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街头(我和我的黑白道朋友们之二) 我和狼群的故事 75.我的羔羊

wh0440 收藏 0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3/[/size][/URL] 那天晚上,我跟朋友喝了不少酒,已经十点多了又去了迪厅,一帮兄弟左呼右拥的,满足着我的虚荣心,借着酒劲我装着屁,坐到了最前台,一般这个地方没人坐的,光线有点亮,但我要近处看小帆跳舞,刚坐下,豹子提着一打啤酒过来了,他看出来我这几天对小帆的图谋不轨,淫笑着看了看正在台上狂扭的小帆又看着我,坐下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3/


那天晚上,我跟朋友喝了不少酒,已经十点多了又去了迪厅,一帮兄弟左呼右拥的,满足着我的虚荣心,借着酒劲我装着屁,坐到了最前台,一般这个地方没人坐的,光线有点亮,但我要近处看小帆跳舞,刚坐下,豹子提着一打啤酒过来了,他看出来我这几天对小帆的图谋不轨,淫笑着看了看正在台上狂扭的小帆又看着我,坐下来,“我的休息室不锁门的,想用就上吧。”小帆也看到了我在下面看她跳舞,用更加挑逗的各种姿势勾引着我的眼球,同时也把下面跳舞的骚客们勾得直发疯,一阵阵口哨声和挑骂声不绝于耳,借着酒劲我压抑的欲火一点点被引燃,我丝毫没有控制的想法,我想今晚我应该能得到她。那些火力亢奋的小混混们也可能会在今晚想象着意淫并对着她的形像自慰,我想。可当我看到她那美好的面容和性感的身段时下身就顽强地支起一个小帐蓬来,我决定带着酒精的陶醉,要跟她更深入地调情。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不会调情,但我得感谢酒这个东西,酒可以让人更大胆更直接,当然更容易犯错,不过这次就算错了我也无所谓了,人不风流枉少年,现在不错更待何时?!这是我第一次想跟人正儿八经地糊乱地弄一弄,除了她以外,我以前从没有真正想、这么无所忌惮过,所以我压抑、所以我要释放并暴发。

就在这时,还没等我主动,就有人有和我一样的疯狂的想法了并且吃了豹子胆一样实施想法了:一个长得象个犀牛一样的家伙摇晃着走直接走上领舞台,开始这个家伙只是围着中帆来回摇晃狗熊一样的身体,小帆虽然极讨厌这个家伙,但仍坚持在台上跳舞,台下有点混混乱了,但很快就开始恢复正常节奏,这个家伙围着小帆跳了一会儿,胆子就大了,竟然伸手往小帆身上摸,当时小帆只穿着三角衣,小帆突然停止了跳舞用手拨拉开那个熊掌,那个家伙竟然更加色胆包天,双手一齐动手,要抓小帆,小帆拨手就给那个家伙一个耳光,这时台下所有的人一下停止了跳舞。那个家伙恼羞成怒伸手就要打小帆,这时我一个箭步窜了上去,挥起手中的酒瓶子就砸在那个傻B的头上,那个家伙愣时没动,头上都流下血来还是在那挺着,瞪着眼睛要和我拼命,双手呼地合过来抓我,这个举动让我大吃一惊,这人的奈打击能力太强了!由于轻敌,我被他抓住了,一个胳膊,这个家伙一个后背摔,要把我摔在舞台上,这突然一招把我吓了一惊,妈的,这个练过。要是我太这个舞台被人摞倒,那我们九龙面子往那搁?!就在他抓住了我的

胳膊要较劲大背摔时,我用肘部猛地击中他的后脑,并死死地顶住他的劲部,这个家伙一看没把我背摔过去,就转身扭我的胳膊,我靠!这是擒拿里的功夫!路易和于剑跟我练过这个,于是我顺势360度一转身体,另外一个胳膊用力砸向那人的面部,这下我可是用了全力的,他的鼻血一下喷了出来,这家伙一下松开了手。痛打落水狗,我原地跳了起来,膝盖猛地向他的下巴攻去,在接近他的身体时我的双手也压住了他的大头,就听到一声闷响,我的膝盖击在他的下巴上了。同时我也抓住了他的头发,用力一甩把这个家伙摔倒到台下,这时台下一片喝彩声。我刚要牛B地象拳王争霸赛得胜者一样举手庆祝胜利,只见又有三四个人冲到台上来,围着我就打,我一脚踹倒了一个,另外几个还没等我动手大开杀戒就全趴下了,原来豹子和几个兄弟全上了。豹子让总台打开大灯,这下全场的人都傻了。

“谁都不许动!原地老实呆着,”豹子拿过DJ递过来的麦克大叫着,“清理完这几个傻B,大伙接着玩,散场前谁也不许走!每个人可以免费得一罐可乐或啤酒!我请客!”

几个兄弟把那几个傻B象拖死狗一样拖到后台,这时那几个傻B才回过神来连忙求饶,但我们听不懂他们说的话,原来是一帮日本鬼子(边城自1992年实行改革开放以来,不少的外国人来到边城市),怪不得刚才动手时那个人用的是柔道功夫。这时才看清,这伙人的岁数并不小,那个动手耍流氓被我摞倒的狗熊竟有近四十岁的样子,这个老流氓!

