的关系是空前的团结,一有行动每个站在老安身后的兵都拼着老命的起哄,


帮腔,闹的炊事班各个都犯了人来疯,进入暴走状态,舍生忘死的保卫"胜利果实",当然全体将士鄙视


那些从我连派去友军又被连人带茴香给打回来的司务长等人,丢份!在这场茴香攻防战中最高得胜


纪录是连长创下的,他赶走了通讯兵团部的参谋,和本师后勤部的营级部长,都比他官大啊.



话说那天在连部门口连指导员都镇不住了,部长带着六,七个挂着"五四式"的师警卫营的兵扬言要强


迫执行时,"张大帅"---那会儿不兴叫老大----闪亮登场了.缓缓分开众人,军容整齐的走到部长面前,


敬礼."首长好,请问有师部的文件吗?....那不好办,您要有师部的命令,我无条件执行;要换,我不同


意;讲打,我的兵也不白给,我们还打得理直气壮.因为伙房里的一根咸菜都是军用物资,归本连保管,


吃了可以,丢了不行;.....我不做买卖,那东西我们还一堆没处理呐....我不是本位主义,我是要给一


百多个叫我连长的兵开饭可连我自己都不想再吃茴香啦.....您要是论军阶,您看,伙房在那儿,我不


拦着,不过这几天进军营的车太杂,为防万一,每回我都让文书照了像,这样我也有个交代,您去,全体


立正!谁也不许动,别挡着镜头啊...安班长,午饭吃什么,报一下.""报告连长,午饭是茴香炒...还有


昨天的茴香拌...茴香啊..."死老安,全不顾我们已经开始痉挛的肠胃,普通话夹着鲜族味儿大声的


配合着."全连听着,那东西叫隔应!以后咱一连谁再敢提那两字儿,我他娘的罚他...罚他光屁股


跑到天安门去!记住了吗?!"戏演完了,部长半小时后夹着连长的一条凤凰烟离开了.那时候,我们就


是在绿色军营中,以各种方式,在各种艰难困苦的条件下不屈不铙的保卫着首都北京,和---我们嘴


里的一口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