“大哥怎么处理这几个日本鬼子?”一个小弟问我。

“打也打了,罚款!”我不能让兄弟白动手辛苦,也不能让今晚客人的啤酒和可乐算到我们头上,让他们体验一下我们国家乱罚款乱收费的厉害!

“哪个是汉奸?!”意思是找翻译,他们来这不可能没翻译的,“哪个是翻译?”。

一个长得和电影里一模一样的瘦子青着熊猫眼睛哈着腰站了出来。

“告诉他们,在这耍流氓就得受罚?”

那个翻译战战兢兢地把我们的意思说了过去,那个狗熊满脸是血,但已干起痂了这时又要咆哮,被这时闻讯赶来的刀条看到,刀条冲上去就一个飞脚正踢在那个日本猪的下巴上,只见那个家伙一个后倒重重地摔在地上就再没起来,几个兄弟开始搜这几个小日本的身,尽管小日本满嘴满脸的抗议,我们坚持搜了,我们只要现金,一共搜出了大概有个几千元人民币和几千元的美元,还有不少的日元,但日元我们没要。收了他们的钱,豹子代表抗日战争年代的列祖列宗们骂了一通这帮小鬼子,就连踢带踹地把他们赶走了,那个被刀条踢倒的日本狗熊是被他们抬走的。

刀条这时对我说:“喝酒去了,还有点不过瘾!”

“怎么不过瘾?没女人陪你喝?”我对刀条说,“有,现在什么都有,哈哈。”

我知道这小子要上那个和小帆同舞的骚妹。这时我才注意到小帆在身边一直不知如何是好,就见她怯怯地说:“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对不起。”

“操,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们,让这几个小日本给耍流氓!我操他全家女人!”豹子骂道,骂得很过瘾。

我接着说:“妈的,有时间我搞个嫖娼旅游团,咱们到东京爽去,干他个日本贱B!”当时这是我真的想法,可是没等我们去日本干日本妞,却在2003年9月18日,狗日的却来我们国厦门市集体嫖娼!

“好呀,这事我看行!”兄弟异口同声地应和道。

一边打着屁,一边我们又回到迪厅开始灯红酒绿、醉生梦死了。

酒意正浓时,小帆轻轻地对我说:“昨天是圣诞节啊?知道吗?”

“圣诞节?好象不是中国节日吧,我又不信基督。”九十年初那时我们东北还不兴过洋节,这东西是从南方传过来的。

“我也不信,但现在我们南方都兴这个节。”

“操,我不崇洋媚外,俺只过春节和元旦。”我故意用地方的土话。

“你知道圣诞节第二天是什么节吗?”她把身体这时靠过来。

“不知道。”

“狂欢节。”

“狂欢节,狂欢节是干嘛的?就是没命地高兴吗?”我一头雾水地装傻。

“差不多,就是只要高兴就可以随意地玩。”她的眼睛开始火辣辣地盯着我,这时我哪会逃避,现在我这么牛B,我怕谁?!这时,她把她的手放在我手心里。另一手端着酒杯,喝了一口,剩下多半杯送我嘴边,我也没犹豫就一口喝了下去,一股热流从丹田直冲我的下体。

酒,的确是个好东西,如果我不喝酒,我恐怕也不会厚着脸皮这么主动地泡女人,尤其是眼前这个女人就象我盘中羔羊,现在我被自己逼得随时随地就要屠宰她。男人与女人的故事其实有时候并没有什么规律可循,很多事情就是这样稀里糊涂地发生了,而且不顾一切。

“这有点闷,我想出去散散心。”羔羊提出要求。

“好,我带你去兜风吧。”羔羊温柔地点了一下头。

说实在话,我不缺和女人在一起的机会,因为我们干的就是色情业起家的,但那些天我真的很想要跟小凡发生点什么,但在我看来,跟一个小帆上床要比跟一个姐上床复杂得多,或者神圣一些。我就这么想着,带着股子征服的雄心,我趁其它的兄弟们进了舞池发疯时,拉着小帆快步出了迪厅,上了我的汽车。我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象发了情的公狗一样窜了出去,把小帆吓了一跳,但她又很快适应了这种刺激快感,挥舞着小拳头大叫过瘾,我打开车上音响,高保真音响里传出了能急速促进性激素分泌的音乐来,当我把车停在江边上一个没有灯光地方停下来时,小帆娇喘吁吁地靠在我的肩膀上了,我用手抱着她妖小的身体直接象恶虎一样压了过去,开始没命地撕咬着我的小羔羊,放下她的车座靠背后我们已脱得精光了。

接下来的事,就是我们车子不停地上下摇晃,这个车子的减震还真的是不错的,我们就象在海浪中的摇蓝里做爱,小帆的皮肤极其光滑有弹性,那一浪接一浪般的急促娇喘就象不停呼唤我的狂野兽性,经过一小时的狂轰滥炸后我终于被身下的小妖精降服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